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何处醉春风(3)—— ONS

(2018-07-06 22:32:29) 下一个

 

也许是意识到我有些走神,维扬抬手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脸颊,半握住我的下巴让我正视他的眼睛。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后,他问我:“你后悔了?”

我平静地反问:“如果我说,我一点儿都没有后悔,你会不会相信?”

“我完完全全地相信你。”维扬松开我,嗓音低沉得诱人,缓缓道:“你一走进餐厅,我就被你吸引住了,一直在注意你的每一个动作。举手投足,都在展示着你知道自己很美,你也非常尊重自己的身体。我喜欢,我喜欢极了。我相信你不会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所以,再重复一次,我觉得非常荣幸。”

“I always follow my heart。。。even bruised along the way。。。”我低声轻轻哼唱不成曲调的歌:“。。。I do it anyway.”

说着,我抓住他的衬衣从腰间抽出来,双手从下摆伸进去,触碰他结实的后背,腰侧,直到胸膛。维扬深吸一口气,俯身过来吸吮我的脖颈和肩头。他微微弯曲膝盖,在我腿间穿过,大手顺着我的侧腰滑到臀部把我压向他,随后站直双腿,我便被他抱离了地面。

我以为他会就近把我丢到大床上,但他没有,而是笔直走向外面,穿过客厅来到吧台。他一边走一边在我耳边说:“本来不想这么着急,你真不该挑逗我。”

“是么?”我看着他顺路抓了个遥控器,一路走一路摆弄调整房间里的灯光,最后只剩下吧台顶上的射灯依然大放光芒,我配合地坐到料理台上,圈着他的脖子问:“有什么好想法?”

“对你,我有很多很多想法。”维扬找到我的拉链,动作流畅地拉到底,把我从里面脱出来。

我轻抬臀部让他把裙子垫在下面保暖,眨眨眼睛对他说:“其实,有的时候,快一点儿没有什么不好。”

维扬没有解开我的内衣,只是从肩头把带子拨落随后朝下拽了一点。他的眼神情欲泛滥,脸色微红,在灯光下有种王菲晒伤妆的效果。我抓了他的一只手放到我的胸口按下,他立刻急切而坚决地爱抚我一侧的胸部。内衣依旧保持着挺立的形态,堪堪地遮住另一侧,随着我呼吸的上下起伏,乳尖若隐若现。他盯着我看,呼吸愈发急促起来,另一只手伸到下面去探索。

感觉到他的侵入,我忍不住闭上眼睛抬起头来,发出喜悦满足的呻吟。维扬很快抽出了手,取了一片锡箔小包装,放到我嘴里让我叼住一头。他的脑袋凑过来,张嘴咬住另一头,用牙齿撕开。看着他在我面前做最后的准备,兴奋的刺激一下子窜过我的全身血管,情不自禁地闭上眼睛试图缓和身体的颤抖。

维扬伸了一条胳膊搂住我的臀腰,把我的腿推开更多后拉向他,另一只手上来扶着我的脸,手指头撑开我的眼皮命令我看着。我这才看到,他把我们放在射灯直射的位置下,一切都清晰得无所遁形。我能看到自己剧烈起伏的胸部,看到他缓慢冷静地推入,低喘着停留片刻,便不再隐忍肆意驰骋起来。

他的背后是吧台的大镜子,花花绿绿的烈酒一排排放着。瓶子之间的缝隙里,勾勒出他标准的男性倒三角身材,紧实的臀部和大腿肌肉一次次绷紧放松着。我被眼前的景象刺激得格外亢奋,感觉来得极快,我刚想张口让他放慢一些速度,维扬的手指按住我的嘴唇不让我说话。

“别打断我,”他弓腰舔了舔我的胸口,说:“等我跟你完事了,你再说谢谢不迟。”

我很快就无法自持地抵达巅峰,维扬停下来让我稍缓后,毫不犹豫地把我从吧台上挪到旁边的大沙发前。还没等我趴稳当,他已经握着我的腰朝后按向他,动作的频率越来越快,直到他扑到我的背上低吼着颤抖,把我挤压得几乎透不过气来。

我们俩保持着这个姿势,好一会儿才平复了喘息。维扬看了一眼我依旧潮红的脸颊,低头亲了一口,调侃道:“不用客气。”

他起身收拾自己,态度大方坦然,从容不迫。我知道他早已习惯这样的生活,肉欲的激情与理智的情感奇怪而又自然地交织在一起。每一次的艳遇,他都充满柔情地对待对方,沉醉在令人销魂的炙热情欲里,过后却未必还能记得起。

恰好,我喜欢的就是他这一点。性爱就是性爱,不必参杂其他。

纯粹的,淋漓尽致地做好爱,就行了。

我们一起冲了个澡,维扬在吧台翻弄一阵,问我想喝点什么酒。

“我知道我应该要一杯女性化一点的鸡尾酒,或者一支有年份能代表品味和素养的红酒。”我嘴里叼着皮筋,准备把吹干的头发松松地绑成马尾,含糊地说:“但是,我觉得对你没有必要假装什么,给我一瓶冰镇啤酒就好。”

维扬递了一支给我,我悠闲地逛到卧室落地大玻璃窗前,豪迈地灌了一大口,看着楼下喷泉池边的灯光。突然,他在身后揽住我的肩头问:“真的没有什么麻烦的事吗?”

“什么?”我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问的是Wes,耸耸肩半玩笑半认真地说:“噢,没事。也许你不信,他向我求了好几次婚我都没有答应,他知道我不想跟他有结果。”

“我完全相信。吃饭的时候我也注意他了。男人是什么态度,能看得出来。”维扬的表情严肃,犹豫了一下才说:“别怪我多嘴,你为什么不答应?”

我再灌了自己几口冰啤酒,凉凉的液体从喉咙一路滑下,浸润了胸口。

“Because,I’m not looking for someone whom I can live with.”

我缓慢地动作,抽掉浴袍的腰带,任凭它滑落到地上。随后,我手指轻勾,挑开他的腰带,用命令的语气说:“脱光。上床。”

维扬的喉结滚动两下,嘴角翘起,顺从地平躺到床上,按下遥控器熄灭了所有的灯。

我放下酒瓶,爬到他身上跨坐,俯身,在他耳边低声说:“I’m looking for someone… whom I cannot live without.”

 

(未完待续)

 

祝大家周末愉快!!!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28年华' 的评论 : 28年华把我和瓶子放在一起爱,我要幸福的晕过去了。
红巾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羊脂玉净瓶' 的评论 : 我有意养肥了三篇一起看,还是不够尽兴。

’m looking for someone… whom I cannot live without.” 多聪明的女人啊。。

28年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羊脂玉净瓶' 的评论 : 等不及!你抓紧哈:):):)
28年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你和瓶子俩个是我的最爱:):)
羊脂玉净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谢谢谢谢!
羊脂玉净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28年华' 的评论 : 可以养肥了一起看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读过很多你的故事。非常喜欢。
28年华 回复 悄悄话 连看三篇!故事抓人哦!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