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狼

宇宙无边,有生命。人是动物,也是狼。来自远方的狼,在想啥呢?
个人资料
大江川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5苓

(2017-04-25 22:59:52) 下一个

美国中医师论坛-真给力老师之千古奇冤五苓散
魏北针灸2016.10.03
20160925:
真给力:
以下,我将推出《伤寒论》解迷之首篇:《千古奇寃五苓散》,供批判用。

以我愚见,凡爱中医者,必读经典伤寒论,凡恨中医者,亦当去读伤寒论,则爱恨情仇仇更仇,抽刀断水水更流。。。

伤寒论文字并不多,区区398条原文。中医人类,若记不住第1条,应当汗颜,宜力避自杀。若读不懂第71条,则可羞杀人也。

伤寒论文字,原创于汉末,距今己去将近1800年,所幸能传承至今,应有赖于我中国人发明打造了1个伟大的文字系统。我是中国人,我是中医粉,我认为,我中国汉语言文字独立于世,是地球人类举世最优美,最强大的文字语言系统。暂不提。伤寒论的经典文字最初被载于竹帛。世间之生物,只有人类能造字,文字能传世,必赖文字之载体,中国人会造世界上最美之文字,中国人善用最强大的文字之载体。依考古学之发现,中国人所造字,所用的文字载体可以万年计,应是世界1流的。中国字是立体效应的象形文字,中国人发明使用的文字载体有岩石,陶土,有金石竹木,还有帛与纸。。。如今人类也用声光电与磁。

,依钱存训先生的论点:中国古文字存量占世界现存古文字总量的2/3。

依王力先生的论点,汉初之人读懂先秦文字,已经吃力。

而当代中医人类能读懂自己的中医祖师们写于1800年前,甚或3000年前的古文字,古医学的经典应当是困难的,但是,当代原于古代,我等原于袓先,科学原于传统。我中国先人留下的文字,医经里面必含有我中国人群的密集生命信息。祖先的血液还在我等骨髓之中奔流。。。系统语言之神秘,何以破解?而活着是个问题,人即降生,必立即面对自然界与人类社会的双重挑战,人类面对的挑战往往是致命的。这也是医学家要面对的,而1部伤寒论,可俾我中国人,中医人寻获1种抗病治病的生命之Key(钥匙),开启某种生命的锈蚀之锁(lock)。中国人中医人有责任去读伤寒论,去不断读懂伤寒论,甚至应当用自身生命去验药,验经方。。。去实证经方之效用,去体验经方之奇妙,才可能找到1丝行医的感觉,获得1丝快感与幸福。经典也许难读,读经典因难读而读之幸福,其感觉之奇妙,无可明状。

伤寒论原文第71条在此:
太阳病。
发汗后。
大汗出。
胃中干。
烦躁不得眠。
欲得饮水者,少少与饮之,令胃气和则愈。
若脉浮、小便不利、微热、消渴者,五苓散主之。

五苓散原方及制法,用法在此:
猪苓(十八铢,去皮) 。  
泽泻(一两六铢) 。
白朮(十八铢)。 
茯苓(十八铢)  。                    

桂枝(半两,去皮)。

右五味,捣为散。
以白饮和服方寸匕。
日三服。
多饮暖水,汗出愈,如法将息。

我特意选择此条原文经过句读,可用"。"标出,以区分原文,方便解读。

其实,更易读懂原文的时空递进与转换的关系。

无须使用现代标点符号,即应快速读懂此条。

依我愚见,若中医人读伤寒论原文,连第71条都读不懂,则显然是没有用心,更没有过脑,而心藏神,则神无所藏,心失所养一一足判中医人读者给自己辨证论治1番的理由了。我此论出言直率,希望郝万山,刘力红诸君勿恼。

用心苦读原文,无惧讨论,才能逼近真相。

-----------
20160927:
真给力:
余下节,将为五苓散正名,读经典原文,循仲景先师的心路历程,为千古经方五苓散沉寃昭雪。

1,敢问水在何方?

2,小便不利是重证。

3,饮水是救急,暖水是良药,多饮暖水汗出愈。

4,不存在膀胱蓄水证。

5,五苓散的功用不是温阳,化气行水,而是补水,行水,解表,发汗,治胃中干,膀胱缺水证。

---------
20160930:
真给力:
千古奇寃五苓散之一,敢问水在何方?

千古经方五苓散问世近1800年,虽然救人无数,但是,古今之人至今尚未读懂原文71条,仲景先师的一片巧思妙想,伟哉大医的心路历程也就被当今大中小师们当成驴肝肺了,我有敢为仲景先师鸣不平!

全世界人们都说自己读懂了五苓?,都说伤寒论中有个膀胱蓄水证,五苓散是为膀胱蓄水证而设。又据说五苓散的功能是1温阳,2化气,3行水,因为治蓄水证。此子虚乌有之论!已近胡说8道之言[微笑]

我敢问水在何方?

