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安娜晴天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又回北京 ~ 随想

(2018-08-18 14:11:05) 下一个



当时写北京系列,是在圣诞节前,忙了一年,很累,本来想趁着过节, 好好休息一下,没想到,这一年,这个月是最累心和伤心的。

人快撑不下去的时候, 也不要逼死自己,最好的方式,是一种缓和的方式发泄一下,我就选择了文字记录。仅仅是记录而已。不想把那种震惊,悲伤,无助,愤怒,失望,无解等很多伤身的感受和因素放到心里,这样,人会被击垮的。

第一篇文章是圣诞前,因为快放假了。圣诞节和家人一起过了后,就和安娜到了寒冷的北方,每天十点才天亮,下午三四点就黑暗起来,虽然对内心没有光明的积极作用,但是我好好休息,把觉睡好了,在辞旧迎新之际,睡眠充足,安静地迎来了新的一年。

回京送葬之时,我现在反过来想,我妹妹很恶,她折磨我,不让我睡,也没有吃的。感谢老天,他一直保护我,让我渡过那个不容易的一周,平平安安回到德国,我的家,爱我的人的身边。但是,我还是原谅我的妹妹。她失去了她的母亲,她相依为命的亲人,她们是真正的一家人。

母亲退休早,也不愿工作,经济能力不强,所以把钱看得很重,妹妹虽然生活在中国崛起的时代,经济条件优越,但是和原始家庭有关,她需要绝对的关注和安全感,而且她需要男人的关注,一方面内心的不安分,另一面缺乏安全感,这样就决定了她对事物变化的反应和她的决定。

这只是我的分析,和我无关,但也有关。

第二篇文章写于一月中,我理智了,事态都分析了,但是我还不知道如何解决。

后来就没有再写下去。因为这些是伤感,不积极的因素,我每天要过日子,需要阳光。就中断了文字记录。但是,事情并不是没有发展。我知道,母亲在遗嘱上的几个帐号是分给妹妹和侄女的,两年前她和我舅舅说来交换的美元账号,还有应该有的欧元账号,没有记录,看这半年妹妹的举动,她在日本置了产业。 前妹夫告诉我,她要在东京买房子,还想在日本买农庄,为今后准备退路。在葬礼那一周,妹妹特别斤斤计较,能感受她抢钱的节奏,舅舅特别不开心,哪怕买花的几百块钱她也要收回。以至于舅舅把准备了的两个白包只给了一个。

我看着她们母女贪婪诡异的脸色,真的想早一步离开这个家。但是临走前,还是把我所有带来的欧元,包了两个大红包给了她们母女,如同我每一次离家一样。

我写了北京系列, 是一个给自己叙述,交代的过程。这样的事情,我没有家人和朋友述说,也不愿说。安娜的爷爷奶奶,几位朋友简单知道一些情况,但是不知道我的感受。这半年,也和妹妹时不时微信上有接触。包括我三月份出差,在北京,转机的时候 ,我回了家,去看她一个半小时,那时候侄女也正好在北京。感受和年底的一样,她们防备着我,和她们在一起,是非常诡异的,不正常的感受。我依旧没有要那只戒指。我那次再也没留下钱给她们。

有感受,也就有需要,陆陆续续写了一些文字,记录那几天北京的经历,对于我来说,依旧如同梦境一般。 上次在文学城留下1 和2, 不愿有人留言,一月底就写了,

„首先,我不想在这里开留言,因为这些文字都是我描述,也是从我的角度看的。 从母亲和妹妹的角度,她们也一定有自己的看法。

少年时代,父母的确对我不好,妹妹也欺负我,是我的命不好。我也很小不能反抗。

长大后,有机会,我就飞得远远的,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和家人感情不深,但是也客客气气,做孩子应该做的事情。我这些年,感谢老天,虽然孩子出生后,有一段时间不太顺利,但是老天很帮助我们母女,所以感激不尽,愿做善事。过的一直很开心的,生活和心理也很平衡。

这一次母亲去世,尤其没有告诉我,我很伤心,难过,没有在她需要我们的时候,帮助她。后面的事情,我有准备,所以也认了。

从北京飞往阿姆斯特丹的飞机上,我就决定了,不争,所有的都让给妹妹,尽管她这些天的作为有些欺负我,让我再次感到少年时光的遭遇。

我对自己说,放弃一切,不纠缠,慈悲为怀。走自己的路,老天是爱我的。

回到德国后,和女儿也说了,我什么都不要,我的女儿有骨气和志气,她也不会要的。没想到,安娜说,为什么不争取法律的正义?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旧如此胆怯?当我告诉她,就是房子可能就是一千三百万,安娜说,仅仅房子就如此,还有别的产业,两个人就不能公平点,一个人怎么那么贪?

