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狼

宇宙无边,有生命。人是动物,也是狼。来自远方的狼,在想啥呢?
个人资料
大江川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红斑狼疮讨论

(2014-06-29 14:35:50) 下一个
(1)

红斑狼疮如果快速攻击系统,随时或可致命,此种致命性发生之机率,应有人研究,我不是此病的专家,可听他们说法。
从讨论到的病例所见,此病如果没有重创大系统,导致系统遭到崩溃与被摧毁,倒是有很大的救治空间与舞台。
我所知的病例,其病程多在2,30年之久,我大学同学病重卧床,主要以西药类固醇为治,身体极度虚弱,反复骨折,除了与年龄有关,也与药物所致骨质受损有关,至于频发的感冒及其合并症,显然也与免疫抑制有关。
但是,如此重症,广义波及系统,并为造成系统崩溃,也并未致命。。。应促使人们多加思考。
1,疾病发生,正邪两面,人体自有强大的免疫系统,会自行平衡补救自身疾病大半。。。
2,人体免疫力,也是生命力之体现。
3,此生命力细密之机理,目下很少被关注。
4,此类免疫机制的关键点是蛋白质。
5,如果人们认为狼疮是免疫攻击,或免疫病态,有理由问,病患免疫系统,生命体内到底发生了神马?
6,生命之奇,难以观测与被深入理解,但是,科技进步即可分辨分子间距,纳米,还可远望外太空黑洞,而转基因工程或科技,就是建立在对分子大分子甚至蛋白质的观测检定基础之上的,于是才剪辑与插入某基因分子片断,以显人类科技神奇。
7,我因此并不完全理解医学对狼疮病发原理知解之停顿与如此缓慢,至少,高科人类应当借突飞猛进之高科近解其1,2。或多解其2,3。
8,而免疫抑制剂已投入临床学使用近半世纪,目下与抗生素还是当代医学的神器,当此物救人无数时,其害,还在被认可,而做为1线主体药物,50年,或100年,应当是个转变周期。。。因为,密集的人工化合物被打造出笼,快速占据医药市场,而类固醇竟成此类龙头主打之物,人们应有理由问1下,是否发现另物可替代现行类固醇,以消减其免疫抑制之力,更有正面作用大幅提升,以成医治狼疮之类病痛的新宠,我期待之,我的同学与老师们身受其害2,30十年不死,已是奇迹,但是,相对病死者,他们做为1些经典病例,已经有些临床学价值,他们不正是1些海选随机者么?这对于研究,就是病例的特别意义与价值,可惜,人们都认定这是严重疾病,原因貌似已明,貌似不治之症,但是,它真的不是癌症。。。而癌症也并非都是不治之症,病的本质,都可致命,但是,有其特别时空舞台,给医师与病人可操控之空间,医师与病人首先不要被吓倒,同时要用功思索,善用时空给医病救助所留的空间舞台,而不必僵化地遵循1成不变之说之法——最可怕的敌人,常常不是疾病本身之凶残,而是人类之思之谬误,之岐见,之毫无创意,缺少足够的想象力,而杀死了自己的判断力。。。
9,我不认为狼疮病是现代化的病,类同AIDS或SARS之类,换言之,我认为此病如同感冒(流,普)1样,是1种经典早就存在的人类病,当初的中国人1定曾经患有此病,就如同万千年前的中国人也1定会患有过感冒1样,他们用神马物来救治?
他们患感冒患狼疮,1定有死掉的致命死掉的,1定有用药救治成功的,1定有偶然自愈而活过来的,就如天花杀人1样。。。
中国人抗病史,之所以更有价值,也还因为中国1直拥有最大的地球人,而中国人的抗病历程就是些个案与群案。
10,我在想,即然我的同学能活下来,除了用类固醇治标,还有何物可治本?
祈同学可教我。

(2)

看到讨论红斑狼疮,我插两句话。
1,我没治过此病,讨论之前没翻书,据我所学所知所记忆,如有新法,可教我。
2,此病写入西医教科书,应属自身免役病,此概念太宽泛,因为,免役与免役系统太模糊,免役攻击与错误攻击,貌似很多人类疾病之原因。。。此病病因并不甚明,但是,可能在血液中找到某种狼疮细胞,帮助诊断。

3,临床表现可分为1系统狼疮,2盘状狼疮。前者快速破坏系统,更严重些。
4,因为属于免役攻击或免役体系病,所以,在未能找到确定被攻击机理之前,只好借助免役抑制剂,以平抑此类过激的免役反应,
主要药物是类固醇,以强地松之类口服。
5还有些新法,但是其临床学意义并不大。
6,我的大学老师与同学有多人患病。。。选取两例盘状红狼讨论1下。
7,老师患病超过30年,常年只出门诊不值急诊班,记得只服用强地松最保守量,至今大致已愈,年已近80,身体保养不错。
8,大学同学患病20来年,早就病退,考服用类固醇控制,但是,两次骨折,经常感冒,生活难自理,常年卧床。。。
9,我不知米国有啥新法,或许有天价药物根除此疾,我愿意与同学们出资给我这位老同学买些送给他,以示救助。
10,可见,此病不是癌病,杀人并不快速,即是癌病,杀人快速也因人而异。
是谓讨论,有高见的同学可来教我。谢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