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狼

宇宙无边,有生命。人是动物,也是狼。来自远方的狼,在想啥呢?
个人资料
大江川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桂2

(2017-07-06 10:44:01) 下一个

2版

 

《温柔的桂枝汤》(之1)

 

推倒六经辩证之说                     

 

攻读伤寒论全论,原文主论6个病,另付霍乱病与热病后来复。        

伤寒论载有辨与证2字,伤寒论也载有病与证2字,还载有脉证2字,伤寒论还载有“平脉辨证”4个字,但是,伤寒论原文并没有六经辨证4个字。        

中医人读中医,至少应当知晓病与证的区别,知晓脉与证的不同质,知晓何为辨病与辨证。。。而这些中医学的基本点,必须要以伤寒论原文为法度,因为,全球的中医人都坚信,是伤寒论首开中医辨证论治体系之先河,而辨证论治也是中医临床学的核心价值之体现。人类本来是天然造化,1切草木生命,也同是天然所造化,人类摄食水,就是生存必然态,而所摄之物不离生态环境,所摄之物,即为营养物,也为医药物。人类所需之物之药物皆存在于地球原始生态,这是一种铁定的逻辑。所以,药物本身并不值钱,善用药物的医师才有专业价值。

伟大的医学思想与良好的医学思考才有无量之价。

因为,医学思想是生命对生命的理解与解答,解答生命与病痛,是金钱与其他物难以做到的,因为高度挑战人智,医师应当是高度拥有人智者,不应浪费了自己的神思。

吾生也有涯,思无涯。

伤寒论经方的讨论者,必须尊重原创,谨记时空之转变,逻辑之对接,存在之合理。。。才有可能逐渐接近我中医学的大道,逐渐读懂1些伤寒论这本“活人书”(华佗语?),而医师的天职,就是治病救人,竭力使人得救,使人活。

辨证论治,这4个字,几乎成为当代中医学界中医师们之信条,之天条。

但是,依我愚见,当代中医大师中医人至今并未知晓这4个字的医学思想之内涵,也因此当代中医师的行止与医学举措是可疑的,偏离中医的大道,而大道之行,天下为公,公者,公理也。

中医的公理何在?这要读内难伤。

辨证论治的公理何在?这要读伤寒论的原创原文。

辨证论治何其重要,会辨证,用1杯温水即可救人1命,1把靑蒿可化解某生命危机。。。

不辨证,可以狂轰滥炸,开出1付天价之药,内含草药32种,可以给同仁堂主卖出32种草药,其实,这个病例只要3种药物即可见效。这需要辨证,或需要辨病。伤寒论,首先是辨病论,请看原文:辨太阳病脉证并治。。。

伤寒论,是抗外感病的程序论。伤寒论,是辨病辨证论,不是六经论,不是六经辨证论。伤寒论所记载所讨论的是六病,不是六经,所谓六经辨证论,是伪论,严重扭曲了伤寒论原创精神,应当推倒重建,拨乱反正!

太阳病,是1个病,可以表现为诸多证。

太阳病,不是太阳经,也不是太阳经病。

因为太阳病可以表现为诸多证,波及5脏6腑,12正经,奇经8脉。。。同学们,您们肿么看?

虽然,太阳2字,可用来命名大肠经,还可以用来命名膀胱经,但是,命名了太阳病及其它。。。因为阴阳者,天地之道也,数之可十,推之可百,数之可千,推之可万,万之大,不可胜数,其要1也(素问)。太阳也与经络有关系,但是,太阳伟大,伟大在阳,阳分3阳。。。还是因为,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中医人不懂脏腑经络,是很可疑的,因为开口动手便错,但是,中医人无知阴阳,行医论道也只能胡说8道。。。罪过也。[Smile]

 

回归经典伤寒论。

做为1个中医人,只能做为1个学者。

而学者,就是学着。

中医人,学神马?这是个问题。

但是,伤寒论文字默默,它是1种存在,里面有中医的大道理———这不是问题。

当代人类所谓“六经辨证”之说,显然是浮夸浮浅之说,甚至是伪说,当代的中医人依然承袭此说,于伤寒学的学术进步显然有害,不知大师及其弟子们做何感想?

我中医学的理论医学,当初极其坚强,也很完美,历经时空万千年,是建立在我中国先人世代观天观地观人观自然观宇宙观生命的肉眼所见,生命直证实证基础上的,中医医理,其()主干因此坚不可摧。

而善诊者,察色按脉先别阴阳(素问)。

中医人,岂能不知阴阳乎?

伤寒论的原创者,命名大疫大病,必然以阴阳论,所谓阴阳大论并凭脉辨证。

建构1个()医学体制改革,欲达其瑰丽之美,己经达到,这就是我中国的古老中医,即TCM。

而当代中国与西方的医学进步,也不过是我TCM伟大医学思想的继续延伸与进步,TCM,是人类医学的人间正道,虽然它己滿脸沧桑。

如果,世界各国各人群都从传统医学1路走出,则TCM是人类现存的最成熟的传统医学。

人类在面对自然挑战与社会挑战求生存之路漫长,TCM的医学思想的指向,就是人类求生存求完美的人间正道。

医学思想的正道,才能俾人类达至健康完美的彼岸。

但是,行路难,多岐路。

比如,中医人类自己解读自己的医门法典,竟然1直行走在岐路上,浑然不觉,祟饰其末,忽弃其本,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仲景自序)。

 

 

建造1个系统,至少需要3足。

中医学理论医学本来是3足悉俱的,因此,坚不可摧,思想强大,临床学实务价值巨大。

而摧毁1个系统,只需割裂毁弃1足,则可能使系统塌陷。

中医人类应慎,不要成为危险的1群。

这让我想起内经的1些告诫,施针用药,必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手如握虎。

在外行人看来,我中医学理论粗糙,虚无缥缈,混乱不堪,反智不科学。。。近现代中国的1流思想家,革命家,大师,智者高人同鄙视我中医,但是,这些大人与大师们竟然同陷入思想黑暗的丛林难以自拔,因为他们不知道。

道者,阴阳也。

这是中国大师们的1种悲哀。。。欲治国者,宜读中国,欲治中医者,宜读经典,欲成中医师,成中医大师者都不可以绕过内难伤,不可以不知阴与阳。

道,可道,非常道。

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近现代以来的中国思想家,革命家显少关注于道,根本忽视阴阳,攻读梵文,攻读西文西语其功力甚伟,独同忽弃我中国母语母文化,共同弃我大道,而知道者,才是中医人,中医人不能不知道!

孔子拜见老子,而不是相反。

关于道,孔子说:朝闻道,夕死可也。

孔子1生不知道。

但是,道者大道至简,阴阳者,天地之道。

1部伤寒论,就是1部阴阳大论,但是,以生命作解。

自王观堂,到陈寅恪,从康梁到钱傅,自胡鲁到郭巴。。。直至余岩,王斌,贺诚到舟子,追科学,竟自由并无可非议,但是实在应当深思用功1下自己的母文化,读懂阴阳读懂道。

中医人可以用功去开启自己的生命之门。。。站在TCM这座神秘的殿堂门前,不必将自己的思考停止,再寄存于殿堂里,而可以高喊3声,芝麻开门!

