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笔会

亚特兰大笔会是由一群居住在亚特兰大的中文写作爱好者组成。笔会提倡中英文写作,互相交流提高。欢迎有兴趣的人士加入。
个人资料
亚特兰大笔会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岑岚:莫荷德与巨岩蓝马林鱼竞钓锦标赛

(2018-06-25 18:39:46) 下一个

在北卡州东部的大西洋海岸,有一段由一连串海岛和沙滩组成的长达85英里的美丽海岸,那一片的沙滩洁白,海水格外清净,由于深浅不同,在阳光下呈现淡黄色、浅蓝色、蓝色、浅绿色、绿色等,如同水晶般晶莹透澈, 故得名为“水晶海岸”(Crystal Coast )。这里是一个著名的夏日度假胜地,不仅有众多主要来自北方的游客,还有许多在此拥有第二个家——即度假屋的有钱人。这一区域以三个小镇为主:其中 玻弗(Beaufort)和莫荷德市(Morehead City)都在半岛上,亚特兰蒂克海滩(Atlantic Beach)则是在一个长长的南向岛屿玻克坂科斯(Bogue Banks)上,这三个小镇各有特色,都是很好的度假地选择。

 

玻弗是北卡历史最悠久的三个英欧小镇之一 。1709年,来自英国的移民最早登陆此地,正式建镇于1723年。现在常住人口大约四、五千,而在旅游旺季时旅游者则至少是四、五倍,乃至七八倍以上。有次我们曾经去那里吃午饭,在中午将近两点的时候,几乎每一个餐馆还都是人满为患,进去都要先等40分钟以上才能吃上。当时饥肠辘辘的我们当然等不了,终于找到个不那么拥挤的冰激淋店,买了酥卷面包、冰激淋和饮料,才得以裹腹。当地的北卡航海博物馆很值得一看,其中收藏了18世纪早期肆虐于东海岸的英国海盗“黑胡子”(Blackbeard)的旗舰“安妮女王复仇号”(Queen Anne’s Revenge)沉船及相关藏品达25万件以上。

 

亚特兰蒂克海滩位于长达21英里的屏障岛屿玻克坂科斯(Bogue Banks)的东部,与莫荷德市隔着玻克海峡(Bogue Sound)南北相对,其南面朝向大西洋。面积包括水域只有2.7平方英里,常住人口只有一两千人,还多是从事旅游业的。岛上的房屋,不是旅馆、出租房,度假村,就是餐馆、商店等,全都与旅游密切相关。在玻克坂科斯的最东端,是梅肯堡垒的旧址,这个始建于1826年的军事堡垒如今是北卡州立公园的一部分。那里也是当地的一个热门参观点。以如今的交通发达,莫荷德与亚特兰蒂克海滩有桥梁和快速公路相接,从莫荷德可以很方便地开车直接去亚特兰蒂克海滩。

 

同是海滨城市的莫荷德市比玻弗和大西洋海滩要大得多,常住人口近万,但每年的来访者近百万。它成立于1860年,后以第二十九届北卡州长,有着“北卡州的父亲”之誉的John Motley Morehead的姓为小镇名。它是北卡州两大港口之一,也是一个渔港,出产虾、鱼、牡蛎等各式海鲜,最著名的就是金枪鱼(Tuna)和软壳蟹,最常见的是Mahi mahi

人们常说,假如与一个地方有着某种缘分,那么,你对这个地方就会自然而然地感到亲切。而我与莫荷德之间似乎就有着某种莫名的缘分。

 

1995年,我们第一次去外堤(Outer Banks)游玩,当日从亚特兰大出发驱车一整天,直奔北卡海岸的一个小岛西达岛(Cedar Island)。事先我们在小岛上的唯一小旅馆订好了房间,准备在那里过夜,第二天可以方便地搭乘前去外堤的渡轮。开车路过莫荷德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五点钟了。我们在该市的信息服务中心停下来休息了一下。首先让我们惊奇的是停车场旁边立着一个足有好几米宽的玻璃展柜,里面陈设着一条巨大的海鱼标本。那鱼嘴又长又尖,鱼身呈蓝色,漂亮极了,旁边的说明显示,这种鱼是蓝马林鱼(Blue Marlin),我和女儿还特地在大海鱼标本旁拍下了照片以做留念。这也因此留下了我对莫荷德市的第一印象。