舅舅也是不平因为两年前我母亲和他谈过房产的事情。

我写下这些非常私人的故事,是捋一下思路。我会慈悲,我会想着家人,我会在第一时间考虑家人,不做缺德的事情,也不敢做,人在做天在看,我敬畏天地。我只是想,把所有的事情和过程写出来不带任何偏见,把妹妹和母亲当成家人,也从她们的角度思考一下,做最后的决定。

我做什么事情,绝对对得起家人。我只是希望,等到我离开世界的那一刻,也说,晴,你到这个世界一趟,也对得起自己了。

我希望我也爱自己,对得起自己。

否则,这件事情在飞往阿姆斯特丹就决定好了,放弃。

好了,我继续写下去,麻烦大家不要留言了,尤其不要写对我家人不利的话语。因为这篇文章是从我的角度,我的主观。“ 


 

这是我在德国的亲友,邻居,朋友的几张卡,对我失去母亲的安慰和哀悼。他们的文字很安抚我悲伤的心。尤其没想到收到多年没往来的孩子的姑姑,她婆婆的卡。


那么,过了大半年,阿晴,你怎么样,想明白了吗?

我依旧过着正常的日子,上班养娃家务度假,从外表没什么变化。但是生活还是变化了,内心依旧没有平静下来。

这么多年,那个当初无助的小女孩,那个晚上拉起被子,偷偷哭泣的孩子,那颗伤感惧怕的心,时不时回到我现在的心脏中。我,快半百的人,经历了人生的起伏,职场风云,家庭幸福,内心强大彪悍的人,以母亲的感觉,在心疼那个四十多年前那个孤独可怜的小女孩。而那个几乎被我忘却的,四十多年前的小女孩,如今又被赤裸裸的放在如同当年那样的处境。

一方面,我想以如今自己是母亲的名义,来保护那个当初的女孩子,彻底打破当年留下的遗憾,给那个失去的时代,那个委屈的青少年,一个公平的回答,如同我现在养育安娜一般。而另一方面,我不愿违背母亲的愿望,把她认为最重要的东西抢走,哪怕一半或者四分之一,十分之一。。。。

父母的遗产,从某个角度,对于我来说,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一种承认和爱,我也是他们的孩子和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对吧。虽然,我到了7岁,才回到这个家,得不到疼爱和宠爱,但是我很懂事,包揽家里几乎所有的家务,学习争气,是父母的骄傲,无论当年考上市重点,数学竞赛得奖,后来出国留学,考上名校,学习优异,没毕业就得到喜欢的职位,最后硕士毕业 (不好意思,看起来仿佛太吹牛了),我一直非常努力勤奋,其实就是为了得到父母的夸奖和喜欢。这些人生的轨道和业绩,就是为了爱,父母的承认。

一直努力了半生, 结果在母亲去世前,她们没让我回家看一眼,和妹妹的好朋友一起起草遗嘱,这是最后的排斥,最后一次,以家人的名义,欺负那个当年不能自卫的女孩子。半辈子下来,我自己知道怎么当妈了,怎么讲道理,如今又被家人至于这样的位置。虽然不说,虽然没有作为,但我的确被伤害了。

和孩子的爷爷奶奶粗粗谈过,爷爷奶奶自己也安排身后的事情,认为这么做是不对的。

安娜也反对,认为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公平,和法律的保护。她认为,我在这次国内遗嘱事件,包括和她父亲对她的赡养费 (他付的都是最低一等,我也不去法庭和他打官司。奶奶也觉得不好意思,每个月给安娜的零花钱很多,为了弥补一下。)关于孩子的赡养费,我对安娜的解释是,一个女人,别总盯着男人,有本事自己接受良好的教育,努力做一份好工作,自己挣钱。感谢老天, 我自己挣得比她爸多不少,母女俩过着开开心心的日子。放过那个伤了你的心的男人,自己好好过日子,海阔天空。7年前和她爸的那场交涉,和我最后的决定,我和安娜,每年都过的很快乐,更好。我放过了他,也成全了我和孩子的好日子。

那么,我的妹妹呢? 她已经把大部分现钱转走了,在日本买了房子。她也想独吞北京的房子。她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就是给她五套北京的房子,她依旧没有安全感。其实从某种角度,我挺可怜她的。她过的是提心吊胆的日子。她自己承认,她怕。而我不怕,包括死也不怕,因为我是一个有信仰的人。

目前我在德国的最北边度假,海阔天空,寂静孤独,休息好了,大脑清醒。

按照我的个性,基本两个选择,一个就是放弃,从心底放弃,从心底祝福我妹妹,让她住着豪宅,或者有着巨款,不再需要工作,有个男人和她一起过日子。从此我们客客气气,也基本没有往来。这一个决定其实也是感谢父母养育之恩,按照我母亲最后的遗愿,把他们所有的爱,他们认为最重要的东西,金钱,全给妹妹。

