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笔会

亚特兰大笔会是由一群居住在亚特兰大的中文写作爱好者组成。笔会提倡中英文写作,互相交流提高。欢迎有兴趣的人士加入。
个人资料
亚特兰大笔会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物外趣: 不期而遇 – 记白宫的邻居,1601 Pennsylvania Ave 的人们

(2010-01-09 10:33:38) 下一个


Start Loving


Start Loving 纹饰的面部特写

到达华盛顿的第二天,已是圣诞前日。早晨 , 从酒店窗口望去,昨晚还阴霾的气候突然转晴。阳光从钴蓝色的天穹间穿出,将温暖均匀地洒在冬日的各个角落。不一会,沉闷的心情随着晴日好了起来。于是转身拿起相机包,径直下到酒店大堂门外。室外很亮,街旁清扫后堆起的雪垛反射着日光,刺得双眼生理性地眯缝着,好一会才适应了雪与光之间的漫反射。翻包找出地图,比画着寻找着从所在地至白宫的最佳路线。

记得上次来华盛顿旅程中,国家纪念林园( National Mall )范围内的景点都去过了。却因时间不够,来不及去白宫一游。所以此次游华盛顿的第一站便锁定白宫。

酒店离白宫只有几个街区。所经过的地带是华盛顿首都中心区,沿着中轴线两旁是连续的雕塑广场和街心花园,不少暗黑油亮的历史名人铜雕散落在空旷的雪地上,有些凄凉和孤独。稀疏的游客偶尔停下观赏着街景,又在寒风的侵扰下迅速离开。我们不断活动着冻手冻脚的肢体。边走边看地来到了白宫后门的宾夕法尼亚大道( Pennsylvania Ave )。

白宫后院铁篱外 , 三三两两的警察正在巡逻。我朝最近的一位年轻警察走去 , 问,“白宫今天开不开门 ? ” 他微笑地答道,“所有访客必须去国会山庄找到他本区的参议员登记,由参议员和白宫联系确定访问白宫的时间表。”这显然在我们还剩两天的时间表上是不可能的。看来,白宫之行的计划已经流产。既然进不去,那就在外面拍点建筑和景观照呗。

我举着相机由南向东然后至北地拍着,在拉菲耶特( Lafayette )公园前的人行道上,突然一堆杂乱的景物进入了我的镜头。杂乱得与周围的建筑、广场和景观极度不协调,远远望去,像是一个废品回收站开在了白宫后邻。带着疑问,我走了过去。

“Hi ”杂乱景物中的活物突然抬起头向我打着招呼,原来是个身穿迷彩服裹着蓝白相间薄毛毯的中年男人。我也回了一个“ Hi ”。坐在阴冷砖地上的他又低下头去,继续看他的 Laptop 。我便仔细地观察起这堆杂物来,一左一右,架着两块 5 尺多高的中黄底色标语牌,在未写字的版面部分贴满了大小不一的印刷品,两牌中间则摆放着一个不到 8 英尺宽,约 3 、 4 英尺高的弧形窝棚,外部包着皱巴巴的旧白色塑料蒙皮。绕过窝棚前的他看进去,几个放满资料的纸箱,不用的标语牌和一些衣物。左边一盆圣诞花还艳艳地开着,成为周围冰雪世界中唯一的花科植物。在节日里陪伴着这个孤独的男人。

