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那些收养孩子的故事(2)

(2015-08-13 11:56:55) 下一个

(2)舅舅的女儿

         舅舅的女儿是领养的。

         舅舅是个苦命人,我会另写一篇,专门说舅舅的故事。舅舅是个直脾气,有什么说什么,不会打弯儿,更不会保留。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一次(或几次)和同事们聊天当中,说了他自己认为的一句实话:苏联的科学技术不如美国,后被同事告发。他这样人的下场可想而知:右派。

         因为右派这顶帽子,舅舅在一家铜矿劳改了十年,之后又主动要求“遣送回乡继续接受监督改造”,说白了,就是被遣送回乡当农民了。由于“成份高”,舅舅结婚的时候已经四十多岁,而妗子也是大龄女青年,不能或不宜自己生孩子。他们托一位在医院做医生的老同学帮助,收养了一个小女孩,就是我们的表妹娟,她比我最大的外甥还小几个月。

        表妹高中毕业的时候,舅舅平反后作为的工程师那家工厂已经朝不保夕,气息奄奄了。不久他利用自己的特长自力更生,生产的产品卖给当时各地正蓬勃发展的乡镇企业。因为性能好,成本低,价钱合理,舅舅的产品销路很好,客户很多,赚钱不少。因为生意忙,无暇顾家,娟小的时候多由妗子照看。

        妗子中年得女,对娟宠爱自不必说,加上家境逐年好转,对女儿的溺爱就在所难免。妗子是农村妇女, 不识字,对女儿的学习没有任何帮助。舅舅得空问起女儿的学习,性急的他说不上几句就发脾气。娟受了气,当妈的心疼,过后再用物质补偿。所以之后娟的高考成绩可想而知。娟已经高中毕业有几年,考学不行,找工作无门,舅舅曾打算用二十万(十多年前)给她买个工作。

         2001年我从中国回到美国不久,一次跟姐姐通电话,姐姐让我先坐下,然后说舅舅没了,心脏病,不到七十岁。

        开始两年娟倒是接手了舅舅的生意。进货,送货,要账等等。很快和对象结了婚,有了一个女儿。生意没干几年就不干了,说是竞争太厉害,辛苦,危险。离婚之后女儿随她,而她自己又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在一家商店里工作了加起来没几个月。后来的日子就是购物,买化妆品,衣服;跳舞,在县城的广场一跳就是一个通宵。很多这些活动是和前夫在一起,藕断丝连,一直到前夫再婚,不跟她来往了。

         2011年回国我去看妗子,娟的女儿放暑假,在客厅里玩儿。上午十点多了,没看到娟,以为她去上班了。妗子说,上什么班呀,在楼上睡觉呢,昨天跳了一晚上舞。然后告诉小姑娘,上楼告你妈妈,二姐和三姐来了。我们在楼下继续聊天到十一点多,期间小姑娘又上去叫了一次。我们起身告辞时始终没看到娟。

        舅舅去世后,妗子和表妹在县城买了房子,位于当时颇前卫的小区,十多年前已经是十多万了。妗子没文化,不识字,没有工作过。表妹呢,满打满算也没有工作多长时间。母女俩人,应该是祖孙三代了,这么多年都是靠舅舅赚的钱,居然坐吃山不空。我们可怜的舅舅,一生坎坷,却一天也没有享受过。

       前些时候跟姐姐在电话上聊天,姐姐说那天看到娟了,她想让姐姐帮助找她的亲爹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巴黎 回复 悄悄话 养不熟啊。。。
人間的盒子 回复 悄悄话 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