或者,按着我这三十年被养成的日尔曼死板个性,公事公办,找律师,根据文字和法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我全权让律师处理。对任何结局都完全接受。哪怕所有的钱都交给了律师,我都无所谓,因为我对金钱不感兴趣,我要求的是公正。

前两天发3 和4 是我父亲的生日,如果他在世,会怎么处理? 他会同样偏向我妹妹, 但是会给我一些面子。

人,活了半辈子了,也应该走出那个怪圈,不再追求父母的爱和承认,这些年走下了这么多的路,经历了那么多自由和快乐,都是上天的宠爱。 

一位我很崇敬的修女说过类似的话,当你做善事帮助他人的时候,不要企图他也如此回报。当你做一件事的时候,你要根据自己的信仰,道德,内心来感受,并做出正确的决定,一旦决定了,做了,不要求对方的回报,因为这是你和老天的契约,而不是和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4)
评论
安娜晴天 回复 悄悄话 我想了一下,写了随想,而且在随想开了留言。
今天回想了一下,十年文学城,十年前的三月无意间开的博客,写生活记录,写了十年,也结识了一些网友。
如果以文字能记录生活,回首看一下,也能从中得到一些经验和教训,包括美好的回忆。
谢谢你们这些网友在这里的真言,感谢你们的理解和善良,包括爱。
我也把经历的这段心路以文字的形式放在这里,希望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能客观地审视着一段经历。你们这些善良的感受和看法,我心领了。谢谢各位大姐姐们。

默默姐,谢谢你的长段,你一直真心对待我们。你说和父母的告别,是我找寻的。我会寻找一种方式。
谢谢清风,谢谢晓青姐。谢谢陌路,我舅舅也说,不要找律师。
谢谢桉桠,冒金星,Rosaline 我依旧相信血浓于水, 包括德国人也说的,血和肉。 Tmjmm其实分不分清,我和妹妹都是两路的人了。
谢谢红靴子,异乡的云,绿珊瑚,applebee 我舅舅那时候就和伤心失望,我不敢再和他商量了。
谢谢大观园看客,我没拿那只戒指,因为我不会主动开始遗产的节奏,见不见妹妹其实无所谓。
谢谢无法弄,喜欢你的英伦。谢谢瑞典好妈妈,你一贯的鼓励和好心肠,做你的家人一定很幸福。您用的这个词“取悦“很准确。我从北京回来后,特别不舒服,因为我还在取悦我的妹妹,那个继续捉弄我的人。我把这些文字都留在那里,包括内心的感受。大部分人都愿把一个光鲜美丽的形象留下来,我就留下一个真实的吧。也许有一天,我的妹妹会看到。但是又怎样呢。
谢谢迁徒,我昨天又问了安娜一遍,她给了我一个答案。
谢谢园姐,您爱憎分明。其实我母亲最喜欢的是我侄女,从小带大的。她在遗嘱中对我的女儿一字不提,对我的伤害很大,如同当年对待我们姐妹一样。两个亲孙女,一个宝宝有几个账号,多少钱,一个一字没提。不过,我再也无法和母亲说出感受了,因为她走了。我也明白了当初妹妹的暗示,我母亲恨死安娜。我的感受就是震惊。您说的过户的事情,北京的房产的确如此。
谢谢呓姐,你的“低微“说的太对了。我如此要强“傲气“的人,心理反差太大,所以心里不舒服,和钱真的没关系。
谢谢qianrong,体会格外深,处境相同。我们的内心需要足够的力量为了继续生存,这些不必要的干扰会伤害我们。谢谢老月月。 谢谢亮亮妈,感谢你所有的心语。安娜长大了,明年要离家了,我不愿打扰她的生活。这件事让我回想到很多不愉快的往事,的确干扰带多了。
谢谢梅子姐,我一生信奉的也是吃亏是福,是把我带大的娘娘说的。半生了,的确是这样的。得到了安娜,她不是残废,明年可能就能自己独立,出门读书了,这就是我们很大的福气,我和安娜说了,不能在天主面前在许愿了,你的命是他给你的最大的礼物。
谢谢边走边看美眉 的善良。谢谢求理,给舅舅一家看了遗嘱,的确很难。
再谢默姐,让你费心了,我都没想到是这个经历,这个文字。我想,大家缺少的是勇气,一起坐下来,慢慢论理的勇气。因为怕的是失去,结果就真的失去了。谢谢deepcover, Norstar, tiger, 大个儿, 墨脉,你很幸福。谢谢念妮,房子还是我父亲的名字。