玄牡之门,是为天地根。

伤寒1日,太阳受之。

伤寒13日,何受之?呼唤逻辑!

太阳,为何物?太与大,有何不同?易字,为何由日与勿共组?日,为阳,月,为阴。它们之间,存在何种逻辑关系?

人类生命与太阳是何种关系?

同是生命,人类与黄花魚又有何本质的不同?

治大国若烹小鲜,黄花魚算不算小鲜?如何烹?烹者,何意?

 

 

《温柔的桂枝汤》(之二)

解答太阳病

 

解答太阳病,可以先读素问-气交变大论。气交变,换成现当代的科学语言,也不过是大气循环与异动。

而地球的大气运行,直接受到太阳的光与热操控。

我喜爱阳光,那怕1米。

地球人身处生物圈中,身居食物链的顶端,也身处大气层里。

必须的! 

太阳与生命,与人。太阳,与太阳病,虽然大不同,有些非常名。[Smile] 

生物学观察表明:当中国的扬子鰐将巢筑在远离长江的岸边,预示着当年有大洪水,反之,当年干旱。

鳄鱼的生命体上有感应器,可能接受到人类的生命体上不能感受到的信息,此信息来自太阳,来自外太空,或大宇宙,人与魚,共以天地相参。 

地理学的观察表明:当中国的某地生长大面积的某种普通的杂草,草的叶片呈红色,可预测此地有铜矿。含铜的叶片呈红色。。。 

 

青蒿 ?

 

人与天地相参,以四时之法成,这是内经的语言。

是经典语言。 

人体的肝脏细胞里面大量含有铜元素,而肝炎病毒喜爱肝细胞,肝细胞是肝炎病毒们的美好家园,会不会与铜元素Cu有关? 

当肝炎病毒入血复制,再游荡全身各处,为什么选择肝细胞住下,而不能在肺细胞中生存与复制?其中有何同1律? 

太阳,天有1轮大宝。

地球生命之大原,阳气之根。

但是,阳光是火热的。 

太阳是最伟大的火神! 

它给每1寸地表以同样的爱,既是无私的,还是免费的。 

我如此描述,是在复习天地自然与宇宙,试图读懂生命自己。 

我是在猜想那本阴阳大论。

当初,仲景先师曾经有幸地捧读过这部中医经典。

我猜想,仲景先师也要读经典,必须的,他说过,要勤求古训,博釆众方。

古训,含有阴阳大论。

我猜想,仲景先师是汉末时代的人,他老人家读的经典应当是先秦之作,春秋老子。。。 

我有意捜证过一些世界史,全人类拥有各种崇拜物,但是,太阳崇拜却是同1的。

中国有羿射九日,夸父追日之说,中国人喜爱中国红,喜爱金黄。。。这是纯正的太阳之光。

青赤黃白黑5色,太阳之光占其3。

中医人类追求阴阳平衡,其实,阴阳不平衡,才是常态。

而阳为主,阴为辅,阳领军,阴隨阳转,这是生命的活力与热情之常态。 

当我们失去了那部阴阳大论,也许永远失去了,永远失去了足以照亮我中医人内心困惑,俾我走出思想丛林之黑暗的1只太阳,但是,我们还是可以重拾仲景的活人书,试着捡拾1米阳光。。。讨论太阳病。 

阳分3阳,太阳,初始之阳,阳明,大放光明之盛烈之阳,少阳,由烈转少近阴之阳。

读阴阳者,焉能不识此? 

名可名非常名。 

阴分3阴,太阴,承接少阳,是阳收阴长,初始之阴。

少阴,承接初始之阴,使阴再少,但是己近孤阴。

厥阴,是承接己近的孤阴,使阴绝阳回。。。这是阴阳的另1态,即阴态,阳态,阴阳态。

要点是:阴阳互,对,转,是消长的,消长之中是运动的。 

伤寒论以此3阳3阴命名伤寒6病,极其深意!中医人类读不懂,也只好硬着头皮去读读读,不该固守僵化。。。[Smile] 

因为,阴阳,是我中医学理论的核心关健词。 

 

伤寒论病,病出1原,伤寒论命名疾病,描述疾病,推演疾病,判断疾病,最终程控疾病,启动的程序的key,都含有阴阳。key有多种,各有不同,但是,阴阳是基因,是所有Key的共同点,也是生命程序之key的基因。

基因具有同1律。 

也因此,伤寒论为我们论六病,而非六经。

伤寒论以阴阳论六病,再将阴阳分为三阴三阳,将外感病统于阴阳论,从而建造了1个辨识外感病,精确应对外感病的体系。

其中法度森严,证于临床学实务,令人叹为观止。

阴阳学说是大道,其中含有大逻辑。 

 

《温柔的桂枝汤)(之三)

 

太阳病是原点。 

 

总观伤寒论,共398条原文,分布于六病与霍乱,热后劳复中。

而太阳病1病就独占200余条原文,几占原文总量的2/3。 

续论太阳病与桂枝汤之前,我先给外感病下个定义,这个定义含有3要素:

1)自然环境。

2)生命内环境。

3)太阳。

其实这是3要素。

外感病之命名,是现代的中医名词,是中医人类自己命名的,但是教科书问题多多,大师不解外感病,说不清楚外感病,也是个可爱的现象。

这3,2,1是3个圆,太阳是最大圆,自然环境是最大內切圆,人体内环境是小的内切圆(曲线切,我独创,可能补充欧几里德几何原理)。。。如此,太阳生病了,波及自然环境,自然环境生病了,波及人体生命内环境。

外,与生命内环境相对。

人体生命与自然环境之界,是皮毛。

但是,阴阳对立互根转化消长无极无界。。。无限可分。

如今,太阳生病了,[Smile]太阳生病了,就是太阳病?

对中医困惑的人常常问我。。。我也无法教化谁,但是,伤寒论还是要读的。 

太阳1发烧,地球肯定要感冒。人类肯定也发烧,其中需要惊动地球某生命,(??)我先不揭露。 

风寒暑湿燥火,名之六气,六气对于生命,是正负能。

若水能浮舟,亦可覆舟。 

风,指大气移动。

寒,是环境低温。

暑,是环境高温。

燥是大气低含水,湿是大气含水量高饱和。

火为热之极。

我是希望我的学生们再版教科书时,参考1下我此论,以示我中医人是思考者,所思与时俱进中,这是我的戏言。

我是个无为者。

我深知,教化,决不是人干的活。 

中医人类的医学思考,应当与时俱进,不必固守僵化,比如,科学地延伸古文字的当代含意。 

顺便指出1点:我对当代大师编著的国家版的中医教科书极不满意,时代已经进步,科学已经将人类视野极至化,中医人却不愿意观象,也因此不能执大象天下往。。。这是令人遗憾的!

