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法与情:《我不是药神》

(2018-07-10 23:55:13) 下一个

1. 法律与人情

据说这是根据一个真事改编的电影:男主原本是一个生活动在低层的、有点大男子主义的小男人,一边卖壮阳药一边打拼生活。机缘凑巧,为了给老爸筹钱看病,卖起仿制药了----注意这不是假药、而是有同等功效的仿制品。开始也是为了赚钱,后来蛮劲上来了,赔本也坚持卖。在此过程中结识了一个庞大的群体:没钱但有病,吃不起天价药,只能是被动等死或是主动找死!最终男主被抓,因为犯了TMD法。----能不让人爆粗口吗?草曹操!

电影的泪点,是在男主进监狱时,受过恩惠的病人都聚在路边,为囚车中的男主送行,也可能是感恩!但这也是最大的讽刺:没人能站出来为恩人反抗,哪怕就是围堵囚车,哪怕就那么一小会儿!----但是没有!这里麻木的人群还是百年前鲁迅笔下的那群,也是上世纪爱因斯坦见闻中的那群,也是十年前希拉里印象中的那群。所以导演让黄毛和老吕都复活了:就算围观,也得是死人拼凑;或者说这根本就是TMD柏拉图式的虚幻一幕,这还可以从出狱时的冷清得到佐证。乌坎的火星不见了,文革的种子还在。要知道:麻木的围观不能改变任何事情,行动才能解决问题,或是导致问题的解决。忘恩就会负义,地狱的路原本就是又好走又充满了诱惑,越走越容易、越走越快,还TNND爽。

这戏最触动人心、或是最为冲突的地方是:男主到底有没有犯罪,和该不该受罚?对于犯罪,通常定义是:有社会危害性、触犯条律且应当受到处罚的行为。如果这样定义的话,男主的行为主观上是没有社会危害性的,----除非是在正当的药品生产商看来。不过在大众的眼里看来,这些“正当的药品生产商”和刽子手差不多:他们的高价将穷人挡在门外,任其自生自灭。而政府对于这些“正当的药品生产商”支持和对穷人的无视,实际上是在助纣为虐。这个对于“犯罪”的定义,另一个投机取巧的地方是:直接就把犯罪和处罚放在一起了,一锅煮了。而这分明是两个分开的问题,后面我们还会谈到。

总之,这里就涉及到一个问题:法律和人情。一方面,为维护法律的绝对公正,人情必须被排除在外,以一付冰冷高傲的面孔出现,如此才能铁面无私。譬如说,你不能和天平或是杆称来谈感情。另一方面,法律只是一个统治的手段,最终它只是让人类文明,能够得到最大限度地延续和发展。而当我们谈到人类文明时,人情才是基石,这就包括爱情、亲情、友情、博爱等等。也就是说,法律应该是用来保护人情的。----这就导致了下一个问题。

 

2. 法律的初衷是保护好人的

法律和宗教的初衷都是为了保护好人:前者是通过惩治坏人,后者是通过颂扬好人。所以法律上要设立监狱来达到目的,宗教上要建筑教堂、塑像、神殿、祠庙等来实现初衷。

更为严格地说:法律层面上无好人坏人之分,只有罪犯或是犯罪嫌疑人的说法;好人坏人是一个道德层面上的东西,应由宗教来定义。或者说,生活中的好人极有可能是一个犯罪嫌疑人,如《烈日灼心》。反过来,法律上的“清白”人,极有可能是一个极为扯蛋的人,如三大独裁者,又如辛普森案。其实这是一个极为正常的冲突,只是国人最近才睁开眼,来看这一黑斑而已。多年前的《法内情》《法中情》和《法外情》,其实也是在诠释它。

为了最大可能地纠正错误,我们必须对犯罪进行深层次的研究,这导致了犯罪学(Criminology)的产生。从单纯的犯罪嫌疑人个体,已经上升到与社会学、心理学、经济学、论理学等等学科的相互交叉。总体上, 犯罪可以简单地分为社会负责类,或是心理疾病类。前者是社会应对个体的犯罪负责,如《流浪者》和《水浒》;后者则反过来,个体对社会负责,只是因为心理原因而喜欢犯罪,如《沉默的羔羊》。又好比是海盗:有为生活所迫的,也有天生喜欢的。后者可能得经过长期的教育和正确价值观的引导,才能得到纠正----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更可怕的是价值观的摧毁却很容易,如文革;----前者就应该是,由社会来给他们活下去的选择和希望,----希望,几乎是人性的底线了,所以电影中大书特书了。

