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狼

宇宙无边,有生命。人是动物,也是狼。来自远方的狼,在想啥呢?
个人资料
大江川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批邓3篇

(2017-11-15 16:38:42) 下一个

批邓3篇

 
来源:  于 2013-02-24 17:31:43 [] [博客] [转至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123 次 (6826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大江川 ] 在 2013-02-24 17:32:57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1)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我此文标题的话是转贴。

转贴自史记陈涉世家?当年陈吴造反,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死国可乎?以此话再问世人问自己。

王,国家之主,国王,总统,国家主席。。。之类。

侯,贵胄,开基业开国之功臣后死者,封侯掌权有势者。

将相,当时或后来的执政者,政府文武官员们。

现实的中国,肯定不是王国,因为无王室,肯定不是皇朝,因为没世袭。

所以,中国的王侯将相们,就是社会与国家的精英,连贵族都够不上,中国无贵族!所以,任何人们以贵族之心度国人之腹,敢称别人为鱼鳖为土鳖者,除了无知就是可笑,更是可恨稍稍可爱。。。

精英治国,不是不可,但是,共党与国党的当代精英们不必检着便宜卖着乖——就是找骂找打了。

君不见:

1,薄公子以敢造反自居,敢称为革命大义灭亲,敢砸断亲爹的肋条骨,因此官至高阶,与王侯将相无关,不但没沾王侯将相的光,反而因此受尽了苦——有些巧言太令色了,呵呵。

胡总拿下薄公子,我看活该有理。

2,李小姐以自己才高智高新潮时尚自居,敢批评农民不智农民的蠢,倒也无妨,农民常常就是猪狗,就是土鳖,满身腥臭,身无长物。。。不是也是,但是,李小姐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说道德,就有些恬不知耻了。

3,刘公子之父是国主,按说更是王侯将相种,但是,刘公子较低调,至少还在沉思中:王侯将相宁有种?真的有种,就没有破伦滑铁,也没有2世之断头,更没有沙皇之绝灭。。。了。

4,倒是毛女毛孙们没啥可说滴,不过小声说说毛。

5,至于邓公子王公子们。。。就沉默是金了。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就不必去毛惧毛无视毛。。。

毛是个大魔鬼——他向人类内心的黑暗宣战,但是,毛太温情了,并没让王侯将相们绝种!所以,中国有土鳖。

(2)邓改开与拆拿

首先声明:我是邓改开的支持者,但是,我反思邓改开,认为邓改开,可以改开的更好,但是,损失代价太大些,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就是,共党精英们本来可以战胜自己内心的人性黑暗,却与这一历史时机痛失交臂——这从反面验证了老马与毛爷的话。

但是,人性的黑暗,人类自己可以战胜之,这也被很多精英与志士仁人们实践了,实证了,是可以做到的,并非不可能的任务。

而所有的精英,趴踢人类,政治大人与大师,伟大者,思想家,智勇者。。。如果你扪心自问,你真的战胜了自我,战胜自己内心的那分私与小,你不必崇拜任何人与神,你大可崇拜你自己!

邓改开,是毛改开的继续。

毛也与时俱进,回首毛中国的历史镜头你无法否认此点。

邓改开,是毛中国的延续,是毛中国基业的再造。如果毛还在,毛也必将有新的政治举措出台。。。

邓改开之得之失可圈点,但是,邓改开,其拆其拿有些过于离谱。

拆拿,也是中国的英文音译之表达。

我脚着,全球人类内心之中都不乐见中国强大统一,中国的大一统,自秦帝国底定,以后代有开疆拓土。。。但是,也引来全球人类的垂涎。。。中国曾经对这个星球的全人类产生过威胁,但是,更,多的是吸引与垂涎,都围过来想拆些神马,再拿走些东东。。。所以,才称中国为拆拿,写成英文是CHINA,读成鸟语,是拆拿。