如果科学精神是求真求真求真。

则读经典也只好读原文,读原文,读原文。

原文71条,用3字经,2递进,全文围绕缺水之论,明言渴欲饮水者,少少与饮之,之后,直指小便不利,微热,消渴,此皆伤寒重证,此皆极度缺水之重证,何来蓄水?

不仅如此,仲景推出五苓散,利水之时,却又语重心长地嘱咐:多饮温水汗出愈。。。若为蓄水,何故又要多喝水?

大师们在鼓噪温阳化,化气,行水之愚论时,到底读没读过伤寒论?

71条白纸黑字在此,存世已近1800年矣,中医人,您们的书难道都读到G肚子里去了?[微笑]

诚然,五苓散5药为散,皆为水去,但是,逻辑何在?用利水之物,就必然表示有水蓄在体么?当塞因通用之法成立时,为何还存在塞因塞用?而当极度缺水之时,必然小便不利,小便不利4字,在伤寒论之中几度出现?大师们岂能不知这4字之要紧?

若小便利者,其人可治(引自伤寒论原文),则小便不利,是极度缺水所致危象,则其人可死也。必须要利水以救肾,但是,利水之物用于缺水之人,如何有效?于是,只能多喝水与利水同行!仲景先师何等高明!怎能不快速補水?

俗话说,没吃过肥猪肉,应见过肥猪走。

1部经典伤寒论,是人命埔垫而成的,字字惨烈,是中医临床学的经典著述,伟大在逻辑强大,而非文字逰戏。我劝中医人类们还是少谈主义,多当牛马。

今天的医师们要读伤寒论,至少要去再实习几年,见识1下高热,处理1下呼衰与心衰,知道1下啥叫少尿,明白1点脱水与肾衰。。。

甚至,中医人类普遍应当去急诊室回回炉多值几次急诊班,多去参与抢救几个病人,围观1下也好。

如此,就不必千古奇寃五苓散了。

而这种误读误判经典的谬论,仅仅是冰山1角。

中医人类,也是很危险的1群。

在1个大师辈出的时代,我看著是好的。但是,当大师著作等身之时,不应当将伤寒论经典之作束之高阁。

此类类行止,等同毁我中医长城,我为之自感汗颜。

 

-------
20161001:
真给力:
《千古奇寃五苓散》之二,小便不利是重证。

病分外感与内伤。                          

外感病分为伤寒与温病。              

 伤寒2字,在素问之中指病因而言,所谓冬伤于寒,春必病温。而温病之名见于素问,也见于伤寒论之中(原文第6条)。                    

关于伤寒2字是否用于命名疾病,换言之,伤寒病之名可否存在?我不置可否,因为素问记载了伤寒一日太阳受之。。。伤寒论留下了伤寒一,二日,伤寒二,三日。。。之类描述。却都没有留下"伤寒病"之字样,而伤寒论,或伤寒卒病论,也是以伤寒言病因,不用于命名病。

所以,伤寒论全论主要记载了6个病,既太阳病至厥阴病。论中即辨病也辨证,诸如热入血室,痞,结胸之类,其中发热,恶寒,下利诸证频现,而小便不利也多次出现。

考小便不利,是1种极为严重的临床表现,但是,关于小便不利的内涵,至今已被讨论了千百年,还是SOSO之论,我曾亲见大师也加入讨论,依然语焉不详,这是令人遗憾的。我曾说过,伤寒论字字惨烈,全论就是抗病图,惨烈不亚于抗战与真正的战争。。。这是人类与自然的抗爭,天地有正气,但是,虚邪贼风甚烈,人类难以避之有时。

比如SARS,比如H1N1,H7N9之类。需要动用国家机器,启动国家免疫系统,启动1场全民抗战。

无论如何,伤寒之类,或温病显然是外感病,換算成当代的医学科学语言来表述,即急烈传杀病,主要由细菌,病毒感染而成。

以我所见,小便不利4字的临床学意涵为:1,小便量少,甚至极少。2,或无尿可排出,或有尿难排出(如少腹拘急,小便不利,见八味地黃丸证)。3或伴有它证。其中,如果24小时总尿量少于500ml,是为少尿,可能引发急性肾衰与尿毒症,因此,小便不利属于临床学急证重证。必须全力有效地救治。

至于有尿难排出,可能是膀胱与前列腺疾患。而原文71条所载的小便不利,显然是太病发热,发汗后,大汗出所导致的严重脱水,甚至电解质大量丢失。。。因为己知尿的含水量99%。

