塘边闲语

其实人在大陆,只是经常被删帖,所以到此来混混。闲言碎语,打发时光。
个人资料
正文

王立军事件给人的启示---长篇宫廷评话S2-90(一百零九)

(2012-11-06 23:58:10) 下一个
第二季 第90回《元老频亮相各自站台,双方出重手针锋相对》
----------------------------------------------------------------------------------------------------------------------------
开篇闲语:近日火墙升高,翻墙颇为不易,而18大明日就要召开,估计后面几天更加难翻了。渔夫感谢众位看官厚爱,在塘边边看边议,高论频频,渔夫亦获益匪浅,若是看官们在议论中另有所获,渔夫才是感到万分荣幸的。渔夫的评话,本来就是抛砖引玉,娱乐网友,网友在娱乐中又得其他真知灼见,岂不是两全其美?闲话打住,开讲正篇:
--------------------------------------------------------------------------------------------------------------------------
书接上回,宝宰相被纽约时报点名爆料,一时间大陆P民震惊不已,这爆料就似病毒般传播开来,几乎城市里有邮箱的几乎都收到了这封爆料。故而宝宰相的名声自然被打得千疮百孔,几近一丝不挂。挺薄的这一手果然击中要害,可谓毒辣凶猛。只是这一手也破了CP内斗的潜规则,立刻逼迫对手采取更加猛烈的反击措施,故而这下两边的缠斗就要打上台面了。
--------------------------------------------------------------------------------------------------------------------------
而就在CP开七中全会之前,又一位重量级的大佬朱容基突然亮相,极不寻常。朱容基本来已经坚决不肯再在媒体露面,因为自己说好要退出政坛,给后人让路。可是在这次形势微妙的当口,一改风格,高调亮相,因为陪同朱容基亮相的乃是下届常伪的两个大热门,一个是王岐山,乃是前副宰相姚依林的女婿,姚依林的事在六四的章节已有提及,属于坚决反对赵紫阳的人马。另一个则是刘延东,本评话在开始几回就有说及。故而在已退休的大佬中,朱容基亮相的级别超高,说书的也看不明白究竟是何意思。朱容基和水工帝共事多年,两人纠缠打斗也没有停过,只是水工帝比较厉害,最后把朱宰相的手下主要人马几乎全部关进大牢。而朱宰相则连对手一个正部级的官员都没有搞掉,就是赖昌星,也从眼皮底下溜走,最后知道,其实真正通风报信的乃是水工帝的秘书,后来升了上将的那位。朱宰相退下时可谓憋屈不已。
--------------------------------------------------------------------------------------------------------------------------
可是,令朱宰相更加愤怒的却是宝宰相,为何?原来朱宰相其实冒了巨大政治风险,让工人下岗,然后又开始缩编行政机关,想让CP的行政效率提高一些,少一些吃闲饭的人马。朱容基其实在CP内外得罪的人很多,故而他的人马被掀翻的时候,很多人都是幸灾乐祸的。朱容基在挑选接班人时很是费了心血,朱容基知道,后继者若是没有自己这般冒险的精神,坚强的意志,很容易退缩回去的,如此一来,前功尽弃。而当时候选者在宝宰相和口天君之间选择,口天君志在必得,可是朱容基认为口天君日常惯于见风使舵,而且和水工帝也走得很近,未必会沿着自己定下的路线前行。而宝宰相曾经跟随赵紫阳多年,意志坚定是没有问题的,可是是否会坚持自己的路线,则心里一直没有底。可是想来想去,也没有其他更合适的人选了,最后选了宝宰相做接班人。不料宝宰相一上台,就开始增设机构,结果,行政官员人数到后来比朱宰相上台之初还要多,而且还拼命提升公务员的待遇,虽然一时间口碑很好,可是,长远来看,则是毁掉了改革机构的最佳时机,令朱宰相千辛万苦的改革成果全部在几年里化为泡影,朱宰相每每在沪上聊起宝宰相的话题时,都是愤愤不已,有时候甚至破口大骂的。最要命的是,宝宰相跟着古月帝做大国企的思路很紧,结果本来改革的重点是消减国企,让民企发挥能量,这样经济才有可能长久不衰,若是国企做大,必定浪费惊人,效率低下,而古月帝宝宰相又令国企把持肥缺,逐渐国进民退,又回到过去的老路上去了。而国企领导现在比过去的待遇好上万倍,自然更加不肯放手了。故而渐渐地宝宰相自己也感觉到如此下去,要出问题了。宝宰相大声疾呼改革,在组织机构上其实只是要回到朱容基的起点上,只是现在尾大不掉,个个都已经得了好处,那个肯放手呢。所以现时若要再次改革,难度比朱容基当初又大了许多。
--------------------------------------------------------------------------------------------------------------------------