看了大家的善意文字,我也一起回答一下,
和家里的长辈简单谈起,舅舅心里特别不舒服,我就不再提了。而且舅舅年纪大了,最近身体也不太好。但我知道,他和舅妈特别疼爱安娜,这,就够了,起码我娘家的长辈有人疼爱我的孩子。
舅舅不建议找律师,因为老一辈的人不愿意打官司。他提醒我,遗嘱的法律效益是两年,在两年到了之前,要延长一下。
安娜的爷爷奶奶认为不公平,德国的法律关于遗产,如果父母亲笔要求,剥夺某个孩子的遗产,法律规定,这个被剥夺遗产的孩子,会得到法律规定的几分之几的法定遗产。爷爷奶奶很公正,尽管安娜是他们最喜爱的孙女,但是她今后得到的不会比别家孩子多。
还有一点,我反过来说,北京的房产,如果不是一千几百万,如果只有六十万,大家也会这样让我争取自己的正义吗?
我已经受到很大的伤害,从某种角度,就是遗产平分,已经补偿不了那颗心的伤害,如果我放弃,我的妹妹会满意,她起码不会再被伤害了。
葬礼后,她在饭桌就说了,这个房子她住下去,别人不会赶她走的,以后她女儿住下去,别人也不会赶的。她如果不住,也不会出租。前妹夫说过,侄女在东京读大学,我妹妹在东京买房子,那些遗嘱上的账号,和不在遗嘱上的账号,那些钱已经够东京的一套房了。东京的房子侄女已经住下了。
我们早产儿圈子认识快十八年了,大家经常聚会,如同亲人。我家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一位妈妈说,就算我放弃的话,也要问一下安娜,她也是有一份的,她也是亲孙女。安娜读大学,我的负担不会那么重了。

话说回去,我母亲在遗嘱,给了我一个金戒指,是我娘娘给她的。给了我妹妹几个帐号,给了侄女一个帐号。安娜一个字都没提,又伤了我一次。前年安娜就想回国看我母亲和我舅舅,因为一些事情没成行。去年舅舅一家来,我们也回不去。我和妹妹说过,妹妹说,没事的,反正我妈也不惦记。我心里挺那个的。

那个遗嘱,让我替我自己和女儿伤心一次。我更难过的,我母亲,或者是我妹妹的意思,没有让我回来一趟。尽管有一次我猜到,是否母亲病了。但她说没事,我就不能再猜她生病,挺不吉祥的,对不。

其实,不过我怎么做,我都输了,因为不论母亲生前,还是弥留之际,我都是不重要的,安娜也不重要,都不愿提及。
那么,她留下的钱,对于我来说,有何意义?
生命的轻和重,每个人定义不同。
我父亲在那个他走的春天,电话里和我说过,你和安娜过不下去,就回国吧,我来养你们。我相信,如果我们真回国了,他会养我们的。
如今,安娜和我都过的好好的,安娜成长为一个不是很聪明,但是善良,懂是非,有教养的人,还长得很漂亮,我很开心。
这个系列写下来,看下来,很累心。我就放下了。

昨天,站在德国最北的海边,大风寂凉。安娜知道,我写完这个系列,众多善良的阿姨们给妈妈很多安慰和建议。我问安娜,她的看法。
我刚从北京回来时,她建议我采用法律手段保护自己。(如同我想得一样,这不是她的观点,而是她愤怒了,因为她的妈妈被人欺负了)
安娜在海边说,两个建议。祷告,在祷告中相信天主的力量,让他引导你。
第二,问问阿公(我父亲),如果有神灵的话,也许他会给你一个答案。

好了,我也真实的在这里回答了。
百万金钱买不下内心的安宁,百万金钱也买不下人的命。我一直相信,人在做,天在看。人的一生,都是从善的过程。
随想最后一段,是特蕾莎嬷嬷说过的,一些年前才听到,对我的影响很大。

再次谢谢大家,朋友们的善良和爱。还有很多悄悄话,谢谢你们的信任,爱,祝福大家,好人一生平安。

我也在这里把留言关了。让我们的生活恢复平静吧。

念妮宝贝 回复 悄悄话 我猜, 那房子已经早就过户了, 所以才没有在遗嘱里出现。
我之所以这样想, 是因为我经历过这种事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刚从北京回来不久,正准备写有关北京的博文,就看到安娜这篇。读完了,心堵得慌。我父母也都去世了,但我们四兄妹如同小时候一样,关系非常亲密,从不为金钱计较。我在北京姐姐家就像在自己家一样随性、放肆。姐妹两天天有说有笑,一起上街,一起去锻炼。
抱抱安娜,让一切的不愉快随风而去,明天还要继续。
大个儿 回复 悄悄话 认同"妈妈的故事"的观点 不能把所有的不公平全放在心里 +1. 晴 你有,日尔曼人的坚强和热情, 北京人的大度豪爽, 上海人的谨慎和细腻的综合性格, 你一定能做出正确的选择,托上帝的福保护好自己和安娜。

