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狼

宇宙无边,有生命。人是动物,也是狼。来自远方的狼,在想啥呢?
个人资料
大江川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再读《伤寒论》,讨论四逆散

(2014-06-12 15:48:58) 下一个
御姐的胃肠病,其临床表现多端。。。并有其所谓糖尿病与高血压,貌似很复杂,也困扰多年。
归纳讨论所见:所病,1肠激惹综合症。2糖尿病。3高血压。。。其病因原理及其它,因为御姐自己是资深临床家,对这些病的思考与认知,我都深信之,不多讨论。
看来,御姐自己也因此自寻医道,以期不断地调节自身,1个科班的西医师,名校之高才,见过众多病患,其经验令我受益,这些,还是次要的,最令我敬佩的是,如此1个西医临床家,研究者,却对中医心领神会,并不倦地研讨着,不仅如此,还诉诸于草根树皮的亲身实验,其所得,我高度珍视。。。这体现了1个医者的开放之心,与亲历亲为的不舍探索精神。。。这是人类精神。
老子说,其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
关于养生,很多人们极其关注自身生命,关注到1举手,1投足,1粒米,11笑。。。每天不惜活在数字里,这固然有其科学意义,但是,人的生命程序却有其原始自然属性。。。与天地同生。
因为生命柔弱,所以要特别珍视,假如人体是变形金刚,则百毒不侵,我曾描述过机器人与机器人做爱,那1定是火花4溅,叮铛作响。。。堪为奇观,也为笑谈。
人生命在演化之时,必须照顾到自身生命的原始自然程序,以期与自然之变的速度大致同步,则为人间正道也。
当人类极度脱离自然,挣脱极烈,则人类就病了。
当病痛之时,开始晒太阳,吸新鲜空气,自静脉注入水域盐糖钾钠氯钙镁。。。之物,甚至极毒极烈之伤害生命之物,此时必靠坚强之意志,甚至针扎火烤开刀割除器官。。。此即其死也坚强。
但是,当你多亲近些自然,在不与自然过度争,自食其力而知足,可能达至1种恬淡虚无之境,则你也许精神内守。。。更因此正气存内多些,于是邪不可干。
不过,我这些话,只能说给真人们,不可说给机器与机器人,因为,最高等的电脑机器人,也只能吸取人类精神的亿份之1,甚至不到。因此,人类大可不必忒在乎机器与机器人,它们对真人而言,不过是个器物,不是人。
我因此常常与老虎机战斗着,因为我实证了我自己对机器与机器人的认知,我可以打败机器人,因为,这很正常,并不神秘,如果,老虎机们的程序是火星人所设定,因为我从没见过火星人,也对火星人的精神意志全无所知,我就无法打败火星机器人,或火星人类,而疾病是发生在人生命体上的,人生命有精神,所以,讨论所有人类疾病,必要讨论人类精神。
人类精神甚至决定所有人类疾病的发生,演变,无论其影响深浅。
所以,当1种病毒进入机体,病毒必须先与人类精神作战,大脑的自动程序会抗病毒,诉诸物质属性,即蛋白质。
人体程序很多并不为我们所知,很多都是自动化的,被很多所谓的大师们所忘记,因此,常常误导公众,需要我这样的医学生来指出。。。同学们因此错愕。
 
顺着我所思,我提出了四逆散给御姐讨论。
四逆散的四味药物,都是主药。
关于主药,是原于中医学的医学理论,即所谓君臣佐使,这是4个符号,你也可以将中医此理论符号西化,即ABCD
A=
君,是总统,B=臣,是副总统,或国务卿,C=各部部长,D=职员。
1
个草药方子,就是个操控器。
所操控,就是将其注入生命体,调整人体生命程序,再与程序共同剿灭为害的病毒与细菌等生命体,或者,只能调整程序,程序再被启动,产生某物质,多是蛋白质的物质,再去剿灭或围困病毒与细菌。。。
需要注意的是,所有的,由医师注入人类生命体的的所有物质,都是药物。
而在医师所控之下,注入的药物,无论是简单的药物,如水,阳光,空气。。。还是声光电。。。还是盐水与抗生素,与类固醇,与最新的天价抗癌药,还是草根树皮与麻黄碱,罂粟碱,黄连素。。。只要被注入人体,其实,也是医师的精神凝结,灌注了医师的知识,学识,经验,思想与智慧。
用药需要思想,合理用药需要智慧,智慧的火花要经过千万个病人帮你锤炼击打,这还不够,需要医师的沉静与无为。。。所谓,持脉之道,虚静为宝。
而医师只好直面病人,再在茫茫药海中苦苦思索,帮助你的病人拼凑打造1把钥匙,去试图打开1把锁,这把锁,就是病,就是问题所在。
即使你用纯金打帮助你的病人打造1把钥匙(KEY),如果与锁(LOCK)不相吻合,黄金也无用,因为,金钱无法交换所有的生命,金钱本身也无法度量人类精神之全部,但是,金是物质的,现实的,听之可闻,视之可见,博之可得。。。而人类精神极其博大,人类至今对自身精神知之甚少,却不断地在追求科学,民主与进步,不断地在寻证,循证,与证伪。
。。。。
中间无意错删诸多字,1时错愕,寻之不回,算了。
四逆散,四味药成散,等分,药物配比1:1:1:1。
因此,每味药都必须珍视,给它们以公平的爱。

问题在于:
1,这四味药,甘草,枳实,白芍。。。常被研讨,但是,为何要用到柴胡?
 