衍生的问题是,在法律层面是如何保持好人呢?----或是应由社会负责的罪犯呢?或是如何避免误伤好人呢?这就是下一个话题:陪审员的引入。

 

3. 陪审员制度

如前所述,法律层面上的处罚,是为了纠正错误,过去的现在的的将来的,自己的或是别人的。一旦确认有罪,按律就得接受处罚。极端情况是, 按《进化论》,罪大恶极者,应当予以淘汰:死刑、部分淘汰(搏夺权利)和监禁。当惩处的目的达到或者说错误得到了纠正,应当恢复自由、回归社会。衍生的问题是:如何鉴定呢----包括“犯罪的鉴定”和“纠正的鉴定”呢?对于后者,情况远为复杂,这就是大咖们所批评的“改造失败”和“犯罪循环”。又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至少理论上或是逻辑上是存在的,但由于“鉴定的困难”和不可操作性,我们通常是直接无视这一现象。但对于前者,“犯罪的鉴定”,通常是引入“陪审员”,从最基本的人性层面,来尽可能地避免法律的误伤。

通常,陪审员最好是目不识丁的,或是至少不要求有很高的法律层面的专业知识和背景。如此一来,他们就可以从最基本的人性或是人情出发,来决定是否犯罪,然后法官才能接手。这就是法律本身的人性化的一面。看看,法律和人情是相融的。

 

4.  男人的活法

还是回到电影,男主的活法太性情,这也是他后来能当侠客的基础:他可以打老婆打律师----这类“蛮劲发作”,当然不对;可以苟全性命、放荡形骸----卖壮阳药得过且过;可以上孝下教----传统的好爷们儿啊;可以潜女下属----当他侠气膨胀时,说不定女下属还是主动的,这种男人他真的值;可以为素昧平生的弟妹敬的半杯酒而重出江湖----仗义之辈多屠狗啊;可以视钱财如粪土----张长林被捕后也没招供他负他,大家都是江湖中人啊;可以和朋友肝胆相照----黄毛最后也能为之两肋插刀、以命相许;可以菩萨心肠----牧师都为之动容;可以君子相交----警察内弟也是性情中人,交往比水都淡;。。。。。。人活到这份上,所谓的成功算个毛哪!

再回到前文:人类文明的火炬传递和发展,才是这个人类社会的终结目标。其它所有的都得为这个服务,要不就是扯淡,得绕道。说什么皇权富贵,怕什么戒律清规,关什么悲欢离合,都只为恩怨情仇。----这是男人的活法,和出身、教育等鸟东西无关。

如果说,杨过16年后的那绝望地一跳仅仅是为了一个恋人而对尘世厌倦的话,那么至尊宝无奈地戴上金箍就是为了两个恋人而在和命运尽力打拼,而勇哥的心甘入局戴上手铐就是为了天下苍生而孤身奋战,宛如当年的普罗米修斯盗圣火来到人间,这不是天使又是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5)
评论
云海星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川晔' 的评论 : 谢谢了!冬夜太长,看完电影后睡不着就信手涂鸦,等二天上班偷偷改了一下就放上来了。不妥之处一堆一堆的,特别是法律这一块不是专长,见解肤浅得很,请见谅!
.川晔 回复 悄悄话 这篇文章关于法与情的刨析写得挺好的。
我没有看过电影就凭两张照片就大发议论可能不好。主要是深知制药不易而且向来不喜欢为了煽情随便夸大的风格,所以忍不住胡说了一番。:o
云海星舫 回复 悄悄话 大家看着好玩吧。我不具备法律的专业背景,纯属信口雌黄地胡扯。看客请勿当真,谢谢了。
云海星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赞同!但是,更多的时候,人们并不是在抱怨不公制度的本身,而是在抱怨没沾到不公的制度所带来的好处。
云海星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川晔' 的评论 : 还能相信政府,利害的那个?
云海星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ceanblue07' 的评论 : 我也做过一段时间的新药研发,后来放弃了,太烧钱了。当年伟哥刚上市的时候,也有师兄去仿制,然后----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海星舫' 的评论 : 老干部也不是不想走,医院不让走,上机器一天能挣一两万。因此所谓医疗政策对他们并不好,九十岁的人抢救有何意义,还是治疗儿童年轻人更有希望。唉,一个社会不公正其实对大家都不好。
.川晔 回复 悄悄话 笔误,应该是“用卖仿制药的来做电影主角去挑战观众的法律意识和同情心”
.川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oceanblue07”:说得对,完全同意。让民众能吃得起药是政府的责任。

