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笔会

亚特兰大笔会是由一群居住在亚特兰大的中文写作爱好者组成。笔会提倡中英文写作,互相交流提高。欢迎有兴趣的人士加入。
个人资料
亚特兰大笔会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西虹雨歇:愚园路78弄9号 (5)完结篇

(2009-05-03 21:36:34) 下一个
 五

         2008年,又是一季的烟雨濛濛,小荷从亚特兰大回到上海。

        飞机停靠在上海浦东机场的2号航站楼。十五小时的长途飞行中,小荷刻意保持清醒,借以调整自身生物钟,去顺应那十二小时的时差。下了飞机,身子轻飘飘的,心却早已澎湃难抑。只有经历过去国离家的人,才能真切体会到回归故里的欢欣。单是那随处可见的方块字,清晰明了的乡音,就已成全了小荷回家的感觉。

        即使是回家,也要安检。一排四位安检人员安坐在传送带前,从容地看着小荷将两个几十公斤的行李箱踉踉跄跄挪到传送带上,面无表情地指点着小荷将行李放倒,催促着动作快点,全无帮忙之意。望着远处高高立起“上海欢迎您”的标语牌,小荷不禁感慨。小荷对上海总是疏远的,不知为什么,小荷很难被上海的繁荣所吸引,却常常在意于这样一些细微之处的不快。

        小荷计划在上海待几天再回青岛,便将大件行李寄存在机场,只捡出带给舅舅阿姨们的礼物,放进随身的手提箱里。上次见二姨他们,是小荷途径上海出国时,年逾古稀的二姨,还能精神抖擞地亲自送小荷去虹桥机场。 一晃十年过去了,小荷惦记着二姨和其他亲人,也想着赶在愚园路78弄9号拆迁前,再去老房看看。

        上海的变化是惊人的。领略了浦东机场的豪华,现代,又被高速磁悬浮列车带着掠过参差不齐的高楼,小荷仿佛置身于电影《The Matrix》的城市里。还好,在人民广场转乘地铁时,伴同衣着光鲜艳丽的同胞们,小荷重温了被做成沙丁鱼罐头的滋味,又回归到现实中来。

        静安寺的地铁出口设在一个名为“久光”的大商场中,这里是当今上海最热闹的百货商场之一。商场里的货物,何止是琳琅满目,令小荷的购物欲迅速膨胀。怀中羞涩的钱囊,在美元兑成人民币后,陡然间扩容了七倍,也给小荷可以随心所欲花钱的错觉.  据说,久光百货联同附近的梅隆镇广场,恒隆广场,中信泰富广场构成了静安寺地区的购物中心,是城市白领们最常光顾的场所,不知二姨他们是否也能常来这里购物。

        走出“久光”的大门,小荷彻底“找不到北”了,记忆中的地标建筑全不见踪影,眼前的城市陌生新奇,仿佛是初到美国的感觉。又赶上奥运圣火传递到上海,城里实行交通管制,出租车也叫不到。正在小荷不知如何是好的当坎,一辆摩托车停在面前。

       “大姐,您去哪里,要车吗?” 车上的小伙子招呼着小荷,一听就是外地口音。

       “你知道愚园路78弄9号吗?”小荷有些担心小伙子不认路。

       “认得。我就住在那附近,上车吧。”

        太长时间没有坐摩托车,小荷有些紧张,也有些兴奋,享受着衣炔飘飘,像是回到大学时代。小伙子边驾车,边指点着路旁的建筑对小荷说:“看,那就是著名的静安寺。“小荷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昔日不起眼的古刹,已被改建成金碧辉煌的寺庙,寺周围人群熙熙攘攘,显然是香火鼎盛。

         摩托车兜兜转转地,停在了夹在众多高楼之间,布满脚手架的愚园路78弄巷前。

        “到了,三十元”

         “好贵呀!”小荷这才想起刚才忘了问明价钱,只有老老实实付钱了。

         小伙子接过钱,驾车扬长而去。 小荷抬眼望见马路对面的大商场墙上,金光灿灿的“久光”两个大字。 原来愚园路78弄正是在“久光”百货的对面。小荷笑了,久违了,这种“挨宰”的感觉。

         还是老巷,还是老房,却已物是人非。老住户们大多已经搬走,将房子租给外来的打工人员,或住或做小生意。原先整洁的巷道,散落着各式杂物。房外墙上,大大的“拆“字,被红笔醒目地圈起,提醒着居民们,搬迁的势在必行。愚园路78弄9号的一楼租给了一对四川来的小夫妻做盒饭生意,顾客主要是周围各大商场的员工,同时,他们还照顾着老房子里的老人们的饮食起居。小夫妻人很能干,也很实在,只是在家中做生意,难免搞得四处人仰马翻,乱糟遭的。小荷进得门来,竟无处落脚,慌忙上楼见家里人去了。

         愚园路的亲戚中,小荷与二姨最亲,其次是三舅一家。住在的三楼的大舅,二舅家,母亲因他们在家事上的种种自私做法,一度和他们断决来往,而今早已前嫌尽释。在这世界上最持久坚固的感情就是血缘造就的亲情,无论经历怎样的风雨,终究仍是丝丝相连,绵绵不断。愚园路拆迁后,舅舅们均有儿女可投奔,只有二姨仍是一个人,让大家放心不下,小荷想说服二姨搬到青岛去。

