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汁原味不转帖

阳盛则四肢实,实则能登高也。
个人资料
木愉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当年买豆腐之难

(2012-08-25 14:44:56) 下一个

当年买豆腐之难

 

木愉

 

据杨振宁说,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他父母在日内瓦跟他见面,父亲劝他回国,说国内比过去强太多了。可是他母亲持异议,说上街排队四个小时买豆腐,才买到很不像样的一块儿。杨母的说法可信度比较大。如果说六十年代初买豆腐难的话,文革中买豆腐更难。

 

那时豆腐是定量供应,跟好多稀缺物品一样。定量供应并不能保证到豆腐店里就可以买到。豆腐店里每天做的豆腐有限,排队的人天不见亮就去了。因为买豆腐实在太费时间,每家又大都是双职工,不能花费整个一天去排队买豆腐。所以,好多家都是派孩子去排一天的队买豆腐的。

 

我常常是我家派出去买豆腐的。买豆腐的那天,踏着熹微的晨光,我就跟伙伴们出发了。到了本地那个大水库,沿了大坝旁边的小道下去,就到了豆腐店。那里已经有很多人排队了。有人在义务维持秩序,在小纸条上写了数码,从小到大分发给排队的人们。拿了号码签,心里就安定下来,坐在地上,等着豆腐店开门。

 

不料,等到豆腐店快开门的时候,队伍的秩序乱了起来,后来的人不认原先按号码规定的顺序,开始发动革命,破坏旧有的秩序,在豆腐店的门口另外组成一支队伍。

 

大家对自己的位置和顺序不再怀有信心。豆腐店的门板终于打开的时候,前面开始大乱,有人鼓噪着:“发动第一次冲锋!”于是,队伍前面就蜂拥起来,队形不再存在,只是一堆人在前面大轰大拥,跟打橄榄球一样。

 

可怜我们这些教工子弟,斯文地在后面小心地往前挤过去,却究竟不能近前。到了后来,终于到了前面,豆腐却告罄了。豆腐店的门板开始一扇一扇关上。我们只好把空空的提篮依旧扣在肩膀上,踏上归程。还是沿着大堤的小道往上爬去,到了顶上,远处的太阳已经挨着山尖了。我们沮丧地往家走去。

 

这样空手而归的情形常常发生,所以回到家里,父母说的第一句话总是一个问句:“买到了吗?”是的,虽然是去买豆腐,买得到还是买不到其实总是一个问题。

 

那时是短缺经济,很多日常食品都难买到,不过,买到了,吃到肚子里倒是非常放心的。现在不再是短缺经济了,可是,豆腐是否安全,吃进肚里是否有害,却成了一个问题。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木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噢颜颜' 的评论 :
你的气场的确强大。周末快乐!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木愉' 的评论 :
如果说是神灵,我若作为主体,应该只是亲近一位 ,其他若有,应该是他们对我友好,:)。
俺要骑车去露村街上了,外面空气清冷新鲜。
周末愉快。
木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噢颜颜' 的评论 :

小孩倒是很精明的。你似乎对各位神灵都友好啊。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睡前还是要看两篇,:)
形象的描写,身临其境的感觉。
说到排队,想起K出国之前,在中国参加周日礼拜(刚上小学),最先让她去Sunday school,后来坚决不去,我说,大人这边不好玩,你听不懂,也不能跑来跑去玩儿的,她还是不去,仔细问了原因,说,第一,其他小朋友彼此熟悉,没人和她玩;第二,完后老师给大家发糖,老师要求排队,可是,最后其他小朋友都不排队,我是排队的,但我总是拿不到糖。
好吧,之后她就和我一起参加成人礼拜,唱歌时候,她有兴趣,讲道开始,中途给张纸画画,画完了,听会,看见不耐烦了,再给颗糖,于是,礼拜结束,皆大欢喜。
花儿朵朵 回复 悄悄话 听大人说过这事,真是难以想象!
SUNNE 回复 悄悄话 那时候买什么不排队?卖豆腐还有可能买到。记得我经常排队买排骨和真正无肉的大骨头,几乎没有买到过。到了过年过节更是天天排队买年货,买瓜子、花生都要排很久的队。文革中更苦,买菜要天天排队而且被限量购买。甚至买妇女卫生纸都排队抢购。
有了自由市场情况好转,但卖东西的人真有自作聪明的,用土豆装扮成松花蛋或咸鸭蛋。后来就没人敢买带糠皮的鸭蛋制品。
loonlinda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是家里排队买豆腐的。
老贼999 回复 悄悄话 用砖和石头排队,有人不守秩序,板砖和石头就是最好的教具。
半世 回复 悄悄话 杨振宁可能不能体会这个。
Travelercheck 回复 悄悄话 不怕各位笑话,我的花名就叫豆腐,家里专职排队买豆腐者也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