现存教科书,可以撕毁1半。

现存中医学理论架构,可以推倒1半,再予以重建,以固本澄源。

源在中医经典文字,中医人类,您要读书,不要有辱使命也。 

也因此,我愿意做为1个开放开心的讨论者,我尊重原创讨论者,那怕只言片语。 

中医人类过于沉闷。 

关于外感病,及其成因与病象,素问有7篇大论专门论及。

我读过7篇大论,1直想找到1个可爱的讨论者,但是,至今无果,我搜寻洪图老师,明山老师及其他大师的医学论著多篇,至今未能找到中医人类对7篇大论的全面讨论,不知中医人类都在忙于读些神马书?

读神书?神说神有理。

读马书?马是马克思?马克思的书早就过时了8?但是,我中医师不是当牛作马人么? 

而仲景大师在原创中不忘强调自己著述伤寒论这部经典之作的医学思想之宗,就是撰用素问九卷。。。云云。 

当代治伤寒学的大师辈出,满口经伦,有些中医人自创新法,也是可喜可贺的,但是,1部经典再烂,中医人类总该试着去翻检做势先去读1读它么。

文字默默,承载着我中国人群的生命之史。。。我相信自己,我更相信祖先,因为我无所成功,但是,祖先们造化成我等生命,必有合理性,造就现存地球最大群,就是我等祖先们的大成功!这是为神马浧? 

攻读中医,挑战人智! 

敢读中医经典者勇。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山水就在那里,看谁敢去读山水。 

 

太阳病是原点。

原点,比如核爆之原点,比如自原点放射。

比如,宇宙大爆炸,自原点膨胀,而各质点飞向不可知的方向,可以呈加速度,可以呈1,2,3宇宙速度,依质量与速度,可以超越,可以追逐,可以中顿。。。因此,6病皆起于太阳,但是,依情况各不同,可以顺传,可以合病,可以并病,顺传之时,多发生坏病,还可超越阳病直接变阴病。。。

伤寒论病,同1种外感病,可以千人千面,但是,初起皆为太阳病。

要问太阳病有多深?时间代表我的心。

太阳病,病程短,变化快。

伤寒1日,太阳受之。

1日24小时,太阳病之变化可以小时计,初识太阳病因此极其重要。

判断太阳病,应当是1个l中医师的基本功力,也高度挑战临证者的人智。

因为,病机如战机,风起于青萍之末;病始生,极微极精(素问语),端看如何识别判断与掌控。

主动权在握,制病起于萌芽之中。。。

太阳病到底长啥样?

读过伤寒论的人,应当斩钉截铁地作答之。

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颈强痛而恶寒。

太阳病=1+2+3,或=A+B+C。

3证共组标准的太阳病,各占33分。

若以66分为定病标准,则至少应当具备两证。

但是,伤寒论是黑白分明的,临床见证却永远是灰色的。。。也因此,伤寒论中居然也有但见1证便是,不必悉俱这样的话,当然是讨论柴胡汤类。

我暂不提。

观太阳病,断病识病最要紧,病分多种,也要辨病,多证共组1病,因此必须会辨证,识证。

因为初识最难识,所以医师很难找到感觉,我自己遭遇到太多的故事。。。诸多病例,转了1圈,其实原于无视太阳病。

1个普通感冒,挂号看急诊,再排队查血之时,可能已经由太阳转属阳明了,如果再快速变为少阴病,脉微细但欲寐。。。需要呼唤四逆汤了。

判断太阳病,需要以小时计。

 

《温柔的桂枝汤》(之四)

 

精细的药物组成与温柔的微微汗出。

 

原文第12条:

太阳中风,阳浮而阴弱。阳浮者,热自发;阴弱者,汗自出。啬啬恶寒,淅淅恶风,翕翕发热,鼻鸣干呕者,桂枝汤主之。

 

桂枝(三两,去皮)。

芍药(三两)。

 甘草(二两,炙。

 生姜(三两,切)。

大枣(十二枚,擘)。

 

右五味,fu咀三味。

以水七升,微火煮取三升,去滓。

适寒温,服一升。

服已须臾,啜热稀粥一升余,以助药力。

温覆令一时许,遍身漐漐微似有汗者益佳,不可令如水流漓,病必不除。

若一服汗出病差,停后服,不必尽剂。

若不汗,更服,依前法。

又不汗,后服小促其间。

半日许,令三服尽。

若病重者,一日一夜服,周时观之。

服一剂尽,病证犹在者,更作服。

若汗不出,乃服至二三剂。

禁生冷、粘滑、肉面、五辛、酒酪、臭恶等物。

 

此条原文,有3大特别之处。          

 

1)首次隆重推出伤寒全论第一方。

可谓千古经方之首,但是,却为汗吐下和温清消补8法的汗法而设,而汗法又为8法之首法。          

 

因此,桂枝汤在史上居功甚伟,有3个伟大,中医人类不可不知。      

 

医学思想,讲求时空-逻辑与存在,而中医经典文字充满着逻辑一一我也再次隆重地引用我自己的话。          

 我深知,伟大2字,充满了夸张,医师与医学语言,宜力避夸张,但是,桂技汤只能伟大。。

这需要您尽力去读懂桂技汤。

 

2)桂枝汤所用药物,极其简洁,桂芍草姜栆5味而己,其实这话也是错误,桂枝汤除5药之外,至少还含有另外3味药物,我先不揭露。

依例,主药为桂枝,依然去皮。

皮者,桂皮,即肉桂。

桂枝为何去皮?我己讨论过千古奇寃五苓散,我批判当代中医人类的谬误,批判对我伤寒论经方的扭曲,此处不想再提。我顺便指出:做为经典语言,已经大道至简。

而摧毁大道,亦难也,难在何处?

这非我此论之要点,待我择机续论。

当代人类颇通道理,常常在说细节决定成败,仲景先师做到了,也因此,伤寒全论,堪称医门法律(喻家言)。

 

桂-桂树-肉桂-挂枝,依时空与逻辑自成系统。

我在此引入工程学的系统论用以讨论我的中医学之思想。

如果讨论者有违逻辑,无视逻辑,则桂皮与桂枝不分,则仲景先师也无奈。

如同华佗无奈小虫何(毛泽东)。[Smile]

 

医学语言,宜力避夸张,但是,医学不避油墨,因为医学面对生命,直面问题,而医师是解决问题的人,生命充满了油墨,油墨分为5色,5色靑赤黃白黑,肉桂与红色油墨有关,因为肉桂温阳,可壮阳气,肾藏真阴真阳,肉桂因此归肾,与黑色油墨也有关。。。但是,仲景的8味地黄丸是金匮肾气丸,用的应当是肉桂,而非桂枝,若误用之,很可能成为1个中医玩笑,致伤人命,于是,成为1种黑色油墨!中医人类,宜力避与生命开玩笑,力避此类黑色幽默之发生!

