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笔会

亚特兰大笔会是由一群居住在亚特兰大的中文写作爱好者组成。笔会提倡中英文写作,互相交流提高。欢迎有兴趣的人士加入。
个人资料
亚特兰大笔会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渡川:罗斯-帕克斯的启示

(2016-04-21 14:54:10) 下一个

当40年前,罗萨·帕克斯在亚拉巴马州的一辆巴士上拒绝让座给一名白人,她燃起了美国史上个人最有意义的社会运动。当她坐下巴士的座位,她为美国平等和正直的理想站起来,并要求其它人也一样。当我们的后代追溯为自由抗争的历史,罗萨·帕克斯将立在我国最伟大的爱国者之间,这些传奇人物的勇气支撑我们,令我们更进步。她现在是,亦继续会是国家级的宝物。

1996年9月9日克林頓在美国总统自由奖颁奖礼上的一段演说

 

罗斯-帕克斯的启示

关于罗斯-帕克斯的所有资料,都可以在维基或古勾上搜查到。上个星期我偶尔转换频道,看到了电影《THE ROAS PARKS STORY》,对她的事迹曾有所听闻,看了影片加深映像,然后再去搜看资料,了解地更具体了。罗斯-帕克斯说话细声慢气,反抗也是冷静地拒绝和坚持,她也许算不上一个政治家,尤其是具有煽动性个性张扬的政治家,看上去她更像一个职业女性或是家庭主妇,虽然她实际上是民权运动的先锋人物。多年以来我对于政治性的标杆人物已经不感兴趣。可是罗斯的故事仍然有点震撼我的心。

一切有益的事件,都会有启示性,时间会把它记录下来,传播下去。

罗斯的故事发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她坐公车坐在了白人的座位上,白人司机要她坐回到专为黑人而设的后座,罗斯坚持不让因而触犯当时的法律而遭拘禁。此事引起全美黑人的抗议和声援。美国黑人争取民权的运动和斗争,虽然不是从那时起,但到今天仍不能说已经结束。对比当时美国和中国的国情,中国是刚刚经过两党争斗,中共掌权建立共和国之初。而美国虽然号称世界上强大民主国家,但种族歧视仍深,民权意识逐渐抬头扩张。在中国,只有党派、政治歧视乃至镇压,复杂的族裔和宗教社会问题用阶级斗争理论套现,都可以归结为两个敌对阶级的问题,事情简单化,处理手段也就简单化。

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美国还有黑人不能和白人同坐一条板凳的种种法律和陋习,这叫中国翻身当家作主的劳苦大众简直难以相信。假如毛泽东到美国来走一圈蹲个点,或是美国黑人里面出个毛泽东一类的人物,一定可以作另一篇类同湖南农民运动的考察报告的《美国黑人民权运动的考察报告》,鼓吹阶级斗争;黑人的种种境遇,是可以套用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的,种族压迫可以从阶级压迫里面找到理论依据。这样的联想,无需理论专家炒作,只要略加灌输,普通人就可以找到足够证据。

众所周知,就在罗斯拒绝让座的同一年代,威斯康星州的参议员麦卡锡提出了共产党渗透国会的问题,因而达成参院文件,打击共产党及左倾思潮,形成麦卡锡主义。高度的物质生活环境和精神自由及完善的法律制度,也许是共产主义不能在美国强劲发展的根由,麦卡锡主义对此更是致命一击。虽然麦卡锡本人最后身败名裂,但马列主义共产党思潮也就此凋零,这是不争的事实。

与此同时,黑人的民权运动却风起云涌,以罗斯-帕克斯事件为发轫,金恩博士紧紧跟进推波助澜,形成强大政治运动。看美国黑人的历史和民权运动,真可谓路漫漫其修远兮,任重道远。

一个明显的社会不公平的现实,以及一个重大广泛的民权运动,为什么没有采取激烈的、暴力的政治形式来运作,而是采取了非暴力的、政治诉求方式来推进?它对于美国历史和现实有什么影响?

这对于如我这样一个大半人生接受并生活在阶级斗争氛围里的人来说,是一种迷惑。罗斯-帕克斯的故事对我有所启发。

黑人的暴力倾向在1992年洛杉矶暴动中充分体现出来。可是这种失控局面是因为白人不公引起的情绪发作,不是政治层面的操作,乌合之众所以一经弹压作鸟兽散,立即清场,没有遗留大的后患。其实暴力倾向非黑人独具,白人、黄种人一样具有。

美国黑人的历史,和美国历史一样的长。除了第一代被贩卖的黑奴,他们的后代虽然曾身为奴隶,却亲历了美国的成长,在心底认同自己是美国人,他们有历史感。解放黑奴和南北战争既是为美国前途进行的战争,在局部意义上也是和黑人的权益息息相关的。美国高高在上,党派只是执政工具,人种歧视只是剥夺某些权利,却不能动摇是美国人这个意识根基。这种意识深入美国人灵魂,所以任何意识宣传和政治操作,均不伤国本,政党轮替给政治诉求和争取权益带来希望,司法公正又为此提供了法律依据;它最大的政治益处就是根绝了使用暴力来取得政权的可能。

健全的法制可以竭止人作恶施暴的倾向,人们有疏通的管道,就避免铤而走险同归于尽。罗斯-帕克斯就是用法律赢得尊严得到胜利的。

这是美国黑人争取民权,能够运动不息持之以恒的国情。

 

