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短篇】梦境(5)—— 空白

(2018-05-09 09:17:17) 下一个

 

“我给他的都是一些旧窗帘旧家具,”我对Zach说:“不需要还给我了。”

Zach摇头道:“我说Hall有东西给你,并不是指这——”

在这个瞬间,我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幅画面,仿佛是灵光一闪,我猛地从椅子上跳起来朝Zach跨出一大步:“我终于想起来在哪里见过你了!!!”

铝合金的椅子腿在地上划出刺耳的金属噪音,Zach反应非常迅速,一手抓住我伸向他的手腕,一手摸在腰间打开了枪套。

两秒之后,我们都回过神来,Zach恼怒地看着我:“我差点以为你想袭警!”

“Sorry, sorry,”我挣脱他有力的手,朝后退回椅子上,说:“不是故意的。”

“你说,以前见过我?”

“一年多前,”我点头:“伯伦湖公园旁边,图书馆对面的那家麦当劳。”

“Very specific,”Zach颇为惊奇:“你怎么记得住的呢?”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

那时候我跟Hall还没有太熟,他萍踪不定不是我想遇上就能遇上,他对我的指点也仅仅限于在我路过他身边的时候他动动嘴皮子说几句。

实际上那两周时间,瑞梁带着孩子回国去看爷爷奶奶,我一个人留守家里便格外空闲。所以,那几天我都在刻意寻找Hall。那个早晨遇上他,我对他说:“今天我想请你去吃早餐,算是谢谢你给我的那些指教,对我很有帮助。”

Hall没有客气,说:“我挺想吃麦当劳。”

麦当劳就在公园外面,我们俩走着就去了。

我要了两份套餐,Hall选了一个靠窗的卡座,我们面对面坐下。其实,一进门我就感觉到了,本来松松散散排队的人很快就紧凑起来,拧成一股绳似的,戒备地看着Hall。

一开头我也有点儿后悔,应该买了出去吃的,但是外面风大而且Hall已经坐下,我就决定忽略那些不友善的眼神。

只是,我没有想到,我们刚打开汉堡咬了一口,就有一个经理一样的人走了过来,站在Hall的面前。

“You need to leave.”他的表情非常严肃:“Right now.”

“What?Why?”我挺直了背脊,看着经理问:“He is my guest.”

“Well,lady,”经理毫无善意地转头对我说:“If you want to eat with HIM,then you both need to leave.”

“我们是付钱的客人!”我看到Hall准备起身,立刻抢先撑着桌面站起来,然后对他喊:“You!sit down!We are not leaving!”

经理哼了一声,说:“那我只能叫警察了。”

叫警察就叫警察,无所谓,我知道巡逻车很快就会来,它就停在伯伦湖停车场。很快来了一个女警,人不高大但是肌肉强壮,气势恢宏。

经理向她阐述了Hall如何“upset”了一些客人,还使得带孩子的良家妇女觉得“uncomfortable”,然后餐馆保留了拒绝某些客人的权利,巴拉巴拉的一堆。最后的结局就是,我们和早餐一起被警察拎出去了。

我对警察说,我只是想给他买一餐早饭,我们没有影响任何人,why people are so mean?

女警走到外面后才放松严肃的表情,对我表示一定程度的理解,只是不能支持我。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辆车滑到了Hall的身边,Hall弯腰趴在窗口跟里面的人说了几句话,看姿态他们应该比较熟。之后,车里的人也对着女警招招爪子,说了点有事没事打招呼的客气话。

里面的人,就是Zach。

“这是歧视,这是bully!”我对着Zach挥动胳膊,其实只是表现出我的无能为力:“你们是警察,但是都没有应该有态度!说到底,你们都看不起他。是不是?我说对了吧?有事要给你们递消息,没事你恨不得踩他两脚,别不承认!”

我的神经质支撑着我唧唧哇哇叫了一通,感觉义愤填膺。

Zach没有说话,在屋顶冷光的照射下,我能看到他左侧的太阳穴微微跳动,那深深凹陷的双眼中,虹膜的颜色犹如班芙的湖水在氤氲里慢慢加深。

沉默。

我一下子泄了气,像通心粉一样歪在椅子里。

五十步笑一百步,我的内心深处又何尝不跟他们一样。Zach也很清楚,但是他保持沉默。

我想起了不知道是谁的台词:“这可是老子多少年心血和薪水熬成的绵密无比而又昂贵的沉默。”

“你有手铐吗?”我问Zach。

他点点头。

“能把我铐起来一会儿吗?”我无厘头地说:“我一直好奇手铐戴起来到底是什么感觉。”

“Sorry, I cannot do that.”

“It’s ok.”我说:“Just kidding.”

Zach把水杯递给我,我很配合地接过来喝了两口。

我突然觉得房间变得空空荡荡,唯一清晰的是角落那个摄像头,顶部的红灯一闪一闪。

人生多有空白,这空白之处藏掖的,是无尽的不可为人所知的东西。

 

(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AlaskaLilyD 回复 悄悄话 "人生多有空白,这空白之处藏掖的,是无尽的不可为人所知的东西。"
----而多少年之后, 又有多少人需要把藏掖的东西拿出来公诸于众, 因为太多太久的藏掖会让人发疯。
超级赞这个系列!(其它的系列待我慢慢看。)
IJKL 回复 悄悄话 没什么说的, 就是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