我喜欢黄色幽默。

因为,脾胃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

扫黄有利于社会安定,因为当代前位高发病,皆是吃饱了撑滴。

但是,伤寒论时代的人类多S于饥寒交迫,中医人类还宜深解黄色幽默之生膻与生猛,扫黃宜慎重!不提。

 

论及桂技汤,我依序想到了5色幽默与红黑2色与肾与肾气丸与肾之阴阳与水火。。。请读者同学原谅我的意识流在隨意流趟,朝向1个不可知的方向,最后归于海洋。。。

但是,火为生命之大阳,水为人体之大阴,只有最,没有更,这是应当深知的。

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我等是否每天都在制造着黑色幽默,而黄色幽默却不再是幽默?

当代的中医人类应当知道您在干了些什么。

哼哈嘻。

我还将批判六味地黃丸,而地黃是黄色的!

 

3)总观伤寒论全部398条原文,我需要指出的是:这原文第12条,亦即首次推出这中医史上千古1方的条文,应当是最繁琐,最复杂,最精细的文字,用我东北乡人的语言来形容仲景先师的这段文字,可以用上"沫叽"2字。

依我看来,伤寒论文字句句散发着美,第12条原文,应当最美!

我即然提到了我的东北家乡与乡人,我想起了乡人饮酒,杖者先出这类话(孔子)。

于是,我隆重地给我的东北乡党,我的先辈大医师们广告1下,他们是胡化东,胡炳文,胡希恕,刘渡舟,郑统魁,吴咸中,彭静山,李玉琦,史常永,赵有臣。。。们,还有张锡纯,马二琴们,他们堪称我中医大家,亦经典之大学者,成为我北人医经之先生,北方,也成为经方之重镇,经方之大家群!

但是,若论南人尚文,北人尚武,世人至今无视这个大家群。

 

述而不作,有1种质朴的大道在其中,北人中医大家是更为质朴的1群,因为文字默默,比如道德经5千言,比如我面前的这本破烂不堪的《伤寒论》。

 

 

 

 

 

 

 

《温柔的桂枝汤》(之五)

周时观之。 

 

若问我爱你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 

若论我爱经方有多深,桂枝汤代表我的心。 

伤寒全论,文字不多。 

读伤寒论文字,常恨张仲景! 

恨张仲景惜字如金! 

1)我推断,伤寒论的原创者只能将原文写在3物上,1竹简,2木牍,3帛。所谓,书之于竹帛。 

竹简厚重,如果连篇累牍,必将学富5车,汉牛充栋。。。若苇编成卷,常常可能3绝(引孔子家语)。 

木牍不便于成卷。 

帛为贵重的丝织物,难以普及。 

因此,伤寒论原文也必须尽力节约用字。。。其实,医学逻辑,常常也是大道至简,最终也是大道至简,因为,再复杂的病,最终需要的,不过是医师的判断力,YES OR NO。 

孔子述而不作,我想,孔子是出于创作成本的考虑,是为了省下自筹笔墨与竹帛的本钱。 

其实,那位苏格拉底,也是述而不作。。。而中国是竹帛与纸张的发明地,当欧陆之人尚苦于自己的思想难以文字留底时,我中国人早就发明了勒石与刀笔之术,从石贝枝条到卦爻,从岩画陶土直跃进到竹木与纸帛。。。 

成本决定效益。 

2)但是,伤寒论做为1部伟大的医学经典,做为中医临床学的圭臬之作,对于现当代的医学实务具有法典,医典式的指导意义,是中医临床学,中医药物学,药理学,方剂构成学。。。的源头之作。 

在没有再发现更早期的医学经典之前,伤寒论依然是我中医临床学的高峰之作,即使在当今高科时代,其特有的临床学价值仍难以超越。。。 

3)如果是法典,其原创者们都会竭力节省文字的使用,其原理还是大道至简。 

我再1次引用林彪的话:明白的事情不需要说,不明白的事情没必要说。。。因为,说了也是废话。 

言多必失,文字表述语言,固定人类之思,固定语言。

当代律师都畏惧制定1件合同,因为,总是有懈可击。 

经典语言力避夸张,同时竭力精确完美,因为似法典,是医门法律。 

考伤寒全论,条文最少的仅仅几个字,比如“胃家实是也”,比如“脉微细,但欲寐”。

但是,为了推出桂枝汤,仲景先师却不吝文字,大费周张,用去整整1大段文字,估计用去的竹简可有若干公斤重。。。这是伤寒论条文加方剂,再加解说很长的1段原文。 

在此条原文中,我愿意多讨论1下“周时观之”这4个字。

周的现代意涵:1周为7天,属公元纪年系统,并非古汉字的原意。

周,有周天之意,是古意,用与计时。

周时,为全天,古代计时全天分12时辰(12地支),现代计时为24小时。2者分属不同计时系统,但是,天下事殊途同归,因为,地球绕日1周的时间不变,科学证明,地球绕日周期在缩短中,亦即地球绕日的椭圆半经正在缩短中,最终,地球可以落在太阳上。。。但是,我相信地球人类肯定看不到这1天,因为。。。不提。地与日的生命以亿年计,人类的生命以年计。。。计量单位相差100000000倍。人类面对宇宙天地自然必须敬畏!

所以,天不变,道亦不变(董说),所以,天在变,道亦在变(我说),董说为阴,我说为阳,于是,董说/我说=阴说/阳说=阴/阳=天地之道。

据说地球绕日1周,需要1年。

1年=365天5小时58分46秒。

年年如此,几乎分秒不差!也很神奇。

中国的12地支计时法,2小时为1时辰,规律覆盖当代的24小时计时法。

但是,最小公约数都是3。

这也很神奇。

所以,天下事,殊途同归。

归于地球绕日这种同1律。

观是观测观察之意,古遗迹有观象台,史记有天官书,天官者,职业观天的公务员。

古文有夜观天象之说。

观天观地观人,天地人=3才,这是中医师的重要责任。

观测与观察需要视器,古代为肉眼所见。

据现代生理学的常识,人类经视器所获取的信息,是眼耳鼻舌身5种感官所摄取信息总量的95%,可见视之可见(老子语)的重要。当代人将就诊谓之看病,看医生,看。。。意味深长。

望诊因此成为中医4诊之首。

观察,是医师们最重要的职责。

人的肉眼,是最精密的探测器,CT,MRI,光电望远镜,显微镜。。。都是人视器的延伸,是肉眼观察的延伸。。。最终经视器将光信号转为光电信号,光化学信号传给脑。。。脑的视中枢接受,计算,统计,分系,判断。。。发出指令,此程序分为自动化与主动化2种。

周时观之——换算成现代化的医学语言,即全天24小时监护,应当是最高等级的医学监护,由医师全程守护在病人的床前根据病情演变随时调整用针用药。。。

行医难,难行医,医者仁术也。。。古代的张仲景们做到了。全神投入,全方位立体对病人竭尽救治,精细观测,管控急烈传杀病,古代的中医人做到了,为我等留下千古医经,为我等留下千古医德。。。但是,医本无德就是德,因为,医师,你就是干这个的,为理想而战,真正的人类,真正的中医人类也是真正的战士!

岐伯,伯高,少师,仲文,扁鹊,仓公,仲景,华佗,李时真。。。他们是真人!

真人,至人,圣人,贤人。。。都是完人,完蛋之人?

医者无疆!

