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狼

宇宙无边,有生命。人是动物,也是狼。来自远方的狼,在想啥呢?
个人资料
大江川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文革与毛震怒(2)

(2019-05-09 19:03:12) 下一个

关于陈谭愤怒,大闹怀仁堂,引发毛震怒,当众痛斥陈谭,本王曾有1论。

现在,又找到1个版本,录以存之,以资批判。

以下原自戚本宇的回忆录(版本之1):

1967年1月,中央军委在京西宾馆召开常委扩大会议,中央文革小组也参加了这个会议。我那段时间大都请假在家里写《爱国主义还是卖国主义》的文章,没有去参加会议。江青也只是偶尔去参加一下。后来听关锋回来跟我说,当陈伯达在会上批评肖华对军队文革运动领导不力的时候,叶剑英、聂荣臻就跳起来了,他们指责陈伯达是不是想把军队也搞乱。这时,徐向前出来讲话了,他说肖华有些事情是做得不对。但叶剑英不买账,对着徐向前拍桌子,反驳陈伯达。拍的时候不小心,拍在了桌上放着的一个茶杯盖上,又用力过猛,据说他的手掌骨折了。

  这件事情发生后,叶剑英又到林彪那儿去告状。他列举了军队院校造反派的学员,批判军队干部的种种“罪状”,特别讲到肖华被斗的事情。肖华是林彪的旧部,林彪要保肖华。其实肖华在军队中是支持造反派的,所以中央文革也是主张保肖华的。

 

 

1967年2月16日下午,在中南海怀仁堂周总理主持的中央碰头会上,出面大闹、强烈表达不满情结的是陈毅、谭震林、李先念、叶剑英等人。王力参加了这次会议,我则因为加紧撰写《爱国主义还是卖国主义》文章,请假在家。王力后来告诉我,这次会议是总理主持的,原本是讨论“抓革命、促生产”的,但会议还未进入主题,谭震林突然向张春桥发难,他质问春桥,上海为什么还在批斗陈丕显,不让他进北京(那时各省的第一书记,多被中央保护在北京,以免他们遭受群众批斗),春桥答,这个问题要与群众沟通一下,很快可以解决。谭震林没等春桥说完,就拍了桌子,气势汹汹地说,什么群众呀群众,别拿这个来搪塞我们,除了群众,还要不要党的领导?你们就会利用群众来把老干部一个一个都打倒,老干部革命几十年,现在被弄得妻离子散。几个中学生,喊个老子英雄儿好汉,就变成了反动血统论,你们才反动呢!蒯大富什么东西!搞了个“百丑图”丑化我们党,这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你们怎么不管了!这个文革是党史上最残酷的整革命干部的运动,就一个出海捕鱼问题,你们就斗了我四次。江青硬是要把我整成反革命,这是她当面跟我说的。谭震林说到这里,参加会议的谢富治出来讲话了,他面对着谭震林说,谭老板你也要实事求是呀!我在会上几次听江青说谭老板是拥护毛主席路线的,谭老板要保!从来没听她说你是反革命。谭震林一听更火了,说我不要她保,我是为党工作不稀罕她来保我!他越说越激动。突然间,拎起皮包,抱起皮毛大衣,霍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大声呼喊:“我不干了,让他们干吧!但我要与他们斗到底!开除党籍,坐监狱,砍脑壳,也要与他们斗!”这时总理发话了,他用手中一本厚厚的文件拍了桌子喝住了谭震林,谭震林吓了一跳,扑通一声,坐下了。这时,坐在他旁边的陈毅说,“不能走,要在这里跟他们斗!”陈毅又说,这些家伙(指康生、陈伯达、江青等人)上台,就是修正主义上台,与他们斗!陈毅继续说:“延安整风时,我们这些人,有总理、我,都是挨整的。那时整我们最凶的就是刘少奇、邓小平、彭真、薄一波等,他们拥护毛主席最起劲,最吃得开,挨整的是我们,经常挨斗。结果怎么样?今天的历史证明,到底是谁反对毛主席?不就是当初最拥护毛主席的刘少奇、邓小平、彭真这些人吗?今后的历史还会证明,究竟谁是反毛主席的。斯大林把班交给了赫鲁晓夫,结果是修正主义上台。”陈毅讲话后,李先念插话,从1966年《红旗》十三期社论,号召群众进行两条路线斗争,老干部统统被打倒!李先念讲后,总理当场问康生、陈伯达,十三期社论这么大的事,怎么没给我们看看,康、陈没回答。

  会后,张春桥、王力、姚文元整理出一份会议记录,先向江青汇报了会议的情况。江青觉得问题挺大,当晚即找主席汇报。主席听他们汇报,开始没怎么重视,听到谭震林发脾气,抱起大衣要走,他只是笑笑。但讲到陈毅对延安整风的不满时,主席严肃起来,特别是陈毅讲到总理和他在延安整风挨整时,主席很不高兴,但当晚,主席未表态而在张、王、姚整理的怀仁堂会议记录上批示:“退陈伯达同志。”