所以呢,朱宰相这里,对水工帝也是感冒,对宝宰相也是感冒,他这亮相,到底撑的是哪一边,无人知晓。可是,朱容基亮相的最大受害者确实是水工帝。因为水工帝不久前的亮相是无人陪伴的,而且档次也很低。说书的借此机会,更正前文说的水工帝接见海事大学的事情,有网友已经指出渔夫的低级错误,渔夫为了表示歉意,把最近刚刚从上海海洋大学听到的八卦和网友八卦一下,这样看官可以知道为何水工帝和上海海洋大学有了瓜葛。
--------------------------------------------------------------------------------------------------------------------------
原来水工帝卸下军委主席后,回上海居住。这人老了,就会念起故旧来了。水工帝有一点做得极为到位,就是和各位长辈极尽礼数,有空即上门嘘寒问暖,这也是当初小平在挑选总书记时,很多大佬推荐他的一个重要原因。而在上海做诸侯的时候,水工帝也是八面玲珑,把各位前辈服侍的服服贴贴,周周道道,让人说不出他的坏话来。而从帝位上下来,水工帝依然没有忘记前辈的关照,就开始寻找当年的各位老上级和老部下,叫来叙旧。而其中一位当初水工帝刚在上海出道的领导,姓陆,后来就在上海海洋大学做了副院长。当时上海海洋大学叫做水产学院,是一个二流的大学,在上海排在很后面。不过这个学院却是一个很专业的学院,渔夫作为打渔人和他们还很熟悉的呢。水产学院今年100周年校庆,渔夫也去凑了热闹,也有机会听到了关于水工帝见陆院长的逸闻。
--------------------------------------------------------------------------------------------------------------------------
水工帝派人打听到陆院长的下落,知道他还在水产学院退休的,就决定上门拜访陆院长。这可是不容易的事情,以水工帝的身份,让人把陆院长接到家里来叙旧也是很给面子的事情了。可是水工帝坚持要上门去见陆院长,结果就约定到水产学院去见陆老前辈。这下忙坏了水产学院的领导们了,这水产学院平日里连个副市长都不来的地方,这下皇上驾到,岂不是都乱成一锅粥了。其实水工帝到水产学院的时候,反而没有很大的排场,倒是低调的很,除了有一批检查安全的人事先踩点外,水工帝一行没有很多随从,可谓轻车简装。最后也没有见诸媒体。
------------------------------------------------------------------------------------------------------------------------
这陆副院长早已是退休之人,不过对学校倒是很有感情的,故而就向水工帝要了题词,讨了墨宝。这陆副院长自然和水工帝说起百年校庆的事情了。而有趣的是,陆院长的年龄竟然和校龄是一样的。若是活到今年,正好也是100岁。没想到陆院长在去年仙逝,99岁的喜寿。而水工帝的这张照片,应该是当年在水产学院拍的,所以才没有人陪,场面也极为简陋。当初水产学院是个很寒酸的学校呐。而这张照片按理应该有陆院长的身影,可是,现在海洋大学(即水产学院)说是最新拍的,故而必定要PS过的,把陆院长PS掉,换上新任领导。外界广泛质疑这张照片的真假,说书在这里给一个解释。不过这不是最后的真相,只是说书的推论而已。真相只有以后等上海海洋大学的人自己出面解释了。
------------------------------------------------------------------------------------------------------------------------
只是水工帝的这张旧照为何此时翻出,又为何被各大大陆媒体广泛报道,其中必有很多蹊跷。而这张旧照反而衬托出水工帝的失落,可是,倒薄的不会希望水工帝有任何声音的,挺薄的也不至于穷酸到这个份上呀。除非挺薄的一方真的有些狗急跳墙的味道,捡到篮子里的都是菜了。这背后还有故事的。倒是上海海洋大学接着水工帝的名声,突然咸鱼翻身了,接着这次百年校庆,突然间风光了一把,令人有些意外。那些校友们倒是喜笑颜开的。毕竟母校升格了,绝对是值得高兴和庆祝的事情。渔夫也替他们高兴啊。
--------------------------------------------------------------------------------------------------------------------------
书归正传,再说宝宰相的事情继续发酵了,宝宰相要求查他家里的情况,以证清白,在七中全会的时候,居然通过了。这里可是微妙了,因为要把宝宰相赶尽杀绝的,自然是希望接着这个机会把宝宰相彻底做掉,也算报了仇了。可是宝宰相身居要职多年,如何不知道对手的手段呢?而这次故意露个破绽,让对手来将自己的军,应该是想好的解杀还杀的妙计了。有一个可能的招数就是,其他人出面,要求把过往外媒报道的关于常伪里的人情况也如宝宰相这般查一遍,若是这个棋一出,青红军师首当其冲,因为关于青红军师公子的报道已经很多了,而且更加详细。第二个就是水工帝了,前文曾经说过,水工帝家族借着小平家族势力退出商界,就和青红军师家族取而代之了。而中纪委的人马乃是宝宰相的亲信,所以查宝宰相可能查不出大问题,查其他人可能都是大问题呢。可是,宝宰相可以说自己没有介入,确实宝宰相也无需介入的,这就是宝宰相老辣之处。