只有医师才会享有临证行医的乐趣,医师应当享有行医的乐趣!

而思考,精确精准的判断是令人欣喜的,医师必须享受观察的乐趣,享受思索的乐趣。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大江川 回复 悄悄话
《温柔的桂枝汤》(之五)
周时观之。

若问我爱你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
若论我爱经方有多深,桂枝汤代表我的心。
伤寒全论,文字不多。
读伤寒论文字,常恨张仲景!
恨张仲景惜字如金!
1)我推断,伤寒论的原创者只能将原文写在3物上,1竹简,2木牍,3帛。所谓,书之于竹帛。
竹简厚重,如果连篇累牍,必将学富5车,汉牛充栋。。。若苇编成卷,常常可能3绝(引孔子家语)。
木牍不便于成卷。
帛为贵重的丝织物,难以普及。
因此,伤寒论原文也必须尽力节约用字。。。其实,医学逻辑,常常也是大道至简,最终也是大道至简,因为,再复杂的病,最终需要的,不过是医师的判断力,YES OR NO。
孔子述而不作,我想,孔子是出于创作成本的考虑,是为了省下自筹笔墨与竹帛的本钱。
其实,那位苏格拉底,也是述而不作。。。而中国是竹帛与纸张的发明地,当欧陆之人尚苦于自己的思想难以文字留底时,我中国人早就发明了勒石与刀笔之术,从石贝枝条到卦爻,从岩画陶土直跃进到竹木与纸帛。。。
成本决定效益。
2)但是,伤寒论做为1部伟大的医学经典,做为中医临床学的圭臬之作,对于现当代的医学实务具有法典,医典式的指导意义,是中医临床学,中医药物学,药理学,方剂构成学。。。的源头之作。
在没有再发现更早期的医学经典之前,伤寒论依然是我中医临床学的高峰之作,即使在当今高科时代,其特有的临床学价值仍难以超越。。。
3)如果是法典,其原创者们都会竭力节省文字的使用,其原理还是大道至简。
我再1次引用林彪的话:明白的事情不需要说,不明白的事情没必要说。。。因为,说了也是废话。
言多必失,文字表述语言,固定人类之思,固定语言。
当代律师都畏惧制定1件合同,因为,总是有懈可击。
经典语言力避夸张,同时竭力精确完美,因为似法典,是医门法律。
考伤寒全论,条文最少的仅仅几个字,比如“胃家实是也”,比如“脉微细,但欲寐”。
但是,为了推出桂枝汤,仲景先师却不吝文字,大费周张,用去整整1大段文字,估计用去的竹简可有若干公斤重。。。这是伤寒论条文加方剂,再加解说很长的1段原文。
在此条原文中,我愿意多讨论1下“周时观之”这4个字。
周的现代意涵:1周为7天,属公元纪年系统,并非古汉字的原意。
周,有周天之意,是古意,用与计时。
周时,为全天,古代计时全天分12时辰(12地支),现代计时为24小时。2者分属不同计时系统,但是,天下事殊途同归,因为,地球绕日1周的时间不变,科学证明,地球绕日周期在缩短中,亦即地球绕日的椭圆半经正在缩短中,最终,地球可以落在太阳上。。。但是,我相信地球人类肯定看不到这1天,因为。。。不提。地与日的生命以亿年计,人类的生命以年计。。。计量单位相差100000000倍。人类面对宇宙天地自然必须敬畏!
所以,天不变,道亦不变(董说),所以,天在变,道亦在变(我说),董说为阴,我说为阳,于是,董说/我说=阴说/阳说=阴/阳=天地之道。
据说地球绕日1周,需要1年。
1年=365天5小时58分46秒。
年年如此,几乎分秒不差!也很神奇。
中国的12地支计时法,2小时为1时辰,规律覆盖当代的24小时计时法。
但是,最小公约数都是3。
这也很神奇。
所以,天下事,殊途同归。
归于地球绕日这种同1律。
观是观测观察之意,古遗迹有观象台,史记有天官书,天官者,职业观天的公务员。
古文有夜观天象之说。
观天观地观人,天地人=3才,这是中医师的重要责任。
观测与观察需要视器,古代为肉眼所见。
据现代生理学的常识,人类经视器所获取的信息,是眼耳鼻舌身5种感官所摄取信息总量的95%,可见视之可见(老子语)的重要。当代人将就诊谓之看病,看医生,看。。。意味深长。
望诊因此成为中医4诊之首。
观察,是医师们最重要的职责。
人的肉眼,是最精密的探测器,CT,MRI,光电望远镜,显微镜。。。都是人视器的延伸,是肉眼观察的延伸。。。最终经视器将光信号转为光电信号,光化学信号传给脑。。。脑的视中枢接受,计算,统计,分系,判断。。。发出指令,此程序分为自动化与主动化2种。
周时观之——换算成现代化的医学语言,即全天24小时监护,应当是最高等级的医学监护,由医师全程守护在病人的床前根据病情演变随时调整用针用药。。。
行医难,难行医,医者仁术也。。。古代的张仲景们做到了。全神投入,全方位立体对病人竭尽救治,精细观测,管控急烈传杀病,古代的中医人做到了,为我等留下千古医经,为我等留下千古医德。。。但是,医本无德就是德,因为,医师,你就是干这个的,为理想而战,真正的人类,真正的中医人类也是真正的战士!
岐伯,伯高,少师,仲文,扁鹊,仓公,仲景,华佗,李时真。。。他们是真人!
真人,至人,圣人,贤人。。。都是完人,完蛋之人?
医者无疆!
只有医师才会享有临证行医的乐趣,医师应当享有行医的乐趣!
而思考,精确精准的判断是令人欣喜的,医师必须享受观察的乐趣,享受思索的乐趣。
(待续)
大江川 回复 悄悄话 《温柔的桂枝汤》(之四)

精细的药物组成与温柔的微微汗出。

原文第12条:
太阳中风,阳浮而阴弱。阳浮者,热自发;阴弱者,汗自出。啬啬恶寒,淅淅恶风,翕翕发热,鼻鸣干呕者,桂枝汤主之。

桂枝(三两,去皮)。
芍药(三两)。
甘草(二两,炙。
生姜(三两,切)。
大枣(十二枚,擘)。

右五味,fu咀三味。
以水七升,微火煮取三升,去滓。
适寒温,服一升。
服已须臾,啜热稀粥一升余,以助药力。
温覆令一时许,遍身漐漐微似有汗者益佳,不可令如水流漓,病必不除。
若一服汗出病差,停后服,不必尽剂。
若不汗,更服,依前法。
又不汗,后服小促其间。
半日许,令三服尽。
若病重者,一日一夜服,周时观之。
服一剂尽,病证犹在者,更作服。
若汗不出,乃服至二三剂。
禁生冷、粘滑、肉面、五辛、酒酪、臭恶等物。

