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久别重逢(26)—— 约会

(2017-12-09 22:38:59) 下一个

 

栗九州把手里的车钥匙丢给宋飞,说:“小游搭的是长途汽车,下午2点到,不如就你去接吧。”

宋飞捏着钥匙,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办公室的方向。便宜的塑钢玻璃门里,映出他的模样,他突然就很不希望栗小游看到他生活的样子。回忆起过去灯红酒绿鲜衣怒马的日子,恍若隔世,如今他再也找不回当初被光环笼罩的骄傲。

当年他穿一身银灰色的休闲西装,身形挺拔,靠在车边抽烟等她的时候,往来的男女老少都会忍不住多看他几眼。如今,宋飞知道自己没有以前那样好看了,要去见喜欢的那个人,他竟然觉得害羞。

站在长途汽车站的出口处,宋飞一眼就看见栗小游了。视线落在她身上,顿时觉得眼眶都暖洋洋的。但是她却用了好几眼,才把他认出来,脚步非但没有加快,反而迟疑起来。

眼前的人熟悉而陌生。

太久不见了,所以彼此身上发生的改变,在重逢的这一刻会被放大很多。

栗小游明显变成熟了,估计是上班后不怎么暴晒着玩沙排,皮肤调养得白皙不少。就是看起来有点瘦,脸上的轮廓深邃了些,反倒没有了以前的水嫩。她穿着户外运动型的休闲裤,上头一件简单的连帽卫衣,背着个军绿色的双肩包。尽管是不张扬的色彩和打扮,但是她与生俱来和生活优渥带来的那种姿态,使得她依然有种令人侧目的闪亮。

栗小游慢吞吞地走到他面前站住,抬头仔细打量他一会儿,张口就问:“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宋飞忽然就笑了,摸摸自己的脸,反问:“变什么样了?”

“跟民工一样。”栗小游冲他皱了皱鼻子,说:“不好看了。”

宋飞的心里涌起一点凉,他知道,这个丫头多么喜欢迷恋他的外貌,她肯定觉得特别失望。

栗小游再看了他一会儿,一下子就扑进他怀里,胳膊圈住抱紧。宋飞一手抱了她,另一手揉揉她的头发,犹豫了一下,还是低头亲了亲头顶。

“你瘦了很多,”栗小游的脸埋在他胸口,闷着嗓子说:“长胳膊长腿的,像根大人参。”

宋飞捏捏她的肩头,问:“失望了吧?”

“没有。”

“别撒谎,我能看出来。”

“真的,”栗小游认真地说:“我来的时候提心吊胆,但是现在看到你,我安心多了。”

“为什么安心多了?”

“你变得这么丑,就不会有人跟我抢。”

宋飞边笑边摇头,她一开始,就还是那个栗小游。

“进山的路不太好,你忍着点。”宋飞带她到车上,关照:“坐坐好。”

栗小游一路上都侧坐着看他,把宋飞看得心跳加速。

她一会儿欢喜地说:“这会儿看习惯了,又不觉得你像民工了。”

一会儿又欢喜地说:“一条盘山路,我们两个人,一辆越野车,有没有美国电影里的味道?”

宋飞时不时看看她,原本准备好的所有的话,突然就觉得说不出来了。

他知道栗九州误会了小娃娃吴泊东是他的儿子,其实他想过要解释的,但是转念想想索性是误会了也挺好。于是,他关照了肖广州和徐鸿,将错就错,若是问起来就别特意澄清,反正说他是爹也没有什么不对之处。

宋飞不觉得自己在做一件多么伟大或者高尚的事,他就是真心实意地觉得栗小游和他之间的差距太大。非拉扯她到这片穷乡僻壤来,或者非逼迫他再出去在别人羽翼下混一口饭吃,他觉得对双方都不公平。

人生是一截子一截子过来的,他早已经过了那种爱情定能胜天的年龄了。真正能长久的爱情,必定是爱上对方的生活,而不单单是某个人。

宋飞把着方向盘,暗自赞叹栗九州的路虎避震性能真是好,跟他的小面包区别太大了。就是这种差距,你不想承认不想面对是不行的,存在就是存在。

他想过要放点什么音乐,但是栗小游安安静静坐在他身边,窗外的风景就像一张张精心取景的艺术照片,这个过程他觉得很享受。

不想说话,不想听歌,不想去破坏这难得的一刻。

仿佛是回到了三年前约会这个姑娘的时候,而约会的目的不是别的,只是为了单纯的和一个人在一起。

 

(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shilin 回复 悄悄话 周日的享受
田野maomao 回复 悄悄话 同期待!
LightLing 回复 悄悄话 妙笔!期待!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