我试着和他交谈,问了一些问题。他很热情地回答说:“我们在这儿示威已有 28 个年头了,每天 24 小时,从未间断过。”我问,“反对什么?” 他说,“主要是反对核武器和制止核战争, ” “那为什么选择这里而不是联合国呢? ” 我又问。他笑笑说,“想向白宫主人所传达的信息很简单,就是不要再搞疯狂的核武器了。 但历任的美国总统都意识不到我们的呼声,在他们任期内没有给予我们答复,所以我们将坚持到最后一刻。” 看着他被冻红的双颊,我有些感动。想知道他的名字,他指着额头中部纹饰的十字框间的一竖一横两行字 “ Start Loving (开始关爱)。”接着我又看了左右两个十字架,按竖横左右的顺序,读为,“ Stop Starving (停止饥饿)”和“ Stop Killing (制止杀戮)。”美国纹身的人很多,但将斗争目标饰刻在自己脸上的还未见过。于是我对他又多了一分敬意。临走时,在他的同意下拍了一些照。我说,“你需要我们为此做点什么。” 他愉快地大声说,“ Be an universal brother (做一个世间的兄弟) , ”而后,他又重复了一遍。这时,其他的旅游者围了过来,我退出人群外,照了一张他被雪地包围的情景照。

离开白宫后街 Pennsylvania Ave 后,这个像街头流浪者一样的理想斗士的身影,在我脑海里不断地徘徊。为什么一个单纯的理想让他们坚持了 28 年?而这 28 年的行动和时间的价值是什么?。自然想起了历史上有些相似的 28 年,中国共产党从建党到最后夺取全国政权花了 28 年。同样长的时间段,一个摧枯拉朽地打下了天下,成就了理想。而另一个却连位置也未挪地在原地打桩了 28 年,壮志未酬。面对这种执着的“傻 ” ,我淡淡地笑了却有点苦涩。

后两天,总想着再去拜访他一次,多了解一些他们的想法,也顺便捎去我离开前的最后敬意。但由于种种原因,没有成行。元旦后,开始整理这次华盛顿之旅的照片, Start Loving 的形象又跃然屏上。为这些默默无闻的小人物写点什么,竟成了我心中挥之不去的念头。几天工作之余的搜寻,我浏览了,找到了许多相关的资料。渐渐地,这些小人物的故事在我脑中鲜活起来。他们是: Concepcion Picciotto ( 73 岁), William Thomas ( 2009 年去世 , 终年 62 岁) 和 Start Loving ( 年龄不详 ) 。

原籍西班牙 Vigo 城的 Concepcion Picciotto 女士 1964 年来到美国,在纽约市西班牙领馆任文秘人员。过去的岁月里,她曾以她自己的方式演绎着她的美国梦。她有过一份工作,也有过丈夫,一个女儿和一栋房子。但是花无百日红,她的婚姻出现了危机,最终以离婚收场。直至 1980 年, Picciotto 在华盛顿工作和生活,为了争夺孩子监护权一路上诉到国会。最终来到街头示威。在她开始在白宫门口示威后不久,认识了不少其他示威者,并且转为提出反对核武器的口号。自从 1981 年 1 月 1 日起,她就成为白宫门口景观的一部分了。她唯一的一次“搬家”,发生在 1983 年。当时 National Park Service 规定,让示威者从 Pennsylvania 大街靠白宫侧,搬到了对过 Lafayette 公园边的人行道上。 28 年后的今天,她仍旧待在原地。读着,画着,并向周围的路人传递宣传小册子。松鼠和鸽子一直是 Picciotto 女士的朋友。它们待在她的身边,偶尔获得几颗花生奖励。 Picciotto 认为冬季的那几个月是特别艰难的时期。有些夜晚,不管你穿多少层衣服,寒流都能钻进你的骨头里去。即使如此,她仍旧在原地坚持,希望她的呼声能被人们所关注。

她的示威同志 William Thomas 于 1981 年 6 月 3 日加入了 Picciotto 的行列,意志坚定地和 Picciotto 站在一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一天 24 小时地值班。直到 2009 年 1 月 23 日逝世。他始终认为他是世界公民, 28 年前,从北美到欧洲的旅行中,为了挑战各国的边界和管辖权,他拒绝申请和使用签证,因而他在一些国家的监狱中待过。最长的一次,是被关押在英格兰的监狱中达 7 个月之久。原因是他故意将他的美国护照扔掉并拒绝与英国有关当局合作,最后 William 被遣送回纽约。由于他不想重新申请美国护照,从理论上讲他是非法逗留在美国,同时也无法离开美国。最后他选择作为职业示威者和 Concepcion Picciotto 共同弘扬反核理念。 William Thomas 逝世后,他的妻子 Ellen Thomas 在 拉菲耶特( Lafayette )公园为他举行了三天的追思仪式。