信息中心旁边就是一个小型船舶专用的公共下水处,携带私人船只的游客可以在此放船入水。我们仅仅在那里呆了不到一个小时,就看到好几艘各类船只陆续下水。

 

2002年第二次去莫荷德市是被美味海鲜软壳蟹吸引而去的。二十多年前在离莫荷德不远的小岛西达岛(Cedar Island)住过一晚,在旅馆附设的小餐馆吃晚餐时,无意中吃到了软壳蟹,从此对之念念不忘,得知莫荷德市正是软壳蟹的产地之一,故而专程前往莫荷德市抚慰馋虫。那次不仅再次品尝到了软壳蟹,而且还弄明白了究竟什么是软壳蟹,由此我写下了《软壳蟹》一文,与大家分享了这一美味。

 

2007年,我们再度去外堤,途径莫荷德市住宿一晚,同时又一次品尝了软壳蟹、金枪鱼和Mahi-mahi 鱼。Mahi-mahi之名出自夏威夷语,是普通海豚鱼的一种,但与真正的海豚没有任何关系。

 

前三次造访莫荷德,我们都去信息服务中心观赏了那条大蓝马林鱼标本。2018年的阵亡将士纪念日(Memorial Day)长周末,正是软壳蟹上市季节,我们又忍不住地开车前去莫荷德了。这是我们第四次来到此地。令人意外的是信息中心的大蓝马林鱼标本却不见了踪影。为此我们专门咨询了信息中心的工作人员,打探那标本的下落。可惜那位当班的年轻姑娘刚参加工作不久,她甚至不知道有这么一条大鱼标本。

 

又一次置身于热闹的水前大街(Water Front Street),既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又能发现一些变化。街道两边每隔一段约百米的距离,就有一个约一米高的方柱,四面都有彩色浮雕,全是各式各样的海鱼。我好奇地一个一个地看过去,大多数都不认识,能看出的只有蓝马林和Mahi-mahi 鱼。不过好在柱子下方多有说明。估计这些柱子上展示的鱼类都是当地出产的吧?

我还看到一间店铺沿街的墙上支着一些架子,架子上悬挂陈列着各种木质与金属的手工雕刻品,多是一些鱼类,造型别致,色彩斑斓,刻工精致,我在那里看了许久,心想买下一件作为纪念,无奈作品个头都比较大,携带不方便,只好作罢了。再走一段,又有一些台桌,摆放着许多形状各异的大海螺,也无人看管,有张纸片上写着大、中、小号的价钱。这些街头景色,悄然显示了莫荷德作为一个出产丰富的海滨城市的特色。

 

下午五六点钟,正是最繁忙的时候,街道上码头边人来人往,喧嚣熙攮。带着喜爱钓鱼的游客去外海钓鱼的渔船于此时陆续返港,下船的游客和水手个个带着喜气洋洋的神色,说明收获不菲。有几条船的水手当即从船上搬下装了鱼的塑料盒或手推车,然后架起台子就在岸边收拾起鱼来了。我们赶紧上前去看热闹。大塑料盒里装的鱼几乎都是一个品种Mahi-mahi 鱼,周围几条船搬下的都是一样的鱼,大的有一米长,小的也有半米长。 看来这种鱼是最容易钓的。一路看过去,一个手推车里出现了一种胖胖圆圆的鱼,不知道是什么鱼。一张台子边有两个水手在收拾鱼,一个水手从盒子里拿出来鱼来,用尖利的长刀分部位将挺厚的鱼皮挑破,再用手把鱼皮撕开, 两面鱼身都露出浅粉色的鱼肉,再将鱼交给下一名水手。他再把鱼肉分割成尺长的鱼片。