--------------------------------------------------------------------------------------------------------------------------
而广隶这里,已经借着海外人士的口开始放风了,要爆古月帝家族的料,故而这往后几天,或者几周内,说不定那个有名的美国或者英国媒体突然又会爆出古月帝家族的料来。我等就拭目以待吧。
------------------------------------------------------------------------------------------------------------------------
再说薄熙来的案子,现在就开始往深里挖了,“薄熙来反党集团”看来要呼之欲出了。因为挺薄的坏了游戏规则,故而倒薄必定加倍惩罚。而在追查薄熙来集团分子的时候,迁出一个令古月帝极为意外的消息:薄熙来也试图收买令狐军师!而透露给古月帝这个消息的,竟然是水工帝!
-------------------------------------------------------------------------------------------------------------------------
原来令狐军师有个弱点,就是极为好色,而且时常不分场合,甚至有时当着地方诸侯的面在公开场合和美女搂搂抱抱亲亲,肆无忌惮。故而有些地方诸侯对此十分不满,觉得有些过分了。而所谓的团派,其实里面很多人也是腐化堕落之极的,可是仗着跟对了主子,就什么也不怕了。至于掌了大权以后,很多作为也是和前面的贪官污吏一个德行的。问题是,令狐军师这般堕落的行为,有很多把柄就捏在薄熙来和其同党手里了,而令狐军师是否就范,就成了一个问号。而薄熙来事发以后,令狐军师却是全力帮着古月帝绞杀薄熙来的,而挺薄的是否因此反使离间计,就不得而知了。现在,两下里都是使出浑身的力气和对方拼杀,所以任何招数都会用的淋漓尽致。而对着令狐军师开火,也是一个必然的选择。若是令狐军师真的和薄熙来还有过瓜葛,那就好玩了。不过,薄熙来既然会收买宝宰相身边的警卫,所以想要收买古月帝身边的红人,也是一个正确的策略。书到如今,这还是一个谜团。
-----------------------------------------------------------------------------------------------------------------------------
在七中全会上另外一个重头戏就是薄熙来的问题了。每个中央委员都收到一份几百页的报告,可是,上面规定,每一张纸都不可以带出会场的,绝密!里面说的问题让很多人吃惊不小,因为薄熙来其实搞了很多东西,其中一个就是和尸体有关的一家大连公司,这个公司低价为国外一家公司提供尸体标本,而且数量惊人。问题立刻就来了,尸体从何而来?谁是这家公司的后台老板。结果查明,乃是谷开来具体运作的,而薄熙来一手主导的,尸体来源就比较恐怖了,是当初抓的很多圆圆门徒。而圆圆门徒很多人莫名失踪以后,经常是全家失踪的,都没有人去理会的,当时的大环境也不让圆圆门徒的亲戚去关心此事,加上圆圆门徒有些自己的圈子,和外人也有些疏离,故而失踪以后也不会被媒体报道的,更不会在公安局立案,因为本来就是被公安抓去的。此事其实已经引起国外的关注了。只是证据尚不完整,可是,要是等到人家把证据收集完了再来爆料,一切都晚了,事件的性质也就完全变了。其他事情,估计也要一两个月以后才会彻底公开的。
--------------------------------------------------------------------------------------------------------------------------
另外薄熙来自行组阁的事情也基本有了眉目,原来大连实德的老板徐明已经被收押,实德集团立刻土崩瓦解,银行开始逼债,这一查,就是100亿的债务,实德集团其实已经破产了,上面命令开始分割实德的财产,第一步就是把足球队转让了。而大连其他的一些企业也开始紧张的不得了,因为早晚要查到自己的头上了,而现在想跑也很难,护照都给收走了。而卷入薄熙来谋反的还有很多太子党,其中一位是王震的儿子,本来一直在经商的,不知为何又和薄熙来联系起来,结果薄熙来事发以后,还帮着薄熙来疏通关系,现在也被监控起来了。至于其他事情,以后慢慢道来。而薄熙来的弟弟也已经被收押,因为是谋反集团的主要骨干分子。下一步就是要挖薄熙来的后台了,虽然人人知道就是广隶,可是,因为当初古月帝和水工帝达成的协议,广隶不可以在18大以前动的,故而必须要等到18大以后才可以由西储君决定如何处置的。
--------------------------------------------------------------------------------------------------------------------------
