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1.法律与人情 据说这是根据一个真事改编的电影:男主原本是一个生活动在低层的、有点大男子主义的小男人,一边卖壮阳药一边打拼生活。机缘凑巧,为了给老爸筹钱看病,卖起仿制药了----注意这不是假药、而是有同等功效的仿制品。开始也是为了赚钱,后来蛮劲上来了,赔本也坚持卖。在此过程中结识了一个庞大的群体:没钱但有病,吃不起天价药,只能是被动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2018-06-28 20:41:31)
钓了多年的鱼,常觉得自己几乎成了“画中人”。譬如说,在海边散步,总是把自己“带入”成怀抱钓竿的样子----要不然,这个海岸线就是单调的。看到一条河,就想“垂竿向绿川”---如果没有人在垂钓,总觉得这河不生动灵活,是死的,了无生趣。来到湖边,总想“闲来垂钓碧溪上”---这画面里要是没根鱼竿,总是觉得构图或是章法残缺。总之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5-15 21:58:50)
我是烟鬼,我曾就着咖啡抽过烟,任那苦味顺舌尖向下漫延;我躺在电脑前抽过烟,在网上晒我那曾经的狂狷;我困在斗室里抽过烟,烟雾刹时就已把房间填满;我也对着红颜抽过烟,躲在雾后可无需掩饰垂涎;可如今啊,我把思念卷成一根烟,就着忧愁来点燃,我猛吸一口,想趁着火光看清你的容颜,却只见缕缕烟雾茫茫然我把生活卷成一根烟,就着无奈来点燃,我猛吸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26 00:41:43)
白云,丝丝纤纤,如蓝天裙裾,千娇百媚,仪态万千。湛蓝辽阔的天际间,高傲的她总是无忧无虑的,懒懒洋洋的,若有若无的,仿佛又在呼吸之间。有时她会调皮地给日月星辰披抹上薄纱,有时又戏谑地飞掠过广袤的大地,她在练习用她的影子来触摸和感觉。这时,她的影子就在大地上跳动、奔跑、嬉戏。她喜欢和小鹿比赛轻盈空灵,和高山比赛沉稳起伏,和大海比赛琉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红楼》中最聪明的人当属林妹妹,这个可能没有什么好争论的。但是大家想过没有,她的老师是谁?人再聪明,若是没有一个名师引导,特别是在启蒙阶段,----当然不能说就一定没出息,但同样想成功,就得多走多少弯路啊。而且贾雨村的才华,在宝玉给大观院题额时,也被贾政肯定过,"明儿请雨村再拟",足见其才华是要比宝玉高得多的,至少在题额这方面。在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22 06:03:47)
最近应酬性质的饭局较多,本人是能推就推,作壁上观,置身事外。害怕吃人嘴软,一旦入彀,恐难脱身。而且人到中年,食欲之欢的诱惑力,也小了许多。自己做吗,粗茶淡饭,也是一餐,还能养生,何乐不为?所以能不去的饭局,坚决不去。 细想起来,这饭局也有好多种啊。这远的、大的,如鸿门宴、青梅酒、杯酒释兵权就不用说,这近代的有重庆会谈、五老生活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9-22 05:58:28)

少时看《红楼》,心里面老想揍宝玉了。想想看,我TMD天天在山上放牛,风吹日晒,衣不遮体,食不果腹,寂然一人。人家却钟鸣鼎食,莺歌燕绕,这差距也太大了!所以老是爱看他挨揍这一段,太解气了。 青春期时看这一段时,却是泪眼婆娑:这一天的大起大落,情窦初开的小小心脏哪里生受得了?上午拒了湘云,顺手也废了宝钗;中午和黛玉表白----一点即通,“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2016-12-19 19:26:36)
中国人祭祖是烧金银财宝、车房美女、手机项链,而老外上坟却只是一束花,----还不用烧。这说明,对“那边”的国人而言,过的可不咋的,可能是温饱都还没能解决;或是不能自食其力,得从“这边”送点什么东西过去。对老外而言,“那边”似乎不愁吃喝,不用“这边”帮什么的。这就比较有意思了,“那边”好象就是“这边”的镜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走出丛林:从农民到公民 有人说,在现如今的中国,只有农民而无公民,在下深以为然。其实,近代从西方传入的“自由、民主、平等、博爱”等等的一些普适概念,现在看来,似乎都太口语化。而且,近几十年来,似乎都是在飘渺无际的画饼充饥。后果就是,对国人而言,再谈起这些普适概念时,让人有了免疫性的失真,反而看不清其本来面目。漫漫冬日,在下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5-04-29 22:43:24)
前段时间有网友生病,在病因不明、有可能是绝症时,表现出冰凉凉的忧虑。而自诩豁达的我,当时还码字劝解。报应啊:不提妨的是,现如今的我,也是病因不明,也有可能是不冶之症。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前文墨迹未干,往事正历历在目;亲身的经历,和当初幻想中设身处地,这两者之间的差距,竞是再怎么夸张地想象,都毫不为过。看客们无聊时,可看看我的前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