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狼

宇宙无边,有生命。人是动物,也是狼。来自远方的狼,在想啥呢?
个人资料
大江川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内经同学(13)关于原创的引用法,与原文的句读断句法

(2013-07-01 13:37:01) 下一个

原文如下:

病有久新方有大小有毒无毒固宜常制矣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无毒治病十去其九谷肉果菜食养尽之无使过之伤其正也
 ——出自《黄帝内经-素问-五常政大论》。
 这段文字很有意思,愿与诸同学复习之。
 因为素问原创书于竹帛,流传2000余年。
 古文没有标点符号,又是竖写自右向左书写成卷,这符合人类多以右手握笔,左手抚卷的习惯。
 虽然古文字多字字相连成篇,但是,字句读之有抑扬顿错之感,等同断句,原因在于,古文言文多用之乎者也亦焉哉。。。其实,也就是标点符号。另外,就是3字句,4字句,5字句,多字句,成规律之变。
 所以,虽然古文没有标点与大间隔,但是,可凭此规律而断句。断句,又是读懂原文的关键,所以,方家都重视句读,就是先以朱笔用圆圈将满篇文字断开,现代人类发明了标点符号,于是,就利用标点符号,将原创的无断句篇章转换成现代文字的格式。
 但是,常常断错句子,以缪种流传。
 中医古文献,字句珍稀,用字很少,估计怕得是出岐义,但是,很少的文字,却也被人们引用之时断章取义,错误百出,令人不安。
网上转贴,或出版物,更是随意分割各取所需。。。就有些令人不齿了——商业利益侵害千年古医书,转贴面目全非,害人不浅。
 待续。


——







原文如下:

病有久新方有大小有毒无毒固宜常制矣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无毒治病十去其九谷肉果菜食养尽之无使过之伤其正也
 ——出自《黄帝内经-素问-五常政大论》。
这段文字很有意思,愿与诸同学复习之。
因为素问原创书于竹帛,流传2000余年。
古文没有标点符号,又是竖写自右向左书写成卷,这符合人类多以右手握笔,左手抚卷的习惯。
虽然古文字多字字相连成篇,但是,字句读之有抑扬顿错之感,等同断句,原因在于,古文言文多用之乎者也亦焉哉。。。其实,也就是标点符号。另外,就是3字句,4字句,5字句,多字句,成规律之变。
所以,虽然古文没有标点与大间隔,但是,可凭此规律而断句。断句,又是读懂原文的关键,所以,方家都重视句读,就是先以朱笔用圆圈将满篇文字断开,现代人类发明了标点符号,于是,就利用标点符号,将原创的无断句篇章转换成现代文字的格式。
但是,常常断错句子,以缪种流传。
中医古文献,字句珍稀,用字很少,估计怕得是出岐义,但是,很少的文字,却也被人们引用之时断章取义,错误百出,令人不安。
网上转贴,或出版物,更是随意分割各取所需。。。就有些令人不齿了——商业利益侵害千年古医书,转贴面目全非,害人不浅。
 
愚见:如果将此段古文字先句读之,则可断句为:

病有久新。方有大小。
有毒无毒。固宜常制矣。
大毒治病。十去其六。
常毒治病。十去其七。
小毒治病。十去其八。
无毒治病。十去其九。
谷肉果菜食养。尽之无使。过之伤其正也。

转为现代汉语言文字表点符号,则也可成为:

病有久新,方有大小。
有毒无毒,固宜常制矣。
大毒治病,十去其六。
常毒治病,十去其七。
小毒治病,十去其八。
无毒治病,十去其九。
谷肉果菜食养,尽之无使,过之伤其正也。

如此,以现代汉语解释此段古文字之意,其要点为:

1,疾病是发生,发展,演变的,有时空之变,有的是久病未愈,所谓慢性病,迁延多时,多月,多年。。。有的是初起,或突然发生,所谓新病,(而久病未愈,再添新病者也常见)。
2,应对久病与新病,要使用不同的药方。大方,是指药味很多,或药量很大,或药物作用强烈。小方,则指药味少药量轻药物作用缓和。
3,毒,是指所有药物,也是相对食物而言。
4,毒,即药物,分为大毒,常毒,小毒,无毒4类。就是药物的毒性与作用由强到弱。
5,越是毒性强的药物越。。。
未完,待续。。。

——








转为现代汉语言文字表点符号,则也可成为:


病有久新,方有大小。
有毒无毒,固宜常制矣。
大毒治病,十去其六。
常毒治病,十去其七。
小毒治病,十去其八。
无毒治病,十去其九。
谷肉果菜食养,尽之无使,过之伤其正也。

这是我对原文的断句,或句读(句读,应读为句逗)的思考与解读,当是,是在开车。。。
今晨醒来,再推敲此种断句,发现有误,误在“谷肉果菜食养,尽之无使,过之伤其正也”这一句,现试改之:

谷肉果菜。食养尽之。无使过之伤其正也。或,谷肉果菜,食养尽之,无使过之伤其正也。

此句话是承接上面1大段原文而来。
上断原文所述之意,大意为,用来组方以治病痛的物质,皆为毒,而毒就是中国人对药物的最早期最原始的命名。内经当中,提及药物,甚少出现药字,而以毒字表达。
毒,就是药,毒物,就是药物,所有药物皆含毒物,或本身就是毒物,莫物之所以含毒,可能具有药用——这应当是药物与平常食物的莫种区别,我还将详细地讨论人类的原始饮食特性,或何为食物,而食物,1定是难以显示毒性的,毒性的显示,1是即时毒性,2是长期毒性,3是隔代毒性,4是基因毒性。前3者,为细胞,组织,器官,系统毒性。毒物,或药物所造就的生命伤害有深浅之不同,而基因毒性,可能造成人类基因突变,严重疾病密集高发,而所有的病变,最应警惕的是引发细胞程系失控,就是癌变。人类对于癌病之源,之机理,至今还是皮毛讨论,虽然人们每天都在高调抗癌,而所有化疗药物,放射线照射。。。其向人体向病灶所注入的物质,皆是大毒烈毒之物——经FDA之类政治举措,权威发布的抗癌物质,皆是强致癌物。当人们高度质疑此类医学举措的优劣之问题,医界人士也常常被迫引用所谓:以毒攻毒之说,而以毒攻毒,貌似中医之说。西医人士如引此说,又是很讽刺的,哈。
我粗略再次翻察内经文字,文中并为出现以毒攻毒的字样。
而毒字,以我所论,在内经之中,或正宗的中国传统医学理论体系中,就是药物。
而药物,即毒,所要针对的,应当是病,或病邪,或就是邪。毒,是用来攻邪的,不是用来攻毒的,所以,所谓以毒攻毒之说,是谬说,对于内经所确定的中医理论,是某种异端邪说,是后人所强加于内经之说。
而人类生命现象,是形与神俱。
人类生命现象,与宇宙自然生物圈食物链难以割断,密不可分,是自然的组成部分。
人类生命的正确程序,必与宇宙自然。。。大程序相默契,相1致,这是系统的1致性,宇宙自然是大系统,人类生命是附着在此系统上的子系统。
人类与自然和谐共进共生共存的很到位,很完美,人类就不生病,就乐享其天年,天年,就是人类生命程序的数字表达式,此数字表达式,就是基因密码,人类的寿命上限,或平均值,与基因所确定。
但是,人类疾病,与单个个体而言,则千差万别,不一而终。
这涉及单个生命的内环境如何,70亿种人类,70亿种基因,也就是70亿种人类生命的内环境,因此,所发生疾病的形态也就各有不同。。。
人类生命自出生,就遭遇两种挑战,都可能致命,1是自然界的挑战,2是人类社会的挑战。
