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儒家和革命

(2018-03-13 02:20:04) 下一个

我的一点儒家知识,始于我的大家。有爸有妈的家是大家,有老婆有孩子的家是小家。幸福的家都是相似的。我的大家说不上是幸福还是不幸福,我爸是家老大。我家儒:老爸君临家天下,老妈端茶倒水,孩子规规矩矩。家中有严格的清规,森严的戒律,不变的基本原则。一样的道理,不同的用法,因人而异,按长幼分。家里的长幼,铁打的营盘:老子永远是老子.龟儿永远是龟儿。

长在儒家,也不能说一点好处没有,我算得上知书达礼,虽然不太温良恭俭让。我不喜欢”儒”。”儒”本该是“人需”,但它东绕西绕,把人太分高下。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逆天而行,老就是大,离死近就可以倚老卖老。儒家不承认人性里的没法更改的缺陷,把普通的人硬是往圣人堆里弄,结果弄出数也数不清的伪君子。中国文化,打遍天下无敌手,虚伪把真诚打得落花流水。说一套,做一套,城府深。阴阳八卦,为人处世,让人不想做人。

 

家儒,让人生情趣少。世上只有家里好,家好的最要紧是亲人间的那平等无间深切的爱和自由畅快盎然的趣。但是家里坐个太上皇,那里来情趣?爹绷着,儿呆着,妈瞎忙。读书人大多都能侃点儒家思想一二三,但未必真懂,比如我,书读得不算少,但总也领会不了万一的儒家思想。我同意“儒家思想不和自然大法”(周作人说的吧),我想,“自然大法就是人的精神应该平等,至少理论上男女老少该守同样的规矩。我更同意“儒家思想对人的生活的最大破坏就是破坏了普通人生命的情趣”。林语堂先生对儒家的这个评价,我认为是对儒家思想最深刻的批判。人生没了情趣,活什么劲?但儒家就强调的君君臣臣,让人憋气。

 

家里,爹娘兄弟姐妹亲骨肉,应该平等自由。大家对付完外边回到家,谈笑风声,幽默玩笑,但父皇成天在家绷个“战备脸”的,孩子们说不敢说,动不敢动,老爸端着,说话绷着。老子儿子,搞那么清,搞什么搞?意思何在呀?

 

治大国如烹小鲜,管小家似炒大菜。道理差不多。儒家讲礼治。弄清君臣关系再说事。而君臣是怎么定的,凭力气?靠岁数?还是依天道?真是“小鸡不尿尿,各有各的道”。

 

当臣的道比当君的道难得多。臣在君前,满腹经伦,也得装成傻蛋。一个人装一次傻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装傻蛋。君臣关系,天注定?撞大运?二十多世纪了,儒家文化还在故国被高高吹起,真是新时代的老幽默。

 

儒家思想里,当然也不是一点好东东都没有,毕竟咱中国人用它过活了好几千年,好一阵,赖一阵,但咱从来没有过长治久安(比如老百姓心里没了十五吊桶,心在肚里,踏踏实实过两百年),咱的历史转圈圈。死去活来,活来死去。“一路几年前才走好”的国学大师季羡林有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是中国人民在长期的革命实践里的总结出的客观规律。我觉得他这话里的“实践”前大概该定语“中国”?季先生的一生,经过1.5还多点的”河东河西”,我等后生当然不容易理会。但细想,真道理。三十年四十年差不多就是一个牛人执政的年头。一个牛人让自己牛的最好办法就是否定他前头的牛人。

 

中国历史知识并不多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最近老在想两样东西:儒家和革命,兼想武松。对儒家我知道的很少,从我爸那知道一点,批林批孔学过一点,于丹那里听过一点,杂七杂八见过一点,东念西念念过一点;忠孝仁义礼智信;你不仁,我不义;你办事,我放心。中国人现在特别想儒,因为房价太高人太雷人。说真格,在我看,“儒家”就是蒙人,自己装个好人让大家想着天下全是好人。

 

和平年里的革命,我熟,不打土豪,不分田地,不斩颜良,不诛文丑。“不是请客吃饭”,就是闲着没事折腾。“文大革命”开始时,我正好十岁,认识几个字,刚知道肚子饿了得吃饭,刚觉得革命就该是请客吃饭。但老人家明明确确地说了“革命不是请客吃饭”。革命“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新旧社会两重天,旧天里,没打下江山,革命从下向上;新天里,打下江山了,坐了江山了,革命从上向下。风卷残云如卷席,不周山下红旗乱。

 

乱了敌人?拨乱反正。命不革了又儒家。“三十年河东”革命高潮叠起;“三十年河西”,有奶就是娘,市场经济条件下讲儒家,新时代的嬰粟花。到处的“现管”都是君,管市场?到处的百姓都是孙,比孙子还孙。

 

革命和儒家,儒家和革命,产生不出公平和公正。中国人在这世上实践了几千年了,大国没玩完,算是造化了。无奈无望无耻,“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无耻可恶的歹人是怎么炼成的?

 

小时侯,我老想多明白些这世上的道理,比如怎么样人能生活得幸福?人和其他人,在这世界上该怎么样相处?不幸的我,五0后,在该懂人间道理时,耄说:“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造反?耍蛮?舍得一身刮,不骑骡子要骑马。

 

0后们,坐中国的头把交椅了。他们和我们受的是一样的早年教育,都在文大革命里泡大。和平年间,革命不停,儒家不止。要一把手了,要无限期一把手,要太阳用不落,就那麼自信能科研出长生不老的1药丸?可怕不可怕?文化大革命,权力没限制,全国等着一人死。四十年了,实际上它的幽灵,还在猫头鹰出来找东西吃的时侯在天安门前闪耀。

 

儒家治国是礼治, 礼是人定,民主治国是法制,法当然也是人定的。但是,“礼”和“法”的区别在于,不同人有不同的礼大家得先承认(不承认不行,没有刀把子的人得承认有刀把子的人是君);而法和礼不同,人人皆平等。要守一样的法,特别是国家宪法。“红太阳”曾豪迈大声认真地对世界说:我就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它照边疆,也照城里。照重庆,也照海南。“原子弹有什么可怕,炸死三亿,中国还有三亿”,说这话的耄,肯定不知道一亿的1后边跟几个0。每天“坐地日行八万里”,给他地球直径他要能算出地球每天围着太阳转几里,太阳西边出。

 

儒家和革命,转圈圈;儒家催生革命,革命成功前反儒,革命成了立刻儒。一对欢喜冤家,你弄完了我弄。但愿能把厉害的中国给弄欢实了,长治久安。儒家万岁!革命万岁!

 

3/13/2018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