在 William Thomas 之后,从 2007 年起就在国会山站桩示威的 Start Loving 接替了 他的位置, 继续与 Concepcion Picciotto 一起为他们的理念而斗争、呼喊。从1940 年至 2009 年,美国政府在核武器和核设施的方面的投入是 6 万 9 千亿美金,即美国纳税人每年要为此付出 1000 亿美金。 Start Loving 说, 如果不爆发核战争,这就是浪费。但如果爆发核战争的话,那将是灾难。

华盛顿邮报( The Washington Post )曾发表了有关这群人的报道并指出,这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持续最长的一场示威活动。据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估计,每年有将近 3 百万旅游者光顾他们的示威点。他们的事件曾被西班牙、巴西、日本、中国、韩国、爱尔兰、意大利、德国、荷兰、芬兰和泰国的有关报纸和媒体报道和评论过。他们的提议在首都华盛顿已成功获投票通过,并由 DC 的众议院的艾伦罗诺顿( Eleanor Holmes Norton )递交美国国会,呼吁销毁所有的核武器。

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够听到他们反战的呼声,他们放弃了体面的工作,牺牲了各自的家庭生活,每天 24 小时的全天候的反战示威,将个人的隐私暴露在在公众的视野里。这 28 年来,他们天作被,地当垫。夏季的滂雨和蚊蝇,冬季的寒风和冰雪。忍受着常人无法忍受各种恶劣气候和自然状态的侵扰。特别是在示威行动早期还要应付特工和警察的盘查、逮捕,接着就是数周甚至数月的牢狱时间。捉放几回后,法院终于承认了他们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所赋予公民的自由权利。这样,他们才合法地在这个地点开始了他们的斗争生涯。

至 2009 年底,整整二十八年,总共一万二百三十天,全长二十四万五千二百八十小时。他们抱着一个简单的信念,喊着一个执着的口号,做着一个重复的行动。仍然在白宫对面坚持着,仍然被美国总统忽略着,却仍然被其他的小人物们关注着。

我在他们身上看到了一种永恒,一种长存于天地人间永恒的和平理念。

和一种超越,超越了功名利禄、政客权贵并远离浮华世俗的单纯人生。

当核武器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注)仍高悬在这个星球上的全体居民 - 人类的头上时; 为了孩子,远离战争; Concepcion Picciotto 和 Start Loving 等继续在他们已工作了28 年的地点呼喊着,期盼着。。。。。。


Start Loving 被雪地包围着


Concepcion Picciotto


William Thomas

-----------------------------------------------------------------------------------------------------------------------

后记

一月上旬,美国《华盛顿观察》的文章称,预计二零一零年六月前,一份新的美国核咨文报告将由五角大楼公布。这份报告将响应奥巴马总统削减全球核武器的呼吁。

在奥巴马的推动下,美俄削减核武器的协议已将基本达成:美俄两国将把各自的核武器数目削减到一千五百至一千六百七十五枚之间,同时将把核弹头的运载工具──弹道核导弹和核潜艇数目控制在五百至一千之间。五角大楼的核咨文报告则将更进一步,建议美军核武器削减至一千件以下。   

美国的军控专家认为,这项措施将为美国纳税人节约数十至上百亿美元。

-----------------------------------------------------------------------------------------------------------------------

注: 源自古希腊传说。迪奥尼修斯国王请他的大臣达摩克利斯赴宴,命其坐在用一根马鬃悬挂的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剑下,他感到利剑随时随地将要掉在头上,便离席而逃。这时迪奥尼修斯王便走出来说道: “ (达摩克利斯头上)这把利剑就是每分钟都在威胁国王的危险象征,至于国王的幸福和安乐,只不过是外表的现象而已 ”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4)
评论
物外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土豆沙拉的评论:

我在回复西虹、岑岚和杂翁时这样说:我发了此文后,发现女性对小人物和弱者的同情及对和平的关爱远远胜过我们这些大男人。由此,我对笔会的女同志开始仰视,向她们致敬。

抱歉,漏了土豆沙拉的名字。但你也是在我仰视之列的,向你致敬。谢谢你的细致点评。

回复戈壁红柳的评论:

红柳建议不错、周到,值得考虑。但我又想,西虹的梨花院如果缺了你这位“高大英俊的新疆汉子”,估计众美女多半会“失望”的。是吧,杂翁?所以啊,你就赶快报名。注意,男士名额不能超过5位,你报完后,就只剩2名空缺。其他男士要抓紧噢。

杂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金歌儿的评论:你的问题归宣传部长管,我是铁路警察.我也是听宣传部长说的. 请他回答吧. 嘿嘿.
金歌儿 回复 悄悄话 谢物君好心的“入围提名”,可我从来就没参加过此类竟选呀。

请问杂教授, 这"美女"名号的“荣誉称号”是何时在笔会建立的?
杂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物外趣的评论:物君啊, 对你这个回贴, 我是百分之百同意, 毫无异议呵. 我想, 那是因为这世界上所有的人类的生命都是女性给予的. 她们对任何伤害生命的事情都会更可能的去反对. 这也是为什么世界上母爱永远是最伟大的.

不过, 你今天才开始"对笔会的女同志开始仰视,.."那你可就落后我一步了. 我从加入笔会的第一天就对她们仰望了. 你可能没注意, 我在给所有女性笔友回贴时, 永远是毕恭毕敬, 温良恭俭让, 亲切友好的. 即使在"蒙冤"被炮轰时, 也和风细雨,毫无怨言呵.你快向我看齐吧.

说的好, 我俩当然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了. 你输了, 服气认输,那是"尊老". 我能赢但有意让你赢,算是"爱幼"吧. 哈哈。
物外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西虹、岑岚和杂翁:我发了此文后,发现女性对小人物和弱者的同情及对和平的关爱远远胜过我们这些大男人。由此,我对笔会的女同志开始仰视,向她们致敬。杂翁啊,当我们今天的讨论难解难分时,又是岑岚和西虹仗义为我们安排了畅所欲言的论坛。让我感动。

其实我俩就好比好拳友推手,你来我去,不伤筋骨,只是为健身强体。或读为健口强脑。无论如何,你我辩场相会,我会用一经典口号,叫友谊第一,此赛第二来处之。也就是说即使我能赢,我也让你先赢。尊老爱幼嘛。哈哈。
戈壁红柳 回复 悄悄话 物、杂两君皆饱学能辨之士,尤其“战争与和平”、“变暖”之类的大题目,区区三小时估计不会有胜负,预感应是平局,或长生劫。
亮点应是辨论过程,旁证博引的材料是否翔实准确?口齿是否伶俐?服装是否整洁?还有眼神气色等等加分要素。嘿嘿,双方准备工作不要掉以轻心呦。
西虹的梨花院很诱人,十人的位置很宝贵,同志们先坐吧。我嘛,弄个望远镜,在石头山望望就好。
物外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杂翁的评论:

杂翁,这才像个工会主席嘛。

1 全球是否变暖? 战争与和平? 没问题,同意。

2 双方辩论时间应公平,没有年龄差。

3 我相信裁判的公正。这点,杂翁多虑了。

4 如果总长度是3小时,应分上下各半场。上半场我和杂翁辩论,下半场,在场十个人自由讨论, 或可分为两组辩论。

最后,我会带威士忌或红酒过来,就看大家喜欢哪种了。

更正一下,不是“跑轰”,是炮轰。对吧,杂翁?

