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狼

宇宙无边,有生命。人是动物,也是狼。来自远方的狼,在想啥呢?
个人资料
大江川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书法我论

(2010-09-04 21:09:53) 下一个

——兼回网友论书帖

君所言祝枝山的字,愚亦有些同感。
祝字,是为字而字。
心中块垒坚如铁,人间难闻笑语声,故此,笔下凝滞不爽,写的就算是鼻涕,也是粘稠的黄鼻涕(知道此种文字会挑占看官心理承受度,如引起那啥,算我不好,行文如此)。
实在不可以与羲颜素毛大家同日而语。
右军之书,天下第一行书耳!并非浪得虚名。
其一,魏晋时代,是中国文人活得最潇洒的时代,不潇洒也潇洒,爱咋咋地,字也帅。其二,所谓东床快婿,快,就有快活快乐之意,即有佳人奉茶对酒淫湿弄曲在侧,又有泰山泰母宠爱有加,放浪形骸,胸怀坦荡,肚皮都在外边露着,爱咋咋地,好不快乐!非我等所能体会呀。因此,右军所书,那是笔笔得意,字字高兴,故其文飘洒,其字俊逸,无人能出其左右也。
 颜鲁公,大将丰神,国之真卿,满门忠烈,用字如同下重锤,笔笔厚重如铁,力透纸背,精气神绝佳。 是字,却满纸氤氲,化作深云霞霭,感人至深,亦非我辈所能学也!
怀素草书,雷霆万钧,电闪雷鸣,有寒猿饮水之险峻,有壮士拔山之伟力,胸无半点尘,思无半缕邪,字乃真字也,超脱红尘,顿落九霄。。。
至于毛爷的手笔,我辈焉敢妄评,那是神乎神,字如人。 有横扫千军之力,巨涛倒海之能,何止长枪大戟所可形容哉? 见毛字如见其形神,立时能让你长精神,止饥渴,忘烦忧。。。呵呵,我不便再多说了,因为,贬毛非毛去毛砸毛者甚有其人,毛爷的字对这些可爱的人们,或许真的就是原子核炸弹,与毛字亲近,不弄响了,看着也吓人哈。
胆小鬼,拒读毛诗,拒看毛字,我等也就别劝人家了哈。
另外论书者,很少提及蒋字。
至于蒋公的字,人们少展读之,我倒也有些兴趣一读。
蒋字端正,恭谨,含有些杀伐之气,倒也是真的。
至于,为何祝枝山书家之作,至今也为“国宝',为人所收藏,我觉得,主要因为是遗产。
文字,因其载体的脆弱,大多被时空所掩没了,纸本真迹更难传世。
再说了,祝枝山本为书家,毕生写字,很多字的写法较新,也讲求萦绕,笔势,布局。。。不过也因此而走神,这是祝字缺少视觉力度,稀泥软面,随汤走的原因。
以前,我见过余杰论中国书法的文字。不过,严格说来,余先生并非论书法,是砸书法。因为,他觉得也就是个写字,却神乎其神地,还法来法去的。他认为,写字有没有法,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国家要有法可依,又因此,他脚着,中国千百年来,讲求书法是造成衰落的原因。似乎,没文字,不会写字,或不好好写字的民族才生猛,才是能征服世界的人类。。。对此,我不置可否。
见君展读前贤大家之墨迹,胡乱瞎说,不成敬意,录此为记。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妄得虚名? 祝允明草书诗帖 (图》   By 月潜

我读兰亭,祭侄,快雨时晴,寒食,怀素,乃至毛泽东的草书,都能强烈的感受到书法的美感.但每次读明祝允明《草书诗帖》, 就有一种如对一团鼻涕的感觉.总是告诫自己隔一段时间再读再赏, 但每次读它,感觉还是一样.现在实在是忍不住了.

先说此帖中的单字: 多数俗不可耐, 如"高, 吾,鱼,渊,春,兮,图,"等字, 简直等于敷衍了事,有许多字好像还没有完成,下一个字就已经开始了.满篇都是软塌塌的游丝, 而游丝的转换又是如此的勉强. 通体没有一个坚实好看的笔道.真不知道美在何处!

如果不说这是明祝允明所书,我绝对要当它是垃圾.

各位大虾,难道小子的书法欣赏水平如此之差吗? 常常以书法自娱自傲,而一想到明祝允明,则自信全消,转而闷闷矣.

愿坛中高人 有以教我! 




 




























我脚着洋银的炸药奖发的忒早了。

应该等刘晓波们真正将中国的炸药包给整响了,或把中国船给整翻再发不迟。

其实,把中国的炸药包点着了,也不那末复杂。

把中国船整翻了,也挺容易滴。

洋银们还是把事情想的忒复杂了,为此,还弄几个臭钱,假模假式地发个“和平”奖牌牌,也不嫌累得慌。

当然,洋银们知道会有银拿着奖牌当令箭。

我说的洋银不是所有的洋银,而是对中国怀有永恒偏见的洋银。

和平,是靠力量维系的,战争才是人类社会的永恒主题。

所有的政治都是政治经济学。

所有的经济都是经济政治学。

所有的和平,都是有条件的和平。

所有的和平都是为新一轮的战争做准备。

将炸药奖用于鼓吹和平,多少有些讽刺。

人类,当您点着中国这包超级炸药时,请要慎重些。

毕竟,全球银类都已经被捆在同一只地球之上。

炸药和平奖的操控者们,请您还是做好另外一些人类爱做之事,尽量别玩火。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