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狼

宇宙无边,有生命。人是动物,也是狼。来自远方的狼,在想啥呢?
个人资料
大江川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2010回国散记

(2017-11-03 23:47:59) 下一个

( 1 )
记得母亲的生日在初夏。
去年回国探望时,也说过今年寿庆的事,但是我当时急急回国,头脑晕晕地,心想离夏天还远,没咋往心里去。
虎年除夕,打越洋电话给二老拜年,家人却无意间说出要在正月初八给母亲祝寿,心中即惊又喜!
按当地风习,老人家六十六岁是大寿,要贺,在正月初六,七十大寿要贺,在正月初七,八十大寿要贺,在正月初八,九十在初九,百岁在初十。。。
此风习倒也有可取之处,盖因国人重春节过大年,工事农事都要暂歇过大年,所谓十五之前都是过年,人们借机探亲访友,尊老敬贤一番,也算是一种聪明之举。
我宗族人口较众,也非常团结,亲情很浓,加上老邻旧居,乡党友朋,于是有一两百人前来贺寿,愚焉有不飞回祝贺之理?
丢开俗务,决意回归,但是提前 3 天买机票,则难矣哉。
经北京,没有票,经首尔,没有票,经东京,没有票。。。归心似箭,我就逼迫旅行社的朋友,说啥也要整一张机票俾我回国给母亲祝寿。再三努力,终得一张转飞上海的机票,但要美金千二。没办法,任打愿罚,能飞就行。
于是,有 2010 中国之行。
现拉杂记此。
虽是立春已过,北国还是一片萧瑟的春寒,田野里还可见积雪未化,与美国加州西海岸的碧波荡漾,春色盎然,梨花带雨,桃花绯红有天地之差。。。背来美国的一件中式棉袄终于派上用处,聊以御寒。
急急回国,没敢提前告诉母亲,怕她惦记期盼,睡不好觉。 
得见我回归,老人家难免异常惊喜!
寿筵席开若干桌,鸡鸭鱼肉,各色菜蔬,蛋糕水果,加上鞭炮齐鸣,众人举杯共庆,齐声祝福,一片喜庆欢乐,我老母亲绽放笑颜,非常开心!愚心亦大快哉!
以下,权将为母亲的祝寿词录于此。

敬爱的各位长辈!
伯父母大人!
叔父母大人!
姑父母大人!
舅父母大人!
姨父母大人!
各位乡党,亲朋,兄弟姐妹!
孩子们!
首先,我代表我的家族,严重地感谢你们欢聚于此,共祝我母亲的 80 寿辰!
再次给大家拜年!恭祝虎年大吉!新春快乐!
80 人生,可喜可贺!
我热烈地祝我亲爱的妈妈更加长寿,更加祥和,更加幸福!
同时,也给我的爸爸加油,金婚之禧,同禧同贺!
母亲生于乱世,历尽艰难,自强不息,温良恭俭,辛勤哺育。。。如今,她拥有一个幸福昌盛的大家族,母亲是一个伟大的成功人士!
我们永远感激母亲的大爱与养育之恩!
母亲万岁!
谢谢母亲! 谢谢大家! 
(时在虎年正月初八,于中国东北家乡)

