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地挥一挥手

居美国华盛顿, 就职政府部门, 花甲年岁, 天天等下班, 月月等薪水, 年年等退休.
个人资料
华府采菊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大炼钢铁中三个大官(陶铸李先念薄一波)的态度, 耐人寻味

(2018-06-15 14:14:06) 下一个

指出了三个人名, 陶铸, 薄一波, 李先念,陶的“无奈”李的“算账”薄的“十大好处”,既不是文革中的大批判骂人文章, 也不是改开后的捧场应景,还有那么多的高级干部, 他们各自对大炼钢铁的态度如何? 内心的, 不是在给中央写报告。学工科的,不会相信煤球炉子炼钢-转载者

 

[大跃进及困难时期]李子奈:调查日记谈点大炼钢

李子奈,20171116日,广东

 广东省档案馆的调查已经结束,今天下午乘火车到达韶关。
    人离开了广州,但是在我脑子里的,在广东省档案馆看到的,陶铸在省委大炼钢铁电话会议上讲话时所表达出的无奈,始终挥之不去。干脆,离开我调查的农业大跃进的主题,再谈点大炼钢铁。
  
       在全国大炼钢铁运动中,钢铁资源极度贫乏的广东省,不仅要大炼,还要放卫星,这可难坏了省委领导。

    1958926日,省委第一书记陶铸在省委电话会议上讲话。他说:
    “中央昨天召开电话会议,整整开了9个钟头,各省都作了汇报,彭真、薄一波同志作了重要指示。
    “现在看来,全国钢铁情况不错,有进步。据中央同志说,1070万吨钢可能超过。中央要求29日全国要放钢铁卫星,钢日产6万吨以上,铁日产10万吨以上。现在钢只有2万吨,铁只有4万吨,钢要增加2倍,铁要增加1倍多,要求各省2912点钟向中央汇报,全国要有10个万吨省,50个千吨县,昨天当即报名的有9个省,他们保证29日产万吨钢,各地劲头都很大。
    “按照主席指示:凡是搞得不好的就是党委没有抓起来。广东就是没有抓好,昨天就无法报名。
    “为什么人家跃进得快,而广东那么慢?
    “昨天中央讲了又讲,当然我们搞一万吨是困难的。昨天省委临时商量了一下,人家搞个万吨省,我们广东29日搞个千吨省,行不行?一个省等于别人一个县,我看应该办到的。”[1]
    是否真的在929日搞了个千吨省?没有看到下文。

    应该没有问题。在那个年代,凡决定要达到的目标,只有超过的,没有达不到的。
    而且从后文可以看到,在1015日,还放了一个小卫星
    
    二十天后,1016日,为了放一个大卫星,陶铸再次在省委电话会议上作动员。他说:

    “我们15日放了一个卫星,是个小卫星,12000吨。
    “我们有个想法,再拿出半个月的时间准备,111日放10万吨的大卫星,看是否可以,同志们赞成不赞成?
    “这次放10万吨卫星,质量稍降低一些。今天我打电话问了冶金部王鹤寿同志。据他说:含铁量60%的铁炼不出钢,不能算铁;75%以上可以炼钢。这种铁用土办法炼钢,1.2吨或者1.3吨可以炼1吨钢,许多地方都炼出来了。只在搞10万吨这一天降低质量,其它不降低,还是按以前的要求办:含铁量80%以上的占三分之一,含铁量90%以上的占三分之二。这个不变,省委已经决定了的,不保证这个质量那是不好办的。
    “111日要有10万吨。省委意见,这一天把全省所有的砖瓦窑、石灰窑、瓷器窑、许多土坯窑和已建、在建的6万个小高炉,都点起来投入生产;搞出来的铁,经化验凡是含铁量超过75%的就算。这样搞10万吨,看是否可以?如不可以,我们就不搞;如果可以,我看没什么危险,还有好处,拿一天生产10万吨,以后我们就正常了。
    “为了1日放卫星,保证质量,反正要吃公共食堂,可以把乡村的破锅拿到高炉里炼。河南、湖北破釜沉舟,把所有的锅子都打烂,剩下不多了,甚至把冬天烤火炉子也打烂了,炕上的铁条也拆下来,我看广东也不算冷,把所有的破铜烂铁都收集起来,加到高炉里去炼,可以提高温度,使高炉容易出铁。搞公共食堂要那么多锅干什么?当然要说服,如果搞不好,群众甚至会反对我们的。”[2]
    
    砸锅炼铁,我只是在一些有关大炼钢铁的文字记载中见过。我一直认为,那是少数农村基层干部的狂热,实在不敢想象,它竟然出现在省委第一书记的讲话中,而且看来还不止一位!

