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狼

宇宙无边,有生命。人是动物,也是狼。来自远方的狼,在想啥呢?
个人资料
大江川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内经同学(14)关于药与毒

(2013-07-01 15:45:31) 下一个
如将此段原文,转为现代汉语言文字表点符号,则也可成为:

病有久新,方有大小。
有毒无毒,固宜常制矣。
大毒治病,十去其六。
常毒治病,十去其七。
小毒治病,十去其八。
无毒治病,十去其九。
谷肉果菜食养,尽之无使,过之伤其正也。

这是我对原文的断句,或句读(句读,应读为句逗)的思考与解读,当时,我正在驾车中。。。
今晨醒来,再度推敲此种断句,发现有误,误在“谷肉果菜食养,尽之无使,过之伤其正也”这一句,现试改之:

谷肉果菜。食养尽之。无使过之伤其正也。
或:谷肉果菜,食养尽之,无使过之伤其正也。

此句话是承接上面1大段原文而来。
上段原文所述之意,大意为:用来组方,以治病痛的物质,皆为毒,而“毒”就是中国人对药物的最早期,最原始的命名。
内经当中,提及药物,甚少出现“药”字,而以毒字表达。
毒,就是药,毒物,就是药物,所有药物皆含毒物,或本身就是毒物,某物因其含毒,可能具有药用价值——这应当是药物与平常食物的某种区别,我还将详细地讨论人类的原始饮食特性,或何为食物?
而食物,1定是难以显示毒性的,毒性的显示,1是即时毒性,2是长期毒性,3是隔代毒性,4是基因毒性。前3者,为细胞,组织,器官,系统毒性。毒物或药物,所造就的生命伤害有深浅之不同,而基因毒性,是指可能造成人类基因突变,导致大面积,严重疾病的密集高发,而历经长时期,才被察觉,知之甚晚,难以挽回,对人类群体的伤害是不可逆的。
而当代人类所遭遇的的极端病变,最应警惕的是某物某药所引发的细胞程序失控——就是癌变。
人类对于癌病之源,之机理,至今还是皮毛讨论,虽然人们每天都在高调抗癌,而所有精锐尖端的化学治疗疗药物,或放射线照射。。。其向人体,向病灶所注入的物质,皆是大毒,烈毒之物——经FDA之类的政治举措,权威发布的抗癌物质,也皆是强致癌物。
当人们高度质疑此类医学举措的优劣之时,医界人士也常常被迫引用所谓:以毒攻毒之说,而以毒攻毒,貌似中医之说,被西医人士如此引述,又是很讽刺的,哈。
我粗略再次翻查内经文字,文中并未出现“以毒攻毒”的字样。
而毒字,以我愚见,在内经之中,或正宗的中国传统医学理论体系中,其意涵,就是药物。
而药物,即毒,所要针对的,应当是病,或病邪,或就是邪。
毒,是用来攻邪的,并不是用来攻毒的,所以,以毒攻毒之说,是谬说,对于内经所确定的中医理论而言,或是某种异端邪说,是后人所强加于内经之说。
而人类生命现象的完美,是“形与神俱”。
人类生命现象,与宇宙自然生物圈食物链难以割断,密不可分,人类,也是自然界的组成部分。
人类生命的正确程序,必与宇宙自然的大程序相默契,相1致,这是系统的1致性,宇宙自然是大系统,人类生命是附着在此种大系统上的子系统之1
人类与自然和谐,共进,共生,共存得很到位,很完美,人类就不生病,少生病,就就乐享其天年。
