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地挥一挥手

居美国华盛顿, 就职政府部门, 花甲年岁, 天天等下班, 月月等薪水, 年年等退休.
个人资料
华府采菊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再晒晒我外公和舅舅

(2014-08-30 11:12:40) 下一个
我外公只是一个不足百亩地的小地主,不过出生于1885年的他,还真很不容易地受过新式教育, 可惜没读完那个“洋学堂”,事情是这么的, 外曾祖父也只是个小地主, 但号称以前是中国那种“耕读传家”的家庭,男孩子书是一定要读的, 不知外曾祖父咋一想, 没让外公只读四书五经八股去考科举,却在二十世纪初,让外公去成都读什么新开张的成都法政学堂,而这些学堂都是些最老的留日学生们暗中捣清廷鬼的革命接班人学校啊,果不其然,外公也跟着架秧子起哄参加了同盟会,那不是好玩的事,事发了,有人逃往日本有人逃到上海, 外公胆小逃回泸州下乡娶妻生子接了老子的家业,做了一辈子的小地主, 也许这个所谓“反清义士”吧,解放后真就没戴地主分子帽子,还当过几天县政协委员呢。



外公自己没像他的有些法政学堂同学那样混出些名堂,但到底也见过些世面读过些洋学堂,对教育的意义还是十分的重视,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妈妈舅舅们全受过新式教育,这就是在沿海地区,那个年龄段的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啊,这不完全在于钱多钱少。这是外公和二舅,不是二十年代末就是三十年代初,二舅三十年代初重庆的求精中学高中毕业,出于什么真实原因我不知道,据老妈说很可能是因为三舅在上海读书的开销,二舅就决定不去考大学了, 去考当时的四川省银行,考取后也只是个小职员, 但二舅那时努力得很,到没几年的抗战开始的时候,已经升为省银行的泸州分行(也许当年叫办事处吧)主任了, 在泸州也不大不小算个人物了。



不过,二舅的最后很惨, 二十几岁当上的省银行分行主任,可能嘛事没整好,以后基本走下坡路, 解放时在某县省银行,不知咋的被卷入一场贪污案,和二舅妈一起进去了,阿坝的劳改日子熬了十年,刑满释放留场就业, 那三年营养实在太差还想省点粮票给孩子,不知算不算饿死地过世了。之所以这么措辞,因为网上有人否认那三年饿死过人,又不想和那三年差点撑死的人争论,只好这么含糊一下。舅妈一直关到很晚才释放回家来板车糊口,一个四十年代初期四川大学的女毕业生,五十多岁拉着板车的情形,想象一下吧,到了八十年代初, 清查遗留案件时,居然发现那个贪污的事情和我舅舅舅妈完全是没有关系的,舅妈恢复名誉恢复退休待遇,现在九十多了还健在,可是我的舅舅平了反又能复活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