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短篇】梦境(3)—— 未来决定未来

(2018-05-06 22:52:59) 下一个

 

“所以你们就开始说话了?”Zach问我。

“没有,”我摇摇头:“他把我吓跑了。”

我看着Zach的脸庞,他坐得离我很近,带着若隐若现一点点康乃馨精油的气味。当然,这完全可能是我的神经质在作怪。

Hall曾经回答过我,关于他为什么会突然开口跟我说话的原因。

他说:“跟生命里的其他事情一样,比如毒瘾,比如性欲,突如其来,又合乎情理。”

Zach并不意外,微微点头道:“Homeless的Hall我很熟悉,他的样子让你恐惧了。”

“是的,”我轻抚百褶裙上的褶子,一条又一条,慢吞吞地说:“从第一次看见他直到此刻,他都让我感到恐惧。”

“Even now?”Zach试图安慰我:“他不会再打扰你了。”

“Now。。。是另一个方向的恐惧。”我歪头看了一圈房间,原来这里没有窗。

Zach微微叹息,无奈地问:“我发现跟你说话不怎么容易,什么叫做另一个方向的恐惧?”

“我刚见到他的时候,最怕的就是他突然跳起来抓住我。我看到他的手很大,骨头关节突出,显得很有力。”我舔舔嘴唇,道:“现在,我更害怕的是从他那双让我觉得安全的手中滑脱。”

很明显,Zach在琢磨我这句话背后的意思,嘴巴抿紧若有所思状。

我没有再拖延时间,开口说了两个字:“Dribble ankle。”

“Dribble…ankle?”Zach重复一遍。

“对,这是Hall对我说的第二句话。”我告诉他:“他说,我需要注意跑步最基本的姿势,我需要学习dribble ankle,circle feet around ankle height。”

我跑第二圈的时候,太阳升起了,Hall把他的阵地转移到了洗手间侧面的庇荫处。等清洁工人打开公众洗手间之后,他在厕所里洗了脸和手。走出来正巧又遇上我,便毫不犹豫地对我喊了那句话。

我摘下耳机,回了他一句:“You said I need to lift my knees.”

“噢,原来你听见了?”Hall留着杂乱的长发和杂乱的胡子,对我皮笑肉不笑地说:“我还以为你听不懂英语。”

“大部分听不懂,”我说:“比如你刚才说的那个词,我就不懂。”

“你过来,”Hall朝中央草地上走了几步,回头看我:“过来呀!”

我跟着迈了几步,尽管周围有不少人,但我还是谨慎地保持着安全的距离,看着他。

Hall脱了鞋子踩到草坪上,应该还有晨露,他被凉了一下,上下跳了跳。随后,他转身看着我,用慢动作左右跑了几步,说:“想象你的脚踝是颗篮球,你用运球的方式上下,land flat footed。This is called: dribble ankle。”

我跟Hall的关系就是这样开始的。

初升阳光下的煮妇和流浪汉。

阳光能温暖身体,同样,慢跑也能温暖身体。

Hall对我说:“能够每天早晨带着微笑醒来,是一种令人羡慕的能力。”

“你不就是吗?”我撇嘴:“没有顾虑,没有烦恼,每天带着微笑在大自然的怀抱里醒来。”

“那是因为我每个夜晚都带着恐惧等待着被捕。”Hall耸肩:“你的生活是踩在正确的节拍上的,我的生活,有点动荡不安。”

动荡不安,我觉得是婉转的说法。

Zach打断我,问:“你知道Hall以前当过兵吧?”

我点点头:“知道。他很有长跑的天赋,退役之后,他在家乡赢过几个马拉松比赛,做过当地的几个运动小品牌的代言。他说过,他喜欢勤学苦练,因为勤学苦练是最简单的事。”

“那你肯定也知道,他受过伤,用过药,然后从药物依赖转到毒品依赖,最后倾家荡产。”Zach面无表情地说:“而且,他已经死了。所以,你不必把他说得这么有情怀。”

“对不起,我几乎忘记了,”我低下头:“他已经死了。”

Hall经常做的事,就是真诚的反省,单纯而坦诚。

他把他的毒瘾解释成性格的缺陷,他拥有强烈的感情,但是没有表达的技巧。所以,他有强烈的戒毒意愿,但是没有戒掉的办法。

个人气质,也是个人命运的一部分,最终的最终,我们还是自然法则妥协的产物。

我偷偷看了很多关于戒毒的书籍,然后利用他给我提供免费训练的机会一段段死记硬背给他听。

“噢,米苏,”Hall一边给我演示我永远不可能拥有的那种优雅而舒展的back kick floating leg,一边说:“你真的需要把时间花在where you can get the biggest gain。”

“为什么你不能相信我?”我问他:“trust me the way I trust you。你知不知道,像我这么神经质的人能相信你,属于上天的奇迹?”

“我不是不相信你,”Hall笑眯眯地说:“我只是不相信人类能变得完美,更不相信人类的灵魂能被‘建设’起来。”

最终,Hall的强大与软弱,我的焦虑与神经质,被一圈又一圈的长跑后的疲惫夹裹着过渡到了平静与妥协。

“看,你的想法并不重要,我的想法也不重要,”Hall的手搁在我的肩头,随着我速度的进步,他喘得越来越厉害,指尖传来细微的震颤:“不要烦恼,未来会决定未来将要决定的事情。”

 

(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IJKL 回复 悄悄话 ???? 有意思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