( 2 )
此城变化很大,初春的早晨已经可见蓝天,记得 20 年前还是乌朦朦的天,空气有些酸辣呛,近些年容颜渐改,越发叫人喜爱些了。
给我的感觉,人们好像推倒了整个一座城市,再重建之,但是,并非如同大地震等自然力所推倒,却是农民工们一锹一镐铲平,再一砖一瓦重建,而这是中国东北最重要的都市,铁西老工业区大半已不复存在,好多街区已让我难以辨识。。。 
20 余年推倒一座大都市,再重建之,我还是感叹人的创造力。
毛爷说过,破坏一个旧世界,建设一个新世界,一张白纸没有负担,好画最新最美之图画。想来,前辈们也似曾向往过今日之美,对美也是心存遐想的。
人类对美好的追求,总归有些相似,只不过是都想更多地独享,独占其美。。。
这又是一个难解之题,这与争端,战事,丑恶,屠戮,贪腐相关。。。讨论这些又要超出我的能力。
听说小区楼下有一家炖菜馆,令我很感兴趣,于是与家人同往吃炖菜。
所谓炖菜,自有些东北特色:一是无论鸡鸭鱼肉或菜蔬之类,都斩成大块儿,不可细切。二是加上各色佐料以小火慢煮,此即为炖,有些像是煮汤药。直顿得汤汁浓厚,肉烂骨酥,粉嫩菜鲜,香飘满厨,再揭锅盛在大碗里食之不迟,东北人讲究大碗喝酒,大块食肉,热气腾腾,唏哩胡噜——也算做一种爽!
民以食为天,以愚之见,人活 8 件事儿:吃喝拉撒睡干玩想。吃为先,没饭吃,你就只能喝西北风,没饭吃,你拉啥撒啥?没饭吃,你就一睡可能就不醒了哈,没饭吃,你干啥都没劲,没饭吃,你就自己个儿玩去吧,没饭吃,你就想饭吃。。。
所以,吃饭很重要,吃也要吃出气势来,连吃饭都没劲,那就干啥都没劲了。
吃的香,胃口开,也就是得胃气之象,所谓,“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与“细嚼慢咽”等现代化饮食说教互为阴阳,二者都不可偏废。
你还别说,这家炖菜馆果然名不虚传,包间支起两口大铁锅,生铁打造,煤气炉烧煮,一锅炖肉炖菜,有小土鸡,猪脊骨,有金针木耳,有榛蘑红蘑,有地瓜宽粉。。。一锅炖鱼,整条大大的胖头鱼,放进冻豆腐,土豆块,干云豆角,干江豆角,干红辣椒。。。红红火火,热热呼呼,当地的老白干,倒进粗瓷碗,喝下去,顺着嗓子辣进胃,顿时额头上沁出一粒粒的粗汗,好久没吃到东北的烂炖了,大锅饭,大锅菜,虽粗糙简单,却有其“钢精锅炖牛奶”们所不具备之醇厚之香。
乡土自有乡土味,不才本是原乡人。
锅旁侍立的店小二儿,着白衣白帽,一袭蓝领,手脚麻利,面带微笑,稚口童颜,于是我开玩笑问他家住何方,有否 18 岁,到没到合法打工年龄?答曰,家在黑龙江,年已 19 岁,堪可打工自立了。又问,可回家过年?答曰,本店春节不关门,没有年假。我为他的工作精神所感佩,于是,就有些想给小费的冲动,他却婉拒不受,说店家不受小费。
看来只有入乡随俗,那就免了。
乡党与同学们知我还乡,免不了置酒相聚,真所谓:革命不是请客,就是吃饭。 
席间,大家不过闲聊春晚与赵本山,再侃侃彩票啥地,倒也褒贬不一,免不了逗逗哏,却各持己见,一时争执不下,整得粗脖红脸地。其中, Y 博与我激辩难解,竟然抓住我的胳膊腕子一直不撒手,非要说服你不可,不服不中,哈哈哈!天真可爱,老好玩了!都啥年纪了,还想说服谁,恁容易么?算是吃饱了撑地, 
旋风式地回乡探母,飞回之前,却遭遇一场罕见的冻雨。
那天下了好大的雨,虽然是好雨知节,春雨贵如油,但是心里直打鼓,想必明日气温归零,冰霜雪雨,天候大不寻常,起飞必将受阻。。。
次日清晨,推窗一望,满城尽带银白甲,结满冰凌而非雪,地面如同溜冰场。
急急打车去机场,高速路全封,本该半小时的路,绕来绕去,足足走了一小时,司机小心奕奕,路上溜光水滑,果真“行路难,多岐路,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飞不成,来个渡海西游? 
遭遇此等罕见天候,在我生命历程中不只一次,其道理也难解成迷,或许就是一种宿命? 
打车自市内送至机场,花去人民币 80 元,给 100 元,不用找零,聊为一点儿特别感谢,不成敬意。。。 
无论如何,也要改签至下趟班机,不然,就赶不上飞旧金山的航班了。 
顶着刺骨的寒风登上飞机,飞机机体结着厚厚一层冰甲,跑道如同巨大的滑冰场。 
等待除冰,等着人定胜天吧。 
本来要上午八时起飞的班机,直等到下午一时。机上不断地播报延迟起飞的消息,却无定时。 
邻座有人着急了,开始焦躁,竟然提出要下机,不飞了,乘务长耐心解释,又请示机长后表示,一般不许下机。于是该人就坐立不安,我见他一气去了三次厕所,也许是尿憋地,也许是越闹心就越想撒尿。我想安慰他一下,一时也不知薛啥好,于是,将带上飞机的几份报纸送给他看。。。 
有啥办法?即来之则安之吧,老天爷作怪,人能咋地?受着 8 。 
枯坐无聊,闹中取静读读闲书。 
此次逛书店,见有一套丛书,所谓 20 世纪中国文学 60 家,计有胡鲁郭巴达夫志摩之类,也有近世的顾城海子平凹之属。。。洋洋大观,不一而足,总归大半可知,却见居然有周姓作人者所著也赫然在列,于是买来一睹。读过,有大惊异,虽属所谓汉 —— 奸所著述,却也文可载道,其说也平实,其论也公允,自有些美妙在其中。更有些字句词,竟与当今网上的好多流行语相类,尤其对中国古文化,对西方新文明,对性启蒙。。。有些说法很独特,足资今人借鉴思考之。 
人们似不必因其人,而废其言,或可暂将感情置放另处,静思一番自然之理,也未尝不可?一时说不清。