杂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西虹雨歇的评论:物君啊,会长自愿来买单,西虹献出梨花院,咱们就别敬酒不吃喝罚酒了.老翁接受邀请,物君意下如何? 老翁到时还带上大锅大鱼,清蒸鲜鱼,辩论结束, 胜者三杯庆功酒,输者请您吃鱼头,如何? 哈哈! 不过有几条需先确定:
1.题目由会长选. 如全球是否变暖? 战争与和平? 但各自的专业不能选, 如"建筑艺术"等.
2.辩论规则需先定. 如每人每次发言几分钟? 按年龄比. 如若老翁和物君年龄比是10:7,则每次老翁10分钟,物君7分钟. 嘿嘿.
3.裁判必需是能秉公办事的. 不能看物君年轻帅气就偏心眼的.
4.......

若物君不"敢",你们都要跑轰啊.
岑岚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西虹雨歇的评论:
谢谢西虹如此仗义,为他们辩论提供在梨花朵朵白的美景中的绝佳场地,看样子他们不辩出个名堂来就对不起大家伙了。除去主人不算,如果只有十个名额,那现在辩论双方加裁判,已然占去三个名额,还剩下七个名额,我想特约记者应该有一位,看谁自荐。其余想参加观看或者当啦啦队的当高参的那可就要动作快了。报名找西虹,本裁判只管辩论仲裁。哈哈!
杂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西虹雨歇的评论:西虹啊, 老秃都告诉过我啦. 你已经"小看"过老翁一回, 这次又来了. 呵呵. 我也请你倒酒, 如何?
西虹雨歇 回复 悄悄话 被物兄的文章引领着,又到白宫周围转了一圈,才知当年远远避开的流浪者,竟是反战义士,原是自己的无知了。
电影“2012”中有个笃信玛雅预言的“黄石怪人”,以自己的方式告知世人,世界末日的到来,可惜无人理会,最后他将自己投入火山熔岩的怀抱。未来可以预言,却无法预知,钦佩这些人的毅力和执着,但也确切地知道自己非同道之人。
喜欢见到杂翁与物外趣之间辩论。你来我往,互相叫板,彼此补充。我这旁观者也从中偷学到不少知识。既然,会长买单,我就提供场所,兼备茶点。等春暖花开之时,请几位到我家后院大梨树旁的凉亭中辩论,唇枪舌剑之间,尤见梨花朵朵开。有意旁观的笔友可要及早报名的,那里只能容下十人左右。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西虹雨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杂翁的评论(喝酒要拉着老秃兄. 你请酒,老秃买单.老秃的新"粉丝"作陪. 哈哈!):

杂翁,请问,您知道什么是“玉米”,什么是“盒饭”吗?
若不知,请向“真小姐”请教。
然后,您就能告诉大家,什么是“吐司”了。 哈哈!!!

岑岚 回复 悄悄话 物外趣和杂翁:我看你们打笔战挺好玩的,既想饮酒长谈又不愿意买单,还想拉着老秃笔,他呢看你们要他买单就干脆躲着不现身了,呵呵。这样吧,我很愿意看你们你来我往唇枪舌剑红脸(喝酒喝的,不是吵架吵的)论战的样子,你们约好哪天开辩论战,说好一个论题,请通知我,就由我来买单好了,顺便还想捞个裁判当当。好不好?要是其他有愿意观战助战的都可以参加。参加论战的人多了,裁判也可以扩大成裁判组。大家以为如何?
土豆沙拉 回复 悄悄话 物君,

文笔非常优美的一篇文章,尤其喜欢第一段中对太阳和心情的描写:“早晨 , 从酒店窗口望去,昨晚还阴霾的气候突然转晴。阳光从钴蓝色的天穹间穿出,将温暖均匀地洒在冬日的各个角落。不一会,沉闷的心情随着晴日好了起来。”

也如岑岚所说,视角独特。你关注的是小人物,但是却引出了很大的主题,“我在他们身上看到了一种永恒,一种长存于天地人间永恒的和平理念。”