事实上,薄熙来事件对CP内部人震惊甚至大于CP外的一些人,说书的曾经和一个红2.5代的官员聊起谷开来杀人的案子,这位官员说太难以置信了,说书的反而觉得诧异了,说,我不觉得吃惊呀,因为到了无人约束的地步,个个都会这样子的呀。这位官员说,太难想像了,杀人啊,怎么会这么轻松就去了呢?而且还会自己亲自动手呢?说书的就回答说,可见不是第一次了啊。渔夫和他说广隶也参与谋反了,他不肯相信,说,广隶现在到处跑呢,渔夫说当时薄熙来不也是开记者会吗?说书的还逗他说,若是将来公布广隶真的参与谋反,你会怎么看这个问题呢?那位答道,那不是和林彪事件一样的吗?说书的听了,哈哈大笑起来。
--------------------------------------------------------------------------------------------------------------------------
那些中央委员看得目瞪口呆的时候,七中全会就把丢马弃毛的稿件给各位审阅,现在,这个事情已经铁板钉钉了,而CP到时候如何和普通P民和党员解释,实在是一个有趣的看点,说书的至今也想不出CP如何圆这个事情。看来西储君是要做一番事情的样子了,因为这个事情其实有极大政治风险,尤其是CP内部的,而弃毛的话,对于CP而言,其实是卸下一个最重的包袱,可是,因为神话毛泽东这么许久了,底下的人已经被搞得麻木和无法分辨了,如何把底下的人脑子转过来,可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情呢。
---------------------------------------------------------------------------------------------------------------------------
而18大上,差额选举也已经定下,除了西储君和木子教授以外,其他5个都是差额选举,候选人据说有8人.最近各派都在放料,试图影响选举结果,只是这些投票的人,根本看不到海外的料,都被关在封闭的环境里自己思考,委实是一个考验。因为一旦投错票,将来保不准是何种下场呢。看官千万莫以为是无记名投票,其实哪个人投谁的票,上面都监视着,将来谁当道,都会拿着这个资料来做甄别的。对于投票者而言,压力巨大啊。而古月帝自然会继续当军委主席的,这也是CP的悲剧所在呢。最后谁也走不出这个怪圈子。
---------------------------------------------------------------------------------------------------------------------------
18大开了以后,薄熙来必定会被重判了,前文书说的20年也会立刻做作废了,因为双方已经撕破脸皮了,至于何时把广隶处理了,则要看这出大戏如何演下去,无论如何,王立军同志开启的这幕大戏可以让我等看上一阵子呢。欲知18大到底定了那些常伪,哪个因为什么落选了,且听下回分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0)
评论
jyang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李儒宾的评论:
"虽然有所谓的团派一说,但团派没有真正结党",说得太好了。胡就没有魄力。这一点点魄力都没有。也许他想留一个干净的名声。他不懂一个道理,维持一个腐败的系统,这本身就是恶。
回复恨水的评论:
尘埃落定,是不是我们这帮人也要散了?要不要办一个论坛大家可以hang out?还是继续在渔夫这里会合?
我是一个性情中人,我很舍不得大家。虽然嬉笑怒骂,可我是爱大家的。你们在我心中,是有血有肉的朋友。其实,我虽然老大不小了,对生活仍然不时有困惑、无奈和不满。我有自己太多的局限之处。有时觉得我就是个SOB,SB,loser, etc。说到人生的意义,有几人能TMD超脱。真的是古今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佩服真正的流氓,酒色才是值得追求的。祝大家一切好!事业顺利、家庭和睦、永远开心!
恨水 回复 悄悄话 我的意思是把这里的所有观点一字不拉下的照着来一遍。我看了直摇头,狗皮膏药乱贴。
恨水 回复 悄悄话 我们这吵完,美国之音在上演一遍。以后潜水。。。
李儒宾 回复 悄悄话 一年内不会有什么变化。
一年后习会清除江的势力。
胡战战兢兢地呆满了任期,终于交了权,可以安心休息了。虽然有所谓的团派一说,但团派没有真正结党。习很清楚,所谓的团派不会构成任何麻烦。
江的手伸的太长,而且早已力不从心。如果不及时收手,会前功尽弃。
习坐上龙椅,便会回归保守。在他的任期,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不会有突破性的发展。但是会稳中有进。
jyang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恨水的评论: 你的看法很新颖,但很多人说是团派上位。
再说“婆婆”,胡N年经营,有魄力的话可以用反腐或者“301医院”致江于死地。但是他没有做。这么窝窝囊囊干十年,有意思吗?退一万步,找个跟江单独一起的机会掐死他,呵呵,让贴身心腹警卫掩盖一下。以胡那么会演,没问题的。所以不能都怪“婆婆”。生活中的儿媳能把家管好、获得婆婆支持的多了。
liquidmetal 回复 悄悄话 “打铁还需自身硬”。文化啊……,还有那狗血的翻译。

