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狼

宇宙无边,有生命。人是动物,也是狼。来自远方的狼,在想啥呢?
个人资料
大江川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孙文革命@

(2014-06-08 12:34:40) 下一个
孙文先死,他是个鞠躬尽瘁的革命家,精英革命家,真正的博士,也是无惧的战士。
我是中国人,我赞佩孙博士的中国心,更赞佩这位中国的大博士革命激情,大家风采,看孙文释权给那位袁爷,我已经敢将孙爷视为中国的华爷,民主,科学,进步,大同,天下为公,所有的政治大小人都认为合理,但是,政治小人连孙文都不敢提起。
孙文已去,广义的中国人们或对孙文褒之贬之嘻哈哼之。。。
但是,难以撼动孙文之大,孙文是中国近现当代革命的首发大炮。。。而炮灰就是国共两党的先人们,更是中国的几亿农民。
中国革命,孙文首倡,但是,孙文革命之机,1不是蒙恬追西之时,2不是霍去大漠之际,3不是戚继抗倭,4不是秦王扫6合。。。
孙文革命之时,乃我故国东风式微,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苍山如海,遍地铁血。。。中国将裂。
我自认大秦大汉子孙,因此,愿意将屁股坐在中国船上看世界,就算是破船烂板,毕竟很中国,我不屑拆拿者。。。中国船大船破,但是,也很难被拆拿殆尽。。。也因此,我再读孙文,更发现精英孙文,也是个农民孙文。
当孙文发动中国革命之时,他面对1个腐朽大厦将倾,但是,这座大厦建构于中国的古老破大船上,船下是波涛浪涌,风云际会。
中国的皇权大厦多次倾倒再造。。。其实,欧陆的皇权大厦更是如此,但是,欧陆们皇宫再修,皇室仍存,人们还在合理合法地拜皇帝,拜国王,拜男皇拜女皇。。。广义的中国人们有很多为欧陆皇权所倾倒,也学着走近去拜。。。
对此,我不置可否。
但是,我是1个皇权皇室的谨慎维护者,因为中国人是皇帝之名的首创者,还是中央集权制的发明家。。。中国人,中国农民的发明太多,难以尽述。
我至今还为孙文革命的过激之举痛惜,因此,中国无贵族,这让那些大资小资绅士淑女常常郁卒,贵志难伸。。。更被迫沦落。
孙文无惧,但是,书生救国,面对西风烈,遍地血光与列强的铁血。
孙文只好铺下身子,摘下礼帽,低下高贵的头,乞求着。
但是,孙文之乞,先从中国农民大众乞。。。孙文摘下礼帽,再用手将礼帽费力地隔着人群伸向远处,将募捐人的1枚硬币收下,其谦卑之态深存我心,我相信孙先生装也装不出来,,我还相信,当代中国精英们就是装,也难装得很像。。。
而此类谦卑之态,也是1种纯正的奴态。
面对中国人群,这只地球最大的1个群,孙文卑微下贱奴态时足。。。那怕1枚硬币1分小钱他也要。。。
孙文革命,秀才造反多年不成,要钱无钱,要枪无枪,要权无权,拼爹爹早死,拼爷爷无名,博士虚名,医者无疆。。。多方奔走,远渡重洋,孙文不屈不挠。
我至今不解,孙文革命为神马很难?当时,中国国民党1党独大,之前,并没有共党捣乱。
铁血的列强,强劲的西风,遍地的哀鸿,遍地的惨剧。。。孙文革命所遭遇。
这是特别的中国革命,孙文革命遭遇到1个特别的中国。
如今,精英革命在当代中国反复偿试中,在台湾,在香港,在中国。。。精英们追西追美,也无妨,但是,面对1个超级强权,所谓的独裁者,所谓的满清帝国。。。做些蚍蜉撼树之喧嚣之攻击。。。自认为义举,但是,中国今日无洋。。。鬼子暂时不敢再进村。
中国必须独裁!
要赋予独裁以新意,这是政治讨论者们应当关注的道理。
而日本人难以独裁。
大韩帝国也难以独裁。
菲越印们也难以独裁。
中国人的独裁不好么?
偌大1国家,难道非要听从米国人来裁断中国事?难道非要听从俄国人来裁断中国事?
