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狼

宇宙无边,有生命。人是动物,也是狼。来自远方的狼,在想啥呢?
个人资料
大江川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zt强者烟王厨师间

(2019-03-05 13:49:29) 下一个

原云南红塔集团董事长、褚橙创始人褚时健去世(图)

文章来源: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26780 次)
 



3月5日,新京报记者从褚时健儿子褚一斌公司人员处获悉,原云南红塔集团有限公司和玉溪红塔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褚橙创始人褚时健去世,享年91岁。

褚时健简历:

1979年-1994年,褚时健成功将红塔山打造成中国名牌香烟,使玉溪卷烟厂成为亚洲第一、世界前列的现代化大型烟草企业。

1994年,褚时健当选全国“十大改革风云人物”。褚时健成为”中国烟草大王“。

1999年1月9日,71岁的褚时健因经济问题被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01年5月15日,因为严重的糖尿病获批保外就医,回到家中居住养病,并且活动限制在老家一带。

2002年,保外就医后,74岁的褚时健与妻子在玉溪市新平县哀牢山承包荒山开始种橙开始第二次创业。

2004年获假释;后减刑为有期徒刑17年,2008年,减刑至有期徒刑12年。最终减为12年,2011年刑满释放。

2012年11月,85岁的褚时健种植的“褚橙”通过电商开始售卖,褚橙品质优良,常被销售一空。褚时健成为“中国橙王”。

2012年,褚时健当选云南省民族商会名誉理事长。

2014年12月18日,荣获由人民网主办的第九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特别致敬人物奖。

2019年3月5日,褚时健在云南玉溪逝世,享年91岁。

?

橙王”褚时健的传奇91年(高清组图)

文章来源: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15185 次)
 



原云南红塔集团有限公司和玉溪红塔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褚橙创始人褚时健因病于3月5日去世。从“糖王”到“烟王”到阶下囚再到“橙王”,褚时健走完了坎坷起伏的传奇91年。图为,2013年3月5日,云南省玉溪市。回首往事,褚时健不愿过多提及,但说到“橙子”,老褚眼睛放光,话不停歇。



1928年1月23日,褚时健出生在云南省玉溪市华宁县,14岁那年,因为日本人对滇越铁路沿线进行轰炸而重伤的父亲去世,褚时健从此开始帮助妈妈干农活谋生。1944年至1948年这四年的时间,褚时健在堂哥的劝说下去省城昆明学习和“见世面”。1948年褚时健回到家乡,做过教员,还参加过游击队扛枪打仗。图为,褚时健年轻时的照片。



1955年,褚时健与妻子马静芬结婚。图为,2013年3月5日,云南省玉溪市。三肉四菜一汤,这是褚时健的果业公司里工作人员的午餐,老伴马静芬陪在老褚一旁吃饭,安静而平和。



1979年-1994年,褚时健担任云南红塔集团和玉溪红塔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成功将红塔山打造成中国名牌香烟,使玉溪卷烟厂成为亚洲第一、世界前列的现代化大型烟草企业。1994年,褚时健当选全国“十大改革风云人物”,成为“中国烟草大王”。图为,2014年7月4日,褚时健肖像图。



1999年1月9日,71岁的褚时健因经济问题被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图为,2013年3月5日,云南省玉溪市。接近中午时分,侄女的电话响起打断了褚时健正在兴头上的对话,他闭上双眼认真听取信息,并鼓励侄女要做的事情“该出手了”。



2001年5月15日,因为严重的糖尿病获批保外就医,回到家中养病,并且活动限制在老家一带。图为,2013年3月5日,云南省玉溪市。老褚和工作人员想出了自制的“防风网”,保护橙林不被哀牢山上的大风损坏,这一天提早上山查看,正是为了检查“防风网”的效果。



2002年,74岁的褚时健与妻子在玉溪市新平县哀牢山承包荒山开始种橙开始第二次创业。图为,2009年2月21日,云南玉溪新平县戛洒镇附近山头的果园,褚时健和妻子马静芬望着车外的果园。



2012年11月,85岁的褚时健种植的“褚橙”通过电商开始售卖,褚橙品质优良,常被销售一空。褚时健也被誉为“中国橙王”。图为,2015年,云南玉溪,褚时健举杯支持褚一斌与天猫合作开发的“褚氏新选”计划。



2019年3月5日下午1:20分,褚时健因病在玉溪去世。图为,2017年9月13日,云南玉溪,褚时健老人精神矍铄。褚时健接受采访辟谣坊间关于他去世的传闻时说: 这么多人关心老褚,我满足了。谈到生死时他说了三个字:“平淡了” 。



褚时健在《褚时健传》的自序中说,我不期望别人在说起我的人生时有多少褒扬 我只希望人家说起我时 会说上一句, 褚时健这个人 还是做了一些事。图为,2015年出版的《褚时健传》。



