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笔会

亚特兰大笔会是由一群居住在亚特兰大的中文写作爱好者组成。笔会提倡中英文写作,互相交流提高。欢迎有兴趣的人士加入。
个人资料
亚特兰大笔会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含嫣:愛·在水一方 (下)

(2012-06-30 09:17:26) 下一个


他将房门轻轻关上,在她整理到一半的行李箱跟前蹲下身来,对她说:“还有什么要放进箱子里的?统统拿过来,我来帮你装。”

“等一下,我自己会理。”

“不等了,今晚你要跟我一起走,我会去向阿姨解释。”

“不要,请你不要告诉阿姨。”她惶急地说,脸红耳赤低下头。

“我知道该怎么说,你别多想。”他站起身走到她跟前,抚了抚她的头顶,柔声说:“乖,我只是想让你跟我回去,听话,啊? ”

他带她来到他的住处,一放下行李,他便拉她坐到他的膝腿上。刚才在路上,他们坐在车里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她知道他一定在认真思想着,她的脑海却是一片空白,不能思,也无法想,和他在一起,她常常处于这种状态,她觉得一切听从他的,总归是好的。然而这回分明是她伤着他了,她心怀不安,大脑却依旧混混沌沌,不知所以。

他搂着她,依然是一言不发,只用手轻轻抚摩着她的肩背和手臂。她僵硬地挺着身子,渐渐地软化了下来,泪水从她的眼里夺眶而出。

她霍地一下搂住他的脖子,梗着嗓音说:“我已经喜欢你了,现在又喜欢了松泉,我是不是个坏女人?”

“你喜欢松泉,但你爱的是我。这不是坏,是荷尔蒙。”

荷尔蒙?她迷茫地看着他:“松泉这么好,他还救过我,我是真的 喜欢他。”

“松泉是很好,我也喜欢他。他游泳比赛经常拿到奖牌,昨天他救了你,我也和你一样感激他。人一生中会喜欢很多人,但是爱就不那么简单了,爱情需要时间来沉淀。”

“那,罗密尔和朱丽叶呢?他们一见钟情,也是荷尔蒙吗?”

“罗密尔和朱丽叶的故事是歌颂青春和爱情的,青春期的男女一见钟情,本质上就是喜欢加上荷尔蒙。但是,从相遇到热恋很容易,接下来的磨合和发展就不那么简单了,罗密尔和朱丽叶是在热恋中以死亡为代价来实现他们的爱情的,从人文和历史角度来讲,这个故事更蕴涵了性格悲剧和社会悲剧的意义。心理学家列出的十大心理效应中有一条是【罗密尔与朱丽叶效应】,它是指那种得不到的外界认可的爱情常常会使恋人产生逆反心理,因此更加相爱,甚至为爱双双殉情。但是,真正圆满幸福的爱情往往需要人们用一生来相守相望,而我们依然对罗密尔和朱丽叶的爱情怀有敬意,永久地赞美,这是因为他们抵抗了当时的封建世俗观念,让我们感受到纯粹爱情的美好和震撼力。”

她听着,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他笑着抚了一下她的脸颊,说:“好了,这些你以后慢慢去理解吧,回去我也找几本书让你看看。另外我想说,喜欢和爱是一种美好的情感,我们由此获得友情和爱情,但爱不应该只是一种情感,还应该是一种能力,包括选择,理解,包容和坚持。你还小,我们俩对情感认知和意志还没能同步,但我相信你对我有爱,而我非常爱你,我会陪你慢慢走,我们一起完善和加强爱的能力,好吗?”

他说的话像他上的课一样开启她的心智,她默默地将脸埋进了他的怀里,他温润的气息笼罩着她,他的心跳声均匀而有力,听着听着,她的心情平复下来。他总是能使她安定。而此刻他说出这么一大通道理,却没有一句责难她的话,他是理解她的人,他懂她也许比她本人还要懂得她自己。

他抚着她的发丝,抬起她的脸轻轻吻了她一下,又吻上了她的眼睛,他的唇拂着她浓秀的眼睫毛,嘴里喃喃着:“知道吗?我最爱的是你的眼睛,像孩子一样清澈无暇,很想住进你的眼睛里,闭着眼我也和你在一起。”

他从没对她说过这样的柔言蜜语,她先是吃了一惊,不禁又柔肠百转起来。是怎样的爱能让一个男人如此宽量,又如此低柔?她捧住他的头,像抱婴儿似的抱在怀里,他的依恋之态更摇曳出了她女人的天然母性,她的心已然软绵得宛如一团棉花糖,她用手指抚着他乌亮的黑发,低声问:“你真的不怪我,刚才和松泉?”

他的呼吸似乎凝固了一下,他的声音依然平静:“我在想,松泉和你同龄,他又救过你,你心里的他一定有我不及的地方......”