毛中国,可分两大阶级,即精英与农民,当然,你还可以细细分,则是专业学者的事情。

精英掌控社会资源绝大部,农民是社会资源与财富的主要创造者——如此而已。

精英掌握文化与高科技,掌控国家政治与经济,还掌控言论平台与话语权。

农民掌握体力劳动的技能,掌握部分脑力劳动的技能,但是,只是创造,不掌控财富的分配权。

我看,中国的农民在社会政治经济生活中,是中性的。

换句话说,中国无论谁执政,无论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甚至民进党。。。或者发论党都可以执政,但是,那是精英们之间的事情。。。中国的农民之生存状态,并不在精英们的高度掌控与考虑之内,近现代,只有毛爷高度研讨及关注了中国农民问题,其实,也是抓取了中国政治的核心问题。

邓改开,首先给了中国农民以好处,农民有饭吃有酒喝有肉吃了。。。

邓改开,趁机给了精英们可乘之机,快速地打造了邓王赵李扬。。。等中国精英家族,如今,他们高度掌控中国的国有资源,与国家财富。。。即拆与拿。

这产生两个事情,1,是国有资源大流血。2,是贫富巨差。3,是最要命的,农民与人民的大多数对执政党失去信心。

但是,毛后中国的邓改开,还是可以改开的更到位,更完美,代价更小些。。。

这就是,执政党的精英们能真正的高度战胜自身的私欲与人性黑暗。。。

如今,当年跟随毛爷打天下的共党精英们渐去,但是,大院中的精英们还在恨毛搞文革,革了他们的命,夺了他们的权,动了他们的奶酪,他们错愕,他们认为:权力是他们自己以命换来的,他们就应当住在大院里,依法享受汽车与洋房与保镖与省长部长军区司令的待遇。。。但是,他们忘了,他们当初也是农民,而最具智勇,最好的农民或许也多半死于那场夺权与夺命的革命运动中,而当初他们信誓旦旦,要为主义奋斗终身!

当然,更有些大院里的人们,祖上就是贵族,投身毛主义名下的革命,本来就受到毛爷的高度怀疑,但是,他们出钱,出枪,出了知识与文化,仗义疏财,貌似舍命,毛爷也就不得不相信他们。。。毛爷在世时,他们不敢乱说乱动。。。毛爷对他们有威摄力,是他们眼中的魔王,是黑暗的魔王,是人类内心黑暗的魔王,他们惧怕。。。如今,毛爷已去,邓改开给了他们新的时机,但是,邓也是精英,对人性人心的理解并不及毛,也因此,他自己也承认这回事。。。毛爷对邓毕生所关照,就是要邓自己了断自己心中的人性黑暗,在毛邓之间,不存在所谓走资与走社,改开与不改开的问题,这就是些很简单的问题,就如同桌上放着块饼,随时可取食,包里存着1块金,随手可换饼吃。。。改开如此简单,事实上,邓改开的伟大举措,在毛也看来都是些小儿科,就如同,孩子饿了,苦着,闹着,哭着要糕饼,毛家长手中也有些糕饼,但是,暂时不给吃,而邓爷随手就给些糕饼,事情不过如此。。。在改开的举措上,貌似邓爷大英明,好像毛爷不懂事似滴,这有些可笑。

所以,在国家战略上,邓改开有些事情做得是些小儿科,有些子卖爷田心不疼!

但是,邓改开毕竟抓取了历史给中国的1次喘息之机,1次壮大之机。。。虽然代价惊人。

而共党精英及所有的执政者,所谓的殿堂之上,宫帷之内,大院候门之深处的人们,或准大院,准候门之人们,或自揣自诩为贵胄与精英者,或后代贵胄精英人,还要深思1下自己到底精在何处,英雄真否?还毛爷1个公道,也还百年中国那些革命者,大英雄们1个公道——中国存在着真正的趴踢精英们,他们是很少的人类,他们是战胜人类自我,是人类可以战胜固有人类黑暗的实证者,实践者,他们之中,甚至还有间谍杀手与妓女。。。但是,他们甘为理想而战!他们为趴踢而战,自己了断与割舍成功。

当今的趴踢精英们,您做到几许?面对他们,您可汗颜?