2,为何称为四逆散?
4药共组成方,都为主药,表达了两种意涵,其1,此4药必须共用,可视为“同1种”药。
其2,在4逆散1方之下,还有5种应对方法,并且引入了6种药物。
其中主要的应对之证,就是泄利下重与四逆。




引《伤寒论》原文,见第318条:
 
 
少阴病,四逆,其人或咳,或悸,或小便不利,或腹中痛,或泄利下重者,四逆散主之。方十七。
甘草
(炙)。
枳实(破,水渍,炙干)。
芍药

右四味,各十分,捣筛。
白饮和服方寸匕,日三服。
 
咳者,加五味子干姜各五分,并主下利。
悸者,加桂枝五分。
小便不利者,加茯苓五分。
腹中痛者,加附子一枚,炮令坼。
 
泄利下重者,先以水五升,煮薤白三升,煮取三升,去滓,以散三方寸匕内汤中,煮取一升半,分温再服。

愚解读此条及四逆散原方如下:
1,此条见于少阴病。
伤寒论将所论的疾病分成6个层级,按时空演变先后顺序为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少阴,厥阴。。。病发生如序,或跳跃,或两病同见,或3病同见,甚至直接进入某病不按牌理出牌,皆病发错综复杂之象,也可理解。
病发后,其结局转归,或预估后果(预后),不过5种:
1)不治而愈,即自愈,自愈的结果有两种,A终生不再发生此病,B短时间再次复发,病程再次顺序重复1遍。
2)经治而愈,即治愈。
3)经治不愈,又有3种结果,A再反复而终被治愈,B反复不愈,C死亡。
4)经治而死。
5)未经治而死。
2,四逆散出自少阴病,少阴与厥阴多死证,是伤寒论所记载的6病层级之重病。
少阴病的几种特有病象表达了病之危重,更明确记载了几多死证,就是当代的人类遭遇此类危重之病象,或许是在ICU的救护之中。
3,所谓四逆,即四肢厥逆,手足阴阳气不相顺接,便为厥,厥者手足逆冷是也——这道出了厥逆之证的要点。
1班的手足冰冷,多因受寒或身体体能免疫力较弱所致,多见于高龄者与儿童,或病后体虚之人。
要追索1下畏寒为何四逆,这与血液循环和人体的恒温高温特性有关。而末梢的微循环因为更远离心脏,所以末梢循环最先遭遇挑战,因此手足温变也是当代西医学所要关注的。
当病人病重,需要抢救,则四逆就非同1班,应是各种休克所致的微循环改变,所谓皮肤四肢湿冷,血压极度下降,需要救急。
考伤寒论此条原文所记述的病象,更像1个病毒或细菌严重感染者,所发生的消化道严重病态,或许已经发生严重腹泻,严重脱水,再导致极度衰弱,引发中毒性休克,表现为,衰弱,泻利下重,四肢厥逆,脉微细,但欲寐。。。
4,如此重证,四逆散1班可医,想必张仲景们的原创之实证。
但是,关于泄利下重,就是极端严重的腹泻,同时四逆,四药又轻浅,恐不能完美救治重证,于是,有明列5种不同的病象,而详加应对。
其中,1是四逆散加五味,干姜,因为五味子有收涩之力,可能减缓腹泻,以救脱水,干姜有回阳救逆之效,以挽回循环衰竭以治休克。2是加附子以更加大回阳力度,3是四逆散加薤白,以温通回阳救四逆。
其加桂枝加茯苓各有其要用。。。
5,需要关注的是,关于此散的用法,即可以温水或米汤送下,也可以投入煮好的汤剂里冲服,还可以再煎再服。。。其药理成分与药效的完美值得再多思考。
关于四逆散的用法,必须辨证与辨病结合,还要深入知解伤寒论原创之深意,必须熟读原文。
我以此方应对过诸多严重复杂的病患,主要波及的病种有1慢性胆囊炎,2肠易激综合症,3胃酸反流性胃炎,4功能性消化不良,5慢性溃疡性结肠炎,6慢性胃炎,胃溃疡,7胃肠型感冒腹泻,8老年与少儿虚弱不明原因慢性腹泻,9忧郁症。。。
其中,辨证要点是,虚寒证兼气滞证效果较佳。
观御姐所描述,符合虚寒气滞,因此建议试用以证之,或许为我的愚见多提供些实证证据,未见其人,只供海选随机个案小样本试用之谈。。。可惜,御姐至今未敢轻信,哈哈,其学人之严谨慎重,也是情理中,但是,讨论精神殊为难得。
中医学术,博大精深,吾生也有涯,思无涯。
医学与医师的生存在于,必须强烈地推动自己的学术进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