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狼

宇宙无边,有生命。人是动物,也是狼。来自远方的狼,在想啥呢?
个人资料
大江川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邓小平与64人

(2010-09-24 17:09:35) 下一个


邓在毛后时代,推动中国改革。

虽然,邓改革,不是毛所设想之全部,但邓坚持独立自主,一党独大政治,北拒苏俄,西拒美国,整军习武,承认历史连续性,不砍毛旗。。。总体是朝向崛起立极的毛方向。

邓改革可圈可点:

1,大幅提升人民生活水平 。

2,全方位提升中国综合国力。

3,实现毛后,邓后国家最高权力的和平交接。

4,中国总体稳定。

5,中国本土半个多世纪再没有遭遇列强攻击 。

6,大幅开放言论,解禁诸多意识形态禁区。

7,中国没出现大失控 。。。

新问题:

1,贫富差距拉大。

2,国企转化过程损失过大。

3,国家资源(土地,矿山,原有工业体系,森林,大江大河。。)利用有失控。

4,先富化过程使贪腐加剧。

5,官僚富有阶层快速出现,社会各种矛盾加剧。

6,由于贪腐,执政党的诚信受到强烈质疑。。。

总体上,邓改革的力度先慢后快,更于 64 后突然全面加快。

这样就得到几种负效应:

一是,私有化强力推动,使贫富差再度急剧加大,出现极大不平等。

二是,硬件打造过快,软件一时跟不上,软硬不配套,形成资源浪费,同时加剧矛盾与危机。

三是,忙于务实,疏于务虚,对人民的教育宣导有误差。客观上,人民的胃口被吊得太高。普遍对中国的过去研讨不足,对中国总体基础把握不足,面对诱惑,人心浮躁,做事缺少耐心,短视,前瞻性不够远。

四是,至今,毛后,邓后中国仍未能确立主流意识形态。

中国改开的总体问题,是掌控发展速度不甚精确,有些过急过快。
而中国历史上偏面追求多快好省,吃过大亏。
发展需要理性,幸福虽然重要,人民也要享受追寻幸福的过程,而过程即缓慢也艰辛,更快乐。
不过,此话只能讲给愚自己听。

中国经济快速,高热,不平衡。。。最根本的原因,是当代中国的改开进程也受到了 64的强烈影响。

人们都认为:邓镇压了 64 。邓也阻挡,放慢了中国政治与经济改革的步伐。
其实,中国加速改开,却是在 64 以后。

如果没有64 ,邓还是要推动改开,包括政改,但邓有当时的一套设想。

64 打乱了邓的总体设想,但没有打消邓继续改开的理念。
是 64 促使邓更加深切地反思。
人民与各阶层,包括精英们的声音,邓也都听到了,于是,催生了邓加大改开力度的紧迫感。

邓是在一两年的深思观察后,决计继续推动中国的改开。不过,邓在 64 后再度推动改开,其力度,其速度,其深度,其广度,都极度加强。因此又产生两种效应:一是使 64 人的诉求得到极大满足,二是使中国改开速度超出一定的可控能力。

如今,已历经20余年, 精英的64 人并没能深切反思这些。因此,64人所思所想,与中国实际有极大脱节,尚不自知。这是 64 人历经 20 余年海内外运动,其理念混乱,其影响式微,其意志消沉之主因。

而 64 人所诉求的政治改革理念,却依然没能高度关注中国的实际,及其变革的可操作性。

同时, 64 人也忘记了:所有的政治,都是政治经济学,而所有的经济,也是经济政治学。

中国经济惊人高速度发展,就是中国目下最大之政治!

经济的快速增长,与其相关的政策大幅调整,也就是政治改革。

政治人无视这种政治,侈谈中国政治,可谓睁眼盲童。

中国主要问题:
1,缺少主流意识形态,还在建设中。
任何一个国家,都要有一个相对稳定的主流意识形态,没有也要打造。
2,社会转型,由公有制转向私有制,或半私有制,是一项高难度的社会变革,是一种极为艰巨的社会工程,或政治工程,或经济工程,也是系统工程,每一步骤都不能马虎。盖摩天大厦都要精心设计施工,何况,由废墟之上,重建,再打造一个世纪超强的立极大国。
书生治国,不是不可。
但是,政治不都按照哈佛与牛津的新版政治经济学讲义变幻风云的。
毛泽东先生早就写下过名篇,篇名就是《反对本本主义》。
书生尚本,遵崇逻辑,本也没错。
但是,也勿忘,宇宙,自然,社会并不会绝对遵从人所发现的逻辑——这也是逻辑。
宇宙之运行本无所谓“逻辑”,也常常超出人类所知。
再比如,新版的医学教科书总是逻辑严密,论说精湛,但是病人得病不都是照着医学教科书去得,不然,全球人类就不必为SARS谈虎了。
以往 的重大社会变革多采取内部剧变形式,或被全球战争所触发,多以战争,动乱,血流漂杵而成。中国的变革与世界大格局也相关,但是,还尽量避免剧烈震荡,或急剧动乱的方式还有可能,也应如此。无它,因为中国体格特殊,人口总数过大,又被压缩于相对狭小的地理区域,原有基础弱,处于世界列强之间,还要面对周边诸多国家的竟争压力。
而且,中国的动乱与失控必将强烈地震撼全世界,全球人类可能都难免置身事外。
人类发明炸药,本意也可用于和平,如今却成大规模杀伤武器,人类所屯积的爆裂物,足以毁灭地球表面,此一教训中西政治人都应记取。德国纳粹虽已成历史,但是人类互不信任,弱肉强食的总体格局未变,中国人仍处在世界台风风眼之中。而征服却是人类社会要面对的永远主题,观察中国,也要将其与外部世界的本质相联,中国的和平只能靠中国人自己强壮自身维系,过度借助外力,是自欺欺人。
3,中国人人心的凝聚力暂时还可以,因为,自二战结束后,毛中国的强势抵抗,使列强的征服欲得以扼制,同时也造就了现代中国人的强烈民族主义意识,此民族主义是指大中华56种共民族而言。
而民心也是双刃剑,掌控民心民意需要大智。
4,中国没有打造成经典意义的中产阶级,却逐渐形成新官僚富人阶级。财富还在向少数人手里集中,但是国家对财富分配的集中干预暂时还起作用。
5,富人阶层的崛起必极大地影响中国的政治走向。
6,国家国民有贫富是常态,但是,政府必须掌控贫富差距拉大的速度与力度,这也是政府的责任。