此条原文,有3大特别之处。

1)首次隆重推出伤寒全论第一方。
可谓千古经方之首,但是,却为汗吐下和温清消补8法的汗法而设,而汗法又为8法之首法。

因此,桂枝汤在史上居功甚伟,有3个伟大,中医人类不可不知。

医学思想,讲求时空-逻辑与存在,而中医经典文字充满着逻辑一一我也再次隆重地引用我自己的话。
我深知,伟大2字,充满了夸张,医师与医学语言,宜力避夸张,但是,桂技汤只能伟大。。
这需要您尽力去读懂桂技汤。

2)桂枝汤所用药物,极其简洁,桂芍草姜栆5味而己,其实这话也是错误,桂枝汤除5药之外,至少还含有另外3味药物,我先不揭露。
依例,主药为桂枝,依然去皮。
皮者,桂皮,即肉桂。
桂枝为何去皮?我己讨论过千古奇寃五苓散,我批判当代中医人类的谬误,批判对我伤寒论经方的扭曲,此处不想再提。我顺便指出:做为经典语言,已经大道至简。
而摧毁大道,亦难也,难在何处?
这非我此论之要点,待我择机续论。
当代人类颇通道理,常常在说细节决定成败,仲景先师做到了,也因此,伤寒全论,堪称医门法律(喻家言)。

桂-桂树-肉桂-挂枝,依时空与逻辑自成系统。
我在此引入工程学的系统论用以讨论我的中医学之思想。
如果讨论者有违逻辑,无视逻辑,则桂皮与桂枝不分,则仲景先师也无奈。
如同华佗无奈小虫何(毛泽东)。[Smile]

医学语言,宜力避夸张,但是,医学不避油墨,因为医学面对生命,直面问题,而医师是解决问题的人,生命充满了油墨,油墨分为5色,5色靑赤黃白黑,肉桂与红色油墨有关,因为肉桂温阳,可壮阳气,肾藏真阴真阳,肉桂因此归肾,与黑色油墨也有关。。。但是,仲景的8味地黄丸是金匮肾气丸,用的应当是肉桂,而非桂枝,若误用之,很可能成为1个中医玩笑,致伤人命,于是,成为1种黑色油墨!中医人类,宜力避与生命开玩笑,力避此类黑色幽默之发生!
我喜欢黄色幽默。
因为,脾胃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
扫黄有利于社会安定,因为当代前位高发病,皆是吃饱了撑滴。
但是,伤寒论时代的人类多S于饥寒交迫,中医人类还宜深解黄色幽默之生膻与生猛,扫黃宜慎重!不提。

论及桂技汤,我依序想到了5色幽默与红黑2色与肾与肾气丸与肾之阴阳与水火。。。请读者同学原谅我的意识流在隨意流趟,朝向1个不可知的方向,最后归于海洋。。。
但是,火为生命之大阳,水为人体之大阴,只有最,没有更,这是应当深知的。
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我等是否每天都在制造着黑色幽默,而黄色幽默却不再是幽默?
当代的中医人类应当知道您在干了些什么。
哼哈嘻。
我还将批判六味地黃丸,而地黃是黄色的!

3)总观伤寒论全部398条原文,我需要指出的是:这原文第12条,亦即首次推出这中医史上千古1方的条文,应当是最繁琐,最复杂,最精细的文字,用我东北乡人的语言来形容仲景先师的这段文字,可以用上"沫叽"2字。
依我看来,伤寒论文字句句散发着美,第12条原文,应当最美!
我即然提到了我的东北家乡与乡人,我想起了乡人饮酒,杖者先出这类话(孔子)。
于是,我隆重地给我的东北乡党,我的先辈大医师们广告1下,他们是胡化东,胡炳文,胡希恕,刘渡舟,郑统魁,吴咸中,彭静山,李玉琦,史常永,赵有臣。。。们,还有张锡纯,马二琴们,他们堪称我中医大家,亦经典之大学者,成为我北人医经之先生,北方,也成为经方之重镇,经方之大家群!
但是,若论南人尚文,北人尚武,世人至今无视这个大家群。

述而不作,有1种质朴的大道在其中,北人中医大家是更为质朴的1群,因为文字默默,比如道德经5千言,比如我面前的这本破烂不堪的《伤寒论》。
大江川 回复 悄悄话 《温柔的桂枝汤》(之二)
解答太阳病

解答太阳病,可以先读素问-气交变大论。气交变,换成现当代的科学语言,也不过是大气循环与异动。
而地球的大气运行,直接受到太阳的光与热操控。
我喜爱阳光,那怕1米。
地球人身处生物圈中,身居食物链的顶端,也身处大气层里。
必须的!
太阳与生命,与人。太阳,与太阳病,虽然大不同,有些非常名。[Smile]
生物学观察表明:当中国的扬子鰐将巢筑在远离长江的岸边,预示着当年有大洪水,反之,当年干旱。
鳄鱼的生命体上有感应器,可能接受到人类的生命体上不能感受到的信息,此信息来自太阳,来自外太空,或大宇宙,人与魚,共以天地相参。
地理学的观察表明:当中国的某地生长大面积的某种普通的杂草,草的叶片呈红色,可预测此地有铜矿。含铜的叶片呈红色。。。

青蒿 ?

人与天地相参,以四时之法成,这是内经的语言。
是经典语言。
人体的肝脏细胞里面大量含有铜元素,而肝炎病毒喜爱肝细胞,肝细胞是肝炎病毒们的美好家园,会不会与铜元素Cu有关?
当肝炎病毒入血复制,再游荡全身各处,为什么选择肝细胞住下,而不能在肺细胞中生存与复制?其中有何同1律?
太阳,天有1轮大宝。
地球生命之大原,阳气之根。
但是,阳光是火热的。
太阳是最伟大的火神!
它给每1寸地表以同样的爱,既是无私的,还是免费的。
我如此描述,是在复习天地自然与宇宙,试图读懂生命自己。
我是在猜想那本阴阳大论。
当初,仲景先师曾经有幸地捧读过这部中医经典。
我猜想,仲景先师也要读经典,必须的,他说过,要勤求古训,博釆众方。
古训,含有阴阳大论。
我猜想,仲景先师是汉末时代的人,他老人家读的经典应当是先秦之作,春秋老子。。。
我有意捜证过一些世界史,全人类拥有各种崇拜物,但是,太阳崇拜却是同1的。
中国有羿射九日,夸父追日之说,中国人喜爱中国红,喜爱金黄。。。这是纯正的太阳之光。
青赤黃白黑5色,太阳之光占其3。
中医人类追求阴阳平衡,其实,阴阳不平衡,才是常态。
而阳为主,阴为辅,阳领军,阴隨阳转,这是生命的活力与热情之常态。
当我们失去了那部阴阳大论,也许永远失去了,永远失去了足以照亮我中医人内心困惑,俾我走出思想丛林之黑暗的1只太阳,但是,我们还是可以重拾仲景的活人书,试着捡拾1米阳光。。。讨论太阳病。
阳分3阳,太阳,初始之阳,阳明,大放光明之盛烈之阳,少阳,由烈转少近阴之阳。
读阴阳者,焉能不识此?
名可名非常名。
阴分3阴,太阴,承接少阳,是阳收阴长,初始之阴。
少阴,承接初始之阴,使阴再少,但是己近孤阴。
厥阴,是承接己近的孤阴,使阴绝阳回。。。这是阴阳的另1态,即阴态,阳态,阴阳态。
要点是:阴阳互,对,转,是消长的,消长之中是运动的。
伤寒论以此3阳3阴命名伤寒6病,极其深意!中医人类读不懂,也只好硬着头皮去读读读,不该固守僵化。。。[Smile]
因为,阴阳,是我中医学理论的核心关健词。

