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笔会

亚特兰大笔会是由一群居住在亚特兰大的中文写作爱好者组成。笔会提倡中英文写作,互相交流提高。欢迎有兴趣的人士加入。
个人资料
亚特兰大笔会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老秃笔: 保持革命晚节不容易啊---闲谈俺纯洁的老年生活

(2016-04-01 17:30:56) 下一个

美国退休者协会经常给临近老年的人群发广告,招兵买马,扩大会员。大概除了基督教和保险业之外,它是最积极拉拢人气的组织了。在俺还是四十多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收到它的广告了。第一次收到后俺还有点气愤,这不是楞把俺算作老干部么?俺还年轻,不行,不能随便把俺作为中顾委候补党员么!俺宝贝女儿当时是中学生,看到退休协会广告后,她逮住机会戏弄我,爸爸,你认老吧。你看人家退休协会都给你来信。(你老)这是公认的事情了。当时,俺不过笑笑,小女戏言不可当真么。
没想到,这人生真的是白驹过隙,光阴似箭啊。刚满身不自在地承认自己到了天命之年,转眼看到耳顺之年不远了。历史上,在这岁数,毛爷作了二十七年土匪之后,马上要进紫禁城面南称孤了。毛爷钦封的十大元帅,除了朱德老迈些外,都是五十出头六十不到,肩膀上扛着朝廷徽记,土匪短打扮换成了朝廷官服,修成正果。可俺这把岁数了,还是为口粮四处奔波。最近倒是被提拔成“司令,” 也就是民间常说的”光杆司令,“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自己骑马喂马干勤务兵的活儿。除了自封自立的爱国爱党爱朝廷的海外侨领头衔外,秦城干休所的房间和身后的朝廷诰封,比如“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阴谋家煽动家党的走狗毛主席的好奴才朝廷的好炮灰老不死的领导核心”之类的荣誉头衔啥的,什么都没有着落呐。唉,不是俺这人凡心太重,而真的是俗话说的,人比人气死人啊。
进入老年生活后,俺努力调正心态,适应身体和心理各种变化,这几年过得基本平和。不是还有句俗话嘛,相由心生.不少朋友见到俺后都惊讶地说,秃老现在是心宽体胖,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说话慢条斯理,处处与人为善,谦让,虚怀若谷,真彷佛是传说中的可惜都死光了的党的模范老干部啊。
是啊,俺现在的单身黄铜王老五的日子,如果套用前清朝封的那个大成至圣文宣先师的称号,真的算是“勤俭朴实吃糠咽菜不跟党讲条件要待遇不进秦城干休所不贪污腐化老大下堂走了依然没有小二小三声色犬马酒烟毒网微信样样不沾的非典型朝廷老干部”了。这个称号,比俺们大清朝廷笼络汉人封孔二先生的那个还要多几十个字呐。写到这里,忽然想到咱车轮功的开山大师傅小李子,还没有一个像样的头衔呢。孔二先生有了朝廷赐的顶戴,秃老先生自封了一副凑合着自己用。那小李子也应该照猫画虎给自己划拉一副头衔,好跟孔二先生和秃老平起平坐称兄道弟么。不然,哪天在路上碰着了,俺一只手指着小李子说,兀那厮,哪里来的野鸟?要是小李子有个头衔,俺少不得得客套一句,那xxxxxxxxxxxx贤弟,让老朽先行一步下地狱为贤弟探路,你可得跟着来啊。文字上,俺总是亲热地称呼朝廷小胡爷习大大邪教小李子的,其实俺跟朝廷和各种正邪教派都没关系。老年的德行之一就是不乱搅合,少沾惹是非