( 3 )
几十年过去,弹指一挥间。
天地也翻覆。 
以凡胎肉眼看世界,不是我无奈,而是世界变得快。
同族的堂兄大我些岁数,几岁时就在一起玩耍,上山下河,转瞬间几十年已去,堂兄都已含饴弄孙了,才得见一面,手拉着手感慨万千!说是小时侯,我爱动,他爱哭。 
其实爱动也天性,爱哭才会赢。。。说不清。
伯父大人对我千叮咛万嘱咐,据说,他宗《易经》,推八卦了,今年,我家族大顺,叫我们逢人说好话。
逢人说好话,就不得罪人,也落得自己消停,少招灾惹祸。。。孩子大人就都有福了。
于是,我见谁都先笑笑,然后再拜年。
不过,据我所知,人类的拜年话也就恁多, 365 天才过一回年,也不能总拜啊?再于是,我上网与网友们逗哏也都笑着逗,不说窝心话,一概顺情说好话,我还准备写一本《甜言蜜语手册》卖卖,也许,总比教人家自杀的《自杀手册》卖得火。 
但是,总说好话,满难滴,那就保持沉默 8 。
不做沉默的大多数,就做沉默的一小撮 8 。

伯父八十好几,奋斗一生,人生经验堪称丰富,我不能不听,都一一点头应下,好像我永远长不大似地。
其实,见人说好话,即含有国人的良善之本性,也含有国人的处世之精明,所谓,“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善解人意,与人为善,或许是美德,也所谓,吃一百个豆不嫌腥 8 ?族上颇有此风范?
细思伯父此言,这不由地让我又联想到很多家族史。
想来祖居山东,先辈也是第一代闯关东的人。

当时,人们若由陆路走,多是挑筐北上,筐里是孩子,走一路,也倒下一路,能走到关东黑土地,所剩无几,堪称强者?世代迁徙,造就了现今的关东人。
人类的历史也许就是迁徙史,或大浪淘沙史。
父辈生于乱世,当年,日帝铁蹄践踏全东北,日人将要战败之末期,更加变本加厉压榨国人,将所有粮棉搜刮一空。中国人没钱粮,就要拿命换。祖母每天将伯父藏在炕洞里避难,所有事情自己一人当,小脚妇道人不惧日本鬼。。。其间,还有好多故事。
中国 1945 ,抗战方结束,国共内战重开,双方在辽西走廊展开拉锯。今天国军来,拉走老大去当兵,明日共军来,又拉走老二去当兵。。。所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耳。我有两个远房舅舅,先一个被拉当国军,后一个被拉当共军,亲哥俩就在葫芦岛大战塔山,一攻一守,互为仇敌,却也互不知,以后才“相逢一见泯恩仇”,时间已去半世纪矣!
战争,有啥道理可讲么?
战争就是战争。
战争,以最后胜利为依归,战争,无所不用其极。