台子对面有一位年轻姑娘正在把鱼片装进一个大塑料袋,一袋装满了,拉上封口,直接放进她身后的一个大保温盒(cooler)。一塑料盒的鱼都收拾完了,姑娘和她身边的几人对水手们说着谢谢,拉起大保温盒离开了。水手又搬过一大塑料盒的鱼继续收拾,对面装鱼片的也换了一拨人。原来这些装鱼片的正是那些钓鱼的游客,那些鱼都是他们自己的收获,所以他们可以带回家。旁边一个小伙子从船边的大塑料盒里抱起一条大鱼, 咧嘴大笑摆着姿势让一个男孩给他照相,随后又两人一起抱鱼合影。这也是钓鱼的鱼客,正享受钓鱼收获的快乐。远海钓鱼还是很辛苦的,我们没有去尝试的愿望,但是看到那些游客的兴奋和快乐以及收获,还是很羡慕,也为他们高兴的。

 

忽然,我看到前面一辆小货车敞开的车厢上似乎装着一条大鱼,走近一看,这条大鱼有着又尖又长的矛状上颚,身上是青蓝色,有着明显的背鳍,居然是和我们当年看到的大鱼标本非常相像的鱼,旁边有人喊出:“是一条大蓝马林鱼!”这条鱼足有两米多长,车厢都装不下,还耷拉下一大截鱼尾巴,尾巴上还有着明显的伤痕。我站在那里左拍右拍,都拍不下一个大鱼的全景,与周围的人们一起估计这鱼至少也有两三百磅吧?装鱼的小货车就停在一家名为“红鱼”(Red Fish)的餐馆前,没有主人在旁边。旁观的几个人都猜测是否大鱼的主人进餐馆去讨论卖鱼事宜去了。

看见一条真正的大蓝马林鱼(虽然不是活的),让我的心情十分激动。作为一名曾经的文学青年、文学中年,现在的文学老年,我也是海明威的粉丝。海明威本身就是一个钓鱼好手,尤其喜欢钓大蓝马林。在佛罗里达西礁上的海明威故居博物馆,我看见过多张海明威与他所钓上的大蓝马林鱼的合影,这也是他为何能写出《老人与海》这样的名著。

 

走过红鱼餐馆,一座冲天跳跃的大蓝马林鱼雕塑映入眼帘,那长长的尖嘴如长矛般刺向天空,犹如勇士般英武,极速爆发的冲击力,狂放不羁的风采,观之不由人产生热血沸腾之感。我因此想起了“刺破青天锷未残“的诗句。

这雕像看起来很新,以前几次来都没看到过,估计落成不久。围绕着大鱼雕塑有两层基座,上面的基座装饰着蓝、白、灰等色的小瓷砖,正面镶嵌有一块棕色金边的铭牌,上写“巨岩蓝马林竞钓锦标赛冠军“(Big Rock Blue Marlin Tournament Winners)。“巨岩蓝马林钓鱼锦标赛“为一年一度的赛事,是莫荷德最著名的活动。最下层的基座由棕色的花岗岩组成,从1957年开始,铭刻着每年获得冠军的人名或船名,所钓蓝马林鱼的重量(以磅数计算)。其中最大的一条813磅是2000年冠军钓获的。基座周围还留下许多空白,留待未来的冠军冠名。

 

蓝马林鱼全称为大西洋蓝马林鱼,顾名思义,其生活及活动范围在大西洋。蓝马林位于海洋食物链顶端,生性凶猛,拥有极为发达的肌肉和流线型的身躯,速度和爆发力也是顶级的,且体型巨大,其雌鱼的体型更大于雄鱼,最大甚至可达雄鱼的四倍。蓝马林是钓鱼竞技(game fish)最为重要的一种鱼类,其奖项往往高达百万以上。即使不考虑奖金因素,能充分发扬海明威式的硬汉精神与如此海中霸主纵情博弈一番并取得胜利,带着一个好渔民的自豪感和成就感乘风归来,无疑是众多职业钓鱼者和钓鱼爱好者的勇士梦想成真的机会和舞台。

 