韦礴:
有关五苓散治疗蓄水证商榷,谈不上什么千古奇冤。五苓散主治或不主治蓄水证,均早有文献讨论。
1,五苓散治疗蓄水证。陈伯涛 - 《江苏中医药》 - 1980
2,五苓散证的病机原是三焦蓄水。王付 - 《国医论坛》 - 1990
3,五苓散证是寒与水结。高伯正 - 《河南中医》 - 1982
上为蓄水证,然有人主张其亦不治蓄水证。 
1,五苓散不主蓄水证。刘吉善 - 《四川中医》 - 1986
2,试论太阳蓄水并无水蓄。周广涵,常振声 - 《陕西中医》 - 1986
并引起争议
1,“五苓散不主蓄水证”质疑。王三虎 - 《四川中医》 - 1987
2,有关五苓散的两个问题——与刘吉善同志商榷。王建康 - 《四川中医》 - 1987
3,亦谈五苓散证——兼与刘吉善同志商榷。万小刚 - 《四川中医》 - 1987
上述行文方便,并非用正式文献格式,因曾正好手上有论文,抛砖引玉。
另外,水并非占尿比率99%。据百度,正常人尿液的主要成分是水,占96%~97%,固体成分占3%~4%。正常成人每天排出固体物质约60克,固体物质中无机盐约25克,其中一半是钠、氯离子;有机物约35 克,其中尿素约30克,其余是少量的糖类、蛋白及体内多种代谢产物。

洋岸植杏:
五苓散当然必有水,以方测证,有的证没有水, 是病大汗或误治发汗后,胃中干,此时当补水,“少少与饮之"。
小便不利,无水哪来有小便?这和胃中干因“发汗后,大汗出"有关。现代人也知嘱“多喝点开水”让病好的快点,令胃气和自愈。治病不忘胃气,胃气才是生发之气,患者有生发之气病可自愈。现代人吊上二瓶葡萄糖生理盐水,似乎也可和"少少与饮之"相比媲。这时小便量应多了。
五苓散治水无可厚非。“若发汗后,而脉浮,小便不利,徽热,消渴者"用五苓散发停水人之汗,也调利其小便,水代谢恢复正常,消渴可治,表亦自解。
五苓散的证,小便证不止是有“小便不利”,也有“小便数者",(伤寒论224 条‘小便数者,大便必硬,不更衣|十日,无所苦也,渴欲饮水,少少与之,但以法救之;渴者,宜五苓散。"这是转属阳明后的五苓散证。此小便数亦是水不化气之证候。
表里证而水停不化,(伤寒论74条…渴欲饮水,水入则吐,名曰水逆,五苓散主之"。

水逆也是胃中停水,桂枝降逆和利水药泽泻茯苓猪苓白术,去水逆。
五苓散还可去水痞。(伤寒论156条:“本以下之,故心下痞,与泻心湯,痞不解,其人渴而口燥烦,小便不利者,五苓散主之。"本人治一例心窝下不舒服者,拍得有水声,开始想用苓桂术甘湯,那思为水走腸间漉漉有声不同。用五苓散竞效。
    结合《金匮要略-痰饮咳嗽病》31条:“假令瘦人,脐下有悸,吐涎丨沫,而癫眩,此水也,五苓散主之"。
∩∩“此水也",可谓一针见血,五苓散对人体的水液代谢运用证很为广泛。五苓散有内饮外邪证,表里两解可理解为其方证。

愚认为伤寒论71条仲景大师已说得明白无误。

真给力:
谢谢杏林兄与韦磗诸君的讨论。

所提出的皆为好问题,我会择机作答。

讨论有益。

以下是我的续论。

1部伤寒论,也是1部外感论,更是1部温热论,我此论可能是愚论,或许令世人错愕,但是,阴阳者,天地之道也。

寒者热之,热者寒之,寒因寒用,热因热用。。。充满了时空与逻辑。

伤寒论难读,但是第1条易记,第71条易懂,即然如此,明明白白仲景心,为何浪费真感情?

仲景准确无误地明言指出发汗后>大汗出>胃中干,显然是极度缺水少水脱水失水,已近无水之重证,而胃为水谷之海(素问),仲景之言,重时空转换,俾逻辑对接,述存在合理,何来膀胱蓄水?以膀胱蓄水证命名五苓散所要搞定的外感重证,是1个天大的伪论!此伪论误导我中医人千百年,致使人们对千古经方五苓散的临床学价值产生极度误解,从而使今人对伤寒论经方的认识走向歧途。而所谓温阳化气行水之说,又彻底否定了仲景先师原创的本意,使千古经方蒙尘蒙寃,是令人发指的![微笑]愚敢问路在何方?中医人类肿么了?[微笑]

中国1977,愚报考理工大学,志在造舰,舰者航母,大国重器。。。理者,象思数思,工者,工巧神圣。上工治未病。。。中工不晓相传,见肝之病惟治肝也(金匮)。

如今近半世纪已去,历史将我推入医海,面对的是生命,大量的急危重症,每天使用的医学之key,去解决问题,但是,生命是形与神俱,解答生命相关的医学主题不同于造舰,舰船者,器具也,人命却是形与神俱(素问)。

中医人不可失神,宁舍1顿饭,不舍2人转,讨论ing,进步ing,2人转就是讨论。

讨论,是1种精神,我中医人必须学会讨论,经常讨论,中医人的立身之本,1是不断临证,2是读书求实不断讨论。中医人的立身之本,是不断地推动自身的学术进步,为此,甚至可舍1顿饭,反正当代人类疾病,大半也是吃饱了撑滴么,呵呵。

但是,五苓散证是吃饱了撑滴么?