古今的战争家,都深谙此道,但是谁都不大明说。
伯父十几岁,是家里唯一刚长成的劳动力,于是,祖母竭尽全力藏起伯父,免上战场,最后还是被共军征兵带走了,祖母竟然跟随部队到处寻找,伯父不堪祖母的哀求招唤,最后,将枪藏好,不辞而别开了小差。此乃大罪过,影响自己一生连带家族。
后来,伯父因公救险,冒死关闭了厂里泄漏的毒气罐,为国家立了大功,又被提干选送留苏。
文革时,因其历史问题被控制使用。眼见小字辈都已飞黄腾达,伯父却几十年官职不变,自己不解,家人也不解,只有父亲知道些。
高考 1977 ,父亲坚决反对我学文,后来,报考某大学自动化,半军事化专业,考分尚可,也没获录取,想来也许都与此有关。
人生之命运,好多难以自己操控,国与家与民族与世界。。。都是相连的。
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老子说的。
平心而论,民以食为天,劳作为食,无论民归属于何种何族何党何派。
不给食,民必乱。
这是所有政治人都知晓之常识,但他们理解的程度并不同,而每个单个的民,对食的理解却都相同,这也许是政治人应当深思的。
因此,我的老祖母冒死保护我大伯,不让鬼子抓走,是本能。又从共军手里冒死追回我大伯,逃离内战战场,也是本能。既然,老子所言的“四大”之中没有“民大”,那我祖母所为就只有其自然之理。 
见人咋能都要说好话涅?光说好话就行了? 
当然,这是我有意曲解伯父的好话,愿他老人家无法见到我此文,权当我的胡说 8 道。
当然,政治人必不会认同此理。
因为,政治人都少有无为者。
无为而治,难矣哉,却也存在“无为”这回事。这也没啥对与错。
当然,当初伯父要是投身国共之战,或许早已高官厚禄,或许早已埋骨沙场矣,或许。。。所谓“阴阳者,天地之道也”,宇宙本混沌,天何言哉?我也就不再详论了。
又及,据堂兄相告,伯父近些年颇相信高科技,对所有新药新方新技术皆深信不疑,听人说日本造一种内衣,穿上可治大病,神奇的很,花去几百上千元买来穿,还高价买过许多名医的药,病没治好,有一次还险些出意外。。。
其实,我在美国,也遇到过向我推销此种内衣者,我也是当面说好话,但我坚决不买账。因为,我确实没有闲钱买这种高档内衣。再说了,就是白送我,我也不能要,又因为,我睡觉挺省钱滴,不爱穿忒多。
我听过这些故事,哈哈一笑,于是,就说些好话。堂兄看我笑,也跟着哈哈笑,也说些好话。
人啊!乐意就好,高兴就好,有钱难买乐意!伯父都恁大岁数了,只要高兴,随他去 8 ,哈。
不过,最好别让那些商家名医看到我这些文字,不然,人家嗅到了商机与赚钱的希望,又要蠢蠢欲动也不好。 
做人要厚道,说话,咋能让人家徒生困扰涅?还是我不好哈,以后不可乱说话。
见人说好话——伯父的至理明言。