整个讲话没提马列毛邓江。夸了人民,强调且仅强调了腐败。

看看这个被评务实的人,是不是真务实,有没有能力务实,怎么务实。

还有,渔夫能不能给拆解一下,是不是真出了华盛顿?还是这个华盛顿是被迫的?或是被玩了?
恨水 回复 悄悄话 这届明显是水工帝和月月鸟人组成的内阁政府。古月帝已经剩下空壳了。不赶紧走人,丢脸更大。尽力了。
恨水 回复 悄悄话 每个政党都是一个利益集团或者几个利益集团的代言人。一部分人先富就是说让这部分富起来的统治未富起来的。这是不言而喻的。可是大而全的党内部出现纷争太正常了,党内大佬的力量不是一下子就消除的,要消除就是民选总统出现就像台湾,大佬也就发发牢骚,不会左右政局,可是现在的党内大佬是左右政局的关键力量。要消除有点难,因为不是习姐夫自己带出来的团队。这架和矛盾有的看。
恨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jyang1的评论:上面多个爹,就如儿媳妇多个婆婆参与,你能做件事不容易啊。没看月月鸟人的儿子这次被排在末尾。
jyang1 回复 悄悄话 胡这样十年无所建树、庸碌无为、但求无过、击鼓传花式的中国最高统治者,上一位是谁呢?你说华国锋吧,至少“粉碎四人帮”了。我看往上推,大概北洋军阀时代的黎元洪、冯国璋、曹锟、徐世昌几位比较庸碌?只是他们的任期都比较短,又面临分裂局面。溥仪是孩子不算,就连他爸摄政王至少搞过皇族立宪内阁。满清皇帝昏君少。所以这样一推,就推到明朝天启皇帝了!距今400年!四百年一遇的碌碌无为的中国最高统治者。
我看胡可能还是跟摄政王相比比较贴切。比较懂历史的朋友介绍一下?
liquidmetal 回复 悄悄话 渔夫快发帖吧,挺热闹的,得细讲。
jyang1 回复 悄悄话 他们丫不会在会议室又开打了吧?过了三分钟还没出来。这在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大国、这么重要的事件,真的不应该。
jyang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liquidmetal的评论: 关于古月的部分,我已经说过了。他过去是那样,不等于现在还是那样。过去造成他那样的“因”没有了,他无官一身轻,而且需要一定的威仪来镇住江。以前是有权在,不怒自威,现在情况不同了。我不是说你不行,呵呵,观察人要从很多方面看。性格是一方面,还有所处的position,环境,利益,等等。你单纯看性格,是不够的。我这么说吧,如果你单纯靠性格都能判断胡哥做什么不做什么,他早就被人拉下马,当不了军委主席了。
liquidmetal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年年有余的评论:

老年啊,常委要是定了,渔夫早就来说了。你以为他在等啥呢。

说到打架嘛……,真又打啦?
不过我觉得应该不是江湖打。俩老太太,掐不起来。古月脾气好,身体不好。水工那是觉得能憋住尿才敢上的。

打,肯定又是太子党打。
打架一般是两种情况。一是真气急了。而气急了就打架骂人,这就是智商和涵养不够,骂人算低档次——前一回我已经现身说法了,自个羞一个。打架就是更低一个档次了。这个,太子党符合要求的。因为从小到大,他们做事是不需要智商和涵养的。做事时把爹挂嘴上,做爱时把爹挂×上,基本都能成。
二是计划好了要打。这个要求心理上有准备。得能憋一会,憋到了该打时才能打。这种情况下,有准备的对后果也多少有个预期。所以,除非真傻得没边了,只有觉得自己兜得住的情况下才会打。这个,太子党也符合要求。兜不住的已经进去了,来开会的都是觉得自己还兜得住的。但前提还是智商和涵养没达到一定水平,能想除办法的,谁会去打架。

现在这帮是50、60的,文革时把文化课耽误了,改革时又把胆子给练壮了。能出什么样的人,不多说了。
我担心70的……。
80的掌政了,我相信天朝还能中兴一把——我没说CP中兴啊。
jyang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年年有余的评论: 如果打架是真,应该是胡哥在宣布自己裸腿的时候,一反常态地说了一些硬话。这是因为这个时候他必须说,而且他无官一身轻了。
什么硬话呢,就是强调说,我裸退了,也不希望其他退下来的同志继续干政,要相信新的领导群体能够把事情办好,让他们放手做事。小平同志就反对并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希望老同志们自律。等等。
这些话可能就是当着大家说的。为什么非要这样,因为私下说,人家不听。当面说,等于是公开抽江的大嘴巴。江这次高调出现,还“平起平坐”地出现在跟胡的照片上面,对这个肯定受不了。
大家注意一个细节没有,非常重要的细节。就是公开发表的胡和江投票的照片,他们两人的表情!同样的严肃、颓唐、疲惫!这不是小事情。要知道中共的宣传从来要高调说这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我不是说宣传口的人故意抓拍,而是说第一、胡江本人在这么重要的一个当口、一个最应该笑的地方却苦着脸!第二、他们一直是苦着脸,乃至中宣部都抓拍不到好一点的脸色! 第三、宣传官员也许通常事先会提醒二老:您二位投票这个照片是一定要发表的,要注意表情。但这次,要么是二老有气,宣传官员没敢提醒;要么是宣传官员提醒了,但是他们根本就笑不起来!

年年有余 回复 悄悄话 渔夫兄,常伪落定了,该你登场说书了.


以下出自多维

央视直播十八大闭幕式,从上午九点开始,直到中午十二点,仍然没有闭幕式现场画面,于是,网上有各种传言。

有加v微博发出消息称:听说会场有人打架了。

另一加v微博@刘润东证实:会后确实在打架!记者朋友不能拍!

@pmcpmc: 湖和僵打架了。

年年有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jyang1的评论:
多谢
:--)
jyang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年年有余 的评论: 人有心,就有机会make a difference。我预言过,今后三年幸运地是回光返照式的兴旺,然后,以CP这副死不改悔的作风,危机会爆发。到时我们还是可以做事的。最起码的做志愿服务,做慈善,这是可以做的。大家有心可以保持联系。平时锻炼身体做准备。
大家看吧,中国历史上就是这样,一个烂透了的系统很难去向好的方向自我改变、自我纠正。满清搞了半天“预备立宪”,出台以后深孚众望,直接导致了辛亥革命的爆发。跟现在说的“不改革亡国、改革亡党”是一个道理。就是你这样下去,事情早晚会发生,改革不改革都是一样。
年年有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liquidmetal的评论:
偶大都是抱着认真的心态来看这些事情,食品安全事故频发,老百姓买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连死也死不起,苛捐杂税层层加码,冤假错案比比皆是。民房强拆,土地合并,环境污染,煤矿事故,药品安全......
咱们这些p民们不能罢工,不能游行,不能申诉,不能上访。
革命乎?改良乎?
哭泣哀叹之下,无力之感万分,只能抱看热闹的心态,看看这帮没有一点良知的如何出丑。
jyang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liquidmetal的评论: 非常理解。我们以“舍我其谁”的精神做事,至少是对得起自己。人都是过一辈子。我相信,为众生利益而死,才比较值得。否则自己,就说发财做官,又怎样?比如我,本来贪好女色,现在也玩腻了,觉得女人讨厌。
liquidmetal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年年有余的评论:
对于我来说,很难做到把这事当戏看。但我可以接受这样的说法和做法——你别多想啊,纯字面意思。