相观中国,国家历来是个微弱概念,百姓对国家社稷的认同感依附于朝廷和政党,没有一个抽象的至高物立在所有人头上,就意味着掌握最高权力的人物或政党失去道德约束力,皇帝就是如此。把荒淫无道的皇帝打倒,自己来做皇帝,是中国几千年来的历史循环,它没有往前、向上走,而是绕圈子走,所以走到最后还是回到原点。照马克思理论:这是历史前进的动力。因为专制,诉求无门,只有推翻一条路可走——造反。过去的农民领袖用种种实际的利益引导农民造反,近代有太平天国的神谕天父的宗教利用,当代便有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被接受,它们都不承认国体的至高至上,而是政党和领袖的至尊唯一。为现实利益和权力的争夺,唯一可行和有效的手段就是暴力。

 

象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那种样式的政治运动,在目前的中国没有可能。政治是一种妥协的艺术,妥协意味着双赢。无论是政党,还是百姓,团体,这种共识基础微弱甚至没有。不过人们还是希望看到曙光。中国的民权诉求逐渐抬头,甚至出了几个维权律师,相信罗斯-帕克斯的故事对他们会有所激励和启发。

 

美国黑人是有深厚宗教信仰和情绪的族裔。据资料报道,黑人的总体收入偏低,但在宗教热情和捐款上,却排名全美第一,超过白人。黑人虽然和白人有种种不同,但是在宗教信仰上是一致的,这又是一类认同。在宗教史上,曾有过黑暗时期,宗教迫害和相互屠杀一点不输与20世纪的政治迫害和屠杀。可是几百年过去了,除了伊斯兰宗教极端团体,目前世界上宗教大家庭基本和睦相处;过去的已经过去,人类有过愚昧时期,好在已经跨越。大多数时候,宗教替代了政治,宗教热情抵消了政治狂热。这也就是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非暴力的一个因素,他们不认为自己遭受的不公是种阶级压迫,所以阶级斗争的学说没有市场。即使身受不公,宗教的渲泄至少是种缓冲,在上帝面前,可以做到人人平等。马克思曾说:宗教是精神的鸦片。可是,谁都知道,其实鸦片并非一无是处,它是很有效的镇痛剂。

中国人从来是信鬼不信神的,信的话也是怪力乱神,缺乏宗教热忱,却有充足的政治狂热。崇拜权力。所以政治人物很容易揭竿而起一呼百应,而且杀人如麻,杀业深重,都是在血路中杀出生机来的。

 

宗教是精神寄托,广义的也是文化底蕴。美国黑人有自己的文化系统和精神生活,它成为主流一部分却又自成蹊径,甚至影响流向,引领潮流。这类例子很多,不必枚举。一个族裔有自己强大的文化,就会产生足够的族裔自信心,不会迷失自己。有自信才不会过于敏感,时时事事感到被压迫被排挤;虽然在现实中,具体事件上暗藏的歧视意识随时会闪现。别人心底里的阴暗是不能追本清源的,也不可能彻底肃清,更不可能搞诛心论。在每一件具体的事情上争取并逐渐做到公正,这才是公平的起点。美国黑人正是这样在做。 

社会再发达,制度再完善,总有遗忘的角落,人性里的丑恶与生俱来,只要有法律疏忽制度欠缺,丑恶就会扩张。伸张社会正义,不可能一竿子全部到位,只能一桩桩、一件件具体的来对付。马克思主义主张砸碎旧世界,创造新世界,这是成本最昂贵的社会改造,以鲜血和生命为代价;结果又怎样?意识里的旧世界根深蒂固打不烂砸不破,创造清一色世界,永远是政治梦呓,成就的不过是新的君王。历史和现实昭昭在示。

 

中国的经济发展必将带来文化、政治的发展,政治开明政党转向、民权意识抬头深化,这不是今后起码是将来的局面。怎样开展政治运动和社会活动,是执政党和老百姓将面临的问题,罗斯-帕克斯的故事可以给大家一个很好的启示。就是在美国,华人也面临少数族裔的种种问题,如何争取权益,开展政治活动,应该好好向黑人兄弟学习。假如用国内的阶级斗争意识判断形势,搬弄国内那套政治套路,结果会事与愿违,欲速则不达。

 

罗斯轻轻坐下来,千万个黑人站起来。罗斯-帕克斯告诉我,人类历史的发展和前进,从来不是在废墟上的重建,而是古硛的扩建和增高,在积累基础上的革新。科学技术需要创造发明,在社会实践领域,创造等于破坏,发明就是发疯,人类的精神财富是共享的。

 

多年前当我刚踏上美国的土地,看到黑人兄弟姐妹,心中有一种悲悯,认为白人不公。现在我明白,黑人根本不需要怜悯,他们很强壮,假如不是很快乐至少很自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亚特兰大笔会 回复 悄悄话 “华裔和少数族裔的未来,取决于我们的前辈,现在的我们的作为。”为这句话点赞。-林黛
亚特兰大笔会 回复 悄悄话 这是一篇旧作。在梁警官事件后翻出来重新贴一遍。
华裔和少数族裔的未来,取决于我们的前辈,现在的我们的作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