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2018-07-06 07:42:19)
在上海的第二天,大学时我们称“大脑壳”的陈同学来接我在上海玩。他说他早上一起床就出发,但等到我见到他,时间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中国大城车多路多车比路多得多。人还是原来的样子,矮不变,脖子像是短了。大头依然大,光头照样光。见面先熊抱。久别重逢毕竟难得亲切。人过了六十还在喘气,是值得庆祝的事。要知道我们是经过文革还活着的人,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6-29 16:34:44)
上海 先到上海,计划去韩国。然后回北京,到西安(母亲在西安几乎一辈子,故于西安),去重庆,访成都。 上海大,飞机上看,美不胜收,壮丽辽阔。万丈高楼成摞摞,黄浦江水转城流。论地域,论人口上海在中国不是老大也是老二,过去是,今天好像还是。看昨天和今天,就知道它的明天。这话当年是用来说国民党的。虽然逻辑不通,但也有些道理。更何况道理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23 04:31:17)
我跟妈妈约好的三年(二0一三年五月),因我差点走在了妈妈的前头而没能守约,直到今年五月才成行。机票定的是五月八号,四月六号就给姐姐通报了,而母亲却在四月十九日驾鹤西去了。老婆爱我就做我的主。她在奥地利微信告诉我姐不让我姐告诉我,怕我昏头,怕我心梗,以至于到了四月二十几,我才知道妈没了,我再也不是宝了,真成了在美国的中国式闲云野鹤孤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5-02 02:06:44)
世上最好玩的文字,我觉得是中国文字。字是字,字是词。字的读,字的看不一样。读不出性,非得看。比如老婆坐沙发,狗坐老婆腿,你想叫狗挪个地方。叫狗它离开婆她的腿,别说狗听不懂,人也听不懂。谁离开谁的腿?他她它,戴花要戴大红花。文革出调侃。这题目,通不通?谁出谁?出门去赶集。英雄出少年。要把“出”按头句里的“出”来解,调侃之人,应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28 22:47:35)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重庆解放了。两个月前,重庆,西藏算没有算在中国里?“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人民什么地位高。反动派,被打倒,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我爸不是人民。因为他给资本家打工打成了高管。解放后虽不够党的杀头标准,但空有能耐,只能失业(谁让你旧社会过得好,凡是旧社会过得好的就要他新社会过不好)。我妈上了西南革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8-04-27 15:58:48)
人生自古活一回。“人生自古谁无死”。“人生自是有情痴”。“人生长恨水长东”。古代的诗句说古代。我妈生在一九二三。一生善良,一生坚韧,一生想丈夫想儿女比想自己想得多得多。一个人关着门缅怀母亲。开胸两次,全身支架十八,心脏功能只有百分之三十多的我,心痛,睡不着,因为可以见母亲但最后没见着。如果在我和给我生命的母亲在阴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04-26 00:13:12)
一九七二年,小平二次出山。“天上飞来金丝鸟”,赤县传出要考试招大学生。我哥听到消息后,“浪子回头金不换”,背开艾思齐,辩证之统一,否定之否定。他还真把“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背了个滚瓜烂熟。一九七三年和张铁生一起参加了文革几年后的第一次高考(那年考什么,我不知道)。那年我在高一,没赶上考。据说考是真考,主要考&ldqu[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2018-04-25 06:03:54)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忧郁,也不要愤慨!不顺心时暂且克制自己,相信吧,快乐之日就会到来。我们的心儿憧憬着未来,现今总是令人悲哀:一切都是暂时的,转瞬既逝,而那逝去的将变为可爱。-普西金这大概是我最早读过的外国诗。还是文革防空洞里读的。几十年说没就没了,重庆人前几年(我父母都是重庆人)又在穿红衣唱红歌不想唱也得唱。我想起这首诗。人是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23 23:36:06)
我们家的“背”字,从文革开始。我哥是“初六六”。文革一开始,就是红卫兵的小头目。领一小队,抄自己家。我爸也是牛人,牛在读书,牛在写诗,看见红袖章,武装带,双截棍,也两腿发软,不敢吭声。眼睁睁看着我哥把他的毕生宝,一书架的书全抄走,一把火,烧光光。我爸老泪纵横。我那会是“小三(小学三年级),亲眼见我哥的雄伟,亲眼见我爸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18-04-23 14:15:15)
我回国看妈的飞机票是五月十六,而今天早上,家领导一脸严肃跟我谈事:你妈已经于四月十六号在西安仙逝,享年九十五。五雷轰顶,我再也不是宝了。 现在中国姐姐是怎么想事,我越来越不知道。为什麼不在四月六号告诉我?我改飞机票。那怕在妈妈的病床边,帮妈翻个身,让妈妈再看我一眼。而现在,疼我一生的妈妈永远走了,我连哭都哭不出来,心里堵。 就差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