( 4 )
MD !(骂人不好,括号完了)飞机延迟 5 小时,才忽忽悠悠地飘然而下。

浦东就在眼前,脚下的长江水宽阔,缓慢而混浊,它自雪山高原涓滴汇集而成,再一路流淌东行,最后从此处注入东海,它沉淀着古老文明的残渣,夹带着现代文明的粪便,也不知送走了多少人的希望,它再次回归太平洋。。。也会再次按照太阳的意志,自浩瀚的洋面上云蒸雾起,借东风转运至东亚的雪域高原。。。
宇宙是圆的,世界是圆的,人生也会是圆的。
机翼下,上海的天,就是上海的天,雾蒙蒙的混黄之中,似夹带着湿漉漉的水之气,海水,江水,河水,方田,港湾,大船,小船,楼宇,平房,车流。。。
延迟,骂也无用,受着 8 。
来自冰霜冻雨世界的我,套着毛衣,穿着毛裤,一到上海,气温 26 个摄氏度,人家都穿单衣裤,立即感到热气蒸腾,汗流满面。
拉着行李,急急去赶飞机。足足走了半小时,找到我的国际航班柜台,一问,人家说早就飞走了,只有等明天再飞了。不过,若要转签,需要有国内航班的延误证明,不然,就要再交美金 300 。没办法,再找回去办证明 8 。
两个来回,一身透汗,转签手续终于办妥。
提醒网上诸君,平时还是要多练体格,不光俯卧撑啥滴,平时走路多练腿,练出汗,练放屁,练呼吸,不论干啥事,都是力气活,都需要一颗好心脏,说到底,良心都要大大地好。
木办法,住下 8 ,上海留你呀!
机场酒店还算好,挺新潮,有电脑,每晚人民币 500 多,窗明几净,鸟瞰机场, 7 !光看有屁用,还得熬一晚,真 TMD 耽误事儿。
冲冲一身汗,有些饿了。
渴了就喝。
饿了就吃。
困了就睡。
——幸福人生三信条,老狼一惯身体力行之。 
饿了就要先吃饭,这是大事,不能耽搁。
进得一家餐厅,装修豪华,满堂喜气,高背皮椅,西式方桌,台布雪白,中西合璧,餐点菜式齐全。见我一个独行客,店家有些踌躇不大好安排,最后,勉强在角落里打点坐下,菜单就像一本精装书,拿在手里沉甸甸地,摘下眼镜细观瞧,一看没有小土鸡炖红磨菇,拌四辣啥滴,那就来个麻椒拌风爪,再整个酱焖猪脚 8 ,都跟脚干上了,盖因为我的脚直痛,以脚补脚 8 。再来一盘清炒豆苗,一小碗鸡汤。吩咐先上猪脚,开一瓶冰镇青岛纯生。。。
猪脚焖的烂,啤酒挺解渴,饥渴顿去,人也缓过神来了。
待酒已干,菜渐净,汤都上了,那盘麻椒凤爪还未见踪影,于是求店家帮忙打探之。一会儿,店家小姐翩然而至,绿衣白领,颌首含笑,其笑也嫣然(光笑有啥用,没菜吃,嫣然能顶菜?),听说菜没上全,赶紧问厨房,一会儿,凤爪到。
7 !酒也整进去了,人也吃半饱了,那就光啃凤爪 8 。
要了一叠纸巾,擦擦手,双手捧定凤爪,手撕牙咬,啃得一溜胡同。
这东东,老狼常啃,经验老道,不消一会儿,凤爪已无踪,只余剩骨。
一堆鸡骨,骨净筋无不带一丝肉,看着舒坦。
忙活之间,又偷眼观瞧:众食客都正襟危坐,作白巾轻点朱唇状。。。只有伺立一旁的店家小姐,看我吃象着实狼狈,于是掩嘴偷笑之,老狼也回眸抱以一笑之。。。
无论如何,老狼酒足之,饭饱之,一结帐,花去人民的血汗钱 200 大元之多之。
7 !上海的饭菜真贵啊!董伯佬有点 7-8 消。
说到上海人与上海话,记得上世纪 80 年代,老狼首次来自“铁岭”到大城市,那时上海的粮票还有半两滴,满城尽是上海话,啊拉董伯银,愣是没人打理。开口说话,鸡对鸭讲。 
坐下,要半斤油条,一大碗豆浆,人家问:几多银 7 ?一个银 7 ,咋啦?不买,还是咋滴? 
后来一看,人家上海银,一次才吃半两油条,边吃边走了。省时省力省钱省时间省肠子省胃省着活的累。。。董伯银要学上海银!
如今,逛上海想听上海话也难矣哉。 
不过,我倒是脚着,上海话是上海文化之一部,上海文化是中国文化之一部。。。还是要保护!
沧桑巨变哈。
ALA 服了 U 了。