万事从口入。作为早年跟毛爷吃糠咽菜一月二两肥猪肉手里捏着一把付食配给票的老干部,俺早年不吃猪肉,直到现在也坚持革命传统基本不丢,除了偶尔吃一块炖的烂烂的红烧五花肉。来美国后,早年喜欢吃穷人快餐店的汉堡。渐入老境后,自觉少嚼汉堡,肉饼里面油脂太多么。最后一次吃汉堡是几年前的事情了。人过五奔六后,平日食品极其简单。一把面条,二个鸡蛋,一堆豆腐青菜洋葱大蒜香菜榨菜丝。无盐无油,加点老干妈辣酱,几滴香油和山西老陈醋,就吃得稀里哗啦满屋子响。那个香劲儿么,就别提了。再不然, 连烟火也不动:三个新鲜小面包,夹点火腿片,起司片,黄瓜块,洋葱丝,再抹点老干妈辣酱,就着一罐冰啤酒,吃的有声有色,自得其乐。偶尔炒个干锅鸡丁,干锅豆腐蔬菜,番茄炒鸡蛋之类快速可吃的,算补偿拥军爱民军民鱼水情之后的体力消耗。简言之,一天一顿热饭,余下以三明治之类解决。有时晚上饿了,就跟兔子一样吃胡萝卜条,芹菜条。这种吃法一周六天,吃得俺体会到水浒中某杀人越货的好汉说的那句“嘴里淡出鸟来”的感觉了。所以,为了让俺几乎吃素的兔子日子好过些,俺周六一定会去海鲜自助餐嘬一顿鱼虾牛扒,光吃肉不吃菜,然后捧着充满肚子的幸福感离开
俺还是平日必须有啤酒,红酒和香烟作为生活的添加剂。过去中青年时期,周末喝一箱啤酒,造成俺早早地没捞上当老干部却挺着一尊老干部招牌的肚子。俺老姐在时隔若干年后见到俺时候惊呼:你这老秃怎么成了秃老啊?那可是俺作为党的第五纵队候补敢死队的尚称年轻的时候啊。现在么,俺控制饮酒。不再买一箱啤酒,而是隔三差五地去酒店买一大罐啤酒。大约合二小罐吧,喝完了决不再会回头去买。另外,每周买一瓶红酒,吃面条或者三明治和炒菜之类的时候喝。平日俺根本不做什么肉菜,大炒大炸的。现在闻到中国饭菜的油烟味道儿就难受。一小瓶食用油,一般用二,三个月。平日消耗主要大蒜,葱,洋葱,萝卜,黄瓜,青菜,豆腐。看这些食品,您就知道俺几乎回到了毛爷坐中南海的穷苦时代了。
香烟么,公认不是好习惯,容易导致乳腺癌子宫癌皮肤癌之类的。不过嘛,这东西算是有害不在眼前解乏舒心抗忧郁作用立现的小嗜好。放弃可惜,不放弃也好。现在也是一周一包烟,花前月下的,一人一烟在手,在淡淡的蓝雾中稀释了生活中的不快。说起抽烟,俺过世的姑姑是俺的榜样。老人家抽烟一辈子,最终得了肺癌。老太太说既然不抽也得死,那就接着抽吧,兴许抽烟也治肺癌,把癌呛死么。 结果,带癌存活近四年,又多抽了四年。这事情虽然算是个说笑,可是俺佩服老姑姑在癌症面前的勇气和黑色幽默。其实么,不抽烟也照样得肺癌。俺的一位女房客,干净整齐,在三十出头得了肺癌。坚持近五年后走了。生命之脆弱,在各种要命疾病前,尽显。反正是不死于某个你害怕的原因,一定会死于你没有预料到的原因。这样,只要不太过分,抽点小烟,喝点小酒,赌点小命,却给生活和精神上添加点快乐么。
人入老境,不再有强烈的企图心。开车不再玩命,床上温柔的像个饿得有气无力的疲劳绅士。见到网上打架也不再火上加油,而是好言相劝,息事宁人。近来,俺发现看到曲线玲珑凹凸有致的妞儿不再有文学冲动了。这重大发现让我有绝望的心情。人老到对妞儿没有兴趣了,这不是天灾人祸陷入绝境了么? 这么说吧,这得算被迫“修行,” 不费吹灰之力就达到各地寺庙中大和尚们毕其一生吃苦才达到的定力化境么。其实大和尚们早知如此,还不如先花天酒地花姑娘享受些俗世乐趣,最后也能跟我一样“秃老坐怀不乱临阵不磨枪”传为后世佳话么。人没了欲望,就容易回复善良本性。 俺得给习大大上个奏折,把判断老干部好干部的标准改为”对小妞儿感性趣的都是坏干部“和”对小妞儿不感兴趣的都是老干部得退休。“ 这二条标准,朝政立马得清明:有兴趣的进秦城监狱数窝头,没兴趣的进秦城干休所打拱猪,习大大连朝俸都不必发了么。给神州草民们节省了多少猪食饲料啊
