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地挥一挥手

居美国华盛顿, 就职政府部门, 花甲年岁, 天天等下班, 月月等薪水, 年年等退休.
个人资料
华府采菊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上海最苦的就是上海人 (ZT)

(2017-08-10 10:22:35) 下一个
怪来怪去只能怪邓小平的开放政策了, 如果继续毛主席的伟大战略, 穷是穷, 可那是大家一起穷呀, 又不是阿拉一家人,是啊--转载者

(2017-07-24
堂主 乐道堂主旅博的杂货铺 乐道堂主旅博的杂货铺 "

    刚过了大暑之日,早上7点多太阳就毒辣辣的照射在这个无情都市的柏油路上,在这种烈日下,穿着略等于优衣库级别衣装的小s,面无表情的从50平米不到的老破小破楼内躲避着隔壁爷叔堆积在楼梯过道的废纸箱,艰难的下楼,捉急的通过软件找寻不需要押金的小黄车,在经过一番苦觅后扫开了二维码,“夸嚓”一声后,作为底层苦逼的一天这才刚刚就开始了,黑色汗衫背后被太阳烤出的盐渍在无声的诉说着这一切。


 

      小s年过35,买不起房,供不起车,更结不起婚,每月到手5000的工资让他在这个国际化大都市的上海活的苦哈哈。和父母挤在80年代分配的老旧房屋内,呶,屋子对面正在造据说超过15w一平方的高级住宅楼,据说地基就有三层,轰隆隆的打桩机让承载着光荣历史的老破小更加摇摇欲坠。


 


 

      小明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两件,工作完借着加班的名义在公司里面吹着免费的空调,用手熟练的输入一个名叫:“kXX”的网站,在里面和众多的和他一样有着310身份证号码开头的上海人们回忆一下80年代的上海,然后攻击看不起他们的剩女群体 俗称:”篱笆女“,哦哦 对,忘记了,唱空房市楼市是每天必不可少的功课。在这些事情完成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在三流办公楼下继续寻找小黄车,一路骑到地铁,窃喜错过早高峰,看着手机回到家中享受下一段”网络休闲“以前是DOxx 现在似乎变成了农药?反正最好是免费,可以打发时间到眼皮耷拉就成。


 

     以上的人物侧写,就是真正大部分上海土著家庭的日常。不要来谈拆迁户,文中人物已经不算真正底层,已经是经历了一次拆迁住进公房的胜者,新拆迁户在较远的滴水湖哀嚎,城市的富裕阶层我们不与探讨,如果人人富裕,也不会出现这样多奇怪的名词了。这个文章标题并不哗众取宠,而是真正名副其实的!


 


 

     在外地人眼里,似乎每个上海人都应该家里有5套房,开着起码是丰田凯美瑞级别的车,在某个企业里面拿着高薪,或者在家躺着收房租,操着上海话逍遥快活。


 

    其实大部分上海人,已经被这个曾经熟悉的大城市逼的喘不过气来了,只是这种喘不过气因为渗透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很多人其实已经在奔溃的边缘,只是一直在逞强而已。


 

    如果说沪飘们,在这个无情都市遭遇挫折,困难,麻烦后还有一个故乡可以逃离的话,对于上海人来说只能无奈的被接受,就好比一盆屎盆子扣下来,正常人应该逃开,但是我们只能站着,看着这盆屎盆子砸下来,砸在头中央,然后接着等待下一盘更臭更大的。因为我们没有退路,上海是我家要死也只能死在上海了,这是很多80后屌丝310的心声,也是我的心声!


 

    如果说在这个城市还有一丝“骄傲“的话,也许就是作为310至少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吧,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众所周知,上海在49年后从一个消费型移民都市变成了一个轻工业城市,大部分80后310的父母都是工人,工人大家都知道,是被剥削最严重的群体之一,在每天的工厂内,享受着所谓铁饭碗的待遇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只是等到晴天霹雳的90年代下岗潮来到后,大部分人才知道要靠自己去吃饭了,国家不管了。但是在重复的简单劳动环境下,大部分人的大脑已经退化到:原始人阶段,如何去参与这改革后的红海呢?


 

    对!许多上海50后的父辈们,有一些选择了逃避,在麻将和棋牌之间麻木了自己,也有一些选择了崛起去重新就业,还有的去经商了,但是就类似于13吆这种胡牌,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运气和实力的,在50后在洪流下刚刚开始喘口气的时候,房子这个妖魔鬼怪开始出来作乱了。


 

     在50后的上海人眼里,房子够住就行,我隔壁邻居曾经创造了15个平方住三代人的奇迹(其实今天也有一部分人还过着这样的日子)。对于住房的渴求仅限于等待zf单位给予施舍(福利分房)一部分运气好的早早住进了筒子间,在煤卫分离的新式板房内 微笑的过起了新生活,而没有分到房子的继续等待,反正市区内的老房子几乎略等于免费居住的条件,直到下岗潮来后的日日夜夜 以及香港回归后每年开始火箭上涨的房价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上海土著的父母们,大部分都是“老实人” 信奉老话,“穷在债里,冷在风里” 而且又有哪些银行愿意借钱给这些下半生都没有工作铁饭碗依靠的穷鬼们呢?在期盼中,等待中,失望中,一次次的绝望里,终于房价以看不懂的价格横在那些没有勇气借贷的人的眼前,是的,他们的子女们也随着房价的蹿升,长大了。


 

      房子在这个时候,又扮演起了刚需的角色,伟哉壮哉。倒在房价面前的是大部分保守派家庭,因为房价,结婚不得,求子不能。多少310男小歪在餐巾纸和飞机杯前榨干了子孙后代千万。在洗头发按摩桑拿内虚度了多少本来应该属于天伦之乐的时光?


 

   也许这个城市也许沿袭着他的本来面目,“移民都市” 优胜劣汰的霸占着来这个地方的每一个人的青春,我只是想说,当你们羡慕上海人的时候,在骂上海人的时候,或者被上海人骂“YP"的时候,其实背后真的是一种弱势人群的无奈多过优越的存在。


 

   身逢盛世(乱世?)在上海这个都市里面可以预见的是,未来10-20年里面,上海人310这个群体会因为各种情况被渐渐消灭掉,回不去的不单单是那些被拆迁掉的老屋子,更是那群人的存在。如梦一般,我有时会这样想。


 

    但是似乎写完这些后,内心也从不怀念和留恋这些过去,因为时代潮流,浩浩荡荡。


 

    请善待你们在生活中能够遇见的每一个还能说上海话的上海人,这是一个濒临灭绝的物种了,请善待这些人,祝大家生活愉快,工作进步。


 

                                                                         此致

                                                                                 敬礼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