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我到了奥斯维辛

(2019-07-18 14:00:49) 下一个

波兰奥斯维辛大大有名是因为那里曾经建了个世界最大的杀人企业。希特勒想杀光犹太人。杀人工厂杀犹太人,如流水。生在奥地利的希特勒为什麼这麼恨犹太人呢?因为犹太聪明会经商?有钱日子过得好?希特勒,人很牛。大凡野心政治家都喜欢万众欢呼,山呼万岁,水呼万岁。为此,一个有效的办法就是“唤起工农千百万”,告诉劳苦大众“谁是我们的敌人”这个革命的首要问题。希特勒要做大事,必须唤起大众投他票,就把犹太民族当成敌人。记不清卢梭的《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里边都说什么了。只记得崇拜很厉害。穷人最崇拜的就是领着他们杀有钱人的元首。

奥斯维辛离克拉科夫六十多公里,太太为我要了个专车,比坐七人车贵百分之四十。穷家富路,在外炫富。在哪都不忘咱是中国人。她怕我看杀人场所看得难受想早点离开。说实话,去不去奥斯维辛看杀人工厂我思想斗争了很长时间。我虽然看着高大,听着威猛,实际上心很弱。十多年前我一人在家看德国足球世界杯,等开胸手术。看累了,不小心看了中国天津附近有个厂子摘活人器官,好奇心驱使,打开了一张人被全剥了皮的照片,立刻心绞痛,疼得我在床上打了两个多小时的滚,豆大的汗珠子哗哗流,居然没死。为什麼很多人死得那麼容易呢?可见,人的命,天注定。

到了克拉科夫,当然应该去看看奥斯维辛集中营杀人工厂。莫忘旧日苦,会更加热爱今天的幸福生活。生活需要热爱。开车的司机是个很漂亮的高大阳光青年,很爱聊,没出过波兰。一路上和我们聊克拉科夫奥斯维辛的房价,兼聊波兰选举。聊纳粹德国,聊苏联红军。他高中毕业,不爱不想念书,当个司机带游客去参观奥斯维辛集中营就觉得很幸福,还在奥斯维辛找了个不上班的女朋友,打算二十五结婚。每天把旅客送到集中营以后,他大约有四小时自由,就和女朋友喝“鸡汤”,谈人生。他二十一岁,还和爸妈住一起。爱他的父亲是个工人,他是家里的老小。百姓爱幺儿,放之四海而皆准。世界上大概就中国爹妈爱给孩子规划人生。我二十一岁多点的时候,刚上大学。对我们那一代人来说,上大学是人生最紧要的事了。虽然中国人生主要靠碰大头运。

克拉科夫到奥斯维辛的路两旁,树多林密,翠绿浓绿,有些地方简直可以说是森林。有绿叶有绿树的地方空气好,沁人心脾。奔驰SUV坐着很舒服,不过我的脑子里却老是想起《辛德勒名单》里的画面。想象人被强迫脱光光,走进毒气房的感觉。快八十年了,死再多人的地方大概也没有死人味道了吧?希特勒为什麼那麼恨犹太人以至于要灭其整个民族而后快?他自己不是人吗?大统治者的学问并不大,但他知道劳动人民更无知。“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人是事物妈“,好人坏人,非好既坏;敌人朋友。“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是一个问题还是两个问题?反正是革命的首要问题。敌人越明确,仇恨越强烈,人民就越听元首命令,服从元首指挥。”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上世纪三十年代,德国小伙都愿意跟希元首当兵打仗;德国姑娘都想和希元首生个娃娃。

我太太跟司机小伙有一搭没一搭地聊。我一路想象,很快就到了。

世界人民喜欢到奥斯维辛集中营看看。集中营很大,得有近十平方公里。太太让开车小伙找来一辆残疾人车,她要推着我参观。人被分成三十个人一队,领队是自愿者,每人发个耳机,解说听得很清楚。集中营里的路都是石子路,太太推了我十几米,我坚持要自己走,勉强跟得上队。

牢区分两大块,离得挺远;牢房是二层小楼,盖得整整齐齐,房子的质量比我上大学时住的宿舍楼好,尤其是下水道管子。每间牢房大约20米乘60米,看照片,关人的时候每间房里摆满三层单人高低床,还听说是一层床位睡俩人(也不知道分不分男女?不该开玩笑),德国人很雷人。他们自己纪律严明,管犯人也纪律严明。每天早上,太阳升起,犯人排队,站整齐:嘿,希特勒。

解说是英式英语,听得很清楚。每间牢房里的墙上都挂着记录当年惨况的大照片。奥斯维辛集中营关进去过一百三十万人,绝大多数是犹太人。两年的时间共杀了一百一十万人。人过一万,无边无岸。一百多万,一百倍的无边无岸。

我看了一座牢房楼就不看了,因为看着都一样。我叫太太跟队一起看,我就一个人独自在集中营里走走,看到有的解说牌认真地读。人类曾有过这种惨剧?奥斯维辛杀人主要有两种:一是排队脱光光,走进三层(底层烧气,二楼洗澡,三楼毒死人)楼。男女一起洗,洗完一起走进毒气室,人挨人,背靠背。毒气喷来的时候大家一起哭爹喊娘。毒气致死是怎么个原理我不清楚,画的几十个甚至上百个的光身子男女怎么喊叫怎么痉挛我能想像。特别是一个女人被脱光了,她用她的一双手护住上头,她的四,五岁的儿子用小手护住妈妈送他到世界来的地方。怎一个惨字了得?都是人,有人为刀俎,有人为鱼肉。狗娘养的希特勒。毒气房每天的杀人指标是1080。

