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狼

宇宙无边,有生命。人是动物,也是狼。来自远方的狼,在想啥呢?
个人资料
大江川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忆高考有感

(2017-11-16 10:41:46) 下一个

见同学忆高考1977有感

 
来源:  于 2012-11-27 16:26:23  [] [博客] [转至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132 次 (425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大江川 ] 在 2012-11-27 16:35:16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1 )

人猿依火相揖别,

铁血仗剑搏杀急。

秦王耕战定国策,

雄师百万不捧卷。

当年世界西风烈,

奈何难安我课桌?

中国历史万千年,

百无一用是书生。

(2)

纸上得来终是浅,

求知也在天地间。

汗水浇灌三斗米,

英雄折腰不堪怜。

天降狂飙红时代,

众志成城抗敌顽。

我等有幸入学门,

万千同伴难如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大江川 回复 悄悄话 父亲
2009-05-28 15:00:32
(1)
我的父亲已年近八旬,是老一辈地质工程师。毕生为国家找煤找金子,挖煤挖金子。
父亲的足迹踏遍了中国的伟大矿山:辽宁的抚顺,本溪,黑龙江的鹤岗,山西的大同,安徽的淮北,贵州的六盘水---。幼时,我就从他老人家那里听到,熟知震旦纪,侏罗纪,白垩纪,水生岩,火生岩,竖井,贯通等等名词。
父亲极为敬业。
找矿充满艰辛,矿井极具凶险,父亲不惧! 每当父亲夜班,稍晚未归,母亲就会打发我去矿上打听问讯——矿山水火瓦斯常见,每年都有矿难发生。家人即习以为常,又充满耽还好!凭着对大地的了解,涉足矿山30余年,父亲并无大碍。当然,他也屡遭惊险,生死攸关,在退休后才把当年的故事讲出。与父亲相比,我下过乡,受过冻饿,遇到过狼,都是些小儿科
我一直想把父亲与他的同伴们的故事诉诸文字,没能如愿。
父亲伟大!他与前辈们都挺伟大!
如果说毛泽东们支撑起民族的脊梁,那亿万个中国父亲就是这脊梁上的筋骨血肉。
毛泽东们是督脉(督脉总一身之阳经,气贯颠顶百会,人不可无阳!),父亲们就是无数的穴道,这里面含有中国人的精气神!
父亲在退休前曾经历险:在千米井下,父亲在现场指挥巷道贯通,巨响过后,硝烟未散,父亲亲自登上犬牙交错,乱石狰狞的巷口察看险情,此时,一块巨石砸下,将父亲的安全帽,矿灯砸得粉碎!父亲仆倒在地,昏了过去。徒弟们见状都急哭了,边救他,边跑去报告矿长,矿长也是父亲的徒弟,骂告急的青年人,妈拉个*****的,你是干啥吃的?救不出师傅,我活埋你!
受伤的父亲落下脑震荡,所幸生命无虞。还算全身而退。
半个多世纪过去,1950年代的老伙伴们已所剩无几。父亲有感慨,也很满足,见惯了风险的父亲也很快乐,常喝上两盅。当然少不得茅台酒,那是我特意从美国背回去的。父亲喜爱茅台酒,洋酒喝不惯,说有胡椒面味,然后又说自己说漏嘴了,叫我别大老远的往回背茅台酒,净干些出口转内销的事。我表面答应,心中却暗笑:下次回国还要背茅台酒给他喝。
我知道那是纯正的茅台酒。
记起过父亲节,写点文字给他老人家,让他高兴!也让所有的父亲们高兴!
我自己也乘机高兴一下!
(2)
父亲们伟大!
