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狼

宇宙无边,有生命。人是动物,也是狼。来自远方的狼,在想啥呢?
个人资料
大江川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适应与自信

(2017-11-18 20:58:03) 下一个

适应与自信
 2009-11-30 13:47:39 
我知道一个人,名字叫陈水扁。

知他是因为阿扁先生把广告做得太大了。所以连我这样的人都知道他。

本来,我不咋关心这类人。

阿扁在 8 年前开始掌控全台湾的政权,现在,却被抓入狱中。

原因为何?见仁见智。

说是因为贪污若干个亿。

但是,世界上有恁多伟大的贪者,至今依然还在笑傲人间,此事却也一时难以尽述,还是专家与大师们说了算吧。

我没能力讨论这些,我倒是关心阿扁先生的适应能力。

一个人如果一直住在牛棚里,那牛棚隔壁,养牛人的茅屋就堪称皇宫。何况里边还有热乎乎的土炕,另有门窗遮风挡雨。

茅屋,好极了!

我在 1970 年代当知青住过牛棚。

我也穿过露脚后跟的袜子,当然,脚后跟被冻得肿烂。偶尔,我拥有一双可爱的新袜,穿上脚,再伸入鞋中,会感到格外的温暖,滑顺与舒坦。它会带给我一些自信,当然,我还要感谢我的那双烂袜子!

这又让我想起另一个人,叫毛泽东。

我知道人们对他也见仁见智。这也应该由大师们说了算,我不讨论这些。

但是, 1949 年的那一天,毛泽东在登上天安门城楼去宣告该朝换代,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却没能找到一条新毛裤穿在里边。

据他的贴身卫士目击,毛泽东穿的是一条有破洞的裤子,还竟然把一条腿从破洞中伸出去了,后来,才小心地穿上了这旧毛裤。

我知道毛泽东当年挺高兴,也挺适应,更相当自信!

适应,是人对自然的一种态度与状态。

有体力方面,更有精神在其中。即心态,心境。常言说,心静自然凉,反过来说,心乱必上火。后者,常被人们所忽略。人们谈适应,就是些冷热,高低,大小,苦乐。。。而撇开人的精神曾面不谈,光是身体对自然环境的适应,就要足够的免疫力。

人们注意到此点,因此会常常主动锤炼之。

我常常习惯将掉在桌上的食物用手拾起,再直接放入口中,或用手抓食,再放入口中,顺便吸吮之。我是习惯了,老美也有这习惯。其实无伤大雅,而也算是对人免疫能力的一种锤炼?我知道,按人们的说法,我此举不知吞食了多少细菌与病毒,而病从口入。

人与自然要适应,我在《说狼》一文中提到过此事。

为了追求高档次与现代化,而将自己的自然免疫力摧毁,或消磨殆尽,是人类的不智。

没有足够的抗原,体内就难以产生抗体,一旦遭遇风吹草动,就会弱不禁风,好似林黛玉小姐。
而当黛玉小姐多吃了一块精致的肉脯,就要闹几日胃病时,那个被贾家塞过一嘴马粪的焦大却活的依然高兴。

我真不知道应改夸谁?

现在,阿扁先生从云端天堂坠入黑漆漆的地狱,我不知他能否适应,我很同情他,却帮不到他。

那狭小的囚室,一定不如那富丽堂皇的王宫。

但是,依我看,他依然可以在硬板床上做做俯卧撑,或仰卧起坐啥的。

稍带说一点,睡硬板床,是抵御诸如腰脊劳损,腰脱等很时髦的现代人类疾病的不二法门。我有一大学同学 Y 博士,就是用硬板床治好贵腰脱的。他最近还特意网上发帖高兴的通知了我。

另外,狱中的粗茶淡饭,白水,都是无法再绿的绿色食物。在现代社会,尤其是对于达官显贵们而言,都是难得的健康长命之良药。

还有,一般而言,囚牢在任何国家里,都是相对较为安全的地方。说实在的,有时比什么总统府,总理府,总裁办公室。。。安全多了。

再加上狱中的饮食起居极为规律。

缺点是,再无法对千万人群发号施令,指手划脚。再难以随意去海边垂钓,或悠然逛店,饮酒,搓麻。。。缺少这些,确实是需要适应一阵子的。

而最为令人不能容忍的还有,狱方竟然坚决不提供任何一个心爱的女友或男友给囚徒们。

这确实是现代牢狱的极不人道!

在高科技极其发达,现代化登峰造极的 21 世纪,人类的牢狱依然如此地不人道,真让人汗颜!(我也会用这词了,愚心窃喜!括号完了)。

好在阿扁先生对此类事好像兴趣不大,倒也罢了。听说他在里边非常关心股票啥的,老狼心中倒为之略表安慰!