这是1个极其经典的外感重证,危证。

五苓散证,主证有3:

1,外感表热未除(脉浮,微热)。

2,极度脱水致少尿(小便不利)。

3,极度脱水致极渴(消渴)。

換成当代的医学语言,也可见于H1N1之类的高热,严重脱水,少尿,急性肾衰。。。而古今之病也是历史相连的,这又让我想起了另外1句名言:古方未能尽愈今病,当然,我也要批判这句话,不是直言不讳者的错,不提。

至此,五苓散证的病因已明,我们应当追索原创者创立,制造,发明,配方,量化,妙用五苓散的道理,与心路历程,如此,我中医人才能深知明明白白仲景先师的心,将伤寒论经方的医学思想牢记在脑海中,融化在血液中,落实在行动上(林彪)。

---------
20161002:
读经典很累,当个中医人很累,但是,夫夷以近,游者众,险而逺,游者寡,而世间奇绝瑰丽之观,常在险远(王安石?)。不恰当地引用佛说,面壁9年图破壁,则中医人读经典不可以不读。依我愚见,大道至简,经典文字己达至简之境,自己读下去就是了,面壁读经,不是入眠,面壁1年,可信可不信,面壁10年,已经无所谓信与不信,这是1种享受,生命是个过程,中医人也要享受此过程,享受读经论道的乐趣,享受讨论的乐趣,享受1个人骑瘦马,挥扎枪与大风车战斗的乐趣。行医,是有乐趣的![微笑]

愚本愚人,精诚俾我愚顽为开。

所论皆散论,海选随机,兴之所至,隨想隨说,事先无草稿,胸中无成竹,不过全靠脑中的数据库,靠脑中的程序提取数据,合併同类项,再提取公因式。

伤寒论原文71条,仲景教给我等的1个重要的法则,大道至简。

列出公式,就是:

(a+b)^=a^+2ab+b^。

而正解就是:a=补水,b=利水。

愚以上愚论,或近乎愚不可及,却是我的原创。

我也是将数学与数学公式引入伤寒论经典研究的少数人,或许我是第一人。

我自己趁机快乐1下,哈。

 医理艰深,此事难知,但是,童心未泯,必须享受思考的乐趣。

我中医是大道。

道者,时空-逻辑-存在3者完美合1。

中医学思想,逻辑強大,我视诸君皆智者,读经典,面对挑战,两强相遇勇者胜。

梅:
@真给力 本人理解:五苓散可用于治疗伤寒重证无尿,尿毒症,有中药肾透析的排毒作用[抱拳][抱拳]

真给力:
谢谢梅。犹记得当年,你开始随我讨论伤寒论,如今10几年己去,你依然执着经典,读书临证,治病救人不断有成,贺你!

伤寒论,也是中医临床学的祖本。

若以数学原理论,內经之论,相当于中医学的高等数学,內经皆大论。

而伤寒论相当于中医学的欧几里德几何。

关于阴阳,关于道,西方人痴迷至今,但未解,中国人自己要珍惜,要得解,要求解。

数论之中有素数,医学经典有素问。。。

数学与医学,貌似风马牛,其实是1体,易曰:天下事,殊途同归。

依我所见,西方人重数思,中国人重象思。

但是,人类之思,是象数之思。

五苓散不过5药之合,合而为散。                                          

5药极简,药性平和,并不刁钻。   

五苓散药物组成:
猪苓(十八铢,去皮) 。  
泽泻(一两六铢) 。
白朮(十八铢)。 
茯苓(十八铢)。

桂枝(半两,去皮)。

以上原文,当代中医大师并未认真去读,愚愿详细秦读之,再臻经方之精确。

1)关于桂枝去皮,我从未见大师们有所讨论,但是,我坚定地认为,桂枝去皮1事,非同小可。因为,我中医用药,多为本草。本草者,本于自然,多为自然原始种,草木有情,人类肉草杂食,民以食为天。若论当代化学制剂与自然本草之本质区别何在?我暂不作答,留待诸君启我愚思,当然,我同时还有一问:人与其它動物最本质的1个区别何在?亦待诸君作答俾启我智。无论如何,读书与临证,都是挑战,考验的是医师的智慧,我更喜爱有创意的人!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鲁迅)。但是,人人都喜爱多快好省走?径,因为,两点之间,以直线的距离最短,这种事情,连我家的那只戴维都知道(戴维是我喂大的1条狼狗)。但是,逻辑有陷阱,戴维无视精巧的逻辑,可但是,人应当知晓,我坚信人脑永远超乎电脑,因为,电脑是人脑的复制品,人脑为真,复制必然要失其真,人脑与电脑,或电脑与人脑有本质的不同,除非你将电脑命名为人脑,或许1个人自己复制自己,则这个人可以说:我是我爸爸。。。          我所知,桂枝与肉桂本是同根生,中国的广西有桂林,广西简称桂,桂树是木本植物,樟科。。。主干的树皮,为肉桂,嫩枝切片为桂枝,这本为医学药学之常识。         肉桂,有温阳之力。                        桂枝,有解表发汗之功。。。           肉桂与桂枝功用?然有异,1温里,1解表,1皮1枝。但是,桂枝之上也有皮,枝是枝来皮是皮,皮者,肉桂也。仲景先师,才是真正的大师,因为仲景先师是个伟大的道者,道者,亦逻辑也。仲景先师明察秋毫,五苓散中用桂枝,而不用肉桂,甚至坚定地,不惜工本代价,还要将桂技上薄薄的1层皮剥下来,只因为这层皮是肉桂,仲景先师安的是神马心?按照逻辑:仲景如此巧用桂枝,坚决不混用1丝1毫肉桂,只有1种解释,就是坚定不移地用桂枝发汗解表,决不用肉桂温阳!

