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步两桥走天下

真正的自由,不在能知,乃在能行
个人资料
三步两桥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探索中美洲】(14)尼加拉瓜:死前的疯狂,滑下活火山

(2019-06-21 15:39:20) 下一个

前篇: (13)萨尔瓦多:偷渡般进入尼加拉瓜

从萨尔瓦多的La Union,我们乘坐小船穿过Fonseca 海峡,最先抵达尼加拉瓜的Potosi 小镇,随后又驱车约4小时,在午后抵达了莱昂。

莱昂是尼加拉瓜的教育、工业和商业重镇,位于该市的莱昂古城遗址是该国第一处世界遗产。但要说莱昂最吸引我们的,还是附近的Cerro Negro活火山上的火山滑板运动(Volcano Boarding) 。这项运动不仅是世界上唯一的活火山滑板运动,还被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列入“死前必须做的50件疯狂事情”清单上,而且排名第2名! 我们中的许多人对参加这个活动充满了期待。

当天晚上,我在微信朋友圈上发了下面分享。

【Central American Adventure】Day25 at Leon, Nicaragua

Though it's the second-largest city in the country, Leon is relatively free of tourists. Strolling the mural-lined streets and listening the stories happened in this country make me more interested in this country.

为纪念1959年反种族灭绝学生 运动的壁画。

反种族灭绝学生运动中被杀害的四名学生。

Juan, 我们的tour leader在街头给我们讲解时,被警察抄牌审问。让大家顿时替Juan担心。

事后Juan 反而宽慰大家说:在这个国家里不能说批评政府的话,警察没有证据说我批评了政府。对此,我感到的非常困惑。墙上纪念学生运动的壁画让我感觉这个国家似乎是开明的,而Juan的遭遇又让我联想起有人批评今天的尼加拉瓜是“中美洲的北朝鲜”。怎么理解眼前的所见所闻呢?

当晚我查看了尼加拉瓜的历史沿革。这才了解到,这个国家一直在左和右之间,犹如烙煎饼般来回翻转。想要看明白街头的景象,需要先了解一下这个国家的大概情况:

1524年沦为西班牙殖民地。

1821年独立后,加入中美洲联邦。

1978年爆发了全国性反对索摩查独裁统治的浪潮。

1979年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简称桑解)结束长达四十三年的索摩查家族独裁政权。新成立的桑解军政府以丹尼尔·奥尔特加为首,获当时的苏联和古巴的支持。桑解政权与美国的关系迅速恶化,美国在里根政府时期支援反政府游击队,导致国家陷入十年内战。期间奥尔特加在1984年首度当选总统。

1990年战争最终结束,桑解同年下台,右翼重新掌权。

2006年,桑解领导人丹尼尔·奥尔特加再度当选总统,结束了右翼17年的统治。

2014年,尼加拉瓜国会通过一项宪法修正案,废除对总统任期的限制。桑解领导人丹尼尔·奥尔特加自2006年任总统至今。

理顺了尼加拉瓜的历史沿革后,不难看出1959年反种族灭绝学生运动针对的是当时的右翼政府。我的疑惑自然就解开了,你的那?

当天晚上我们在这家当地颇有名气的餐馆EL Sesteo就餐。

尼加拉瓜风味的 Tamale,据说是EL Sesteo 的看家菜之一,做起来费时费工。

晚餐过后,我们走出餐馆,见到这些火山滑板运动器材时,想到我们明天也会穿戴上这样的器材,都忍不住围上前去看个仔细。

一夜兴奋,半醒半眠。次日天刚麻麻亮,我们就出发前往莱昂城外的Cerro Negro 活火山。下面是当天晚上发在微信朋友圈上的分享。

【Central American Adventure】Day26 at Leon, Nicaragua

Nothing broken,but a record!!!

Boarding down from 2388ft height at active Volcano Cerro Negro, world’s ONLY ACTIVE volcano boarding site, is really something to me, a job well done!!

Cerro Negro,是中美洲最年轻的火山,也是尼加拉瓜最活跃的火山之一,大约每20年爆发一次。  Cerro Negro上次在1999年爆发。今年是2019年,如果这20年的计算是准确的话,我们在那里的任何时间里,这座火山都有可能喷发哦。

Cerro Negro不仅吸引了许多我们这样的“疯子”,更吸引了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他们挑战自己征服火山的能力,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从顶部滑下来,其中包括了许多尝试,失败和受伤。

 Eric Barone,一名法国自行车运动员,两项世界纪录保持者,骑着自行车冲下火山,创下了每小时172公里的骑行记录。虽然他在创造这个记录时,因多处骨折而进了医院,但他的举动启发和吸引了许多人前来这里尝试。

Eric Barone的另一项雪地骑行记录。

我们每人需要把自己所用的滑板和防护衣帽背上山顶。

这一天,风很大。背上背着的滑板开始像风帆一样,给我们前进的步伐增加了很大的阻力。

幸亏我们来的早,不然黑色的山头在强烈的阳光照射下,就会像一个天然大烤箱。这时我们体会出Juan为啥建议我们尽早出发前往Cerro Negro火山,一来可以避开其它前来的团队,二来清晨山上的沙石还没有被太阳晒到发烫。

当我们接近顶峰时,风变得更大了。我们都像刚学徒步的小孩那样走得东倒西歪。

登顶时,大家的衣裳都浸湿了汗水。

讲解如果使用滑板

在活火山顶上能成活下来的生物一般都带有剧毒,我们被告诫避免接触到这些生物。

随时可能喷发出岩浆的活火山口

白色的是纯钙。

我们穿戴妥当后,还来了个最后亮相。

为了不互相打搅,我们分左右两路一前一后分别下滑。

Tony最先开始下滑,完成的很漂亮!

Liz 滑下来了。

滑板的前方会有一根绳子,绳子不是用来控制方向的,抓住绳子只是用来稳定自己的身体。身体越是向后倾斜,下滑的速度会越快。

火山的坡度大概在40度以上。有趣的是,我们六人中的Frank,最后决定放弃滑下去,一步一步走下去。

Olivia轻松下滑。

Oops, 卡住了,调整一下,继续下滑。

Josh风一般的滑了下来

轮到我了。看到前面Josh风一般的滑了下去时,我就在想,不要滑的这么快,不然来不及体会就结束了。于是,我不急不慢的滑了下去。。。

虽然希望慢慢滑下去,但似乎还是结束的太快,没有过足瘾,真希望重滑一次。

我们六人,无论是滑下去的,还是走下去的,都完好无损,安然无恙。坐在回程的车上,就在大家开着玩笑说:Nothing broke,but a record 时。我们车胎爆了。

我们的车挡在了路中间,过往车辆上的司机拿着工具纷纷过来帮忙。

回到莱昂恰逢中午,去隔壁的集市买了些水果。这里看上去显然不富裕,但人们却生活的井井有条。经历了多次变迁的尼加拉瓜留给我最初的印象却是,沧桑却不悲观,缺钱但不贫穷。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19428182 回复 悄悄话 You are a real brave lady!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