tiger1130 回复 悄悄话 认同"妈妈的故事"的观点 不能把所有的不公平全放在心里
Norstar 回复 悄悄话 如果我理解正确的话,北京的房子是你父母的共同财产,你爸爸去世时没留下遗嘱。这样的话,这房子你父母各一半产权,你爸的一半由你妈你妹和你继承,就是说你爸去世后你就拥有这房子的六分之一。至于你妈的那部分,就像清旖园所说的,每一个与你母亲相关的人,比如姥姥,姨,子女,只要活着,哪怕在南极北极的天涯海角,也要亲自回国办理或在海外出具公证文件,签字说明放弃,这个房产才能由国内的人过户或卖掉。
该是你的就该归你,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劝你放弃你该得的财产??? 你父母在爱方面已经亏欠你了,为什么你还让自己在金钱上再被亏欠??? 那些劝你放弃的人,真的都是 处于好心吗???
deepcove 回复 悄悄话 亲爱的,心疼你。这件事我倒是觉得你要去争取一下,不是为了钱,只是需要给自己心理上一个了结,一个交代,否则总是一个坎。而且,我觉得也要对安娜公平,尊重她的意愿吧。妹妹那里不用多去看了,徒增烦恼。交给律师处理吧。祝福你们!
大观园的看客 回复 悄悄话 真的很喜欢读你的文章,从中学到很多东西,旅游,宗教,文化....
关于对你最近家事的评论若有不适之处请见谅.
1. “亲情有时需要金钱买”-》但你妹那儿的亲情是金钱也买不到的
2. 父母的承认: 父母己经不再了,没这个必要了. 每次想这个问题,
对自己造成的伤害大于其他
3. 安娜的榜样:我想你有太多的事成为安娜的榜样,让安娜看你博客.
上帝在出生的时候给了许多磨难,但是上帝也给安娜最大人生财富:
妈妈. 那是你妈,你妹不能给你侄女的.

但是,要考虑到另外一方的感受:安娜的爷爷奶奶,他们的感受会不会影响
他们对安娜的安排. 觉得有必要听听他们想法.
如果进入法律过程:
1. 你会需要 他们的帮助,精神上的,体力上的...
2. 你有能力交于法律去办一切,但是做好准备,这个过程
会不停地打开的伤口.
所以,最终还是要你去承受这个痛.
Follow your heart. 你有这个资本和能力.
陈默 回复 悄悄话 晴妹,我是第一时间就看到并留言的,写下我直觉中想说的话。

看到这么多朋友的关心,我细细读来也很受启发和感动。大家都特别心疼你。

暂时不拿回那个戒指,其实晴妹潜意识里也知道这个棘手的事情不是挥挥手那么简单的。

晴妹的大气无需质疑,但心底里还要摆平和幼年的小晴晴,以及和最爱的安娜的关系,那种心里的联系和关系。

晴妹,保重身体,慢慢来。三思后行。多听听各方面尤其是家里长辈的意见,也尊重安娜应有的话语权。

妈妈的遗嘱里没有明确说明房子的分配,说明了她也是有顾忌的。就像你说的,如果爸爸还在世,他也许会有点偏心,但也会多少顾及晴妹母女的。一碗水端不平但至少不会全倒给一个人吧。

希望我们的七嘴八舌没有给你添乱。真的真的多多保重。累的时候就先放下一会儿。

祝福你们!
求理 回复 悄悄话 应该尊重你父母的最后真实愿望。很显然,你舅舅的劝说起作用了,你妈妈做出了最后决定。你妈妈的遗嘱没有提到你父母的主要资产房产的分配,就是说房产的分配应该按照人情,常理,法律的默认方法在你们姐妹间合理平均分配。你舅舅和你女儿的意见,代表了你父母的最后真实愿望,代表了普通人的意见,代表了人情,常理,法律。请你继续用自己的行为给你女儿做出典范,用法律来维护你自己和你女儿的合法权利。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抱抱,晴。 我以前只看你的游记,觉得你是个那么有爱心的人,没想到却又这样一个不幸的一面。 我们与家人之间也是有缘分的,就当你和他们的缘分不够吧,或者是一种孽缘,放下、放弃、远离是最好的解脱。 你还有上帝的爱,女儿的爱,亲友的爱,去珍惜那些值得珍惜的爱就好。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晴妹好,和你不同的是,我和母亲感情很深,所以对你的感受只能去想象,可是,在钱财上我倒是不太能赞同你的不去争的思路,但非常认同你的“这不是钱的问题”,首先你的放弃能换回亲情否?若不能,那可真要另当别论呢,每个人都有其不同的家庭背景,对你一再的忍让,换来的是对方变本加厉的贪婪,还认为是理所当然应得的,这就是我对你妹妹的感受和认知,与其这样,换个角度思考,或许安娜言之有理,同时能否和舅舅舅母好好商量一下应该如何去做,我相信大度大气的晴妹自会很好定夺此事的。
切记,寻求法律的武器来保护自己,这是人最基本的本能,这和你对安娜生父的忍让还不是一回事,因为你对你妹妹忍让与否她都对你设有防线,在心底与你为敌的(从她刻薄的言行和疯狂贪婪一门心思独吞家产的行为都可看到)。
我也是实实在在看不过去,有感而发,我一生都信守吃亏是福的道理理念,可这不是一回事,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感受而已,也不一定对。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我回国期间常听几位发小念叨她们的父母留下房产的处理问题,多少知道一些。如果您的母亲已经把房产过户给了您的妹妹或外甥女或其他人,房产证上不再是您母亲的名字,您恐怕没有什么办法拿到房产的一部分了。如果这个房子还有您母亲的名字,在遗产处理时,每一个与您母亲相关的人,比如姥姥,姨,子女,只要活着,哪怕在南极北极的天涯海角,也要亲自回国办理或在海外出具公证文件,签字说明放弃,这个房产才能由国内的人过户或卖掉。北京的很多家庭因为儿女散落在全球各地,父母过世后家中的子女以及七大姑八大姨都要联系到,结果根本无法办到,只能放弃卖房子或改房主的名字,只能维持现状。
亮亮妈妈 回复 悄悄话 抱抱你,晴妹。咱人高马大的,可以给你一个肩膀让你靠着。别太为难委屈自己。这是我想说的。听安娜的,她长大了,有她对生活的见解和对事务明确判断。这个时候,你和她即是母女,更是一个团队里的战友。当你和她组成一个团队的时候,你不在孤单,你们会更加勇敢地面对生活的挑战。
我自己的体会,当有些事情在千思百想后都觉得无解的情况下,放下并交托,因为人力在这个时候已经很微弱了。多想只能给自己增添烦恼。先把自己和自己的小家照顾好让自己和家人高高兴兴地面对生活的挑战。 别人的生活和思维方式我们无法掌控,唯一能够掌控的是我们自己。