2009年2月21日,云南玉溪新平县戛洒镇附近山头的果园,褚时健给亲友们谈论果园时笑容满面。



2011年12月,云南玉溪市新平县,褚时健在金泰果品有限公司冰糖橙基地。



2013年3月5日,云南省玉溪市。下午5点20分左右,老褚坐上巡山的商务车上山查看橙园,路遇橙农,他会仔细的询问种橙遇到的各种问题和麻烦。



2013年3月5日,云南省玉溪市。巡山的商务车绕行果园,路遇工人在施工修路,一车人在协商让路通车事宜,而老褚却丝毫不做声,在副驾驶的他把脚翘在方向盘边上,开始想心事嗑瓜子。



2013年3月5日,云南省玉溪市。下午6点10分,结束一天巡山回到公司门口的褚时健和助手,走进公司大门前,他仍旧不放心的往远处的橙园扫视了一圈。



2015年8月5日,昆明,褚时健在家中,旁边是他的外孙女以及外孙女的两个孩子。



2015年8月5日,昆明,褚时健在家中。



2015年10月10日,云南省玉溪市新平县,哀牢山褚橙庄园,许久未露面的传奇老人褚时健带着妻子和儿子出席发布会,吸引众多媒体记者关注。



2015年8月5日,昆明,褚时健在家中。



2015年10月10日,云南省玉溪市新平县,哀牢山褚橙庄园,许久未露面的传奇老人褚时健带着妻子和儿子出席发布会,吸引众多媒体记者关注。



2015年9月—10月,云南玉溪,今年雨水比往年更多,褚时健的励志橙今年又要丰收。曾经做金融行业的褚一斌放弃了世间繁华,回到玉溪的褚橙庄园跟父亲一起当起了农民。



2018年1月17日,褚时健先生90岁的生日。他累了,想退休了。一个多月前,老朋友王石造访哀牢山。席间他悠悠开口,“现在(我)90了,很多时候心有余力不足,这也是自然现象。但我这一生,对得起国家,对得起社会,也对得起我家庭几代人,我也就心满意足了。”2222

 

 

 

1973年生于广西合浦常乐镇,1995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本科,获学士学位。1998年毕业于该系研究生,获硕士学位。 2005年进修于中国艺术研究院蒋采苹工作室。2008年调往广州画院工作,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中国重彩画研究会理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大江川 回复 悄悄话 您的位置: 文学城 ? 新闻 ? 焦点新闻 ? 有味道的新闻:美国药企同病患打响“粪便之战”(图)
有味道的新闻:美国药企同病患打响“粪便之战”(图)
文章来源: 红星新闻 于 2019-03-07 16:39:51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4885 次)
在美国,一场特殊的“战争”正在打响。战线的一边是制药公司,一边是医生和病人。一边的砝码是数十亿美元,一边则是数以万计的生命,而这场战斗的焦点竟是——人类的排泄物。

有味道的新闻:美国药企同病患打响“粪便之战”

OpenBiome办公室幽默 图据纽约时报

美国每年有50万人患上艰难梭菌感染,这种感染每年造成3万人死亡。一种革新性治疗方式——粪便移植取得了惊人成效(即把经过处理的健康人的粪便,灌到患者肠道内,重建肠道菌群)。

现在,对医学研究人员和制药商来说,人类粪便就是一个潜在金矿,科学家们更是由此看到了用这种机制治疗癌症、糖尿病等多种病症的潜力。

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在2013年草案中将这种治疗作为药物进行监管,现在即将做出定性的最终决定。粪便移植治疗到底定性为一种药物,还是类似于移植的器官、组织或血液产品,这将决定FDA如何监管这种治疗的程序、花费,以及谁将受益。

“疯狂想法”

让人类排泄物成潜在金矿

2012年,当麻省理工学院微生物学家马克·史密斯向药企高管介绍人类粪便的药用可能时,直接被中途打断。药企高管称,这是浪费时间的“疯狂想法”。

有味道的新闻:美国药企同病患打响“粪便之战”

图据纽约时报

然而过去几年中,无数美国人被粪便移植拯救。常常一剂治疗就能把病人从死亡边缘救回来。这种治疗成功率高达80%,很多患者治疗数小时后就感觉好多了。

三年前,史密斯医生开自己的制药公司Finch Therapeutics的时候,人们的态度已经完全是另一回事,公司成立即募集到了7700万美元。

分析公司GlobalData预计,艰难梭菌的治疗市场将从2016年的6.3亿美元,在2026年增长到17亿美元。这一增长来自于艰难梭菌患病率的激增。因为抗生素的滥用,人们更容易受到感染。