为这些小人物感动着,也为你对他们的关注感动着。

愿我们周围的世界让和平充满。
杂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物外趣的评论:这个到不怪你. 婉妮这篇文章她先贴到华讯"文学原创"栏目里, 我是在那点评的. 她后来才又贴到笔会博客上. 因不愿重复, 我就没再评论. 不怪你. 抱歉了.
物外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杂翁的评论:
杂翁啊,我到美国后学到一个终身难忘的信条,就是重证据,不重口供。这不我又到“婉妮:曾经邻居”的评论栏中转了一圈,没有你的点评,你是不是放错地方啦。

Anway,如果你也有同感,那我们就是那个叫什么来着,对了,“英雄所见略同”嘛。呵呵。

杂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物外趣的评论:物君呵,你又OUT-OF-TOUCH了.这工会主席是只管后勤工作的. 这"美女"名号在笔会是个荣誉称号,是归笔会宣传部长老秃负责的. 与老翁无关.嘿嘿.
关于婉妮那篇文章,你的评论也是后话了.我当时的评论也是这样的.你以后要先作好作业,再点评哟.

物外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金歌儿评论:

这次在若敏家见到金歌儿,顿生疑问,杂翁和老秃的美女名单怎么把她给漏了。我建议,金歌儿应获入围提名。杂工会主席,你看呢?

谢谢金歌儿点评。

回复婉妮评论:

我觉得将文如其人用在婉妮身上一点不过。我在若敏家见到她时,她的平易近人,诚恳细致,朴实淡定,令人影响深刻。

我后来读了她写的有关许先生的文章,朴实无华,娓娓道来,将一个小人物写的生动、扎实。全无那革命年代给我们一些写手烙下那种动不动就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吼诗吼文的风格。

这也是我所欣赏的不显山不露水的境界。谢谢婉妮。

杂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物外趣的评论:喝酒要拉着老秃兄. 你请酒,老秃买单.老秃的新"粉丝"作陪. 哈哈!
物外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杂翁的评论:
杂翁啊,刚起来,就看到你的杂二点变成了“杂食店”,对不起打错了,应该是“杂十点”。又一次领教了杂教授“在写PAPER时能把最简单的写的最复杂化.”的功力。佩服啊。

记得小时候吹肥皂泡,一时性起,吹得满屋充满泡泡。而后,剩下的只是那个盛肥皂液的小杯子。

另外,我是做建筑的,除了很多法律法规要遵守外,首要技术问题就是 - 结构,四层楼的地基只能造四层,十层楼的地基只能造十层。我觉得,写散文时往往有一定的事件主体结构限制,不能在四层楼的地基造十层楼。我估计你能明白这个道理。当然文学上的创作肯定比建筑的创作自由得多。由此想开,你写paper自由度更大,但水分可能也会更多。一点比喻,绝无冒犯之意。呵呵。

还有,我在09年12月6日,“亨利摩尔雕塑”一文的复评中早就指出:推动人类历史前进的主导力量是经济和科技而政治则是其中的调节器。至于文学艺术则是依附于时代的精神产品, 是一群自命不凡的,阳春白雪的弱势群体在创造着。。。有时,难免成为牺牲品。对于这一点,我总是很无奈。杂翁,你有点健忘啊。

我很enjoy你我在理性层面上的讨论,特别是深层意义上的讨论。我自到美国来后,便习惯经常性的“脑科手术”了。只是这个窗口的空间太小,我将会在更大的页面上回复你的“杂十点”。

如还不够,下次我请酒,你买单。论个一醉方休,如何?