天年,就是人类生命程序的某种数字表达式,此数字,就是基因密码,人类的寿命上限,或平均值,也由基因所确定。
但是,人类疾病,于单个个体而言,则千差万别,不一而足。
这涉及单个生命的内环境如何,70亿种人类,70亿种基因,也就是70亿种人类生命的内环境,因此,个人所发生疾病的形态也就各有不同。。。
人类生命自出生始,就遭遇到两种挑战,都可能致命,1是自然界的挑战,2是人类社会的挑战。
人类生命对自然挑战的所有应对,其力量能量热量。。。都可规属为1个符号加以表达,就是正,或正气,内经所谓,“正气存内,邪不可干”。
因此,人类生态,就是正与邪在相生,相克,相乘,相须,相侮。。。态,是某种完美态,否则,就是病态。
也因此,人类生命本身,也是正与邪的和谐态。
人类居于宇宙自然之中,也就是居于细菌病毒。。。风寒暑湿燥火。。。或水深火热,或喜怒忧思悲恐惊。。。之中,这些本来是自然之存在,人类难以自绝于宇宙自然,人类难以自绝于人群,人类如何可以自闭???
人类生命本身就是全方位向宇宙自然,向人群开放的。
人类与病痛同在,人生命本身,也就是个正邪混合物,实邪,可确定可触可闻可见,虚邪,难以诉诸于量化,就是“神经”病了。
但是,人之初,身体里边是清白的,是清灵的,是无毒之体,毒是外在之物。
人类身体并不存在内经所谓的毒,毒,是药物,原于自然,要靠人来寻获,再特意炮制,修治,并诉诸于分类,诉诸于理论与逻辑,毒,也是外来入侵物,是不得已而为之,取来注入或食入,用来治病救人,而病痛,是邪,邪可伤人,有些邪,人类难以抗御,毒也搞不定。
人体的病痛是邪,是与正相对的。
邪,是病邪。
邪,是内经符号。
邪,不是毒,与毒所指,并不是1回事。
毒,是人类在自然界所采集,所寻获,所得到的某种物质,其中以草木,矿物居多,少许取之人类自身,关与取之人类自身的毒。。。我还要细论,这涉及毒与药,毒与邪,药与食的某种界定,而只有阴阳学说,可完美地解答此类系统间的区别,即不同质的区别。
食,是人类在自然界中所获取,天天吃,月月吃,年年吃的某种物质,而且食与水难区分,所谓摄食水。
摄食水,是人类生存的常态,每日的生命之常态,但是,摄取毒物,即口服药物,属病态。这是摄食水,与用药的另种区别。
人类如果将特意服毒服药当成某种常态,则无病也就病了,则本身即属病态。。。
因为,即使谷肉果菜以养之,过之也可伤正,而正气,就是人体生命力的终极表现。
如果,摄食水不当,都可伤正,换句话说,美味的自然水谷与食物们都可成毒物,则大毒中毒小毒无毒都可成妖魔鬼怪——伤正,最后正气大伤,难以复原,消失殆尽,则生命就被摧毁。。。此种病例可见诸于临床学的密集表达。但是,医人与病家又当何理解?
毒药值价高,高企不下,但是,人活1口气,这口气,说到底,无非就是精气,神气,精神气,就是正气。理解正气,并不难啊。但是,伤害正气的事情,就是过度地用毒药,
毒,驱邪,同时,必伤正。
所以,所有药物,都是毒,也都有各种毒副作用。
而以毒攻毒,如在内经的毒字意义的表达上来讨论,应该是指,以某种药物(毒)清除某种被不当地摄取之药物(毒)。
如此,则可诉诸于我所见。
我所见,很多行IVF的病人,当未能成功后,被注入机体的密集雌激素还在扰乱机体,如果需要中医学的解答,则只好先行用某些草药试着清除排除此类雌激素的长期影响,在此意义上,或为以毒攻毒?我实在不知如何解答此类现象。
 