此外,受到粪便移植治疗艰难梭菌的成功启发,科学家们现在正试图开发针对其他病症的类似治疗,其中包括阿尔兹海默症、帕金森症、肥胖症、溃疡性结肠炎和自闭症等。

投资人也看到了这个机会。他们将大量资金倾入初创公司,期求赶上下一次微生物治疗突破。“整个业界都在呐喊着向前冲,”Rebiotix公司CEO李·琼斯称,该公司正在测试两种治疗艰难梭菌的产品,“微生物治疗完全有改变我们看待和治疗疾病的潜力”。

粪便银行诞生

创始人:成为捐赠者比考进麻省还难

目前,大多数粪便移植的原料都来自粪便银行OpenBiome。2012年,凯洛琳·埃德尔斯坦的一位表亲患病,面临长达6个月的等待期,这位表亲选择用室友的粪便在家做了DIY治疗。随后,得知此事的凯洛琳?埃德尔斯坦跟史密斯医生一起创立了粪便银行OpenBiome。

有味道的新闻:美国药企同病患打响“粪便之战”

OpenBiome的技术人员在工作 图据纽约时报

粪便银行从捐赠者处获取原料进行处理,捐赠者可从每个样本获得40美元。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有人光靠捐赠粪便就能轻松达到年收入1.3万美元(约8.3万人民币)。不过,捐赠筛查极为严格,“成为粪便捐赠者比考进麻省理工学院还难。”凯洛琳·埃德尔斯坦称。

粪便移植治疗定性之争

如定性为新药,药企将获专营权

如果粪便移植治疗被FDA定性为一种新药。药企需要提交产品提案,开展对新药有效性和安全性的彻底调查程序,而这将耗费巨资。这种定性将让某一家药企获得售卖粪便移植治疗的长至12年的独家专营权。

这一方面会阻碍创新,另一方面也会提高治疗价格。很多人担心,病人将无法负担独家专营的治疗,从而转向在家DIY治疗。但未经筛查的粪便将让病人面临接收到捐赠者所带病菌的风险。

有味道的新闻:美国药企同病患打响“粪便之战”

经处理后冰冻起来的粪便样本 图据纽约时报

“人们有理由担心,因为对很多患者来说,粪便移植就是生死问题。”粪便移植基金创始人凯瑟琳·达夫指出,“公司的贪婪会阻碍病人获得治疗。”

超过40位胃肠病学家和感染病医生最近向FDA写信,力劝FDA重新考虑。明尼苏达大学胃肠病学家亚历山大(Alexander Khoruts)称,他担心FDA会支持那些“粪便药物联合会”的利益。Rebiotix、Seres Therapeutics和Vedanta Biosciences这三家已经从投资人那里获得了超千万美元资金,最近还形成了一个联合会,进一步向FDA争取有利于他们的东西。

“大量资金倾入这些公司,而他们就想要从自然已经造就的东西里获利。”亚历山大称,“我不认为这里有简单的坏蛋,但我担心监管者并没有跟上最新的科学发展,而投资人的利益会战胜病患的利益。”

而制药界高管和另一些医生则争论称,制药界的既有模式会帮助提高这种治疗的有效性,提高其长期安全性。毕竟,对这种治疗机制的了解还很有限。

梅奥医学中心胃肠病学家萨希尔·肯纳教授作了一个由行业资助的粪便移植临床试验,他说:“药品的第一原则是没有伤害性,但当下我们还没有对粪便移植可能存在的副作用有最长期的观察。”

这非常像处方药的价格争议,一位美国医生称,“粪便之战”反映的是美国制药公司和病患之间的长期冲突。

生物伦理学界专家和很多医生希望,FDA能设立一个新的监管门类,反映这种突破性的微生物治疗性质。

病人的沮丧,粪便银行的迷茫

眼下,OpenBiome和其他粪便银行的步履已经艰难,还将面临愈加迷茫的未来。为达到FDA的批准要求,药企必须进行临床实验,却苦于找不到参与实验的病人。于是,药企想让政府限制粪便银行提供移植用的原料。如此,病人只能加入药企实验。同时,FDA也加强了对OpenBiome的监管,各种测试都更为严格,目前已经导致了治疗价格翻倍。病人们已经可以预见,如果FDA把市场专营权给了任何一家药企,价格还会疯长。

“再次看到过度监管毁掉一件好事,这让人很沮丧。”布朗大学胃肠学家科林·凯丽称。她的病人也有着同样的担心与沮丧,66岁的退休卡车司机斯蒂芬·肖去年几乎都“长”在了厕所里。“我哪里都去不了。”斯蒂芬·肖回忆说,当时“整个生活被摧毁了”。

12月底,凯丽医生为他做了粪便移植。数小时内,斯蒂芬就觉得好转了。到了圣诞节,他就完全复原了。“我从来没想过,噩梦会这么简单就结束了。”斯蒂芬希望,那些大的医药公司不要为难那些像他一样的病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