我看,连朝鲜人都不会喜欢外国人远隔万里跑去裁断朝鲜事。
当然,我不否定有中国人,有广义的中国人。。。喜欢让米国人让俄国人,让8国联军们18国联军们来裁断中国的事情,因为他们和平民主自由公正还懂科学科学地杀人用大杀器杀人。。。将中国分成6块,然后中国人因此脱亚入欧。。。也因此,中国就会多出几个国王,不,多出几个总统。。。因此,中国的精英们就有福了,精英革命光荣成功,张王李赵遍地刘总统。。。赵钱孙李遍地王爷。。。
只有孙文先生,因为革命尚未成功,他还在沿街乞求中,他无法躲过农民,农民需要土地,中国无法无农民,中国革命就是要革几亿农民的命,中国几亿农民的命关乎中国与中国革命。。。
孙文的礼帽,孙文的乞讨,孙文的谦卑,孙文的跪,孙文的前仆,孙文的后继。。。孙文的娇妻与美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大江川 回复 悄悄话 中国的3次土改 (2014-08-08 14:07:42) 下一个
中国最近3次土地改革,或土地革命是指帝制革命,走向共和,民国时代之后的改革。
清帝国时代,土地大规模开发,再被快速兼并,中国几亿农民绝大多数是贫农,是雇农,占有很少土地,或无寸土可耕种,到处流离。。。中国的土地掌控在少属地主,富农手中。掌控在皇家贵族贵胄手中。
中国的地主占地,1靠世袭,2靠原始积累。
尽可能多占有土地与生存空间,是每个人类的天性,因此统治,争利,讨论,退让,不兼容,于是——战争。
地主因为占有土地,并驱使农民,因此是土地的掌控者,也是农民创造力指向的指挥者,操作者,还是使用土地的专家,更是土地麦买卖转让的决策人,因此,土地在地主手中,可决定国家命运,更决定几亿农民的死生。
而农民不过是社会的马牛。社会不能没有马牛。。。但是,人类们当牛作马形态各异。
土地的极度兼并,造就中央政府尾大不掉,也造就贫富巨差,人相食。。。这是动乱与农民革命的动因。
全球人类,皆由农耕渔猎走出,因此,都是广义的农业国家。
人类工业革命不过300年上下。
中国,应是农耕文明起源最早的国度。
中国至今拥有最多最大的农民群,当然,全人类都是茹毛饮血人的后代,也是农耕渔猎人的后代。。。都市多由农民所造,都市人类,不过也是乡进城的人类,或乡进城人类的后代。。。乡下人缺少的是都市人的见识,都市人肯定也是少见识的,缺少的是乡下人类的见识。。。
解答中国政治主题,推动中国进步,找到1条人间正道,当熟知中国文明史,与中国农耕史,与帝国史,与农民,与土地,与革命,与土地革命及改革——这是中国所独有的农民群,中国所独有的革命与文明形态,即与俄国不同,还与美国不可比,更与两河流域的埃及,伊朗,伊拉克。。。与非洲,日本,印度所不同。
最大不同,中国人热爱土地,中国人以食为天,中国拥有最大农民群,整个国度的人民与天地自然最接近,也因此对天地自然更为亲近与崇拜,更为迷信天地与自然。。。这与现当代人类科学观与高科技的认知会有冲突,但是,难说谁更正确。阴阳者,天地之道也。
近世中国,遭遇两次烟战,但是,并未能警醒中国的地主们,因为他们也是烟战的受益者,也享受吸食鸦片的乐趣。
甲午之战,中国败,经中国地主之手将数亿两白银赔给日本人,当然,都是中国农民之血,地主们并未因此没酒喝少肉吃。
我说过,政治的功能无非是建造秩序。
所有的法律条文都很容易确立,秩序靠力量去维系。因此,法律不是治国的唯1。
但是,大国之战是永恒的,无论何种政治,必须保证在战时可以御敌,甚至主动攻击,而这才是政治的极至,有效地组织动员举国之力,凝集全力,高度同1举国意志,是1种政治的极至之功能。
当然,如果中国人,中国的地主与国主(皇帝,王,总统,主席)能够以战立国,则应是中国国家战略之根本,在此基础上,在和平时,无论制定何种法律,实施何种主义,建立何种政治架构,则不过是做好两件事:1让让治下的人民活得高兴,2让治下的人民S
的明白。而这还是与永恒的大国之战有关,清帝国战败,政权崩溃,人民遭殃,精英集团也没能幸免于殃。。。但是,如今的地主,地主贵戚的后代,精英与精英后代,却滋滋于中国农民愚昧,当然,这有违逻辑,精英没有遭遇愚昧,何来精英?
当中国的中央政治,对于土地的极度兼并,大地主高度掌控土地与农民,对几亿普通农民极度漠视,不肯对他们付出,任其流离,放养省事省钱省政治资源,最终,治国者,皇帝,贵族,精英必遭苦果,而地主首当其冲。。。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老子的话说过2500多年,犹如刚刚在耳,则普天下的地主与富农们应当心有余悸哉?但是,这并非罪在地主,是中国政治人的愚蠢。
大清地主不放土地,造就太平天国革命,帝国内耗。
甲午之战,大清国主难以有效战争动员农民,致帝国崩溃翻船。
农民,农民,还是农民,他们在何方?他们到处都有,他们就在那里。
当代的中国政治家,大师,智者,高人都极度崇尚英美,甚至追慕苏俄之解体再造西式政治,其实,并未解中国之特别。
中国的土地革命,是中国革命之KEY。
此KEY并未掌控在几亿农民,几亿中国普通人手中,因为他们没有治权,精英们总想给中国农民治权,但是,总想让农民票选他们,但是,不解此KEY之妙用,则治国精英掌握拿到了此KEY,还是只能打开自家的金库与豪宅的房门,与中国革命依然无关,或许,再造动乱。
何以善用中国土地,何以掌控善用中国革命之KEY,实高度挑战中国所谓的治国精英之智慧。
帝国皇权即倒,打造共和已成,孙文革命初成,所遭遇还是列强已突入中国成刮分之势,中国农民如无组织,只好跟着感觉走。
但是,地主们还是不甘愿拿些土地给农民,他们愿意与列强合伙科学合理合法有效地吃农民,因为农民是中国的血肉。。。
孙文看到了这回事,孙文革命书生造反,精英革命,无钱无枪,无人。。。也算草根地气。
孙文革命历经多年,虽有小成,却遭遇不解之难题,这就是,要拆拿革命。
拆,是拆自己的房子点燃革命,拿,是拿自己的土地家园去喂养屁民,再凝集草根屁民驱逐列强,夺回中国固有的失土。
孙文苦思,中国的土改难在此处。
孙文革命因此联俄联共扶助农工,农民工,呵呵。
但是,孙文早死,也因此,孙文所鼓吹的革命,即中国首次土改无疾而终也。
从此,中国的土地,与中国的土改历经世界风云与大国之战的铁血烤验,中国土改再掀波澜。
其波激荡。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