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汁原味不转帖

阳盛则四肢实,实则能登高也。
个人资料
木愉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一个在祖国天空折翼的国军飞行员

(2017-09-02 13:26:49) 下一个

一个在祖国天空折翼的国军飞行员

ROCAF34mark.png

木愉

 

 

最近在大学微信圈看到某同学在推荐电视连续剧《绝密543》,某一天饭后无聊,也看了两集,就没有胃口再看下去。能量是正的,不过手法比较幼稚。今天上文学城,看到文学城久负盛名到妇孺皆知(笑)的倾城作家水影也在谈这部电视连续剧,还介绍了有关史实。我也凑兴谈一下当年的当事人之一 –某一个 当年折翼祖国天空的台湾国军飞行员,袭用城里大隐噢颜颜的说法,以此文做读水影文章的读后感。

几年前,去南方度假,看望了老前辈。期间他谈起了他哥哥,还给了我一本由若干后人写的回忆集。我在那里的几天里,断断续续读完了这本书,感慨不已,早就有写一篇小说的想法,以对当年的悲剧角色略作遥远的凭吊。

老前辈说他在重庆呆过,那是抗战时期。他们家子女很多,为了减少父母负担,他跟哥哥到一个公办中学,免了食宿。不久,他哥哥为了抗战,参加了空军。到印度以及美国学成归来,却赶上了内战。后来,国军撤退到台湾,他也就跟着退到那里。韩战爆发后,美国CIA为了刺探大陆情报,出钱出设备,国军出人力,把空军三十四中队(也就是黑蝙蝠中队)全部加入了“西方公司”,老前辈的哥哥就是这个中队的成员。

共军立国之初,没有制空权,34中队经常于夜间到大陆投放心战宣传品和特务。他们开的侦察机是庞大的轰炸机改制的。轰炸设备都拆除了,换以各种电子设备,因为工作强度大,所以乘员多达十四人,分三组,轮班工作。他们像蝙蝠一样,低空飞行,夜出昼伏,如入无人之境。后来,共军引入了苏联米格飞机,逐渐把制空权收回。老前辈的哥哥便是在这个消长时期,命丧大陆的。那是50年前的事,所以,老前辈谈起这件事,该有的悲伤也淡漠了好多。我听得津津有味,说这件事太传奇了(我那时想的是,这个故事应该可以写成一个引人入胜的小说)。老前辈说,他家里有一本书,可以拿给我读。

Image result for 国军34中队 黑猫 蝙蝠 中队

次日,我就拿到了这本书,这本书成为了我在整个假期中的唯一读物。那本书是一本集子,由坠毁大陆的那架飞机的乘员家属所写。

那天是个阴天,老前辈的哥哥穿上飞行员夹克,走出家门的时候,看了儿子一眼,儿子没有在意,自己玩自己的游戏。过了一会儿,他却走了回来,似乎忘记了什么东西,跟儿子打了个招呼,再走了出去,却不料这一去竟然成为了永别。他们那天深入到云贵高原刺探情报,辅以空投心战品。返回的途中,遭遇共军空军的阻击,姓蒋的共军飞行员驾驶米格17,把他们的侦察机打了正着。侦察机顽强地继续往海域飞去,遭到了第二波攻击,终于撞到一座山头,机毁人亡。台湾封锁了消息,只说飞机失踪了。老前辈的母亲从台湾打电话来,说哥哥出事了,却不知下落。老前辈却早已知道。他在大陆的报纸上看到了消息以及坠毁飞机的尾巴照片,8XXX的编号清晰可辩。

80年代后,老前辈跟大陆联系多了起来,通过各种关系,打听坠毁地点。经过多年努力,确定了坠机地点在广东某地。再亲自到那里考察,得到县政协主席的诚心关照,找到了当年负责警戒的民兵,知道坠毁的尸体都就地掩埋在山上一个废弃的炭窑内。1993年的一天,老前辈联络了亡者的家属们,一起到那里去挖掘。挖了三米深,不见踪迹,农民都要罢休了。家属求他们再挖,挖到四米,却挖到了破碎的骨骼和机上的一些零件之类。

34中队自从开始执行侦察使命,飞机先后被击落十数架,人员伤亡一百多。老前辈哥哥的飞机是第一架坠毁的,也是第一个让残骸回归台湾的。台湾军方当然都把死者冠以烈士,在机场以军礼迎接烈士骨灰,后来还举行了国葬。

书中各个家属的回忆都写得凄婉,仿佛这些烈士都很无辜。其实,国共对抗,只要参加任何一方,都很难脱干系。比如,老前辈的哥哥就参加了四平战役、淮海战役,后来还参加了一江山战役。退到台湾后,还投过二十多枚炸弹,摧毁了厦门的一个雷达阵地。还对一个共军炮兵阵地投放了四十多枚炸弹,彻底摧毁了这个阵地。