伤寒论病,病出1原,伤寒论命名疾病,描述疾病,推演疾病,判断疾病,最终程控疾病,启动的程序的key,都含有阴阳。key有多种,各有不同,但是,阴阳是基因,是所有Key的共同点,也是生命程序之key的基因。
基因具有同1律。
也因此,伤寒论为我们论六病,而非六经。
伤寒论以阴阳论六病,再将阴阳分为三阴三阳,将外感病统于阴阳论,从而建造了1个辨识外感病,精确应对外感病的体系。
其中法度森严,证于临床学实务,令人叹为观止。
阴阳学说是大道,其中含有大逻辑。
大江川 回复 悄悄话
《温柔的桂枝汤)(之三)

太阳病是原点。

总观伤寒论,共398条原文,分布于六病与霍乱,热后劳复中。
而太阳病1病就独占200余条原文,几占原文总量的2/3。
续论太阳病与桂枝汤之前,我先给外感病下个定义,这个定义含有3要素:
1)自然环境。
2)生命内环境。
3)太阳。
其实这是3要素。
外感病之命名,是现代的中医名词,是中医人类自己命名的,但是教科书问题多多,大师不解外感病,说不清楚外感病,也是个可爱的现象。
这3,2,1是3个圆,太阳是最大圆,自然环境是最大內切圆,人体内环境是小的内切圆(曲线切,我独创,可能补充欧几里德几何原理)。。。如此,太阳生病了,波及自然环境,自然环境生病了,波及人体生命内环境。
外,与生命内环境相对。
人体生命与自然环境之界,是皮毛。
但是,阴阳对立互根转化消长无极无界。。。无限可分。
如今,太阳生病了,[Smile]太阳生病了,就是太阳病?
对中医困惑的人常常问我。。。我也无法教化谁,但是,伤寒论还是要读的。
太阳1发烧,地球肯定要感冒。人类肯定也发烧,其中需要惊动地球某生命,(??)我先不揭露。
风寒暑湿燥火,名之六气,六气对于生命,是正负能。
若水能浮舟,亦可覆舟。
风,指大气移动。
寒,是环境低温。
暑,是环境高温。
燥是大气低含水,湿是大气含水量高饱和。
火为热之极。
我是希望我的学生们再版教科书时,参考1下我此论,以示我中医人是思考者,所思与时俱进中,这是我的戏言。
我是个无为者。
我深知,教化,决不是人干的活。
中医人类的医学思考,应当与时俱进,不必固守僵化,比如,科学地延伸古文字的当代含意。
顺便指出1点:我对当代大师编著的国家版的中医教科书极不满意,时代已经进步,科学已经将人类视野极至化,中医人却不愿意观象,也因此不能执大象天下往。。。这是令人遗憾的!
现存教科书,可以撕毁1半。
现存中医学理论架构,可以推倒1半,再予以重建,以固本澄源。
源在中医经典文字,中医人类,您要读书,不要有辱使命也。
也因此,我愿意做为1个开放开心的讨论者,我尊重原创讨论者,那怕只言片语。
中医人类过于沉闷。
关于外感病,及其成因与病象,素问有7篇大论专门论及。
我读过7篇大论,1直想找到1个可爱的讨论者,但是,至今无果,我搜寻洪图老师,明山老师及其他大师的医学论著多篇,至今未能找到中医人类对7篇大论的全面讨论,不知中医人类都在忙于读些神马书?
读神书?神说神有理。
读马书?马是马克思?马克思的书早就过时了8?但是,我中医师不是当牛作马人么?
而仲景大师在原创中不忘强调自己著述伤寒论这部经典之作的医学思想之宗,就是撰用素问九卷。。。云云。
当代治伤寒学的大师辈出,满口经伦,有些中医人自创新法,也是可喜可贺的,但是,1部经典再烂,中医人类总该试着去翻检做势先去读1读它么。
文字默默,承载着我中国人群的生命之史。。。我相信自己,我更相信祖先,因为我无所成功,但是,祖先们造化成我等生命,必有合理性,造就现存地球最大群,就是我等祖先们的大成功!这是为神马浧?
攻读中医,挑战人智!
敢读中医经典者勇。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山水就在那里,看谁敢去读山水。

太阳病是原点。
原点,比如核爆之原点,比如自原点放射。
比如,宇宙大爆炸,自原点膨胀,而各质点飞向不可知的方向,可以呈加速度,可以呈1,2,3宇宙速度,依质量与速度,可以超越,可以追逐,可以中顿。。。因此,6病皆起于太阳,但是,依情况各不同,可以顺传,可以合病,可以并病,顺传之时,多发生坏病,还可超越阳病直接变阴病。。。
伤寒论病,同1种外感病,可以千人千面,但是,初起皆为太阳病。
要问太阳病有多深?时间代表我的心。
太阳病,病程短,变化快。
伤寒1日,太阳受之。
1日24小时,太阳病之变化可以小时计,初识太阳病因此极其重要。
判断太阳病,应当是1个l中医师的基本功力,也高度挑战临证者的人智。
因为,病机如战机,风起于青萍之末;病始生,极微极精(素问语),端看如何识别判断与掌控。
主动权在握,制病起于萌芽之中。。。
太阳病到底长啥样?
读过伤寒论的人,应当斩钉截铁地作答之。
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颈强痛而恶寒。
太阳病=1+2+3,或=A+B+C。
3证共组标准的太阳病,各占33分。
若以66分为定病标准,则至少应当具备两证。
但是,伤寒论是黑白分明的,临床见证却永远是灰色的。。。也因此,伤寒论中居然也有但见1证便是,不必悉俱这样的话,当然是讨论柴胡汤类。
我暂不提。
观太阳病,断病识病最要紧,病分多种,也要辨病,多证共组1病,因此必须会辨证,识证。
因为初识最难识,所以医师很难找到感觉,我自己遭遇到太多的故事。。。诸多病例,转了1圈,其实原于无视太阳病。
1个普通感冒,挂号看急诊,再排队查血之时,可能已经由太阳转属阳明了,如果再快速变为少阴病,脉微细但欲寐。。。需要呼唤四逆汤了。
判断太阳病,需要以小时计。
大江川 回复 悄悄话 2版

《温柔的桂枝汤》(之1)