“哦,你不要这么说,我要难过了。你没有不好,是我不好,我,我爱你。”她用手捂住了他的嘴。

他吻她的手,把她的手指含在嘴里:“今天的插曲算是我们磨合的第一回,已解决,你说呢?”

她不禁笑了:“嗯,我听你的。”

“那,今晚和我在一起吧。”

她缩回手,直起了身子:“你不是对阿姨说有人先走了,有一个房间空出来了吗?”

“那我该怎么对阿姨说呢?你听着,以后你也许可以和松泉做朋友,但是今晚你要是还住在阿姨家,我和松泉都不会有安宁的,你也会睡不好觉,懂不懂?”

她不依,握着小拳头轻轻捶他:“这,我不懂,我不知道。嗯,反正我不要嘛。”

“哎,哎,我说,你的裙子这么薄,这么牛皮糖似的扭来扭去的,我也是有荷尔蒙的啊,你是在惹我要,是不是?”

“呀,不是不是,谁惹你了?我不要。”她羞红了脸,像头小鹿似的从他身上跳下地,又往后退了好几步......

第二天早上他按时开会去了,她打开电视机看了一会,每个频道的节目都是那么索然无味。她拿起报纸扫了两眼,报上的字她一个也看不进去,在她眼前浮动的满是松泉的影子。

松泉站在大海里,边踩着水边对她微笑。海浪将他冲撞到礁石上,将他的手臂擦出血痕,他一往直前,向她奋力游来。

松泉将她从黑色的漩涡中托举起来,对她微笑着,阳光在他水淋淋的脸上泛着金光。那瞬间,他是她的救赎者,他是她的光明天使。

“松泉!”她向那光明伸出手去,触摸到的只是半空中流淌着的空气,她定了定神,却静不了心。坚守爱情,忘记一个喜欢的人,理论上说得通,实际上却太难做到了,此刻她挂念松泉,还因为昨夜之后他们没有过交流,她要知道他的一切都是好好的,只有这样,她的心或许才能踏实下来。

她拿起电话拨了阿姨家的号码,铃声在那端嘹亮地响着,却没有人来接。她知道阿姨和姨父上班去了,松泉难道还在睡觉?他好吗?还是他不愿接听电话?或者,他是出门了么?他到哪里去了呢?她未免焦惶不安起来。

她走出旅馆,在街上茫然无措地走着。她想去阿姨家看看。他说过她是可以和松泉做朋友的,他不会怪她去找松泉吧?但是,见了面她又该说些什么呢?松泉会说些什么呢?他真的爱她吗?还是荷尔蒙?

她但愿松泉只是荷尔蒙,她不想要松泉难过,她也不要被两个男人爱,但她潜意识里又不希望松泉仅仅只是荷尔蒙。总是听说男人一心可以同时喜欢几个女人,她是个女人,怎么也会这样呢?难道是,她的荷尔蒙和别人的不一样?她从小被熏陶着做淑女,但是这回她却不知不觉地偏离了方向。她不是故意要出格,只是松泉给她的感动,突破了她的情感防线。不是说女人是不可救药的感情动物吗?也许,这也是因为女人的荷尔蒙?

她沉浸在迷惑困顿的思绪里,意识流里夹着思维流,突然间她停下了脚步,两只眼睛瞪得又圆又大,她的目光和另一双目光在空中相遇了,霎那间四周的喧嚣全都消遁,倾泻一地的是冥冥中期待着的惊喜。

“你,好吗?”

“松泉......”

“我一大早就来了,看见表哥从旅馆里走出来。”

“你,好吗?”

“我 只要你好,所以,来看看。”

“我也要你  好好的......”

“对不起。”

“ 对不起。”

“不,是我对不起你,你们。”

他们面对面站着,说着只有他们才听得明白的话,隔夜的梦,宛如挥手间的风,暗香盈袖。

“他说我和你可以做朋友。”她说着,将头低了下去。

松泉沉默着,眼里闪过几多神色,半响,才嗫嚅着说:“表哥很好,你跟他,很好。”他说罢,突然掉转身,飞也似地奔跑起来。

“松泉!” 她跟在他身后叫喊着。

松泉没听见似的从人行道窜到了大马路上,他在车水马龙中恣意穿行着,引得车鸣号嘀。太阳投在他飞跑着的背影上,掀起层层光影,那光影渐渐地远了,小了,终于消失得无影无踪。

                                                
                                                                           (含嫣作品  完结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岑岚 回复 悄悄话 补课全部读完了!含嫣好故事,细致,柔情,把成长中的少女少男,还有成熟男子的美好形象描摹得丰满,灵动。同样喜欢那结尾,有回味余地。
含嫣 回复 悄悄话 玉舟,真是非常感谢,抱抱新周快乐!
玉舟 回复 悄悄话 很喜欢结局,表哥的理智成熟赢得了美人归."她"也再次沉淀了自己的感情.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