我想你和妹妹之间,虽然你是姐姐,可从一开始你就处于弱势的位置。她其实也是在独生子女的环境下长大,你后来的到来对她来说就是一个威胁,她一直期望独享父母对她的爱。在心里上她缺乏安全感,同时在很多方面都不如你优秀,这就更让她自卑而不知道该如何跟你相处。她能做的就是靠着糊涂的父母为她撑腰打气。而父母往往从方方面面去支持那个他们认为比较弱的一个。他们觉得你够优秀,你够坚强,你有能力把握自己的生活,他们不需要关心你,而是需要你去关心他们。 可是他们却忘了这种坚强的建立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因为当希望得到的爱不见的时候唯有坚强面对。
既然生活给了我们坚强面对的勇气和能力,我相信你也能够和安娜一起找到该怎么解决这件事的方法。坚强不是一位的退让,否则无理的一方会认为你软弱可欺。我会理解我会退让在很多不值得争的小事上。但一旦明确自己的原则和底线,有些事情我不会后退半步。这是我应该得到的,我会尽我的能力争取。至于是否是自己期待的结果,那不是我自己能掌控的,但我不去争取,结果就只有一个。
再抱抱你,保重好自己的身体,每天花30分钟在这件烦心的事上就够了。把更多的时间给自己和安娜,快快乐乐,健健康康的生活。
laoyueyue 回复 悄悄话
这个北京的房子最后还是你的吧.
房子的事很复杂, 住可以, 但是要是卖, 跨不过你. 换不了现金的. 但是这个房子最后恐怕还是你的. 种种原因, 说不清, 有时人太贪就会出问题, 所谓, 厚德载物, 有时德如果欠缺, 载不动, 就会出事.
说不清要不要打官司, 结果就是这样, 遵从你的内心吧.
qianrong 回复 悄悄话 同为北京人,同为被虐待的长女,同为障碍儿的母亲,我能深刻理解你的痛,你的委屈,非常佩服你。请保重你自己,你是安娜的唯一。对我们来说,原生家庭只有血缘,奈何没有亲缘,人生不如意常有,不必强求。解决不了的事就尽快忘了吧,省的占内存。
中年呓语 回复 悄悄话 其实,你7岁回家,与父母一起建立亲情这一自然属性的机会没了,后面才有那么多通过努力证明自己来要求父母的爱和父母爱无能的矛盾。我两个亲人的大孩子都属于这种情况。你现在的放弃实际上是这种现象的继续。
家人之间没有爱,就是陌生人之间的关系,甚至更糟。
争与不争,我也没想好。实际上,争,你才能降服你的妹妹,包红包证明自己还有亲情只能让你地位更低微,就像你以前向父母要爱一样。
这之间没有爱,糊里糊涂的爱只会让你丧失自我。
仅从另一方面提出问题给你思考,因为我亲眼看见自己亲戚曾走过的路,记得母亲对我的曾说过的话。
直言了,请原谅。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我和众姐妹一起心疼晴妹妹,我们感受到您所经历的委屈,不公,难过着您的难过。没有比父母的偏心更能伤害一个孩子的了,哪怕这个孩子已经步入中年,步入老年。我特别欣赏您的处理方式,内心的平静不是金钱能够换来的,需要修养,人品和德行。您的应对给安娜做出了榜样,让她在未来的人生路上遇到不公时能够更妥善地处理。您妹妹的女儿也会学她妈妈的样子,而贪婪的人心是得不到安宁与平和的。
迁徙2016 回复 悄悄话 晴!我不明白为什么楼下网友大部分都劝你不争遗产。安娜比你清醒!为什么不争?就算不争,你和妹妹之间也不会有交集了。为了自己弱小的过去,为了给安娜做出榜样,去争取自己的权利吧!不要怕麻烦,值得一争的。祝福你!
妈妈的故事 回复 悄悄话 亲爱的晴(希望我可以这样叫您)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关注着您,一直佩服着您。可以说在相当长的一个阶段,每天晚上我都会读一段您的博客才去睡觉。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您的真实和勇敢,您的坚韧和成功,所有这些一直鼓励着我努力,在职场和家庭的所有困难中仍然不放弃仍然奋斗着。。。
您的人生是非常精彩和成功的,您的故事激励了很多人。从那么多人追随您的博客,就可以知道。您应该也值得骄傲和自豪!
