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狼

宇宙无边,有生命。人是动物,也是狼。来自远方的狼,在想啥呢?
个人资料
大江川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糖尿病的发生,与人类精神(3)

(2014-06-05 11:55:39) 下一个
3)运动与精神,与运动精神。
我的大学同学是个癌病研究者,也是1个好的讨论者,谦谦君子。
我对他所提出的癌与细胞线粒体相关说很感兴趣。虽然,我更痴迷于基因说。
多年前,同学死于癌病,我痛失1个挚友,1个好的讨论者,想到同学,我会发呆1会儿,若有所失。
找到1个很好的讨论者,应当珍惜,而失去我同学,可能难有人伴我同学。。。行文至此,我以此文再多纪念我同学1次。
运动,是当代人类的重要健身之法。
其实,人类的骨-关节-肌肉却是为摄食等生存劳动所准备。
人类必须摄食,因此渔猎与耕种养殖。
人类必须吸吮,人类必须攻击,用尖牙锁喉,将某种动物毙命,再撕扯再撕裂,再撕咬再吞咽生食,生食其脂肪,生食之肌肉。。。最后将其敲骨吸髓。
火的发明,肯定关乎人类生存活动,因为工具与火的运用,人类摄食拥有高科技,舿木为舟,织网捕鱼,箭弩井陷。。。抛石射击。。。也因此加快了对大型哺乳动物与水生动物的灭绝。。。孔子有钓不用纲,夜不射宿之说,已经关注到人类摄食与自然生态的依存关系。
生食啃食大型动物的脂肪与肌肉,对于人类的相关的骨骼关节肌肉及消化道肌肉,都是可能完成的任务。
而渔猎与耕种不过是摄食等生存运动的延伸,衣食住行,食为首位的生存要务,所谓民以食为天。
而所有的人类攻击与战争,无论主动与被动,无论政争与商战,职场之竟争,学界之竟争,医学之争论,所有的人争斗与争吵。。。虽然无尽,但是,本质单纯——皆可本原于人类摄食,也因此,所有的人类之争,不过是些“人相食”。
人相食,是人道的,还是不人道的,肯定是反人类的,如果反人类之举会对人类身心有历史性的健全之用,则反人类之举也算是正能量,但是,人相食只堪1时之用,人类不可能靠人相食而群体得到壮大维生,身心健全,相反,人类互以对方身体为食,必将导致毁灭——这是1种铁定的程序,其原理何在?可能要诉诸于哲学表达,我未见到哲学家关注论述此理,我静观。
有诺贝尔生理,医学奖获得者研究疯牛症,提出了朊蛋白之说,但是,此类蛋白与病毒是何关系?或朊这种物质真的是病毒么?这还是未知,我期盼大师们解密此种未知,给出明确之解。
名可名,非常名。。。
病毒的概念,也不必滥用。
由于摄食,耕种渔猎与战争,人类的骨关节肌肉遭到新挑战,也越趋完美。
所有的运动其实是与劳动与实战完美溶合的,这其中还有人类精神的灌注,人性,智能与运动呈现1种自然的完美和谐之态势。
所以,我主张当代人类们应当将劳动与体操完美地结合在1起,再加上些轻音乐就更好了。
人类没有必要将劳动与运动强烈地故意割裂,而无论体力劳动,还是脑力劳动。
科学家与大师,国王与总统们大可亲自将自己的内衣与袜子用温水泡上,待其舒展泡透,再亲手用皂液轻柔搓洗,再用些清水慢慢漂洗,国王与总统,或养生家们大可再度重拾搓衣板,自己当自己的保姆与漂母。。。则身心会俱健些,何谓接地气?象牙塔里也可接,皇宫与王室里也可接。。。看你肿么接。
接地气之说,无非是回归自然,将自己的身心尽力置放于某自然态势中,用些最原始自然之法求生维生生存生活,而最简单与最普通的体力劳动就是接法之1。
我1直坚持自己洗衣,不用洗衣机,我自中国背来1块搓衣板,木质的,跟我多年。。。当然,我不会在意家人朋友众人们的嘲讽与讪笑。。。我行我素我享受我高兴,这已足够,哈哈。
麦克杰克逊,是个伟大的舞者,我会些麦氏舞步,麦氏因此更是个伟大的运动家,我为这位运动名星的过早殒落而悲伤过。
肯尼迪家族的那位女士罹患肺癌,但是,在1个超级医学团队的精心照护救治下,肯女士生存5年之久,她的生存密诀就是运动大剂量运动再运动。。。她经常出现在公众面前,她不像1个癌病重患,更是1个健美家。。。健美家最终因心脏问题而辞世。
斯蒂文乔布斯倾力打造1个伟大的科技王国,虽患重病,但是,全力与病抗衡,乔氏打坐,将自己置于1个大屋中,地面摆放密集的图片文件,这些都是他麾下的精英们精心之作,供他挑选。但是,当乔老爷被这些精心之作围城之中时,他想没想过,闭目合十,静修打坐,何以入静?入境,实不难也,入静,则难也。
人类精神。
我的大学同学也是个运动家,为其痛惜之余,我曾寄些钱给他,我只想请他买些品质好些的食物以补体力。。。聊寄我的关切寸心
。。。后来得知接受劝解,严格限食,同学们探望之际,借机大餐1顿,直呼过瘾,但是,我心难安。。。不置可否。
何为胃气?
这1定是个极其古老的医学术语。
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S,有1分胃气,便有1分生机。
但是,现代高科可以将人类的胃大半割除,依然大可维生,而胃也可逐渐自生。
胃为后天之本水谷之海。
脾主中州。
阳明居中主土,万物所归,无所复传。
生,生,生,升发与肃降。
但我同学运动家与疾病抗衡之时,这位糖尿病足患者已经无法运动,他被割除1条腿,但是,他的轮椅掌控技术极佳,他求助于我,是想镇压他的“腿”痛,那条丢失的腿,还在找他,跟他要吃的要喝的。。。跟随他,不舍他。。。但是,我的病患是乐观的,于是,我教他1法,除了用针用药,也常常去打打麻将牌。。。他乐于接受我的建议,腿痛明显减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