蓝马林栖息在远海,喜欢在大西洋暖流及支流生活,那里有它们喜欢的食物和温暖的环境。在相当长的时期内,除了佛罗里达的墨西哥湾暖流海域外,其它地方几乎看不见蓝马林的踪影。像莫荷德这样的渔港,也有不少职业和业余的钓鱼者,他们是一群执着的寻梦者,一代代地一直没有放弃在水晶海岸一带寻找蓝马林的踪迹。事情到了1956年,终于有了转机。在当地酒吧的闲聊中,有路过的货轮船员说到在离莫荷德不远的海域亲眼目睹了蓝马林鱼。一般人听了就当是吹牛,当地一个名为“杰出钓鱼俱乐部“(Fabulous Fishermen Club)的成员听说了这一传闻却上了心。五位成员花费了许多努力终于在1957年说服了当地的主要商家捐献了200多美元现金,奖励第一位钓到蓝马林鱼的钓手,以此来吸引和鼓励当地和路过的船出海时注意是否有蓝马林鱼的踪迹。200多美元在1950年代的莫荷德还真是一笔巨款,有不少船受此激励而出海探查。果然有人汇报说也看到了蓝马林的身影。直到1957年9月14日,来自北卡首府罗利的渔船玛丽号上的钓手吉米·克罗伊(Jimmy Croy)和船长比尔·奥尔森(Bill Olsen)钓到了一条重143磅的蓝马林!这一成功是历史性的事件,北卡的海岸终于成功地钓到了蓝马林!当玛丽号返航回到莫荷德时,整个小镇沸腾了,所有的人们包括警察都聚集在码头上欢迎并举行了小小的游行。最引人注目的是一辆红色的儿童手推车,里面装着200多块银色的一元硬币。在大家的欢呼声中,这些奖金硬币倾倒在玛丽号上。

 

人们不清楚这第一条蓝马林究竟是在哪一具体地点钓到的。但是根据蓝马林的习性,可以大致确认吉米和比尔一定是到达了墨西哥湾暖流的支流区域。在莫荷德港口以南大约四十到六十英里处,墨西哥湾暖流沿着北卡的海岸线向北涌去,跨过大陆架上一个特殊的区域。这片区域当地人称为“巨岩” (Big Rock),其实是一片八到十英里长,一英里宽的海中的丘陵、峡谷和高原等组成的复杂地域,那里生活着各种小型的岩礁鱼类,而这正是蓝马林最爱的食物。弄明白了这一点,那么当地的以“杰出钓鱼俱乐部“为首的钓鱼者们就能连续地钓起蓝马林鱼了。而这一赛事也以钓鱼竞赛地点命名为“巨岩蓝马林鱼竞钓锦标赛”。不过,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马林鱼竞钓比赛也基本只限于俱乐部内部,对外没有多大影响力,直到1974年钓鱼冠军的奖金也才800美金。 经过竞赛组织者们几十年的努力,如今“巨岩蓝马林鱼竞钓锦标赛”已经是全美排名前列的竞钓赛事了,其地位相当于是马蓝林鱼竞钓中的超级碗(Super Bowl)。在2002年其奖金池首次超过百万金额,加上今年2018年,已经连续十七年超过百万奖金。巨岩竞钓的知名度带给莫荷德的良性影响是多方面的:城市知名度不断提高,旅游业发达,城市繁荣,同时更支持赛事兴盛,赛事组办方从1988年开始设立基金,支持当地慈善活动,回馈城市。

 

第二天的傍晚,我们在海滨的杰茜公园(Jaycee Park)漫步。同在海滨,如果说与其相连的水前大街的热闹、喧嚣让人兴奋和激动,这里的安宁、静谧则带给人一种轻松舒畅的感觉。两者都是人类社会需要的,人们的生活就在这一动一静、一张一弛中发展、进步。