尸体需要掩埋。犹太人自己挖坑互相掩埋。从当年留下的照片可以看到。今天我埋他,他日人埋我,大家都是来自五湖四海。还有一种杀人法就是被“手术”。活人被捆在案板上,刽子手切出成堆成堆的鲜血淋淋的断胳膊断腿,让人毛骨悚然。

我站在空旷里,看着一眼忘不到头的牢房,一眼望不到头的电网,我总想起我小时候看见过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我第一次见到新鲜的死人是在文革里,那时候的整个中国就是一座没有围墙没有电网的“熬死违心”的集中营。“太阳“导师领袖统帅舵手,指引人民泯灭人性,丧尽天良。他天才地,创造性地发明了群众斗群众,人民“杀”人民。去年我到重庆,专门到沙坪坝公园,想看看中国(是不是唯一?)的文革红卫兵墓堆。现在党雇了专人“不准看,不准拍照“。

二十世纪的世界三大恶魔,希斯耄。希特勒明杀,大张旗鼓地工业化杀,杀犹太民族;斯大林暗杀,我看过《契卡》,五人一组脱光光,一人后脑挨一枪。每天杀人不止。斯大林杀异己。凡是不同意斯大林的,统统杀,杀了六百万?耄杀人是最残酷的“杀人于无形”,先骗后杀。比如“大跃进“农民虚报产量,按所报产量的百分比征粮,结果饿死很多人(听说饿死是死法里最难受的死法)。先辱后逼你自杀。对知识分子极尽羞辱之事。(反右,文革所造成的“非正常死亡”有二百多万吧?)。只因他没上过大学当图书管理员。

恶有恶报。希特勒自杀,然后安排人浇汽油烧。斯大林中风死(据说是手下能救不救)。唯独耄主席生得伟大,死得光荣。死了不入土,天天周五正王,天天迎来送往,接客,展示。。。

我参观过好几个这种灾难博物馆。其他国家建造博物馆为得是给人民警示,政府和人民不应该让悲剧重演。人类应该走向善良。比如美国华圣顿的犹太人博物馆,十二年前去参观的时候我刚刚做过第一次开胸手术。在门口要辆残疾人车,服务员疑惑看我。我太太厉害,直接就把我的体恤衫的领口拉下,把我的大胸上的伤疤给小姑娘看。美国人性化,残疾人车可以比较方便地走。记得那次我看到一大屋的堆得有一人多高的死人鞋。我当场像小孩一样当众痛哭。一般国,吃一堑,长一智;大笨国,吃十堑不长一智;聪明国,吃别人的一堑,长自己的一智。

韩国的战争博物馆,着重展出一九五零年的那场战争。入口处是两排石碑,上面刻满了在那场战争里失去生命的韩国人的姓名。而新中共,建国就胡扯,说“保家卫国”号召百万还没结婚还没来得急给家传个香火的青年穿着单衣去朝鲜冻死。都现在了,瞎编的《上甘岭》,《英雄儿女》还在公开上演。CCP脸怎么就这麼厚?这世界上大概就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最不从自己原创的灾难里接受点教训。有钱宁可乱撒,建人类共同体,就不建个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呀就是好”的博物馆来警示人民,恢复人性。三十年前“人民政府”和人民玩坦克,后来居然玩出了崛起,玩出了厉害。其实没有玩出“传江山”。有谁现在相信“红色江山万年长”?爱说“别看你今天闹得欢,小心今后拉清单”的喜元首今后肯定拉清单,看那酒精越来越发酵的一脸模糊。

文化大革命,泯灭中国人性,摧毁中华传统。忽悠主席带头,大兴“说一套,做一套”,造就出无数“无恶不作的人“(美国先哲托马斯。潘恩在他的《常识》里说:一个人如果总是言行不一,那么这个人就是一个无恶不作的人)。看神州当下各种各样的骗,看赤县五花八门的”山寨“,各种屡禁不止的食品掺毒,牛奶里的三鹿氰胺。”有什麼话说?“。没话说,也不准说。文革的原创现在还在天安门安详。他说过”错误和挫折教育了我们,使我们变得聪明起来了“。他为了权,自创大错误大挫折。现在在他教导下出来的弄权弄得不错的喜一尊,还在不忘初心,不对罪恶进行清算而是要人民遗忘。强势要求人民,嘴只是用来吃饭的,”有什么话说?“

身临其境地参观完了奥斯维辛集中营,回来给同学圈发了几句话,我的微信就被封了。中国现在怎么就这么惊弓之鸟?风声鹤唳?杯弓蛇影?奥斯维辛集中营在人类历史上是什么?是耻辱柱,但愿绝后。五十年前的中国文化大革命和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大屠杀有可比性吗?文化大革命在引导人从文明走向野蛮走得更厉害。希特勒早死了;而耄还活在有些人的心里。厉害党在厉害的基础上更加厉害了,已经基本上完成了对全体人民的监控。有用吗?一切逆历史潮流而动都是徒劳的。就算是把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都建成集中营也没有用。(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