祝阿扁在里边锻炼身体,搞好自己!

慢慢会适应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大江川 回复 悄悄话 也许距离产生美
(2009-12-01 18:57:03) 下一个

——回复网友健

艺术是空灵的,见仁见智。
于艺术性而言,诗经离骚与李杜白苏与顾城海子之流,各有特质,互相牵连,也许血肉模糊,非要分个 上下高低,愚不敢苟同。
苏,我所爱。
李,我更爱。
杜,有些悲。
当然,苏的文化水准更高,是正宗的博士后,书读得多,胆识都很超绝。
李是“自学成才”,但是路走的多,胆识应不输于苏。
杜兼而有之些。
好像健兄更喜爱苏多些。
但是,李可能是苏的老师。
苏再伟大,难以包含李的神思与博大,都是大师,平等,只不过各有特质罢了。
各有其深厚与大气。
其他诗人,愚比较的不多。
关于现代的顾城与海子们,因其人生经历远不如李杜苏们,所以,诗句还应再多沉淀,虽然很好,可能需要百年后才看的更清。
看,有时要远看才清,距离产生美嘛,当然,也可能距离一远,美没了,没了就没了,没办法。
也许你的雄文,我的扯蛋是名诗名句了,而顾城海子们却不值钱了涅。
没办法,人就那德性,势力眼嘛,哈。
大江川 回复 悄悄话 胡说严肃
2009-12-02 10:29:27
如今,这世界上,严肃的人忒多廖。
人要是整天扳着个阶级斗争脸,或者皮笑肉不笑,也够累滴。
整天敲电脑可以把手腕子累伤。
常年累月扳着脸,可以把脸累伤,人可能就木脸了。
人要是光有屁股没有脸就那啥廖。。。7!
人们都要脸,总是一本正经地扳着,是正确滴,却也容易弄伤脸。
人类面临许多严肃的事儿,比如,老虎追你,你就不能跟老虎开玩笑。比如,你抱谁都中,就是别抱北极熊,它抱你,你就首先跟它严肃点儿。
跟老虎与熊瞎子在一起,不能不严肃!
另外,在长辈面前儿也要严肃些,因为那是孔子或者你爹啥滴,你就是想训他们,也要严肃点儿。孔子早就教导过:乡人饮酒,杖者出,斯出矣。喝酒,爹与爷们没喝,你就垂手而立,或不动声色,正襟危坐,干等着。等喝完酒,扶着爷们娘们长辈们离席后,你再离席。。。
当然,如果要教训儿子也要严肃,气极可以骂:你这个王啥蛋,或啥啥养的,不过在美国要小声些,尽量用中国话骂,别让老美听到,不然告你虐待你儿子,出庭更严肃。
再有,考大学上考场,你就严肃点儿。。。
还有,升国旗你也要严肃点儿。。。不能笑!
高唱:“起来!不愿意活着的人们,穿上西装旗袍,喝酒卡拉圈K,用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还是不能笑!
中国人严肃惯了,所以建了很多牌坊,老美就不咋忒严肃。
比如,总统在时就装的挺严肃,挺胸抬头滴,手还护在左胸还是右胸来?我记不住了。。。
总统一走,就把国旗当裤衩子了,里边装的是人类的最珍贵的礼物,也算超级严肃8?
那年我回中国,实在没啥礼物可带,就给朋友们们带回几条美式国旗裤衩,正宗的MADE IN USA,结果人们都嫌忒严肃了,穿上不一会儿就都给脱下来了,说那旮哒严肃地直起鸡皮疙瘩,挺痒滴,7!那旮哒就。。。
忒严肃也真耽误事儿。
于是,大家手里就拎着国旗做的三角裤,丁字裤,大力地批判严肃。
我就挺尴尬,知道我的礼物惹祸了,脸上红一阵儿,白一阵儿地——我的好心,给铁哥们铁姐们儿造了成很大的困扰。我不好!把严肃这事儿给忘记了。
我知道,人们干那事时,也必须严肃,因为,严肃惯了,不严肃就显得忒不严肃了。都先要举行个仪式啥滴,再宣誓敬礼,升国旗唱国歌,批判不道德的伪哥啥的,然后按全国的标准姿势。。。先喊女权主义万岁!再呼打倒男权主义!再拉钩上吊,刀子剪子锤子布,公平竟争,以决定谁在上谁在下等等事项。。。天也快亮了,不愿意活着也要活着,活着又面临一堆严肃的事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