知道您很痛很痛,但是还是不敢说完全能够体会您心底那种深深的创伤带来的刺痛,可以理解那种从小就不被重视,做得多好,有多努力,有多成功也不被家里人看重的委屈和伤感。但是还是不能够说可以准确的领会那种伤害在您的身体和灵魂中烙下的触目惊心的疤痕。。。
您的纠结在于他们是您的血亲,因为您毫无选择,他们和您是一家人。虽然他们对您那么的不好,没有拿您来按一家人对待。可是您的心里还是希望得到他们的爱。所以您尽量满足他们,尽量委曲求全,尽量做所有的事情来取悦他们,包括您母亲葬礼后給您妹妹一家的那2个大红包。现在您清楚的看到这些努力都没有用处,您的妹妹摆了您一道,根本没有把您当成她自己的亲人。所以您非常非常失望。而且父母都到另外的世界去了,您再也没有可能找到他们去表达您的委屈和伤感,再也没有可能去得到他们爱的补赏。这是一种什么样子的失望和感伤啊。。。。
如果换着我,肯定没有您处理问题这么好。如果换着我,一定会告诉妹妹,列数他们所有的错。哪怕是大吵一架。。。或者写下这些年他们的种种不是和对您的伤害,然后面对面对她说出来。您必须要confront。这对您才是还您一个公平的手段。我一定不会先请律师,因为这不是为了钱,是为了一个理儿。
重要的是让您自己安心。一定要还您自己一个公平。那就是要把自己这么多年受的委屈大声说出来,父母已经不在了,只有您的妹妹还在,一定要说出来给您的妹妹听到。这样才能在内心深处给自己一个交代。您不缺钱,但是缺一声道歉。往最坏的说,就是您得不到这一声道歉,至少您把您的委屈和不高兴直接对您妹妹说出来了,让她知道这么多年他们做得不对。让她知道容忍这么多年的不公平不是您害怕而是您仁慈。一定要说出来,要让您的妹妹知道这些。
我们都爱您,希望您和您的小安娜每天都高高兴兴,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知道您是一个坚强的人,可以处理好一切。不过您又是一个传统的人,所以对家里人不知道怎么弄。我们在西方这么多年,知道尊重自己,尊重自己的feeling也是非常重要的。感觉到不公平就要说出来。不管对谁都是一样的。
请律师是最后的手段。也许不需要那么做。可以宽恕,但是不要不说,把委屈埋在心里对身体和心理都不好。。。
写这么多也帮不了什么忙,只是希望您爱惜自己。保重身体。来日方长,人生有很多快乐和幸福的事情在前方等着呢。。。
入秋了,凉快下来,可以好好睡觉了。。。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如果我是你,我也不去争。没意义!一个不能给予爱的家庭,争过来也不是真心实意的,倒不如跟它没半点关系。你有颗善良的心,老天有眼,会看到的。祝福你!
大观园的看客 回复 悄悄话 很喜欢你的文字.
其实你心里面早有了答案:你要亲情,你把戒指留在北京,
你期望下次还能见面.
还真是缺啥要啥,但有时亲情也需要金钱买.
说出来就好,做使自己舒服的事情. 你有这个能力.
安娜有你这个母亲是她最大的幸福.
applebee3 回复 悄悄话 晴,问好。我觉得那位修女说的好。你一定要觉得自己内心平静安稳最重要。我想你与你父母的感情缘分可能就是这样。过去的就把它放下。不怪谁,也不要自怜自己。算是一个了结伤痛的心。你现在与女儿一起过了一段非常开心的日子,要再接再厉,用快乐的母女之情让自已更坚强。这个时候如果你用了心力去处理那关乎官司的事,还是自己的妹妹。我觉得会不会影响到你的生活,平静的心情?或许你跟你舅舅再商量一下,让老人家出面协调一下公平性。这样不管最后结果如何,你也尽心了对自己有交代。再冷静冷静,跟你舅舅多沟通,这样在处理这事过程中,会感受到些亲情温暖。
绿珊瑚 回复 悄悄话 原来一直以为你是南方人,却和我一样是北京人。温润,不争。抱抱
一朵漂在异乡的云 回复 悄悄话 偶尔读了两篇你的北京系列,我特别喜欢你直接的叙事方式,特别喜欢你的文章。会继续读你所有的文章。目前,我的阅历,我的能力不能为你分忧,唯有祝福。
红靴子 回复 悄悄话 最根本是父母的问题,妹妹的贪婪是次因。做父母是不用通过任何考试的就可以做的,但很多人是不配为父为母的。