我曾把渔夫的写的东西编辑好发给国内的朋友。我想,他也就是要增加点谈资罢了。而这,正是我难过,现在却开始理解的。

百姓不会因为官员、政客的斗争而受损失。但这个斗争所带来的蝴蝶效应,会影响数量巨大的平民的生活,甚至生命。
这,也就是为什么百姓会把这当戏看,却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中枪了。因为,不会直接发生,被看到。即便这个间接的过程,也因为剧情复杂外加没有字幕,而导致难于理解。

而最令我诧异的是,我们历来都有“不识时务”的人肯站出来。历来都有“亡命之徒”敢螳臂挡车,但现在,少得可怜。

中国的问题,太复杂了。
年年有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liquidmetal的评论:
这几天的打斗好看,王提督夜奔居然爆发出这些此等大剧,一个紧一个,一个套一个.
liquidmetal 回复 悄悄话 严重同意老年。
个人认为现在料还是不少的。还希望渔夫多爆、细评啊。
过去这几回,不乏精彩的地方,不过都没展开了评。有点罗列的意思。

先谢渔夫了。
年年有余 回复 悄悄话 渔夫兄,每周一书不过瘾阿.
当下这局面更魔幻了,五代常委同时列席,丢马弃毛迹象不明显.
这古月帝的报告不见全文,究竟埋了什么雷?
还有青红军师一直在爆令狐军师的料,看上去在离间古月的人马,这水是越来越浑了.
jyang1 回复 悄悄话 (接上……)如果这个statement是真的,就是中国自产主粮有余,那么其实城市化对农业的冲击就是可以承受的。城市化解决就业,缓解农村人多地少的情况。实际上今天的农村,都是老年人留在本乡习惯性地种地。我说的还是没有被征地、没有被纳入联营种植经济作物的地方。这些老年人故去,子女已经在城市安家,土地就还给公家。这样发展,到了一定程度就出现了大农场 -- 一个公司拥有或租赁、承包大片土地来做种植业。全机械化。效率高。
jyang1 回复 悄悄话 跟大家请教一个问题:这些年老是说农民种粮不赚钱,有时还亏。前两年蔬菜卖的高,今年大批农民种菜,结果又亏了。但他们说,种小麦更不行。小麦收购价也低。我乍一看以为中国廉价进口了米面,但网上一查,发现虽然确实是有大量进口粮食,但大豆占了很大一部分,据说是黑龙江的农民嫌大豆不赚钱,种得少了。那么是不是说,中国自产的主粮过剩,全中国人民都够吃还有余?
guitarmanzw 回复 悄悄话 居然有此奇文,当认真编著、总结、出书,适当时候传回中国以启发民智。
恨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jyang1的评论:您所提到的问题是说CP把一切的意识形态包括宗教信仰先归结到政治的认同上来,也就是把信仰基督或者佛或者真主之上加上信仰CP的统治领导,这当然就会把信仰变成不伦不类的政治工具,偏离了信仰的原教义。也就是在信仰之上还有一位太上皇辖制。CP怕不同的声音,对不同的声音提出感觉到不安全感或者威胁,这是典型的法西斯政权的特点,优点是:极大有效地发挥中央集权统治的力量,可以在短期内调度国家全部的力量去完成一些重大的事情,打破社会发展规律改变统治下公民的思想。缺点:劳民伤财,法西斯政权的统治时间都不是很长,因为对国家和其民族造成的伤害非常大。往往一代法西斯统治需要几代人去恢复。
渔夫提到Fgong上街溜达的问题,其实是CP过于神经质。游行可以,圈个地方,申请批准就游吧,就如放民之口甚于防川,就反而如大禹治水疏导成功堵塞失败。而大家希望体制内的水工和古月有所突破,基本上是痴人说梦,做官僚的都是唯上不唯下,所以平民的意见叫屁民,或者连放屁都不如。
老蒋的势力没有那么大,想想李宗仁都敢跟他叫板,军阀割据混乱的局面当然强调统一,就是当时的CP都不听你这个总统的,强调党指挥枪,这是这个理论由来的基础,不听中国总统的,要接受前苏联的两面手法在中国搞分裂,接受外国的援助,否则能这些所谓的革命家能自己生存闹革命,那不是天方夜谭吗。看CP内部所谓斗争就是这样斗来斗去,建国后也没停止过,先骗农民跟CP闹革命分田地,可是一旦江山打下来,所有的生产材料资源统统CP所有,农民无偿地为CP服务交了多少皇粮国税,工人还有医保工资,农民有病呢?怎一个惨字可形容。
河北百姓在清廷刚被推翻,军阀混战不止,请理解那时候百姓没有现代意义上国家的概念,只有宗亲故土的观念,本族本地,到哪都忘不了故土难离,这里并不是国家的观念,谁做皇帝,谁做江山,老百姓有饭吃就好,老百姓关心的是吃饭的问题。统治者明白只要要百姓吃饱了,老百姓就拥护你。难为老蒋忙了八年抗日,结果还忙没了政权,这事够窝火。接着老毛搞政治运动,学苏联那套学不下去了,老百姓的民怨积攒太深,不被推翻也差不多了。老蒋的统治还没开始稳固到治理就开始内战了,他是合法总统,他不愿意打,可是CP要推翻你了,你不打能行吗?CP的军队理论上属于中华民国的,事实上不是,这事一讨论就麻烦了,涉及到合法性的问题了。连天安门游行都镇压,这事怎么叫真。
现在的贪污比国民党那时候更甚,推翻一百遍都不为过。还不如民国制宪更利于中国的发展了。

