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白鹿原第3章读后感(18):一钩一刀一槌之谜

(2017-08-05 18:20:20) 下一个
白鹿原第3章读后感(18)
大家看第19段:
    白嘉轩回到白鹿村,立即筹备结婚的大事。吴长贵用骡子驮着女儿和嫁妆赶前一天夜里进了白鹿镇,暂时住在冷先生的中医堂。冷先生被聘为媒人。结婚这天,白嘉轩跟着轿子到冷先生的中医堂迎娶了新娘,一切顺利。
    这一段我们又看到老陈喜欢不交代时间的习惯,哪一天结婚没有说。至于为什么聘冷先生为媒人,也没有交代。不到100字,就写了四件事,用了四个句号。白嘉轩筹备婚事。吴长贵带女儿住进中医堂。冷先生被聘为媒人。白嘉轩迎娶新娘。这些事情可以简略,主要的还是白嘉轩和仙草新婚之夜的故事,也是本章的高潮。
    先来看第20段
    这是第七个新婚之夜。嘉轩看着五女感到一阵尴尬和窘迫,这是他娶过的七个女人之中唯一在婚前见过面的一个。岂止见过面,而且熟悉如同姊妹:他每年都在农闲时光去山里一次两次,多在酷暑难耐的三伏,他一来为了照看中药材收购的生意,二来是到山里避一避暑热;吃住在吴大叔家里,与五女四女三女三女大女以及两个小弟情同兄弟姊妹,从来也不成忌什麽。现在骤然间面对一对闪闪发亮的红蜡烛,反倒拘束和不好意思了。仙草——五女的名字——已经耐不住山外伏天的酷热,从容不迫地脱去长袖衣裤,光洁细腻的胳膊和双腿裸露在他的面前,娇美的後腰里系着三个小棒槌,叽里当唧摇晃。嘉轩装作好奇去摸那小棒槌以排遣其窘迫。仙草转过身来,小腹的裤腰上也系着同样大小的三个棒槌。他问:“仙草,你带这小棒槌做啥?”仙草毫不避讳地说:“打鬼!”
    老陈又要写床戏了,他写的床戏真的很有特色,其中的描写大家自己体会就好了,有些评论在此不宜。
    这一段主要看点是酷暑和小棒槌。先来说酷暑。白嘉轩每年在三伏天都到山里,认识了老吴的子女,现在娶这第七个媳妇也是在三伏天。
   在此之前,他娶的第五个媳妇木匠卫老三家的三姑娘也是三伏天,其实原来这第五个媳妇是要在春天娶的,白老汉在春天看中了三姑娘之后却暴病而死。而在白老汉死之前,作者就有意抛出一个”有毒的倒钩”,说坊间流传白嘉轩长着一个可以缠腰一匝的带毒的倒钩,女人们的肝肺肠肚全被捣碎而且注进毒汁。
    这“倒钩”和秉德老汉的死是不是有联系呢?我们只能猜测,但是看看秉德老汉的忽然发病,很可能是这个谣传使他心神不宁导致发病。
    文中写道:“他梦见自己坐着牛车提着镰刀去割麦子,头顶呼地一个闪亮,满天流火纷纷下坠,有一团正好落到他的胸膛上烧得皮肉吱吱吱响,就从牛车上翻跌到满是黄土草屑的车辙里。惊醒后他已经跌落在炕下的砖地上,他摸摸胸脯完好无损并无流火灼烧的痕迹,而心窝里头着实火烧火燎,像有火焰呼呼喷出,灼伤了喉咙口腔和舌头,全都变硬了变僵了变得干涸了。”后来经过冷先生的抢救,“秉德老汉的手脚随着身子的突然仰倒又扭起了麻花,而且更加剧烈,眼里的活光很快收敛,又是一片垂死的神色,嗷嗷呜呜狗一样的叫声又从喉咙里涌出来。”冷先生让白嘉轩回魂三次,最后说,他尽力了,再反复的话“我夺了他打钩画圈的笔杆也不顶啥了!”
    白老汉的死和“倒钩”的阴魂不散是不是有关呢?不管是不是有关,已经在暗示这第五个女人命运多舛。果然,她“劳动练就的一副强健的体魄终究抵御不住怪诞流言的袭击”最终还是被这个“倒钩”吓死。
    这倒钩的流言很真实的,白老汉得病的描写也很真实,唯独冷先生能用“通红的钢针捅进喉咙。”绝地是老陈编的故事,即使华佗再世也没有这般能耐。陈老就是这样虚虚实实,把魔幻和现实参杂在一起,才使故事更加扑朔迷离。
    上面我们说到了一钩一槌,那一刀在哪里?(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田野maomao' 的评论 : 谢谢!
田野maomao 回复 悄悄话 很喜欢您的分析!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夕阳影里一归舟' 的评论 : 我写的都是很粗浅的水平,谢谢光临!
夕阳影里一归舟 回复 悄悄话 你很善于讲故事,直接看你的文章好了,不用去读原书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