农民在看,如同看戏,但这不是真戏。

(3)黄炎培与邓小平先生们关注了民主与集团的关系

黄炎培与邓小平先生们关注了民主与集团的关系,但是,没有关注 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中国船,正在波涛中,列强的坚船与利剑是不会在意你中国船民不民,主不主的。

毛时代,中国船无睱开人大,全体船民海选船长,走街造势,竟选海选,议场口水加拳脚。。。就是现在,也不可以。。。因为只会加速翻船,或自取船翻。。。精英们弃船有小船,有救生衣,有洋鬼子接救。。。几亿农民就是人类史上最伟大的难民了。呵呵。

百年来的中国史与世界史与时空,给于中国人的机会,只能有两次, 1 被毛抓住了, 2 被邓抓住了。

毛邓抓住的是大时代。。。毛邓的具体施政可圈点,有得失,有功罪。。。但是,评毛邓,评中国,必须与世界的历史大态势相关联。

毛最清醒地将中国投放于世界大潮中加以观察,邓也学到些,但是,邓学得慢,不全面。

毛邓都可谓战略家,毛高于邓,邓自己心知肚明。

黄先生是个学人仁人高士,但是,不是战略家,目力所及,难以观海。

目下,中国的民主,是个伪命题,因为,中国随时可翻船,船翻亿民沉入海,则无民,何谈主?

何况,百年中国曾翻船,孙毛蒋周刘邓们都曾力争船长救过这已翻的破大船。。。流血无计,国人死伤无数。。。

此为,“中国民主”这个主题的要害与关键!

所以,民主并非目的,而是工具,毛所思,有道理。

以愚所述:民主,对于10数亿中国草民,不过是件华丽的皮衣,皮衣的主要功能是御寒,可惜几亿农民穿不起,实在要穿,是要付出风险与代价滴,甚至生命代价。

民主,要舍命,你敢么?