推倒六经辩证之说

攻读伤寒论全论,原文主论6个病,另付霍乱病与热病后来复。
伤寒论载有辨与证2字,伤寒论也载有病与证2字,还载有脉证2字,伤寒论还载有“平脉辨证”4个字,但是,伤寒论原文并没有六经辨证4个字。
中医人读中医,至少应当知晓病与证的区别,知晓脉与证的不同质,知晓何为辨病与辨证。。。而这些中医学的基本点,必须要以伤寒论原文为法度,因为,全球的中医人都坚信,是伤寒论首开中医辨证论治体系之先河,而辨证论治也是中医临床学的核心价值之体现。人类本来是天然造化,1切草木生命,也同是天然所造化,人类摄食水,就是生存必然态,而所摄之物不离生态环境,所摄之物,即为营养物,也为医药物。人类所需之物之药物皆存在于地球原始生态,这是一种铁定的逻辑。所以,药物本身并不值钱,善用药物的医师才有专业价值。
伟大的医学思想与良好的医学思考才有无量之价。
因为,医学思想是生命对生命的理解与解答,解答生命与病痛,是金钱与其他物难以做到的,因为高度挑战人智,医师应当是高度拥有人智者,不应浪费了自己的神思。
吾生也有涯,思无涯。
伤寒论经方的讨论者,必须尊重原创,谨记时空之转变,逻辑之对接,存在之合理。。。才有可能逐渐接近我中医学的大道,逐渐读懂1些伤寒论这本“活人书”(华佗语?),而医师的天职,就是治病救人,竭力使人得救,使人活。
辨证论治,这4个字,几乎成为当代中医学界中医师们之信条,之天条。
但是,依我愚见,当代中医大师中医人至今并未知晓这4个字的医学思想之内涵,也因此当代中医师的行止与医学举措是可疑的,偏离中医的大道,而大道之行,天下为公,公者,公理也。
中医的公理何在?这要读内难伤。
辨证论治的公理何在?这要读伤寒论的原创原文。
辨证论治何其重要,会辨证,用1杯温水即可救人1命,1把靑蒿可化解某生命危机。。。
不辨证,可以狂轰滥炸,开出1付天价之药,内含草药32种,可以给同仁堂主卖出32种草药,其实,这个病例只要3种药物即可见效。这需要辨证,或需要辨病。伤寒论,首先是辨病论,请看原文:辨太阳病脉证并治。。。
伤寒论,是抗外感病的程序论。伤寒论,是辨病辨证论,不是六经论,不是六经辨证论。伤寒论所记载所讨论的是六病,不是六经,所谓六经辨证论,是伪论,严重扭曲了伤寒论原创精神,应当推倒重建,拨乱反正!
太阳病,是1个病,可以表现为诸多证。
太阳病,不是太阳经,也不是太阳经病。
因为太阳病可以表现为诸多证,波及5脏6腑,12正经,奇经8脉。。。同学们,您们肿么看?
虽然,太阳2字,可用来命名大肠经,还可以用来命名膀胱经,但是,命名了太阳病及其它。。。因为阴阳者,天地之道也,数之可十,推之可百,数之可千,推之可万,万之大,不可胜数,其要1也(素问)。太阳也与经络有关系,但是,太阳伟大,伟大在阳,阳分3阳。。。还是因为,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中医人不懂脏腑经络,是很可疑的,因为开口动手便错,但是,中医人无知阴阳,行医论道也只能胡说8道。。。罪过也。[Smile]

回归经典伤寒论。
做为1个中医人,只能做为1个学者。
而学者,就是学着。
中医人,学神马?这是个问题。
但是,伤寒论文字默默,它是1种存在,里面有中医的大道理———这不是问题。
当代人类所谓“六经辨证”之说,显然是浮夸浮浅之说,甚至是伪说,当代的中医人依然承袭此说,于伤寒学的学术进步显然有害,不知大师及其弟子们做何感想?
我中医学的理论医学,当初极其坚强,也很完美,历经时空万千年,是建立在我中国先人世代观天观地观人观自然观宇宙观生命的肉眼所见,生命直证实证基础上的,中医医理,其()主干因此坚不可摧。
而善诊者,察色按脉先别阴阳(素问)。
中医人,岂能不知阴阳乎?
伤寒论的原创者,命名大疫大病,必然以阴阳论,所谓阴阳大论并凭脉辨证。
建构1个()医学体制改革,欲达其瑰丽之美,己经达到,这就是我中国的古老中医,即TCM。
而当代中国与西方的医学进步,也不过是我TCM伟大医学思想的继续延伸与进步,TCM,是人类医学的人间正道,虽然它己滿脸沧桑。
如果,世界各国各人群都从传统医学1路走出,则TCM是人类现存的最成熟的传统医学。
人类在面对自然挑战与社会挑战求生存之路漫长,TCM的医学思想的指向,就是人类求生存求完美的人间正道。
医学思想的正道,才能俾人类达至健康完美的彼岸。
但是,行路难,多岐路。
比如,中医人类自己解读自己的医门法典,竟然1直行走在岐路上,浑然不觉,祟饰其末,忽弃其本,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仲景自序)。


建造1个系统,至少需要3足。
中医学理论医学本来是3足悉俱的,因此,坚不可摧,思想强大,临床学实务价值巨大。
而摧毁1个系统,只需割裂毁弃1足,则可能使系统塌陷。
中医人类应慎,不要成为危险的1群。
这让我想起内经的1些告诫,施针用药,必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手如握虎。
在外行人看来,我中医学理论粗糙,虚无缥缈,混乱不堪,反智不科学。。。近现代中国的1流思想家,革命家,大师,智者高人同鄙视我中医,但是,这些大人与大师们竟然同陷入思想黑暗的丛林难以自拔,因为他们不知道。
道者,阴阳也。
这是中国大师们的1种悲哀。。。欲治国者,宜读中国,欲治中医者,宜读经典,欲成中医师,成中医大师者都不可以绕过内难伤,不可以不知阴与阳。
道,可道,非常道。
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近现代以来的中国思想家,革命家显少关注于道,根本忽视阴阳,攻读梵文,攻读西文西语其功力甚伟,独同忽弃我中国母语母文化,共同弃我大道,而知道者,才是中医人,中医人不能不知道!
孔子拜见老子,而不是相反。
关于道,孔子说:朝闻道,夕死可也。
孔子1生不知道。
但是,道者大道至简,阴阳者,天地之道。
1部伤寒论,就是1部阴阳大论,但是,以生命作解。
自王观堂,到陈寅恪,从康梁到钱傅,自胡鲁到郭巴。。。直至余岩,王斌,贺诚到舟子,追科学,竟自由并无可非议,但是实在应当深思用功1下自己的母文化,读懂阴阳读懂道。
中医人可以用功去开启自己的生命之门。。。站在TCM这座神秘的殿堂门前,不必将自己的思考停止,再寄存于殿堂里,而可以高喊3声,芝麻开门!
玄牡之门,是为天地根。
伤寒1日,太阳受之。
伤寒13日,何受之?呼唤逻辑!
太阳,为何物?太与大,有何不同?易字,为何由日与勿共组?日,为阳,月,为阴。它们之间,存在何种逻辑关系?
人类生命与太阳是何种关系?
同是生命,人类与黄花魚又有何本质的不同?
治大国若烹小鲜,黄花魚算不算小鲜?如何烹?烹者,何意?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