人类最初就是大型陆生动物,即肉类,及其多种水生动物,即鱼类——这是人类的原始之食物。
因此,人类是伟大的肉食动物,居于地球食物链的最高端,超过伟大的猫科猎食食肉者狮虎豹们。
我所揭示的人类此种原始食性,正被大师们及其当代的聪明人类所歪曲,并误导,因为,他们掌控政治,掌控话语权。
但是,必须承认,科学无国界。存在,就是存在,难以被抹杀。
人类的生存成长史,就是地球动植物物种的灭绝史。
人类因为摄食,而最终造就了大量的动物物种灭绝,人类无肉可食,最终只好食草,即植物性食物。
人类因此发明了训化动物马牛羊猪猫狗。。。也发明了训化草本而成稻与麦。
至今,稻麦等植物种子成为全球人类的所谓主粮,其实,与人类当初的原始食物,各种鱼肉相比,是低级的食物,甚至有些不堪,因为,不过是生长与地球各表面的1种普遍普通寻常的草而已。
如今,人们竟然忘记了自己固有的原始属性,并且开始魔幻各种草,剪辑基因,魔化草本。。。自以为得计,短期获利巨丰,几代之后,人类基因当作何反响?(应激反应?)也就不是我辈所能操心的了,但是,易经所言,人们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前瞻,预见,预测,预估,未雨尚需稠缪,何况百年大计,关乎子孙万代?龟策之计,常关乎风声水起。。。国人都深信不疑,如此事关基因之变,事关万代千秋性命之事,却大可听之任之。但是,内经对毒物的审慎态度,在给我们启智,其理不可小看。
人类,是最顽强的,最自我的生灵,其实,这竟与基因有关,基因底定了人类的现存特性,而此现存生命特性,是极其顽强的,难以快速被消弥,生命是系统,是系统工程,人类的任何生理特性,都密切地依附在1个宏大的系统之上,而此系统的运作程序,是经过百万年计的时空所逐渐打造,其细密,其坚强,其难拆解。。。超乎人类自己所想象——这才是1种真正的神奇!然而,人类所思,忒小儿科了!人类目前所做的1切,貌似都在为维护自身的某原始自然属性而战。但是,人们自己又常常忘记了自己到底有何原始自然属性?
人们每天都以高科技利器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与自身的基因斗,并消杀自己,挑战自己的原始自然之属性,而此种原始自然属性深存于骨髓中,沉淀于血液里,这是生命的密码,深藏在每只细胞的核心深处。挑战基因,也因此打造了千奇百怪的现代化人类疾病,其中,就是过度密集的人工化学物质不可扼制地向人体注入。。。而这些毒物的载体们却是无辜的。。。比如牛奶,比如鸡鸭鱼马牛羊们,比如可爱的各种水果与蔬菜。。。食物无好坏,只要主义真,真,就是那分自然态,真,就是不必高度强烈挑战与快速消弥人类自身所具有的那分原始属性,而很多原始属性,人类自己高度挑战之,则人就快速地病态,就病死了。
比如,人体的白血球,红血球总数,分类数,过度低值,就病了。
比如,人体的常温是38个摄氏度,(内部恒定值),低于12个摄氏度,可能人体已经昏迷态。。。休克中。
我曾见到国高度挑战人类自身生理常数的人,减肥减出厌食病,最后死掉,放血,放出极度贫血,需要输血救命者。。。而过度劳累,创造1对价值,发生猝死,不按常规饮食,过度服用维它命,灵芝粉,果菜汁。。。最终造就严重后果。。。过度相信牛奶,过度补充蜂王浆,过度食用豆浆。。。造成病态改变者。
而全人类们也貌似每天都在化疗中,而化疗药物的载体,就是现代化的谷肉菜果。。。现在,又加上转基因主粮。。。
毒与药,药与食,正与邪。。。这些内经所关注的千古谜题,至今,还在困扰着现代化的人们,而毒物,却像那种难以驱散的雾霾,人们口鼻吸之,大快朵颐之,香之甜之美味之。。。悄然被政治人类被经济人被医师们大师们所心知肚明地弹指1挥间。。。杀人不眨眼之间。。。却竟也不忘引述下内经的原文,还竟然常常断章取义,连文字都给引错,文义大加篡改。。。甚至连费点时间去翻检1下原创的古文字原意的时间都不舍花费。。。然后,大师辈出,夸夸其谈,占据最强大的公共话语平台,以售其奸,就不是售其奸,而是杀人于无形了,呵呵。
大师高唱大医精诚,高唱苏波克拉底医学誓言之时。。。或许就是伸出魔手之际?对此,草民也不敢大笑,也不敢明说,更不敢,也不会劝也。。。只有好自为之!
而这些原始自然属性已经百万年,几十万年时空所打造,是宇宙自然之手的强力伟力所打造。
说某医学,某医师,某科技神奇,我都会呲之以鼻,但是,我尊崇宇宙与自然之变,这是1种真正的神奇。
目下,人类们自视自身的神奇,因为,竟胆敢冒犯生命的原始自然程序,可谓不知天高地厚,这违背的是某种自然逻辑,但是,却由貌似最熟知天地,最熟知逻辑者们所为之,愚也不敢置喙了。
毒,神农尝百草,1日遇七十毒。
神农,是中国先民的代表符号之1.。神农为何要尝百草,无疑,是在寻找毒,在茫茫的自然界,生物界中寻找到治病救人之物。
而因为人类是食肉动物,当肉不够食,人类就已经病了,于是,草就显示了某种特有的神奇。
肉食,草,毒,正,邪,生,死。。。
大毒,小毒,中毒,无毒,食,谷,肉。。。人们要精确地理解内经的此类符号,及其之间的逻辑关系,还是很不容易的,因为,时空,时空,时空也以掩埋消踪1切痕迹,但是,中国人对生命的深切理解,却有幸被诉诸于竹帛,被流传下来1,2,3,这已经弥足珍贵,因此,我们可能1窥中国人类的生命史,而抗病史,医学史,不过是中国人万千年生命史之1角。。。1个脚落。
谁有兴趣有耐力再去常常翻检思索它们?
文字默默。。。愚见默默,默默见愚。
我因此喜爱我自己的愚人节。。。
不过享受1番思索的乐取,如此而已。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