7,于社会安定而言,在贫富差距之间必存有临界值,政府应能精算出此一临界值。否则,必发生动乱与失控。
对于中国改开的操控者,共产党最重要历史任务,是操控好此临界值,再握有对财富走向与分配的终极裁决权。

8,在现代中国的变革中,操控者只能由共产党主导,一党独大的政治还应维持相当历史时间。
9。国家武装力量必须牢牢掌控在最高决策者手里,因为,必要时政府还可以从富人手中要出些钱,以平定过度贫穷者的反抗。但是,如掌控好力度,可以免此乱象。
10,中国的经济也许会逐渐完成所谓私有化,但更会是半公半私有化。
11,中国的政治也许会比照现代西方国家的较成熟政体,但是,也许会由中国政治人打造出另外一种全新的,中国版的政体。
中国人在世界上有过太多发明,比如秦帝国的郡县制,至今还被欧美等现代国家所延用。
12,贪腐,是社会的癌症,尤其对于权力过度集中的社会,更是如此。中国的政治变革以和平演变,小火慢炖为佳。要加温,也要加盐,但是应当避免大力加火。加大肃贪力度,就是止痛针,但是对无药可医的病,止痛针也有用。
加温,应当时负责任的64人之类,加盐,应当是中国台面上的精英之类。
我等草民,只能会观瞧其变,学着跟着感觉走。
关照精英们,或想跃上中国政治大舞台的政治人,或有雄心的人们,壮怀激烈之时,还要悠着点儿。
中国,是一条大船,船上有13亿国人。他们体格各有不同。
没人给中国翻船的风险买单,任何保险公司也不可能给中国的急剧变革担保。
任何人类或上帝给中国担保都是无意义的。
中国人只能自求多福,试着吃别烫着,站稳了别趴下,走慢些别摔着,更别摔成脑震荡。。。
医学上,西方人发明了许多好东东,从最新的抗生素,还有让人大力博起的伟哥。
政治上,西方人也发明了许多好东东,从三权分立,多党政治,言论开放,民选总统。。。独立自由民主人权尊严美满幸福。。。
这些对中国的变革都是好药方,也是华丽的洋式皮袍。
应该说,经典的药方早就存世,中国也不缺好药好方。
人们总是找药方,谈论贵重药,渡海西行寻仙丹,却没有几人徒步远行,去认真地研讨一下中国与中国人的体格,再顺便接点地气。

13,实施对中国政治的重大变革,不应是现存三代中国人的事,应是中国2020后们的事。
理由是:
1)中国人口增长已经趋稳,届时,可能下降至10亿之内。
2)中国国民受教育水准大幅提升。
3)中国基本设施基本完备。
4)中国总体国力将比现今提升几倍几十倍。
5,中国足以从根本上抗衡美国,俄国,日本,印度。
6)中国人还会重建自己的文化,并使科技再度领先世界。
7)中国人固有的文化内核坚强,深厚,中国文化重建还会以儒道法为主,兼及其他外来文化。
本质上,总体思路上,邓江胡们所思大体一致,就是,在毛中国的根基上,顺应冷战结束,苏俄解体,东欧巨变,东西两强重组的空档,抓住时机,迅速改开,推动中国再度崛起。

毛中国与毛后中国最本质不同有三:
1,毛中国的政治与经济极度独立,自成体系。
2,毛中国有坚固整齐划一的主流意识形态。
虽遭遇文革的挑战,此种意识形态被削弱,但是依然存有框架。。
3,毛中国物质匮乏,国家较比自然与绿色。高度整齐划一之下,虽然人类本性物欲无穷,人民精神总体较比放松。
禁欲,不都是好事,纵欲,肯定是坏事。
以上,属一介草民愚蠢之思,对政治做些业余探讨,结论由专业大师给出。
诸君若是拍砖,需要轻拿轻放,砸狠了,我就用面条当上吊绳去上吊,头撞棉花糖寻短,猛吃红烧肉增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