民主,要时间,你等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大江川 回复 悄悄话 我看熙来
来源: 大江川 于 2011-01-11 17:51:58 [档案] [博客] [转至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413 次 (17783 bytes)
字体:调大/重置/调小 | 加入书签 | 打印 | 所有跟帖 | 加跟贴 | 当前最热讨论主题 | 编辑 | 删除
本文内容已被 [ 大江川 ] 在 2011-01-17 11:56:10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熙来从政时,正是一波老先生当政时。
当就当县官,靠近大连,当了几年顺理成章地当上大市长。
熙来当市长颇有一套,雷厉风行,手下的局处长们随时待命,他也常常星夜召见手下的官员,手下都挺紧张滴。
按中国的文化,此为吏治。
按现代化,此为公务员管理法制化,程序化,强度化。当然,当代的中国有自己选拔任用官员的独特化,我一时说不明白,还是听大师们的话。
熙来从政很高调,大轰大嗡,敢说敢为。这与遗传有关,与老爹也有关。记得熙来的政绩有一些:
1 修大广场。广场上有一华表,仿照天安门的,但比天安门华表高出许多,这里边有些啥文化,我也说不清,因为我是老百姓,也确实没啥文化理解为啥叫华表。但是,我看美国的州长都很富有,没见到谁自修个白宫比华盛顿白宫更大更气派。。。
2 举办几次服装节啥滴。
3 经常给大高楼大项目剪彩,从不给公共厕所剪彩。
4 大连市终于没成直辖市,但是小名叫做“计划单列市”,与省会沈阳市有一比,熙来官价也就大提升了,连大连人民都跟着自豪,跟着牛一下,叉一下滴。。。后来,熙来当省长,据说,人民舍不得,报章杂志罕有地高调夸过熙来。按当今的习惯,用公器高调地颂扬在任的大首长,已非常态。但是,熙来似乎很受用这一套。其实,政治人物的曝光率在中国已经很高了,这也是必须的。熙来好像更爱好这一套,出镜率忒高,似超过同级首长,也逼近国家元首。
省长伊始第一春,熙来下令,全省的大小政府官员一起下去送温暖。那一年,全省的官员都被折腾了一小下,自毛时代邓时代都没被这样“折腾”过。
一班儿言,谁家过年都要吃顿饺子。对我国人民,过年就是过年,连杨白劳,喜儿都要过年。当官的也不易,人家也是人,平时勤政,此时也要歇歇,平时政事荒疏,此时也要歇歇,平时忙于贪腐此时也暂时歇手,数数钱,再顺便收些礼。平时忙于二三奶啥滴,此时也要与家人暂时欢乐之,强盗与小偷们也要过年,想杀人,过完年再杀,想作恶,过完年再作。。。因此,我国人民过年,绝对是超政治地,也是超经济地,更是超政治经济学地。当然,小心火烛,注意安全,放炮仗别把火星整眼睛里还是应当关照滴。
其实,也许熙来是真想给老百姓多送些温暖,但是,想送温暖就不怕送不出去,平时就可以送,也可以天天送,还可以偷偷地送,为啥要如此送?一年就过一回年,搞得鸡飞狗跳滴,这真就有些折腾了。连老百姓都觉得有些受宠若惊,惊慌之中,一时也有些不知所措。
老百姓进腊月,就开始张罗过年。过年,没啥可折腾的,杀猪拉豆腐蒸年糕,买二踢脚,贴春联,家人团聚,举杯共贺,说些过年话,给老人磕头,给小人红包,再顺便感谢人民感谢党感谢祖先的牌位,烧柱高香,大吃二喝一通,放炮仗嘣走邪气,挂红灯笼引来财神。。。过年,就恁点事儿——百姓一乐,普天同庆,连民运人士,宾老爷子,那啥大师们都得过年,过完年,该干啥干啥。。。你当官的不能骚扰老百姓过年,这是政治。薄省有些不忒懂,大过年滴,让全省大小官员一齐下去访贫问苦,稍带骚扰官员人等与老百姓们过年,此举令人至今困惑中,当然,老百姓们也就都知道了谁是薄省长。也许,这是薄省的初衷。
无论如何,我还是将薄省看成一粒政治明星。
薄省璀璨夺目,有两把刷子,人长得也帅!
但是,我泱泱大国,浩浩中华,芸芸众生,十数亿之众,可谓英雄辈出,人杰遍地。如薄省之才气者, 13 亿中国人,没有 1 亿,也有半亿,没有半亿,也有百万,没有百万,也有十万,没有十万,也有一万。。。依我平民肉眼凡胎所见,薄省能脱颖而出,肯定与其老爸有关。我说过,当大官这事,是有些遗传性的。
有的家族大官辈出,是因为人家有当官的基因,这你没办法。
敢当官,会当官,是一种天才,这不奇怪,比如老小布希,小小布希兄弟,肯氏家族,英国王室,日本天皇。。。而敢贪污,会贪污,也是一种天才,我佩服这些人,我向天才的大贪致以敬意!