2)关于药量。

汉承秦制。

秦统一度量衡,重量单位铢两斤,24铢为1两,16两为1斤。

五苓散的5种药物用量之比如下述。                                                

猪苓:泽泻:白朮:茯苓:桂枝, 等于18:30:18:18:12。

等于3:5:3:3:2。

其中泽泻用量最大,是猪苓,白朮,茯苓的近2倍,是桂枝的2倍半。

泽泻利水,猪苓利水,茯苓淡渗利湿,白朮健脾利湿,4药共奏利水之效,以解小便不利。日本人研究过五苓散,试图改变五苓散诸药之比,但是,只有遵从原创的药量之比,才使利尿作用最佳,我认为,五苓散的药量比必源于某种临床学观察的大数据,今人喜欢循证,热衷所谓大数据,在小白鼠与果蝇身上摄取数据,再施于人体,但是,伤寒论时代,只能直接在真人身上收集数据,仲景所谓: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自建安纪年以来,犹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十居其七。。。惨烈的大疫时空大舞台,海量的海选大数据,不断双盲对照。。。反复实验于人,1,2,3期临床实验直接上。。。打造了千古经方的卓越药效,并诉诸于精确的量化与程控。

如此,五苓散之功效强大,主要用于利水(约等于利尿),其次,以桂枝发汗解表,集解表热,利水治小便不利于1身,即可快速改善少尿,纠正或改善肾衰与尿毒症。。。同时发汗解表以除表热,仲景先师精确量化,用心良苦,但是,病属极度失水,胃中干之重证,尚有消渴之状,急于饮水以自救,但无论是利水还是发汗,显然是竭泽加重极度失水而致病人于死地,这又如何是好?

愚将续论之。

 

千古奇寃五苓散之三,饮水是救急,暖水是良药,多饮暖水汗出愈。

水为何物?H2O也。

地球表面,被水覆盖3/5。人体含水量,成人超过体重半数,婴幼儿更多。细胞内液,细胞外液。。。人类遂水而居,若问人从何来?又将何往?何往未可知,何来可能源于海洋。这是1种永恒的人类迷思,或许使人类的科学之思止步,使上帝之思更改?我不置可否,还是讨论五苓散与水。水是宝贵的,应当让它流回原处。

中医人颇知阴阳,但是阴阳2字颇令近现代以来的中国文化学人大师们群体困惑,都说民国出大师,自王观堂,陈寅恪,钱穆之流,到胡鲁傳郭巴。。。加上孙文,康梁,添上友兰之属,连李鳌方舟子之类都混沌阴阳,阴阳混沌。。。但是,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一一大师们可以胡说,中医人岂能不知阴阳?不知阴阳者,不知道,不知阴阳者,不堪为中医人,因为不知道不上道。中医人不知道不上道,不懂脏腑经络开口动手便错(李中梓?),这话说的相当好,我点赞!关于道,孔子1直想知道,孔子问礼于老子(史记),孔子与老子独辟密室到底讨论了神马,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告诉孔子:阴阳者,就是天地之道。大道至简,可谓阴阳。

水,对生命如此重要,若设水为阴,则火为阳,如此,若问组成人体物质生命的最重量,最重要的物质是神马?显然是水。若设物质为阴,则精神可为阳,我敢问:何物为人体最极致的阴,何为人体最极致的阳?这需要逻辑的对接与递进,需要精确与模糊,需要等式与约等式。

水,是救命之物,水因此是最重要的药物,通常可直接饮用,必要需经静脉注入(lV)。记得《本草纲目》载药1892种,水部收入40种水。肾者主水,受五脏六腑之精气而藏之,藏而不能泻。。。泻了又如何?泽泻。。。

当面对1个极度失水的病人,极度少尿,即将或己垂危,肾衰,尿毒症,发热不解,变证百出,不利水难有尿出,利水发汗又加重失水,只有多饮暖水,多补水,补足水,补水同时再利水。此法甚妙!科学,合理,量化,循证,自然,经典,传统,最重要的是有效,有卓效,有显效,有治愈之效。我把五苓散比喻为抽水机,把真武汤称之为烘干机。但是,没有水,如何抽?尿不出,毒不出,只有上进水,下抽水,人就活了。抽水机还有1用途,就是用于水湿泛滥之人,只须利水,无须同时饮水,学经典用经方,还须活学活用。
-----------
20161003:
以下,我将续论五苓散的服法,妙用,临床学实证,核心价值及其它。。。

这要从"多饮暖水汗出愈,如法将息"这句原文开始。

讨论五苓散,我谓之千古奇寃,此言有些耸人听闻,当代科学著述鄙视此类语言文字,相信我以此文投书《科学》杂志,也必定被《自然》地消踪了,因为我尊重科学,热爱自然。这种2律背反,在当代科学界,医界,中医界也是普遍存在的,但是,科学不可畏,而自然可畏,中医不可畏,天下大道才可畏,时空可畏,逻辑可畏,存在可怕。。。经典文字有其真,我崇尚上古天真论。难道所有的科学语言不是天真论么?