( 5 )
拿着改签证,托运行李,安检登机。
安检过后,按图索骥,找自己的登机门口。
爱呀吗呀!这阵子走,那箭头总是往前指,干走不到头。
直走得你口干了,舌燥了,腿有些软了,再往前走没门了,到了。
感情,老狼的登记口是在长形登机楼的最末尾,要从进门这头直走到头。
这种设计有其合理性,盖因长廊两侧都是商家,名烟名酒名包名牌,中西餐点酒吧汽水饮料,高间雅座电脑桌。。。满目琳琅。。。诱人眼。
可惜,老狼是何种怪物?做事直奔主题——主题就是登机,要紧的是先搞定登机口。
登机口在何方,对登机者最重要,先搞定,再言它。。。
这也是老狼的一惯行事“风格”,谁还没点儿风格涅?
比如,老狼要买鞋,必直奔鞋店,鞋是干啥滴?首先是要能穿,其次是不挤脚,挤脚很难过,那叫做穿小鞋,谁喜欢被穿小鞋?宁可“被”那啥啥滴。。。也别被穿小鞋哈,鞋再名牌再好看,忒紧,其实也并不舒服。
不仅如此,老狼只有三双名牌皮鞋 { 属个人隐私哈,不过是无意透露之,看官别困扰,我知有人会遐想之,都怪我不好哈,扩号完了 } 。皮鞋就是皮鞋哈。
做人要厚道哈。。。
鞋,就是养脚的,备多了也没啥用,通常要物尽其用,实在不能穿了,再买双舒适的新鞋用,即省力,也省资源。老狼一般都是当着店家的面,满意地瞪上簇新的名鞋,再将旧鞋收进新鞋盒,然后,再礼貌地退给店家——鞋盒很精美,我不好意西接受店家送我恁贵的礼物,鞋好,不挤脚最要紧哈。
生活是圆的,圆是宇宙间最省时省力最佳的存在形态。
圆,使生活变得简单了,如同日从西升,自东而落(说反了,我不好)。
我很不满意浦东机场不是圆的,因为它偏要违背宇宙规律,宇宙规律是啥?是道啊!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为啥涅?这是为啥涅?
无论如何,机场的设计理念让老狼徒生困惑,却也借机复习了一下脚力,。
狼行天下,靠的就是好脚力!怕你不成?
不过,机场的商家并不欢迎老狼这种动物,也就罢了。
生活本是圆的,也是简单的。
很多时候,是人类自己搞复杂了。
几年数次往返搭机,行李越来越简。
本来自以为已简的可以了,登机之时,却得见另一“牛人”,使我大开眼界。
话薛老狼费尽九牛二狼之力,好不容易找到登机门口。
恍惚记得是 888 号登机门。。。不过不重要,靠在椅上喘口气,望着窗外发着呆,飞机像大鸟,敞开肚肚张着翅,大鸟还长着轱辘,这倒挺让我看着出神。。。
无聊一小会儿,回眸向上观瞧,嘿!二楼别有洞天,有人举杯,有人笑,好像还有欢歌声, 咋回事涅?
于是,老狼款步轻移,略整衣襟,作绅士状,举步楼上,欲观其仔细,或可乘机也蹭顿酒饭,以解无聊之。
楼口有前台,饲者垂手颌首含笑而立之,见狼趋前,则上下打量之,憫然莫相知,狼话之,饲者稍骇之,细询之,原来此地是高间之,欲入此高间,必先支付巨额美金入伙之,此种作为,形同打劫之,老狼实不知之,只有不得其门而入,悻悻然夹起尾 8 滚蛋之。 —— 此《北之狼》,作者 [ 中国 ] 大江川。
又,此段文字,仿《黔之驴》之,作者 [ 宋 ] 柳柳州之,愚不敢掠美之,老狼注解之。
我知道看官没空听愚瞎白话之,都想知道我所说的“牛人”之。
牛人与雷人,都是 21 世纪人类的新鲜词。
早些年,老子们都不会这样说话,老子们其实挺幼稚,连话都不咋会说。
孔子还是大学教授涅,是人民教育家,总想说服,说教他的学生们,结果做了很多无用功。
你看,孔子说教一生,现在让人们给骂滴狗血喷头,何苦啊!
孔子真不是东东,真不懂事,真是最愚蠢的中国人哈。
我们还是读苏子,读柏子,读亚子,读黑子,读尼子们 8 。。。
咋说这些人都是白肤蓝睛高鼻深目金毛啊,比起中国的孔子,老子们,毕竞不是傻子啊,哈。
人咋恁样涅?这是为啥涅?
愚又说走题了哈,散记就是散记,没有老师给我判作文,愚心大散之!
话说开始登机,但见一牛人,长得有一人来高,五官俱全,黄肤黑发黑睛。最奇者,此君只着一长裤,穿一 T 恤,赤足蹬一双拖鞋,双手倒背,嘴衔机票,一步三晃,走向飞机,着实令我大惊异!
这也忒有些大道至简了 8 ?
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坐飞机的中国人,简单!牛!忒牛雷!也忒雷牛了!
老狼突发奇想,将选一良辰吉日,比牛人更轻装,更简从地登机一把儿,初步准备:着跨栏背心(比 T 恤还轻 8 ?),穿跨栏短裤,光脚,双臂抱膀,机票贴脑门上,一步四晃去登机。。。
当然,最极端者是裸登,裸,就是光腚,光腚,就是光腚,老狼也不知咋解说。
不过,此种登机法,老狼早就提出过,按倒不再提了哈。
哈。