Tmjmm 回复 悄悄话 不认为你应该放弃,该是你的就是你的,分清楚了,和妹妹之间今后或许还有来往的可能,不然就是老死不相往来了。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北京上海的房子都已经很贵了,这样的事天天在发生。如果我是你,一切放下,遗产不要,亲情是早己没有的。海阔天空,争肯定没有用的。中国有法吗?你妹认识的人肯定比你多。

中国人相信什么“血浓于水”,其实生活经历、人生观更加重要,使人走到一起。我的做法是,父母活着时,我承诺主要经济责任,但是不参加葬礼,不要任何遗产。因为我不懂中国葬礼的那么多程序,认为葬礼是给活人看的。“我们的生活是与上帝的契约”
眼冒金星 回复 悄悄话 还好你没背金钱的所谓公平和不公平的绳索捆绑住了。內心的平靜很不易啊。
桉桠 回复 悄悄话 父母对孩子的影响多么大!常常双方都未能察觉到。小孩心中视父母为天地,几十年的成长和成就都在潜意识地为了寻求父母的承认和首肯。有时候不是孩子辜负了父母,却是反过来。睿智的阿晴,你总有办法寻到自己的海阔天空。我相信你,祝福你!
陌路独行 回复 悄悄话 近来思念故土,以为这篇是个游记,所以点击看了。
不经意看到了,就唐突地多句嘴吧:
如果您还没有做出最后决定,建议您选择放弃吧,一家人没有必要翻脸走法律程序。
既然您本来就不在乎遗产本身,就留一份亲情,留一份日后相见的余地吧,免得将来没有办法弥补裂痕。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过段时间就好了,一切都会过去的。保重!
风清fq 回复 悄悄话 一直在追读你的博文,很清楚你的故事。只想说,世事难料,人生苦短,我们只为自己的快乐而活,为该得到我们付出的人而付出。我们并不强迫自己理解所有的亲人,也并不企求所有的亲人理解自己。云云众生,原本只是毫不相干的个体,有时候血缘并非那么重要。祝周末快乐!
陈默 回复 悄悄话 晴:看了你的北京系列,什么也不说了,就是心疼你。如果我们住得近,特别想现在就去看看你,如果你想聊,就随便聊点什么;如果你想安静,我们就坐着看看花看看树,或者更奢侈一些,看看海,就像你的题头照片中冷峻的海。也许我们就这样并肩坐着,或者互相搂着肩膀互相给一份支持......

特别同意你说的,不仅是钱的问题,是一份承认和爱。这样的结局是挺让人伤感的......也许我们在海外的儿女都习惯了报喜不报忧,让国内的父母或亲人都觉得我们很强大,不需要他们的身后钱财?但不论如何,公平处理身后事,也是为人为父母的功课。可惜,现在国人也许在这个问题上还是新手,父母孩子之间的情份、伦理、公正都常常摆不正,加上人性经不住巨大财富的考验,问题频出。

晴你真是大气的人,很佩服你。不过,以后还是好好照顾自己,没必要为妹妹一家过多付出。

安娜和爷爷奶奶的意见也很有参考价值。其实,对安娜来说,这样的结局也是不公平的。她是嫡系的孙辈呢。

亲爱的晴:不论你如何选择,我都支持你。我相信你可以找到一个让自己心安的决定,你这么大气、坚强、充满爱,并充满信仰的力量,祝福你!

我理解你写下来的愿望。我在哪里看到过,我们和父母之间要有一个告别,可能是具体的面对面的告别,可能是精神上的。写下来,理清思路,应该就如你所说,是你的告别。

我近年身体也不太好,所以上网也不勤,时常漏过和你的及时交流。我自己的内心深处,觉得还是没有走过父亲离世的那个坎,也还没有找到我自己真正的告别方式。我还在努力。

也正因为如此,特别支持你慢慢地、用你的方式找到一个今后无悔的决定。

祝福你和安娜!
[1]
[2]
[尾页]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