jyang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恨水的评论: 一切外国的东西到了中国,留下名字和包装,其他的一律换上国粹那套。有时连包装都不留。我对-ism比较有兴趣,你看共产主义、基督教、伊斯兰乃至佛教,在中国都异化了。你会发现,不管这帮人什么旗号什么信仰,他们其实都仍然是原来的中国人,跟他们的外国教友同志是两码事。不过,正面来看,我们也应该因此而摒弃任何意识形态上的歧见。既然大家都是中国人,意思形态无非是演戏。
其实-ism是其中一个category,政治、经济、文化现象也是一样。一切的西方的概念,都被异化、掏心。银行是如何被异化的?“股市”是如何被异化的?“股份制”是如何被异化的?“管理层”收购是如何被异化的?“宽带”是如何变得有名无实的?博客是如何被异化的?网游是如何被异化的?更不要说什么“市场经济”了,比清末的“官督民办”经济还不如!
至于说到CP政权,本质还是中国式的“有枪就是草头王”!还说什么呀?中国人几千年也脱离不开对暴力的依赖(内部)。这个东西改不了。
昨晚我看了刘震云的《温故1942》,感觉老蒋失去政权也是必然。只知权力,不把草民性命当回事。难怪后来河南民众反倒去支援日军,冒着枪林弹雨去抬日本伤兵,还给多达五万的国军缴了械。仅因为日军用军粮来赈饥。(日本人这么做也是匪夷所思)。老蒋政权贪污腐败到了难以为继的程度:即使中央拨款镇压,也被下面官员层层贪污,还彼此扯皮,根本起不到作用。后来欧美看透了他们以后,就把粮食和赈灾款交给教会,基督教和天主教,由他们开粥场。我父亲在北京是可以作证的:当时有外国援助物资给中国的学生啦、穷人啦,是交给教会让他们分发的,因为交给国民党,那就是打水漂了。可是那时候毕竟是外国人势力大,国民党贪污不到就干看着,现在,你想自己搞赈灾,共产党都不让你搞!
中国的问题,在我来看,天灾永远是万分之一,而万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是人祸!
恨水 回复 悄悄话 回复jyang1的评论:可以这样质疑“党指挥枪”要做什么呢?
1,推翻另一个政党?
2,保卫国家?
谁赋予你CP党这样的权力指挥枪呢?是宪法,那么作为国家机器里的军队归谁领导呢?军队是党的私家军吗?这不是党国理论吗,跟国民党有区分吗?人民是属于国家的还是党的?
慢慢讨论,不着急。
[1]
[2]
[3]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