( 6 )
睡了一小觉,天刚没黑多久就亮了。
“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白云山未老,风景这边独好”——也不知哪位先知的诗句,反正吟起来好听。
关照网上诸君,出行关注天候。
春者,阳生阴藏,阴阳之气大交变,太平洋上空很不平静,昨夜一路颠簸,机体吱呀乱叫,搅我好梦,小孩子吓得直哭闹。
现在,飞临加州西海岸,晴空万里一片湛蓝,海天一色,显得很无聊也。
再飞近海岸,方有些云雾飘渺,青山绿水,红顶白墙隐现之,恍恍乎似人间仙境。。。
美帝国主义,乍看起来还是挺美地!
美丽坚,美丽地坚挺着!美丽地挑拨离间哈。
我爱美丽坚!
做为一个琐琐的中国狼,先乘风直上九千寻,竟狼行天下,再敢冒天下之大不猥,不远万里,登陆美国,虽历些艰辛,却义无反顾。
这是什么精神?
这是伟大的国际联合主义精神!
这是纯正的社会资本主义精神!
“每一个不猥琐的中国人都要适当地复习此种精神,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球人的人。不要光做一个猥琐的人,或只是追求性生活的人”。——也不知那位先知的敦敦教悔,反正听起来有些耳熟。
有一种登陆叫占领!
有一种文化叫侵略!
阴阳者,天地之道也,阴生阳长,阳生阴藏。。。
行路难,多岐路,登陆难,真不是人干的活。
但是,占领就是占领。
旋风回国,时差未转顺,晕晕乎乎地胡思之,乱想之。
其实,我更爱合联国地球国!
大道之行,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老所终,壮所用,幼所长。。。盗贼不作,外户不闭——是为大同。
老狼自知,此乃痴人说梦耳。按网友们的正规说法,算是沙碧之说耳。
当然,愚还可以在心中实现我的大同。
是为记。
( 03-16-2010 ,时在美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