        “二姨,您还是去青岛吧!妈妈那里靠海边,环境好,您也可以有自己的房间,我爸总是忙,有您在,妈妈也好有个伴呀!" 小荷搜肠挂肚地想出各种理由劝说二姨。怎奈二姨有她的既定方针。

        “街道已经破例为我在静安区的高层楼中安排了一处套一的单元房,上下有电梯,周围环境都熟悉,我生活可以自理,还是自己过吧”

         “可是,万一……”小荷看着二姨的满头白发,没有说下去,二姨是明白人。

        “谁没有万一,但是人不能为万一活着。我懂你和你妈的心意,可这里是我的家呀!” 年过八旬的二姨,反应还是很快。

      “小荷,你知道吗? 人老了,最要紧的是要有四样东西。” 二姨拉过小荷的手接着说,

       “哪四样?”小荷发现自己在美国呆久了,越发的孤陋寡闻。

      “那就是:老窝,老伴,老友和老本。二姨虽然没有老伴,可其余三样还是有的,而这些都在上海。”

        小荷无言以对,小辈对长辈的孝顺,该是孝为心,顺为行。老人们自有他们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何必强求呢?就像自己父母同样不愿离开青岛,随自己到美国定居,因为美国不是他们的世界。年纪大了,时间只剩下现在, 更要珍惜,过好每一天。无论如何,二姨自己觉得开心,才是最重要的。小荷想通了,站起来对二姨讲:
       “走,二姨,带我去看看您的新房子吧。然后,我们去“老正兴”吃晚饭,请舅舅,阿姨们一起去,我请客。明天我再陪您去家具店看看,阿拉眼光老好的……”

        小荷挽着二姨,说笑着走出了愚园路78弄9号老屋。
 
       身后不知谁家屋中传出小荷熟悉的老歌:

 “沧海笑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记今朝
  苍天笑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事知多少
  清风笑竟惹寂寥
  豪情还剩一襟晚照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 全文完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土豆沙拉 回复 悄悄话 西虹,我佩服你利利索索收笔,尽管实际上仍然有许多讲不完的故事。

我是话出口了,我得让自己完成这长长的“九九归一”,这时,发现总写同一题材的东西,很累。不过,我还是要坚持......
西虹雨歇 回复 悄悄话 回土豆和红柳:

我们几个不约而同地一起在回忆,在叙述往事所带来的酸甜苦辣,颇具些“朝花夕拾”的味道。现在,我这里已曲终人散。泡壶清茶,就坐等着看土豆的另外三篇散记和红柳先生的“人生四大快活”了。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戈壁红柳 回复 悄悄话 读罢好文有感,献小诗一首。

你好!小荷
听完愚园路的故事
知道了又一个平凡而难忘的传说

西虹雨歇
向三代人住过的老屋
做最后的道别

浪淘尽多少过客
绵绵不息
是身后传来的老歌
硃砂河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西虹雨歇的评论:
好主意呀!大家可以一起试试,写个小品,或者小话剧都行。
土豆沙拉 回复 悄悄话 西虹,期待你下一部作品。

小话剧?很好的idea。
西虹雨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山上野花的评论:

谢谢山上野花。如果没有你一路上的鼓励和支持,我可能不会加入笔会,也不会有勇气将自己的作品发布在公众面前。

得友若你,西虹之幸。
西虹雨歇 回复 悄悄话 回花亭,硃砂河:
二位的点评,切中要害。随着文中情节的展开,西虹开始有些惶恐,不知该怎样掌控故事的节奏,脉络。再细写下去,涉及的事件,人物会越来越多,超出了西虹自身的写作能力,只能将其淡化了。

西虹认为,一段文字要打动读者,首先要感动笔者自身。无论笔下的情节是真是虚,西虹写时,总有亲历其境的感觉。可以说它是记实,因为它是笔者的真情实感;可以认为它是虚构,文中的情节是来自西虹自身经历和道听途说的大杂烩。但小说所需要的矛盾的焦点,情节的高潮,西虹却拿捏不准。前次,看到硃砂河跟贴中对小说写作的点评,深受启发,希望有机会向两位请教写作的知识和技巧。

另外,西虹少时酷爱话剧,读了玲玲的“第二个女人”,曾突发奇想,要是以此为蓝本,再将双方家庭的故事扩展一下,大家合力攒个剧本,搞个小话剧如何?
山上野花 回复 悄悄话 恰如主人公的名字, 西虹在文学创作上'小荷才露尖尖角'.娓娓道完了愚园路的故事,相信西虹会有更多的人生体验和思考与大家分享.
硃砂河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有同样的感觉,觉得还有故事可以接着说。不过,西虹确实会讲故事。希望读到你的更多的作品。
花亭 回复 悄悄话 故事看完了,觉得意犹未尽。好象该发生点什么而没有发生。漂亮的文笔,流畅的表达。非常棒。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