但是,该咋咋地,自己能当上大官,也与人脉与祖传有关,与老爸有关,也借了老爸的光,时也势也——自己就要高调勇于承认。熙来先生缺少些这等勇气,多少有些装那啥。据他说,自己并没有沾老爸的光,反而跟老爸倒了很多霉——这叉装的忒大些哈。不如人家毛爷的孙子。毛爷全身心投入革命,现有一孙一重孙子。人民两极,所以,毛糟们经常在网上拿毛爷泄愤,也拿毛孙搓球,人类就那德性,有恨不泄愤,能憋出精神病。虽然新宇先生不如人家熙来先生恁样精明,多少有些愚且鲁,但是,却会高调承认:自己有些知名度是靠了爷爷毛泽东!这其实是一种大聪明!
熙来总认为自己行,忒过自信,就有些不聪明。
其实,你就是承认了,也没啥。老百姓都已经习惯了。就像当年邓小平先生让紫阳先生当总理总书记,老百姓都知道咋回事,好像紫阳自己却不知道这回事,还非要在 65 时高调强调:他只是前台打杂的,后台老板是邓公——大政治人做到这份上,老百姓也真有些有口难言,说不明白是大聪明,还是愚鲁了哈。再说,时代就恁样,当官靠自己奋斗,也靠人脉,也靠钱脉,还靠祖传。。。这很正常,祖传的人脉也是资源,资源不用白不用——这也是全球政治人的共识了。老百姓也早就见惯不怪了,反倒是熙来很忌讳这事,这有些令人困惑。
我这样的老百姓就很羡慕人家有如此的好爹。
当年,我跟我老爹说: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结果,我老爸差玄没踢狠我,哈哈。当然他老人家现在却说:中国根本就不缺会当省长的,是缺能当上省长的。我还没领会透。不过,他老人家虽然不是大官,却是经历过战争与动乱的一代国人之一份子,他最恨我谈政治,是个不错的我国顺民。我相信他,因为,我辈毕竟没亲历过战争,算是幸运,因此也缺少对战争,对政治与人民的终极理解。
等到中国人彻底大同了,彻底现代化了,总统省长市长也就没人乐意争着当了,现在的美国市长,好多月薪只有 100 美元,加州的阿州长不要工钱,还倒搭钱。不过就是这样,我也不喜欢他,因为,加州政府都快破产了,不知他把老百姓的血汗钱都整哪儿去了?我猜阿州长也许是个大贪,但贪的让你不知道。
贪腐,要低调!——这是我做为老百姓看出的门道,提供给大贪们做重要参考哈,此论的专利权,我也无偿地奉献了哈。网上诸君也可互相转告之,能造福有志于大贪的政治人与政客,政治家哈。
还好,省长任上没几天,熙来光荣地入京当上了京官。(可能这是当今我国官员体制的法定程序?,但是此种基层煅炼,有蜻蜓点水之嫌,也没能考虑到老百姓们的感受,而民意对施政顺利于否还是很重要的)。
如今,熙来几经升腾,出任我国第三大直辖市首长。
于是,有打黑唱红之举。
打黑,还是很合民意。老百姓平时最恨贪腐,战时也恨 HJ 。有时,内部敌人更要命——这是另一政治学主题,等大师们下结论 8 。
熙来深知此民意,与是高调打黑。
顺便说一句,打黑施政不一定要高调,低调有时更狠。你一高调,也许把黑给吓跑了,黑跟你捉迷藏,你打起来魔高道高就难了。威慑与暗打并重,低调也有其用。此举,也令人困惑。
其实,熙来在大连多年,依我平民所见,东北的黑不比重庆差多少,偏偏跑去重庆打,也许更有些深意?实在猜不透。
贪腐,是全人类社会,全国际社会所遭遇到永恒主题,其实,贪腐是人类社会的癌症,是不治之症,不可能根治,只可能常治标。因此,全球人类都要面对贪腐,全球人类业就经常要精英聚会,商讨如何共对贪腐,联合国都常设贪腐的干预组织。
所有的政治,都难免贪腐。只是程序化程度有不同,暴露的程度有不同,性质与严重的程度有些差异。
任何政党都高度反贪,但是当遭遇集团大出血,则姑息罢手,这也算政治生态的常态,可以理解。
制度,对扼制贪腐,肯定有帮助,却也非所有的帮助。
我国的反贪不是一省一市,而是全国全社会,是大局,非局部。
最高决策者们深知此事,也有全面思考。也大动作拿下陈良宇,高调地杀了好几个省部长们。。。
熙来高调打黑与唱红,其实,也是在高调强烈地挑动老百姓的敏感神经。挑战最高决策者。好在老百姓们的神经很耐挑动,最高决策者们也很有自信,心有成竹——反倒是熙来先生有些背水一战之意。
祝愿熙来高升,但愿少些折腾。
不过,我这些老百姓的瞎说,放到网上也可能很快被玉手删除,市长先生也看不到,看到了,算是我的亲切地,兄弟般进言,没任何政治目的,市长勿怪哈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