说什么有同样药效的仿制药品还有用卖仿制药的来做电影主角去调整观众的法律意识和同情心我认为有点侮辱人的智商和理性。
oceanblue07 回复 悄悄话 药厂开发出一种新药其实前期投入非常大,从研发到报批,是一个非常漫长花费巨大的过程。还有很多情况是投入了很多但是最终药效不达标或者副反应不能被接受而失败。差不多是投入几亿美元才能开发出一个上市的新药。所以药品的价格不可能只是成本费,而是包括了专利费用。专利是有有效期的,有效期之后仿制药才可以上市。同时也必须得到批准。这是对研发新药的保护和鼓励,同时也是对患者负责。如果没有这些措施,有谁会投资开发新药呢?仿制药的疗效又由谁来监管呢?印度造仿制药,是完全无视专利的。同时也对这些仿制药少了监管。

让患者能够吃得起药应该是政府的责任。需要用医疗保险来平衡这些问题,政府需要投入;或者政府出资做新药开发。哪一条都需要花费巨大。这些社会问题都不是好解决的。
.川晔 回复 悄悄话 真正的药品从研制到真正可以使用到人体上是需要非常严格的检测,申请过程也很漫长。所以做假药绝对是犯罪行为。这一点应该毋庸置疑。当然这篇文章关于法律与人情的叙述是不错????但是做假药这件事实在是太看轻了制药这个最事关人命的行业了。从而也就等于把生命也看轻了。 这边做药品研究制造的人要学习多少年?只有悲悯的心没有足够的知识和深入研究就能做出来疗效相同的仿制药品?are you kidding?
.川晔 回复 悄悄话 我个人感觉是国内的医疗系统已经比10多年前进步了很多。穷人也医保。当然要是生了癌症或者什么绝症那什么药都救不了了。不过要是一般的病,国内一般的城里看病都算挺方便了
.川晔 回复 悄悄话 我没有看过电影所以看法可能不够公正全面。看那张老太太哭着的脸叹没药救命,还有前天看另外一张照片里老太太哀求警察不抓买假药的照片,感觉电影太煽情了。仿制的假药能跟真药效果一样?制药的程式和设备要比普通制造食品之类的设备要贵400倍,才能制造出有药效的药品吧。只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所谓仿制药品和真药同效果的说法就是天方夜谭
云海星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问题的根源都清楚,但改变起来不容易啊。而且就算有人做事,发起人都落不了好,果子会让别人摘走,虽说这发起人未必在乎这个----这是历史的惯性。
高官的牵挂太多,还没参透人生最后一关,所以总不想走。耗尽资源对他们根本不是事,没基本的公民素养。这种人掌握国家机器和资源,后果就是眼下的状况。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我去年两次回国都去医院探望病人,感觉管理没有太大改变,就是探视时间和国外一样了,每天半小时;护工一月一万二,被某省人垄断了。医院里躺着的都是年九十高龄左右的老干部,普通人没钱抬回家等死,很现实很残忍。国家政策向老干部倾斜,真是党天下呀,其实对他们也并不好。有一对母女卖了房子给中年的父亲换肝,手术失败人财两空母女俩在医院走道抱头痛哭,真是人间地狱。没两天我就听说一位部级干部换心脏,免费,每天在单位食堂就餐,菜肴丰富应有尽有,6元钱,我当时忍不住就说这是马太效应,政策福利,中国没有平权运动。据说现在换年轻人的器官是高官们新的养生方式,还不止一次,不止一个器官,是想要长生不老的节奏,真是要耗尽国家资源的节奏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