    为了放卫星,不惜降低质量,也不怕农民骂娘,根据我通过文字史料对陶铸的了解,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内心肯定是无奈的,甚至是纠结的。
    
    关于大炼钢铁,19581021日,薄一波在徐州视察时,谈了十大好处:

    第一,在很短时间内,培养了很多熟习钢铁冶炼技术的干部和工人,全国至少有1000万人。那一个大学能培养出这样多的人材呢?世界上是没有的。
    第二,最大限度的组织了劳动力,把一切闲散的劳动力都动员起来了。工农兵学商,男女老幼,城镇居民,都为钢铁而战。城乡无闲人,这是一件最大的好事情。
    第三,使钢铁工业发展速度大大加快了,全民动员,钢铁翻一番,这种速度是任何资本主义国家所不能比拟的。
    第四,以钢为纲带动一切,以钢为纲,推动一切,大办钢铁工业,促进了其他工业的发展。由于全民办钢铁工业,促进了采矿、煤炭、机械、电力、森林、化学工业和交通运输事业的大跃进。
    第五,只有大搞群众运动,才能使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相结合,逐步消灭两者之间的差别。参加冶炼钢铁,改变了人们的观念形态,使很多没有参加过体力劳动的人,树立或增强了生产观点、劳动观点和阶级观点。
    第六,在共同劳动中,人们真正以平等的姿态出现,从而进一步改善了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进一步实现了两参一改和干部、工人和技术人员相结合。
    第七,在钢铁工业上,坚决贯彻以小为主、以土为主的方针,就能掀起群众运动,就会轰轰烈烈,而不会冷冷清清。
    第八,也只有在群众运动的基础上,才能大闹技术革命。技术为群众所掌握,才能提高产量、质量,降低劳动强度,保证高速度前进。
    第九,彻底破除了工业上的迷信,没有工程师,没有专家,也能炼出好钢好铁。
    第十,最大的好处是培养人们的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共产主义思想。事实驳倒了某些人认为在工业上大搞群众运动是农村作风游击习气的错误论调。[3]
    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毛泽东将1070吨钢的功劳归于李富春、柯庆施和王鹤寿。他说:如果讲责任,李富春、王鹤寿,有点责任,第一个责任是我。柯老,你有没有责任?华东一个地区你就要600万吨,我是全国1070万吨。同志们自己的责任都要分析一下。” [4]
    不知为什么忘了薄一波?能对大炼钢铁进行如此精辟的总结,依我看,其功劳不亚于制订1070万吨计划的那几位!

    
    李先念是管财政的,他要算账,考虑的是钱。1958121日,中共财政部党组向中共中央、毛泽东报送《关于土法炼铁的亏损处理问题的报告》。指出:土法炼铁的成本有的是每吨150元,有的达到460元,估计全国平均至少在250~300元,而生铁的调拨价格全国平均是150元,即每吨至少要亏损100~150元。今年全国土铁产量估计至少有1000万吨,总计要亏损15亿元左右。[5]
    在吉林省看来,远不止这个数。1959218日,吉林省委、省人委发出《关于1958年土铁亏损的处理办法》。其中规定:凡属省内各炼铁单位1958年生产的土铁,每吨作价300元(包括国家统一调拨价每吨150元在内),由使用土铁单位支付给炼铁单位。附件《对1958年土铁亏损处理办法的说明》中说:全省土铁每吨平均成本,初步计算为1837元(国家调拨价150元,我省钢铁办公室规定200~220元)。”“如果认真剔除不当开支,其正常生产的土铁成本约为600~700元。”“决定从省级预算拿出2400万元(包括中央补助)补贴各级财政(包括省级)作为因土铁亏损而影响财政预算的差额。”[6]
    而据武汉市计算,1吨铁的最高成本为3730元,平均成本为1724元;1吨钢的最高成本为3182元,平均成本为1038元。国家规定,1吨铁的销售价为238.09元,补贴140元;1吨钢的销售价为278元。全市共亏损3.29亿元。[7]
    
    还有一点,是以前没有想到的,大炼钢铁烧了多少树木?

    仅湖北省,与1957年相比,1958年全省森林面积减少33.43%,其中成林面积减少58.5%,森林蓄积量下降33.7%[8]
    仅仅一年时间,后果如此严重!当然,除了大炼钢铁的破坏,还有其它因素。

    
    到底1958年生产了多少钢铁,与粮食产量一样,永远是个谜。据河南党史披露,河南省1958年钢铁产量浮夸近10倍。

    19591月,河南省委在呈报中央的《关于中共河南省第一届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情况的报告》中说:“1958年,在几乎没有钢铁生产的基础上,全年生产铁200万吨(其中好铁70万吨)、钢48万吨,完成了国家规定的钢铁生产任务。据后来核实,1958年河南全省的实际生铁产量是22.9万吨,钢产量只有3.17万吨,仅完成原计划的15.3%10.6%[9]
    
    广州,大跃进初期,19584月,毛泽东曾经在这里写下了著名的《介绍一个合作社》一文。

    毛泽东在文中宣布:我国在工农业生产方面赶上资本主义大国,可能不需要从前所想的那样长的时间了。”“一张白纸,没有负担,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画最新最美的画图。”[10]
    大炼钢铁,写的是什么样的文字,画的是什么样的图画?



[1] 广东省档案馆,219-1-27
[2] 广东省档案馆,227-4-1
[3]《人民日报》19591030日,第3版。
[4]《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四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第115页。
[5]《李先念年谱》第三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1年,第100页。
[6] 延边州档案馆,1-1959-7
[7]《中国共产党湖北历史》第二卷(1949-1978),湖北人民出版社,2015年,第255页。
[8] 同上。
[9]《中国共产党河南历史》第二卷(1949-1978),中共党史出版社,2014年,第321页。
[10]《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十一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5年,274-275页。
[11]《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十四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7年,第221-224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dingc2008 回复 悄悄话 老毛就是个农民,以为钢铁也是地里长出来的。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为什么,我们会如此地顺着一个“大人物”?即便心里明白有问题。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