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狼

宇宙无边,有生命。人是动物,也是狼。来自远方的狼,在想啥呢?
个人资料
大江川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内经同学(15)药与毒

(2013-07-02 16:52:55) 下一个
病有久新,方有大小。
有毒无毒,固宜常制矣。
大毒治病,十去其六。
常毒治病,十去其七。
小毒治病,十去其八。
无毒治病,十去其九。
谷肉果菜食养,尽之无使,过之伤其正也。
 
再解此段原文:
 
1,药物,虽然也同食物1样,取自与自然,看似草根树皮,岩石土物。。。但属自然造化,尤以草木而言,虽难比血肉(血肉有情),但是,也是细胞打造,细胞,就是生命。
2,内经时代,中国人衣食住行,生存所需,只好原于自然,取之于自然。
维生,所养,原始之时,食源单纯,渔猎为其生存主态,所猎者,大型食肉动物,大型食草动物。。。即狮虎豹狼们,马牛羊猪们,再渐杂食,靠自然的野生谷肉菜果,后来训化动植物。。。但是,都是奥干你可(Organic)之物。而入药之物,只是生药,多属原生态,自然生态,自然态。
食物与药物到底有何本质区别?
则其要点:1食物可能被消化再吸收,2,药物不需要消化,即可快速被吸收。吸收的部位,口腔,食道,胃,小肠,大肠,直肠,皮肤,呼吸道,眼与鼻。3,食物多为草木动物等生命体,但是,药物也可以是金石等非生命体,对人类生命而言,所摄取的食物是多生命物,其它的要摄取的必须的非生命物质,所占比率是很小的。。。比如盐类等矿物质。4,食物可供三餐饮食之用,,当初,以只食肉与鱼,后来改以以谷与肉,再辅以菜果,于是,人类由纯正的肉食家,变为肉草杂食家。而人类原始食性的革命变迁,即是人类生存史的1部分,也极大地改变,挑战人类的消化道,消化程序,已知人类有盲肠与回盲部——医学对此种特别的肠道,至今困惑中,其实,也在为人类的原始食性作证。
而人类的消化道至今长达9米,同时,连结3大脏器:1肝脏,2胆囊,3胰腺,而这是伟大的消化器,更是伟大的免疫器。。。因为,摄食水,是生存常务要务天务任务。。。民以食为天,不必我等赘言。
人类原始食性的革命与变迁,与很多的现代人类疾病极其正相关,这却被大师们所忽略,因此,关与人类医学应对高发病的战略是错误的。。。现代医家们貌似在泥沼里奋力与病痛们战斗,自己满身泥浆,却越陷越深,并不知泥沼何来?医学资源浪费惊人,医学家与病人所做无用功。。。实不智也。

3,药物,己可草木也可原于谷肉菜果类,但是,多取其特别之部,取其特别之性,就是强烈的药理作用,而强烈药用,必不堪常食,因此,此类草木之类不堪为食,但可为药。强烈的作用,就是毒性,而毒小,如常食,也可成大恙。。。这就是药物,或毒物。
药物,由人来确定,因为很多药物是无毒的,也可以久食常食之,此为药食不分,或药食同源。但是,很多药物,之所以为药物,就是因其具有特定的药效与毒性,就是具有4气5味之特别。
4,因此,服用特别的草木金石,目的是为了维护生命,完美生命,也是不得已为之。
6,所以,内经时代的中国人对药与食对自然是高度深知尊从的,认知人体运作有其自然原理与固定程序,此按现代西方人士认知,就是顺势,或顺势疗法,自然疗法,替代疗法之说所表达。
7药物的毒性,被中国人中医师们所高度关注,在内经中分为大毒,常毒,小毒,无毒。而无毒之药物,很多也常常接近了某种谷物与肉类菜果。。。
8,将药物毒性分级,并严加关注,诉诸于使用,是中医学,药物学的重要思想与实际操作。也是生命实践的实证,以何环境与模型来实证药物的作用与毒性?则直接诉诸于密集的人群,病患者,所以,也是生命的铺垫。
9,药物的毒性,现代常被人们所关注,因为工业革命以来,因为化学与生物学进步与发明,人类至今已近极大地改变了生态环境,更因此密集地造就了化学物,运用高新科技,密集地注入人体,其安全性常常可疑,也造就巨量的污染与生命事故。。。
10,虽然政治严管化学毒物滥用,但是,医学受到政治经济学的绑架,也只好向利益投降,或与势利结婚。。。
11,当人们没能反思关注现代化强烈的毒害人类,却因医学之争,其实是政治经济学之争,竟然高调地诋毁中医学与中草药物,其中就是高调宣染某些中草药物的毒性。。。
重温内经对药物毒性的原创原文,则可还中医学理的真实。
12,中医学理,对药物毒性之关注,超乎现代医学,甚至很具体,很微量的掌控,兔屎大。1钱匕,分毫计。。。并不因为取效快速而多用,这里有其真,真在何处?
甚至,药物治其大半即停,改以食疗,即所谓的谷肉菜养,即便如此,还是关照也不可太刻意太过,这有是何道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