人类生命对自然挑战的所有应对,其力量能量热量。。。都可规属为1个字,就是正,或正气,所谓,正气存内,邪不可干。
因此,人类生态,就是正与邪相生相克相乘相须相侮。。。态,是某种完美态,否则就是病态。
也因此,人类生命本身,就是正与邪的和谐态。
当人类居于宇宙自然之中,也就是居于细菌病毒风寒暑湿燥火,或水深火热,或喜怒忧思悲恐惊。。。之中,这些本来是自然之存在,人类难以自绝于宇宙自然,人类难于自绝于人群,人类如何可以自闭?
人类生命本身就是全方为向宇宙自然人群开放的。
人类也就是个正邪混合物。
但是,人类身体里边当年是清白的,是清灵的,是无毒之体,毒是外在之物,人类身体所谓毒物,是外来入侵物,人体的病痛,是邪,是与正相对的,邪,是病邪,邪,是内经符号,邪,不是毒,与毒所指,并不是1回事。
毒,是人类于自然界所采集所寻获所得到的某种物质,其中医草木矿物为多。
食,是人类于自然界所获取,最初就是大型陆生动物,即肉类,及其多种水生动物,即鱼类——这是人类的原始之食物。
因此,人类是伟大的肉食动物,居于地球食物链的最高端,超过伟大的猫科猎食食肉者狮虎豹们。
我所接示的人类此种原始食性,正被大师们及其当代的聪明人类所歪曲,并误导,因为,他们掌控政治,掌控话语权。
但是,必须承认,科学无国界。存在,就是存在,难以被抹杀。
人类的生存成长史,就是地球动植物物种的灭绝史。
人类因为摄食,而最终造就了大量的动物物种灭绝,人类无肉可食,最终只好食草,即植物性食物。
人类因此发明了训化动物马牛羊猪猫狗。。。也发明了训化草本而成稻与麦。
至今,稻麦等植物种子成为全球人类的所谓主粮,其实,与人类当初的原始食物,各种鱼肉相比,是低级的食物,甚至有些不堪,因为,不过是生长与地球各表面的1种普遍普通寻常的草而已。
如今,人们竟然忘记了自己的原始属性,病开始魔幻各种草,剪辑基因,魔化草本。。。自以为得计,短期前景辉煌,几代之后,人类基因当作何反响,也就不是我辈能操心的了,但是,易经所言,生与忧患,死于安乐。。。或许有理。
人类,是顽强的,自我的生灵,人类目前所做的1切,貌似都在为维护自身的某原始自然属性而战。
而这些原始自然属性已经百万年,几十万年时空所打造,是宇宙自然之手的强力伟力所打造。
说某医学,某医师,某科技神奇,我都会呲之以鼻,但是,我尊崇宇宙与自然之变,这是1种真正的神奇。
目下,人类们自视自身的神奇,因为,竟胆敢冒犯生命的原始自然程序,可谓不知天高地厚,这违背的是某种自然逻辑,但是,却由貌似最熟知天地,最熟知逻辑者们所为之,愚也不敢置喙了。
毒,神农尝百草,1日遇七十毒。
神农,是中国先民的代表符号之1.。神农为何要尝百草,无疑,是在寻找毒,在茫茫的自然界,生物界中寻找到治病救人之物。
而因为人类是食肉动物,当肉不够食,人类就已经病了,于是,草就显示了某种特有的神奇。
肉食,草,毒,正,邪,生,死。。。
大毒,小毒,中毒,无毒,食,谷,肉。。。人们要精确地理解内经的此类符号,及其之间的逻辑关系,还是很不容易的,因为,时空,时空,时空也以掩埋消踪1切痕迹,但是,中国人对生命的深切理解,却有幸被诉诸于竹帛,被流传下来1,2,3,这已经弥足珍贵,因此,我们可能1窥中国人类的生命史,而抗病史,医学史,不过是中国人万千年生命史之1角。。。1个脚落。
谁有兴趣有耐力再去常常翻检思索它们?
文字默默。。。愚见默默,默默见愚。
我因此喜爱我自己的愚人节。。。
不过享受1番思索的乐取,如此而已。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