杂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物外趣的评论:物君啊,我已说了,我是不愿我前面几位爱好和平的女士们也对我有意见,好像我是"众人都醉我独醒". 你再贴回来,也没关系. 一来我们是在探讨人类社会"战争与和平"这样的大问题.二来反正我也不太招女士们"待见", 哈哈!
我基本上决定不在这回贴里再和你讨论这等大问题了. 这空间太小.
就文章评论而言, 我也夸你了, 好文章,写的有特色,观察角度独特.只是对所赞扬的三个人, 我有不同看法. 再说几点:
1.战争是人类为了实现特定目的的工具.
2.战争有正义的和非正义的之分.
3.武器(包括核武器)是战争的工具,是中性的.
4.反对战争用反对武器来实现,是本末到置.
5.战争的根源是人类的欲望,不是武器.
6.愚蠢可以被同情,理解,但不是赞赏.
7.理想主义是人类的愿望,值得赞赏.但解决不了世界的问题.
7.文学家都倾向于理想主义,也值得赞赏.
8.但世界上的事是复杂的.
9.若都像理想主义那么简单,就好了. 那时, 这个世界上只需文学艺术家,不需要科学家和政治家了.
10.那时,人类社会只需要文学作品,不需要科学论文了. 我们这些作教授的也都失业,或改行去学建筑艺术了. 呵呵!
物君啊,这个问题的讨论就到此为止了.
老双还要你请客呢,本来还想帮你说几句,现在, 嘿嘿. 你用理想主义去对付他吧.
婉妮 回复 悄悄话 物外趣:每次看完你的文章,总觉得应该像你学些什麽。学什麽呢?我想就是对事情的更深层次的追究和思考。其实你在此文中所讲述的事情去年我去DC时也见到了,但看过去就忘了。当然,人的思维习惯、对事物的敏感度,对问题认识的深度不是想学就能学到的。但人总要不断提高自己的修养,不断学习。谢谢。
物外趣 回复 悄悄话 杂翁啊。你怎么把你发在我之先的第一次评论给删了呀。挺原汁原味的的,我还有copy,就补贴在下面:

物君啊, 文章写的是一如你以往的风格. 几位爱好和平的女将都夸赞了,但老翁不想. 到不是"众人都醉我独醒". 但我比几位夸你的都年长, 读的书更多, 对这个世界有我自己的看法,更不愿人云亦云. 有时间,我们把酒长谈,可争个是非对错. 这里,我只想提醒你两点:
1.美国人自己承认,为了他们的民主,他们付出了至少两个代价, 一是对"低效-INEFFICIENCY"的接受, 二是对"愚蠢-STUPIDILITY"的允许. 你文章中这几位就是后者的实例.
2. 世界上每一个人,都会说: 这个世界会多美好呵, 如果没有战争,武器,犯罪,邪恶,疾病,污染, ......(THE LIST CAN BE A MILE LONG..). 但说这话有意义吗? 能改变世界吗? 你说的核武器可以换成武器, 武器也是要杀人的. 但当你的敌人只有一个目的, 就是要杀你, 你去骂武器就能解决问题? NO!

抱歉了.物君. 用我说过的话, 这个问题要比你文章里的立意复杂的多呀.
金歌儿 回复 悄悄话 物外趣好文,好照片。谢谢介绍和分享!
杂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物外趣的评论:物君啊, 我改贴主要是把关于前面那几位回贴的评论撤回. 因为不能"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呵.

作为一篇散文或杂文, 你的文章写的是一如你以往的风格,很耐读. 不错, "和平"是人类社会的一个永恒的主题. 是文学家的最爱. 我从来都不是,也从未想过做一个文学家. 只是, 这个世界上, 关于"战争与和平"的决策从来也不是由文学家来决定的. 太可惜了.
这个题目太大了, 在这说不清. 有时间,我们把酒长谈,可争个是非对错. 这里,我只想提醒你两点:
1.美国人自己承认,为了他们的"民主",他们付出了至少两个代价, 一是对"低效-INEFFICIENCY"的接受, 二是对"愚蠢-STUPIDILITY"的允许. 你文章中这几位就是后者的实例.类似的还有欧洲那些"职业"抗议家们(PROTESTERS),他们抗议所有的事, 从世界贸易到人类社会的工业化, 几十年如一日啊! 还有那些"动物保护主义者(如PETA),不可胜数了.
2. 世界上每一个人,都会说: 这个世界会多美好呵, 如果没有战争,武器,犯罪,邪恶,疾病,污染, ......(THE LIST CAN BE A MILE LONG..). 但说这话有意义吗? 能改变世界吗? 你说的核武器可以换成武器, 武器也是要杀人的. 但当你的敌人拿着武器只有一个目的, 就是要杀你, 你去骂武器就能解决问题? NO!