我爱我师,我更喜爱追索天真。上世纪70年代,我的中医经典伤寒论的启蒙老师是胡秉文,还有郑统魁,崔兴源,王仲贤们,他们是伤寒论经方的每天实证者,开出的草药常常只有3,5味,花费不过几毛钱。。。我对我的物质世界有美好追求,我不反对物欲横流,物欲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么,哈。每个人自有独特的属于自己的价值观,必须尊重别人。但是,1部伤寒论属于中国,属于世界,属于所有地球人,每个热爱者,都是个批判者,只要你肯去读它,逐字逐句地去捧读它。比如,多饮暖出汗出愈。。。

承陆云平老师,关庆增老师们的教诲,使我渐入经典之门,但是行路难,而五苓散温阳化气行水,治膀胱蓄水证,我看不出有多难,但是,我遍读原文71条,到处找水,难以求得点滴。。。我纠缠老师要水喝,请原谅当年我对老师们的无理纠缠,误了老师们的辛苦,误了老师们喝水的时间。我不好,很不好玩。

伤寒论经方源远流长,传承至今,覆盖中西医临床学范围之广,己经令人难以想象,辨证论治程控正确,证与方逻辑吻合,常有卓越之速效,其所用药草多为寻常之物,比如生姜,大红栆,糜粥,鸡子黃之类,最常见的肯定是水,1部伤寒论,也是水火论,用水之妙,暖水,或白饮。当然伤寒论经方亦用虎狼之药,比如巴豆,干遂,生附子大者1枚。。。或药性剧烈,或有大毒,都高度挑战医师的智勇。而五苓散却药性平和,功效卓然,可治急证,工巧神圣,要务却在用水。因此,今人不读仲景原创原始文字,随着别人的解读起舞,至今不识水之用,则千古经方五苓散也要怒目圆睁的,行文至此,我老人家有些愤怒青年之态,哈哈哈,自己克制1些,易曰谦谦。。。利涉大川,但是,连仲景自己也会拍案而起的一一多饮暖水汗出愈不重要么?这1泓暖水,不是救急水救命水么?仲景先师的源头活水1源而3活:1为解表清热的汗源,2为利水解小便不利的尿源,3为解胃中干,烦躁不得眠,极渴消渴的水源,而水注定是生命之大源之本源,若水为阴,火为阳,则水液在机体的正常存在,就是人体生命最大的阴,而人体的内部恒温38个摄氏度可为人体生命的最大阳。脱水必高热,不是实热就是虚热,高热必耗水,不是脱水就是少尿。。。貌似,全世界的人们都拥有1个共同的价值观,同为理想而战!为拥有1个同样而恒定的体温值在奋斗终身ing。

真给力:
汗吐下和火清消补,汗法居8法之首。

洋岸植杏:
汗神,哈,李可说汗可解郁。本人有此感,打一场蓝球,出一身臭汗,还有什么不可解?

真给力:
但是,汗法精妙,最难把握,可但是,只要精确把握汗法,可能制病于初起阶段,制敌于太阳病阶段,所谓伤寒1日,太阳受之,6病顺传,若1日1经,传至少阴病或许需时尚久。当然,太阳病也可变证迭出,但是汗法总是首选大法。火神诚可贵,汗法价更高。。。此1主题,我不想多说。

洋岸植杏:
温病学派也有在卫汗之可也。

汗法在皮肤科很有精妙之运用,在神志方面,痛疼,等均见到疗效。

真给力:
但是,中国是中医的故乡,当西风逼近,高科盛行,人类至今并未能完美扼制感冒这种极其古老,传统,经典的人类疾病,却自毁医门。。。中西医师皆高唱神曲,自认高科,追求高大上,焉知感冒如何辨证乎?