父亲们虽然伟大,自己却不善于将伟大加以言表。父亲们可能知道,世人并不在乎这种伟大,世人也不咋理解这种伟大,父亲们也就懒得去说。
我有点文字在父亲节时写过。
父亲们承受一切,担当一切,甘愿用身心将一切艰难困苦溶解。
我的父亲是万千父亲之一,我并不咋写他,不是因为他打过我,骂过我——家乡人常说:“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出祸害”,对父母的教养,人们都习以为常。也不是因为他不伟大,我总是认为父亲应该就那样,父亲就应该是伟大的,父亲就是天,就是高照的太阳,就是可以依靠的大山,我已经习惯了父亲的一切,因为这是我最终的依靠,他能管我的一切,包括我没有饭吃,只有找他去要。
我长大了,父亲却变老了。现在,我都老了,父亲就更老了。是应该再多写写他老人家。 30年前,粮食要定量供应。一窝八口,孩子正是长身体时,那点粮食那能够吃?酉吃卯粮,经常接不上捻儿。
那天清晨,天刚放亮,我们还在被窝里,父亲早早就起炕了,他披上大衣,再夹起一条米袋,悄悄出门而去。
时值早饭时,父亲终于回来了,背回一袋玉米面,玉米面还是温热的,母亲立即生火和面,贴饼子给我们吃。我们吃得狼吞虎咽,那种玉米的清香至今还萦绕在鼻端。
原来,那天已经断顿了——米袋里再没有一粒粮食。父亲起个大早,走很远的路,去市郊的北大桥,在桥头苦等乡下进城的马车,他一个一个地问人家,他只能偷偷地问人家,可有玉米高粱要卖?因为,私卖粮食是犯法的,找到粮食很难。父亲终于买到了一点儿粮食,立即背到米面加工场磨成面粉,再急急地赶回家中。因为,父亲知道,家中的一窝八口都在等米下锅。父亲走得很急,所以,到家时,面粉还是热的。我不知父亲当时做何感想。 时光过去了几十年,当我提起这事儿,父亲却不大记得了。总是说,当年是他没能让我们吃饱饭,说起我们挨饿的样子,他似乎觉得挺亏欠我们的。
我上学时正是文革年代,当年“读书无用论”盛行。父亲却偏要我好好读书,见我贪玩儿,就骂我,我见他就要躲起来。
那时,实行走后门,人们也会利用些权势以谋私利,因此流行一句话,说是:“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我少不更事,回家就顺嘴把这话讲给父亲听。父亲听过,摇头叹气,没多说啥,但是,我看出父亲的脸上写着一种痛苦与悲哀。我猜,父亲一定想狠狠地打我一顿,又忍住了。我至今为此而愧疚,我不该将父亲的心刺得太痛!当然,如我所说,世人大多也不会将父亲们的伟大看重,人们觉得父亲们天然就应该伟大,这种观念应该纠正。
人们应该重新审视父亲们。
现在,我早已成为父亲。当然,我至今也没有一丝伟大之感。
以前,我总想多多保卫别人,有时,保卫的不好,自己就会觉得很没面子,好像做父亲就要这样,即使不做父亲,自己还是个老爷们儿,也要硬充好汉。这样做,我也不知是对还是错。似乎天下的老爷们儿都有这种癖好,我也不知我观察的是对还是错。
现在,我给别人当父亲,我还要奉养我的老父亲,老母亲,我这父亲就不好当。我经常劝人家,要锻炼身体,保卫自己!看来也要说给自己。父亲们虽然是强者,但也是血肉之躯,也要睡觉,喝水,喝酒,食肉,也要跟谁说说知心话,也需要点儿温柔,也要躺下来歇歇。。。
世界上,天下母亲们的平均寿命都长过父亲们。 对此现象,学者们有各种解读。
依我看,基因数码锁定的天年都所差无几。
与母亲们相比,父亲们可能承载着更多。 连金属都会因疲劳而提早断裂,那伟大的父亲们也就不是万能的。
人们也要提醒父亲们歇一歇! 即使是一架印钞机,转得过热也会自己停下来。
不去说父亲伟大,是因为父亲们也是很伟大的!

(2008-6-15,时在美国加州,逢父亲节)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