我个人的意见, 这个问题要比你文章里的立意复杂的多呀.我并没有
要击中你要害的企图心. 要是在一个辩论台上, 就是另一回事了.
我也并没有要你同意我的“杂二点”,这么大的题目, 得说一会儿呢. 嘿嘿.

你说的"一个大学教授..不复杂,学生能镇得住吗?"也不全对. 一个好的教授(或老师)应能, 在写PAPER时能把最简单的写的最复杂化. 但在讲课时, 是能把最复杂的用最简单的道理讲明白. 好,改日在论.
物外趣 回复 悄悄话 杂翁啊,欢迎不同意见。但未击中要害,却把问题扯远了。

看了你的“杂二点”,实在不敢苟同。我觉得你没有仔细读懂文章,却急于先表明对世界的看法。首先,这是一篇散文或杂文。我想传达的是一种文学意义上的字符而不是政论性文章。你把问题搞复杂了。

记得你给西虹同性恋文章写得评论吗?你也说过这句话:这个问题要比你文章里的立意复杂的多呀。有一位朋友看了后,这样调侃:这是杂翁在做“加法”,将一只小瘦骨鸭吹烤成一只大肥皮鸭,皮咬破了,里面的东西就。。。。。。但换位思考,一个大学教授主业就是写paper,不复杂,学生能镇得住吗?(抱歉,80年代,我也曾在上海交通大学教过7年书,深有体会啊)

我得走了。还有场IMAX 的AVATAR 要看。明天和你接着论。
物外趣 回复 悄悄话 回韩玲玲:

谢谢玲玲的线索,如过从81年算起,Concepcion Picciotto 和William Thomas 应该在87年跟你交谈过。

这次,冬日见到Start Loving时。我在活动中都感到华盛顿的寒冷,何况他是静止地坐在地上。而且是一天24小时,天天如此。

这种超乎常人的坚韧和毅力的背后支撑力量便是我尝试去发现的。

感谢理解和点评。

回岑岚:

文学上有两个永恒的主题:和平和良知。人类社会基本是循着这两套价值观走过来的。我曾出身在一个不幸的年代,后来读了很多名人传记,励了志。而后就有了如今的好生活。但有一点,我从来未忘也不敢忘得就是,保持良知和永不忘本。

关爱和尊重所谓的无足轻重小人物自然也成了我的一种社会责任。至于和平,只有全人类的关注才能实现。我只是摇旗呐喊者。

谢谢会长的分析和点评。

回若敏:

很高兴若敏也去过那里。其实,那天凑巧,游客很少,于是我就有了机会和他多聊聊。

谢谢若敏点评。
若敏思文 回复 悄悄话 物外趣好文,好照片。懂绘画的人,往往能够抓住重点。我也去过DC,看过这些人,可从没有停下脚步。如岑岚所说,物君是个有心人。谢谢物君分享。
岑岚 回复 悄悄话 好视角,好题材,好故事。正如玲玲所说,物外趣真是个有心人,才能在不经意间发现值得书写的素材。
韩玲玲 回复 悄悄话 到美国的第二年,1987年,我独自游美国。在DC也看到了类似反战的和平静坐/示威者。当时觉得非常新鲜,还同他们攀谈了一阵。当然我中国人的身份让他们也觉好奇。也许这是同一拨人呐!

物兄是个有心人,除了观察和思考,文献也认真阅读了。这就是文章难得的知识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