俺这老年生活最松心的是没干过收贿贪污的事儿。 这得感谢朝廷英明,早早就把俺送到美国,和腐败的环境隔离开了。不然,要是俺人在国内,少不得得和国内贪官污吏们称兄道弟发点黑心财。外在环境使人变化嘛,这是朝廷抓腐的一大发现啊。说起这国内腐败国外清白的尴尬,咱们众多的海外爱国华侨们还真的要感谢朝廷让咱们离开得以保全清白名节么(虽然也耽误了咱们跟着浑水摸鱼的机会嘛)。
当然,虽然老了,各种诱惑还是有的。比如,一直在琢磨是不是要再找个年轻妞儿给俺捶背倒痰桶暖被窝。问题在于多大的算合适。 俺一直对老杨以八二之年占有二八资源感到困惑。老而不尊,老而无德, 违背伦理。不管他有什么诺贝尔的光环之类的。俺如果要低头吃嫩草的话,绝不会这样无耻。回国搬运一个跳广场舞的花大妈就足以了么。另外,在花大妈们面前也容易保持革命晚节,人家虽然美过年轻过,可这时节毕竟年纪不饶人,让俺这种有气无力的更加慧根不动心止如水么。俺也怕换成个小妞,俺万一把持不住,丧失革命晚节,因小失大么。不过嘛,俺认为还是应该招兵买马,散步有人陪,牙床有人铺,喝个咖啡也不孤单么。体内荷尔蒙多了,对俺的心脏健康还有好处呐。 生命在于运动,床上运动尤其效果神奇么。那样,俺就是爬也能爬上井冈山跟毛爷回合打进水帘洞么。
当然,这把岁数也有烦心的时候。比如,俺挂念一辈子的牛背儿文学奖,看来这辈子不太可能活着看到了。莫言那厮拿走了一个,可是他写的那些东西,不对俺的胃口。俺不会买他一本书的。其他牛背儿文学奖得主么,俺也不太嫉妒,写的是什么俺也看不懂。据说今年牛背儿文学奖有人提名北岛这厮。 俺只能摇摇头,这厮分量太轻。看来世界人民文学事业不景气是真的么。也许俺应该在文学方面再努力些,把余年投入朝廷的人民文学事业上么。这事儿得和习大大商量一下,拨点资金支持俺这种在野在海外的文学老年们吧。
得,说到这里先搁笔吧。得出去溜弯采风去了。人老了就是爱唠叨。 那天跟一个北京漂亮大姐们谈文学谈人生,抑扬顿挫的,俺说的很得意。结果,漂亮姐儿总结一句:您老真能唠叨,跟秦城监狱里关了二十年刚放出来,急着找人说话。这一句话,俺就知道这漂亮姐儿不是俺的文学粉丝候选人。 哪有这么说一个文学老年的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油漆 回复 悄悄话 笔都写秃了的老头,那可不了得!
sunshinecoast 回复 悄悄话 最后一段,太逗了。 评论也可乐。 哈哈


亚特兰大笔会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三儿她姐' 的评论 : 哈哈,小三她姐啊,你这是严重伤害我的公众形象啊? 我啥时候盯着或者拉着小姑娘的手啊? 我一直在说寻找文学老踏踏啊。 呵呵。

老秃
小三儿她姐 回复 悄悄话 秃老, 别的都是瞎掰, 赶紧的, 给自儿找的暖被窝的,别老盯着人家小姑娘,比您大点儿的没准儿更贴心呢。
亚特兰大笔会 回复 悄悄话 秃兄,你还年轻着呐。牛背尚未拿到,还需继续努力。
渡川
狸猫的爸 回复 悄悄话 秃笔兄,你正当壮年,还大有作为.人家杨老先生还老当益壮,你还得向他学习啊.
Ldad 回复 悄悄话 莫言一些中篇写得很有趣,比如说“牛”。得奖的东西就有点像毕加索晚期的画,一般人不易接受。
xiaomiao 回复 悄悄话 您老抽烟几十年,倒不一定得肺癌,可能最后的日子夜夜不能躺下睡觉,只能坐着睡 --建议您到医院观摩一下肺心病发病时的情景,也许能帮助戒烟。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