而在我看来,1部伤寒论,就是1部外感论,全论不过记载了两个延续至今的外感病,遍布全世界,经常可发生,古今病名有异同,千古经方治大病。这是两个神马病?[微笑][微笑][撇嘴][撇嘴][睡][微笑][撇嘴][微笑][微笑][微笑][微笑]

谢谢杏林兄的讨论,伤寒宝典,生命铸就,含有铁定的逻辑,所用之物,1枝1叶1草1木总关情,世人们崇尚高科也无错,但是,也不必鄙视伤寒论治病救人的土办法。中医大师有责任督导自己的弟子们勇于前行,不断探索,敢于挑战,真刀真枪去拼搏。。。当代的中医人,大师们文字游戏作的太多了,浪费了他们的聪明,1部伤寒论在此,有几人敢读?时间不是金钱么?金钱能读懂伤寒论么?逻辑何在?[微笑]

我追踪过民国以来的毁中医灭中医的言论,自孙文到梁启,从鲁迅到余岩,自王斌到李鳌,都算是些读书人,总该懂得读书与做事的基本道理,欲识中医为何物,总该试试去学点读读中医书么,不然,你欲灭中医,不是灭空气么?

科学光环罩顶,连起码的逻辑都可以无视,TCM是超脱的,医学政治经济学,利益集团能消灭所有中医师,但是,能消灭中医精神,能消灭道么?道,不是天地自然,宇宙的运作铁律么?中国人们从远古走来,1路生存史1路抗病史,肉草杂食,死伤无数,竟然成就当今举世最大的地球人群,与草木没有关系么?与伤寒论们没有关系么?高科学发达了,就与传统低科学没有关系了,化学制剂发达了,人类就可以无视原始自然种可以治病这种存在么?化学制剂发达了,人类就可以快速加速灭绝浪费原始自然种么?

我追踪过引号科学家方舟子的毀中医,灭中医言行,满口科学,满嘴悖论。他要废中医,验中药。小样儿,给他点儿巴豆吃,估计能成肥鼠子,拿人验,他敢么?废中医验中药,小方知道啥叫中医,啥叫逻辑,啥叫天地自然,啥叫上古天真,啥叫道么?形与神俱,试试将小方废精神,看他如何打官司告状,做体操?[微笑]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中医是医学,不过是个T,原于C,至于M,连美国人都承认是踩你死首开人类化学制药之先河,没有那1本验方集,地球人可能至今还将青蒿素当柴烧。火神么,呵呵。

自孙子到方子,倒中医灭中医,鄙视中医,我看不奇怪。我奇怪的事,当代中医人大师辈出,群情激愤,却唯唯喏喏,竟然没有1个台上大师敢于直面挑战说句明白话,那怕左手持内经,右手持伤寒,念几段3点经,背几条伤寒论也好啊!大道至简,估计以方子们的悟性,也能听懂1,2,但是,大师们自己读过么,通通读过么,又读懂多少?我很想听听大师们与方子们讨讨论。中医,虽然被写入中国宪法,但是,宪法也是可以修改的,中国的宪法当然可以取消中医,比如孙大总统再现,鲁迅先生2世当人大委员长。。。或者方舟子先生荣任中国科学院首席科学家。

其实,欲灭我中医很简单,利诱中医,小钱即可收编。

1种植物物种,存世亿年计,可以被灭绝,因为其经济价值。

1种医学物种,存世几千年,也可能被灭绝,因为其政治经济学价值。

洋岸植杏:
美国有大麻解禁之争斗,中医力薄,泛力而求自束。麻黄运用十分广阔,米国却受限,不会用麻黄的人根本就提不起兴趣来。中国才是中医真正的复兴基地。尽管西风啸刹,芦荡还有火种,附子还在江柚大面积生长…。在境外不管之地,也有野火春风,有疗效的东西人们还是在追求。

真给力:
我不同意中医是大熊猫之说,中医也非磁器,因为,中医学的思想与精神已经渗入这个地球最大群的骨髓里,但是,中医精神如同青蒿素,它具有特殊的,无法?代的医学价值,甚至政治经济学价值,天价,但是,因为政治力不支持它,经济力欲灭绝它,也就没人去研究它,去读它,去栽培使用它,虽然,它遍布中国,虽然,它的价值冰山一角被记载于中国的经典之中,但是,是天书,书没人去读,方没人去用,而物种又被灭绝了,或转基因了,因此,TCM可以成为1种曾经的可能的存在,将被世人所淡忘,将来,人类们煮取甘草治咳,泡点大黃通便。。。或许是违法的,而中医师们只能给科学家洗脚,由西医师足医在1旁指手划脚。内经与伤寒论加上靑蒿统统可以当柴火烧。火神。

学者,当自强。中医人当自強。学者,也是学ing。就是学着。学无止境么。中医人类应当是有智慧的人,有志者。我常看到有中医人满口佛说,面壁读佛,甚至敢于手抄佛经,坐禅礼佛,功夫不淺,但是,1读内经就困,1看伤寒论就睡,然后,挂牌行医,敢说天下没有不会治的病,天下没有没读过的书。。。敢超黄帝岐伯,直追仲景时珍,有些骑在佛的脖子上拉尿。真的科学家不能干这种事。牛顿创立了当时代的伟大物理学,但是,爱因斯坦们革命了物理学,牛顿的物理学就成为了传统物理学,T物理学,可但是,能量守恒,万有引力,物质不灭之类的传统物理学定律还有用,人类能将传统物理学的此类精神灭绝么?可以替代,不必要灭绝么。当人与光速同步,还要复习速度与加速度的原理,不然的话,能完美地穿越么?