战争是残酷的,作为战士,死在疆场并不无辜。

把这本书看了个透,有的地方看得我发笑。一个遗孀提到大陆还是用“匪区”称谓。提到共产党,还是“共匪”。大陆的官员很有趣,荷尔蒙释放得也太不成体统。坠毁当地一个姓司马的科长协助了找遗骸的工作,对同机坠毁的某烈士的女儿(联合报的副总编)好像着迷了。在书里的影印信件中,他在末尾写道:“再无礼要求一次,请把你的漂亮照片寄给一张存念。”但是,在书里印刷体的信件中,这句话却被删去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8)
评论
木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电视剧太拿腔拿调了,不真。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木愉' 的评论 : 你说得对,即使我事先知道他们真实身份,我也不会当面去提及,毕竟CIA是个很敏感的机构,但是我可以装傻问他们在台湾干什么,但想必他们也会说谎。
543我也2集没看完就不看了,保密单位2个女的到处招摇,保密员居然给男朋友看机密文件,去他X的,什么玩意儿!
木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CIA不知有没有多少年后才能解密的规定。如果你当面请教,未必会得到最核心的信息。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木愉' 的评论 : 大约14年前,我到一个已故美国老太太家(我朋友的妈)做客,在她家遇到她从外州来访的闺蜜夫妇,他们告诉我他们在50,60年代在台湾工作,但是从来没有去过大陆,他们很喜欢中国美食,也会说一点点国语,当时感觉他们很和善。事后老太太告诉我,他们一直是在CIA工作到退休,我马上就想到了你文中的西方公司,可惜错过了一次很好的当面请教的机会。
木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那时大陆的重心就是打破外交僵局,所以就牺牲了一些以后痛惜的利益。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木愉' 的评论 : 70年代初海外保钓运动,两岸政府都不作声,大陆忙着同日本改善关系,搁置争议,台湾因处境飘摇也不响。那时,海外有好事者还伪造了西太后把钓鱼岛送盛宣怀的手谕,骗局轰动一时。
木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一段让后人遗憾的历史
木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如果兄弟同心协力,那南海不会丢,钓鱼台也会还给中国。
木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名副其实。还落了一个:文学城骨灰级文学大咖。:)
木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活着的烈士。好!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来美国后认识了几位国民党老兵,其中有飞行员。他们在谈到抗日战争时告诉我,每次上天执行飞行任务,都做好不回来的准备。他们现在都是耄耋老人,却是铁骨铮铮的活着的烈士。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各为其主嘛,不过国民党空军当年好歹还同日本人对垒交战过,虽然损失惨重,依然受国人敬重,当中的幸存者不少后来都移民美国安享晚年,可自小受共产主义教育的红领巾,却都不顾党的培养教育,一早就直奔美国这个敌对势力老巢啦。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http://www.flyingtiger-cacw.com/new_page_407.htm

这是空军官校名单,或许能对得上号。黑蝙蝠和黑猫,一个飞低空,一个飞高空,兄弟阋于墙,一段冷战历史,早些年刘德华还唱过相关的一个主题曲。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血债血还,死了活该!怨不得别人,只怨他自己投到了解放军运输大队长常凯申门下。
木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噢颜颜' 的评论 : 刚才说系统错是托辞,其实我肯定点错了。你写文章,无论内容好精彩,标题差不多都是无题。文章推上城头,却又断然删掉。故有大隐风范。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我景仰的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木老师夸张了,加在我前面的形容词一个也当不起啊~

木大师周末愉快~
木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噢颜颜' 的评论 :
对不起。系统的错。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亲切,有趣。有那么一些感觉: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下面听 。。。 木老师讲那过去的故事。
提出两点。
第一,俺没有找到嗷颜颜这个大隐,但有一个噢颜颜,不过,此人应该不是传统意义的隐,她把一般人认为很隐私的事儿都拿来公布。嗷,:)怎么让人想到一只大灰狼对着月亮嚎叫,不过,话说,昨晚我散步第一次听见小区有人养了这么一条宠物,它的叫声就是这样,现实嗷。。之后呜--呜 --。我想,这一家的邻居们会有一定的适应过程,也不知道是那种类型的宠物。
第二,“大陆的官员很有趣,荷尔蒙释放得也太不成体统”。这句话灰常幽默有趣,谢谢,唯一不太习惯的是,最近我做什么都想到荷尔蒙,好像上瘾了,努力许久,才尽量不让自己的文字里每次出现,虽然俺实在也这么认为也这么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