在杰茜公园一角,我们与正在水边垂钓的一对夫妻闲聊了起来。他们是莫荷德当地的居民,又是那种热情、健谈之人,怀着对自己所在城市的无比自豪,自觉地充当了莫荷德市的亲善大使,给我们介绍了许多关于莫荷德的情况,尤其是“巨岩”比赛和蓝马林鱼的掌故,更是说得眉飞色舞。他们说,再过十几天,2018年第六十届蓝马林鱼竞钓锦标赛就要举行了,到时这里会更加热闹。我们谈话的那天是5月26日,而比赛举办时间为6月8日至16日。在6月至8月间,还会有多次免费的消夏音乐会,举办地点就在杰茜公园,到时这里会变得比水前大街还要热闹。交谈中,我们说到这里的特产海鲜,他们说,其实十月份海鲜节你们更该来,到时水前大街上会摆满美食摊,不仅莫荷德所有的餐馆都会参加,邻近镇子的餐馆也会来,可以品尝到各式各样的海鲜,各式各样的做法。这话说得我们心中的馋虫蠢蠢欲动,不由心里暗暗思量十月份时是否要再来个五访莫荷德?我好奇地问起了那条原来陈设在信息中心的大蓝马林鱼标本,他们居然不知道。也难怪,信息中心都是游人才去,当地人怎么会去呢。正失望间,男人忽然想起什么,说,在Kmart的附近有一条大鱼,也许就是挪到那里去了吧。我们告别他们,开上车还真往Kmart那边寻去。经过一番寻找,在Kmart附近还真看到一条大蓝马林鱼塑像,只不过那是人工雕像,不是标本。

 

在莫荷德的这两天,我们自然去品尝了海鲜美食。一是去了以前我们多次去过的那家当地最大的餐馆“Sanitary fish Market and Restaurant”,那里不光菜色有名,更重要的是附设一个很大的停车场,顾客可以免费停车。在水前大街停车不仅一位难求,还多是硬币付费的情况下,这对于广大吃客来说,就意味着可以得到尽情享受美食的安心。我们去的另一家餐馆就是我先前在其门前看到大马林鱼的“红鱼”餐馆。我们在两个餐馆都点了软壳蟹,心满意足地完成了这次长途旅行的首要既定任务。在“红鱼”,我们还吃到了女招待推荐的时令菜“Grill Grouper”。 我回来查了一下,Grouper就是石斑鱼,以前我吃过许多次中式烹饪的石斑鱼,美式烹饪的还是第一次品尝,口感味道都非常好,不亚于中式烹饪。另外还有一道扇贝的做法也是出人意料但美味无比,大西洋扇贝肉用熏肉(bacon)包裹上煎制,真正可以说外酥里嫩,可见烹饪水平相当高。我以前也试着自己做过扇贝,但都不是太理想,打算以后尝试一下这一做法。

回到家后,我们一直关心着莫荷德的“巨岩蓝马林鱼竞钓锦标赛”的赛事进程以及相关花絮报道,参赛者多是以船为单位登记,包括船长和至少一名或数名钓手。竞钓还分有不同等级,以及不同鱼种,凡是钓上了符合规定的鱼都有奖金不等。参赛者可以选择参加不同等级的比赛,也可参加所有等级的比赛。尽管入赛费用不算少,但是如果一旦钓上了鱼,那么回报也是颇丰的。本届大赛的第一名为船名“Honey Hush”, 船长Chuck Lindner,钓手Robert Gorrell,钓获蓝马林518.5磅,获得奖金$753875。第二名和第三名钓获的鱼也都超过500磅。但奖金就分别只有$262450和$127500。 此外还专设了一个“杰出渔人”的特别奖,此番奖金竟然高达$501,500,由同时获得第三名的渔船“Carterican”兼得,两项相加,几乎与第一名的奖金相差不多了。总之,竞赛规则对我来说实在过于复杂,就草草略过不细究了,只要知道冠军是谁就行了,因为只有冠军才能把名字刻在“巨岩蓝马林鱼竞钓锦标赛”纪念碑的墙上。

 

经过这回的第四次造访莫荷德市,我们深有感触。前几次都是匆匆忙忙,或路过,或随便逛逛,只能说是纵马路过,或小慢步走马观花,没有过多了解这座城市的内涵。这次虽然也不算深入了解,但好歹算是停马观花,多知道了许多历史文化和精彩的故事。如今还剩下一个那大蓝马林鱼标本哪里去了的谜题在困扰着我,又加上了十月海鲜节的引诱,说不定我们不久的将来还会有一次五访莫荷德的行程呢,到时也许就要来一个真正的下马观花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若敏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下次要去看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