谢谢陈靖兄等的支持。进入TCM之门径较易,比如我自己就是被历史选择,时代之力强力推入,拉入中医之门的。。。当初我想学驾船学造舰,而攻读TCM的经典之作,却是艰难的,因为中国人有自己的母语,但是,时空跨越万千年,中国人自己的文字语言系统极其强大,因为文字系统可以承载生命信息,中国人的母文字承载了1个地球最大群的生命信息,信息,不是大数据么?大数据,不是信息么?此类大数据,是由密集的中国先民在时空大舞台用自身生命所奠定的,是1种立体的数据,但是,因为文字古奧,看着很丑,并不如电脑图表美妙。但是,有幸被中国人用中国字不断记载留存下来了,也仅仅是小部分文字,弥足珍贵。

依我看来,1个族群必须拥有自己的文字语言系统,而独立的语言文字系统对这个群具有特别的保护之用,语言文字之中融入了太多的历史与文明信息,1句很普通的中国话,或1句很简单的英语,有时竟然深含特殊意义,只有几代植根这个群的人,身处此群其中的人才能立体地感知其意涵。

中国汉语言文字系统,是举世最博大,最复杂的语言文字系统,我看也是最优美,最完美,最好用,也是好玩儿的语言文字系统,这或许也只有我中国人自己才知道,只有少数外国人知其神秘与好玩儿。

当外国人越来越感兴趣中国,感兴趣中国话中国字之时,中国人自己有责任爰护好中国语言文字,保护好这个珍贵的系统,因为,中国字可以保护中国人。

中国汉语言文字系统,对于中国人群,就是1种编码与密码,中国人只要不忘记这种编码与密码,就能暗中受益受保护,就能在大国搏亦中帮助自己取胜,甚至从跨国银行之中的自动取款机中取出钱来。钱能搞定的问题,还是问题么?

中国人自己有责任读懂自己,方能有效地自強,保护自己,同时才有足够的精神体力,智能去读懂外国,读懂世界。

中医传统古老,但是,TCM古文字之中所揭示的医学原理与生命主题并不古老,因为至今还是新鲜的,每天都挑战人类!比如H1N1与麻黄类伤寒论经方,比如疟疾与靑蒿素类肘后验方。。。

而直立人顶端最高穴位为何称为百会?曲池为何不名之曲丘?列缺到底缺神马?

当古代的滿蒙族群也入主中原掳走了那具针灸铜人,并不能完全读懂王惟一医师刻在上面的汉字穴位命称,只堪将铜人砸碎融为铜汁打造兵器。而古代的高丽人进入中原求医问药,也只好尽全力山寨了中国的文字系统。日本人至今承认中国是他们的文化母国,不是母校。

但是,我中国人自己珍视自己了么?西行来美的中国医师给此异邦的美国各色人等带来了神马?1中歺,2中医。但是,必须正宗为善。不然的话,换点小钱,自毀中国长城。这让我想起枯守敦煌莫高窟宝藏的那位王道士。中医人勿学王道士,应当学学斯坦因,我鄙示斯坦因,但是我又敬仰他,他大漠探险1生,魂归沙漠。中国人中医人应有此精神,则中医不灭!

但愿中医不漠,教科书永远是黑白的,但是,临床学是灰色的,可但是,生命之树长青!

我视西行来美的中医师皆为皇甫,王惟一,因为身怀绝技,但是,人有5志喜怒思悲恐,5志无好坏,共组个体生命情志之完美,缺1不可不完美。中医人类,也是强大批判者,比如仲景先师,中医人类要敢想敢说敢干敢革命敢造反。。。中医人敢事佛敢念金刚经,为什么不敢去读读大唐西域记,敢去当当唐玄奘,去怒砸阎王殿,西天取真经?

我对美国的中医教育极不滿意,我不掩饰我的不满,比如,美国的中医人,针灸师竟然取消中文的针灸穴位命名,代之以ABC。。。与123。。。加以表达,这是1种反逻辑的反动,对中国的反动,对中医的反动,对文明的反动,参与者,竟然也有中医界大师。

欲阻止1种先进的威胁,可有两法,A法是主动去征服它,B法就是接纳它,再从精神上融解它。中医学思想强大,中医学核心价值强大,中医因此才可怕!但是,中医学思想的精粹却被中国汉字记载流传下来了,端看能否读懂它,编码默默,密码默默。它们无语,任由人类去破坏,消踪,扭曲,拆解。。。但是,它不工作,人们打不开宝库之门。

比如,千古奇寃五苓散,竟然需要多饮暖水汗出愈。

而1个水字,竟然成为救命之key,成为金水,成为1个宻码,金生丽水。。。但是,这个密码却躺在伤寒论的4万余字的点阵群中1800来年无人识!竟使五苓散证成为1个乱码,伪码,错码,成为所谓的膀胱蓄水证,被写入中国国家统编的教材之中,至今还在扭曲中医真意,误导世界人民。[微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大江川 回复 悄悄话 泽泻比,为5。从改。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