  怀仁堂会议的第二天,谭震林又给林彪写信,大骂江青是武则天,挑唆林彪同他们一起反对中央文革,这封信我们当时和后来都未见到,文革以后,才在中央文献出版编辑的《毛泽东传》中看到,全文如下:

 

  昨天碰头会上我是第三次反击,第一次是前天在电话中,第二次是昨天一早写了一封信。我所以要如此,是到忍无可忍的地步。

  他们不仅不听主席的指示,当着主席的面说“我要造你的反”。他们把主席放在什么地位,真比武则天还凶。

  他们根本不做阶级分析,手段毒辣是党内没有见过的。一句话,把一个人的政治生命送掉了,名之曰“冲口而出”,陶铸、刘志坚、唐平铸等等,一系列人的政治生命都是如此断送的。对于这些错误批评过吗,只批评陶铸,其他人都未批评,而且,批评陶铸为时很短,根本不给人改过的机会。老干部,省级以上的高级干部,除了在军队的,住在中南海的,几乎都挨了斗,戴了高帽,坐了飞机,身体搞垮了,弄得妻离子散,倾家荡产的人不少,谭启龙、江华同志就是如此。我们被丑化到无以复加了。北京百丑图出笼后,上海、西安照办。真正的修正主义、反革命分子,倒得到保护。这些无人过问,他们有兴趣的是打倒老干部,只要你有一点过错,抓住不放,非打死你不可。

  我想了很久,最后下了决心,准备牺牲。但我绝不自杀,也不叛国,也决不允许他们再如此蛮干。总理已被他们整得够呛了,总理胸襟宽,想得开,忍下去,等候等候,等到何时,难道等到所有老干部都倒下去了再说吗?不行,不行,一万个不行。这个反,我造定了,下定决心,准备牺牲,斗下去,拼下去。

 

  林彪当然看懂了这封信,他把信转送主席并附信批评谭震林糊涂和堕落。主席看了后批示:“已阅,恩来同志阅,退林彪同志。

  怀仁堂碰头会后,17日凌晨,周总理、李先念即在中南海小礼堂接见财贸系统造反派组织的代表。周总理当场下令逮捕了支持财政部造反派组织、支持财政部夺权的财政部副部长杜向光;发表了批评造反派对老干部不讲政策,残酷斗争的讲话,并以煤炭部长张霖之之死为例。

  18日,周总理、李先念又接见了财贸系统各部局的司局级以上全体干部,并发表讲话。

  周总理这两次接见,更有当场逮捕一个副部长,周总理这样的处置与态度,直接的后果是财政部的造反派组织迅速垮掉,财政部的夺权及造反派组织头头和杜向光等人被指控与批判。这些情况都被迅速反映到了中央文革。江青看到汇报材料,对我们说:这事牵涉到周总理,你们不要乱说话,我去向主席汇报。

  毛主席应是听了江青的汇报,看到了谭震林写给林彪的信。1967年2月19日凌晨,毛主席主持召开了中央政治局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周恩来、叶群(代表林彪)、陈伯达、康生、李富春、陈毅、叶剑英、聂荣臻、徐向前、谭震林、谢富治、李先念等。

  这次会上,毛主席严厉批评了陈毅、谭震林,大发雷霆之怒。据康生说,他很少看到毛主席这样愤慨。主席说:

  中央文革小组执行十一中全会精神。错误是百分之一、二、三,百分之九十七都是正确的。谁反对中央文革,我就坚持反对谁!你们要否定文化大革命,办不到!叶群同志你告诉林彪,他的地位也不稳当啊,有人要夺他的权哩,让他做好准备,这次文化大革命失败了,我和他就撤出北京,再上井冈山打游击。你们说江青、陈伯达不行,那就让陈毅来当中央文革组长吧,谭震林当副组长。把陈伯达、江青逮捕、枪毙!让康生去充军!我也下台,你们把王明请回来当主席嘛!把张国焘也请回来,力量还嫌不够的话,干脆请美国、苏联一起来吧。你陈毅要翻延安整风的案,全党不答应!你谭震林也算是老党员,为什么站在资产阶级路线上说话呢?

  周恩来安慰主席,要他不要生气,主席又提议召开政治局会议讨论怀仁堂事件,以辩明是非。解决不了,就召开代表大会,发动全党来讨论 。

  中央政治局同意了主席的提议,从1967年2月25日到3月18日,中央政治局连续召开了七次会议批评陈毅、谭震林,中央文革小组成员都列席了此次会议。在批判会议上,大开怀仁堂事件被称为“二月逆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