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笋冻

真诚,是我做人的底色; 美好,是我想看到的画面
个人资料
土笋冻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冯唐翻译的「飞鸟集」里的几段译文

(2016-01-05 16:35:32) 下一个

近来,原大陆妇科专家,后转型为作家的名人冯唐先生出了一本引起大家议论纷纷的译作:泰戈尔诗歌「飞鸟集」

可能是他一贯喜欢探讨人性,挖掘人性,剖析人性的习惯,他的译作也尽量挖掘泰戈尔大师的"人性",用非常有"色"的文字"意译"(自己的意思)大师当时的所思所想,相当颠覆。

因为没有看到冯唐的书,只看到文学城首页贴的网友们找出的被较多引用的几首泰戈尔诗作的英文原文、郑振铎的译本和冯唐的译本对比,我只能根据这几首说说我的肤浅看法。

「飞鸟集」( stray birds),是由300多"首"诗组成的组诗。每一首就一句话,一到二行字,每首诗各自独立。

诗人坐在窗前,鸟儿飞过,心思也似鸟儿般跳跃,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从阳光,月亮,山川,河流,花草到夜晚,梦,死亡。。。等等;从具象到意象。。。随想跟着鸟儿走,灵感在天地万物中闪烁。。。诗人用画面感的文字写出哲理式的诗篇,美而睿。。。

以下几首是英文原文,郑振铎翻译与冯唐翻译的对比。我也斗胆试着译了一下,并从英文语法结构来说其中二首我认为的英文原意,如果译者将原意都理解错了,再好再"骚"的文字都没任何意义。

1) 泰戈尔原诗:

The clouds fill the watercups of the river, hiding themselves in the distant hills.

郑振铎译:

云把水倒在河的水杯里
它们自己却藏在远山之中

(郑振铎的翻译正经直意,他是以"云自己变成雨,倒在河的水杯里"来理解整个画面的,感觉少了点意境。。。泰戈尔的原意讲的会不会仅仅是"云的倒影fill the watercup (依然阳天),而不是"云变成雨,落进河里"(已经暗天)?

我的理解:

天空晴朗,云在天上飘。。。云那么白,水那么清,即使云躲在远远的山峦间,它的身影依然能映在山间清澈的水中,漫天的白云倒影在水波里,看过去好像云盛满了河这个大水杯。。。

一个非常静,非常美的画面!
--------------------------------

冯唐译:

云把河的水杯斟满
躲进远山

冯唐的意境有了, 但这个英文句子里的"hiding themselves in the distant hills."现在分词进行的的动作与前面的主句"The clouds fill the watercups of the river"的动作是同时发生的,而不是前后进行的动作。

虽然不知道他说的"云把河的水杯斟满"是指倒影,还是象郑振铎理解的,是云化雨落下去"把河的水杯斟满",但不管怎样,冯唐的"云把河的水杯斟满 ,躲进远山"是把"hiding themselves in the distant hills 与 "The clouds fill the watercups of the river"理解成前后发生的动作了,其实是同时进行的。。。从英文原句上看。

土笋冻试译:

云,躲在远远的山峦间
盈满河的水杯

(多美的一幅画啊!)

2)泰戈尔原诗:

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 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this I had been waiting long.

郑振铎译:

你微微得笑着
不同我说什么话
而我觉得,为了这个
我已等待得久了

(直译,忠于原意)

冯唐译:

你对我微笑不语
为这句我等了几个世纪

(评:应该是为"这(微笑不语)"等了几个世纪。而不是"这句"。。。都"不语"了,哪来的"句"?)

土笋冻译:

对着我,你微笑不语
为此,我觉得我已等了一辈子

3)泰戈尔原诗:

The world puts off its mask of vastness to its lover.
It becomes small as one song, as one kiss of the eternal.

郑振铎译:

世界对着它的爱人,把它浩翰的面具揭下了。
它变小了,小如一首歌,小如一回永恒的接吻。

(评:直译,平实通畅)

冯唐译:

大千世界在情人面前解开裤裆
绵长如舌吻
纤细如诗行

(评:意译,冯唐式"人性化"遐想)

土笋冻译:

在爱的人面前,世界褪去她浩翰无边的面纱
变小,小如一行诗,一个绵长永隽的吻

4)泰戈尔原诗:

The great earth makes herself hospitable with the help of the grass.

郑振铎译:

大地借助于绿草,
显出她自己的殷勤好客。

(直译。)

冯唐译:

有了绿草
大地变得挺骚

(意译。很颠覆)

土笋冻译:

借着绿草,大地显得热情无比

5)泰戈尔原诗:

The night kisses the fading day whispering to his ear,“I am death, your mother. I am to give you fresh birth.”

郑振铎译:

夜与逝去的日子接吻,
轻轻地在他耳旁说道:
我是死,是你的母亲。
我就要给你以新的生命。

冯唐译:

白日将尽
夜晚呢喃
“我是死啊,
我是你妈,
我会给你新生哒。”

土笋冻译:

夜吻着将尽的白日,呢喃:
"我是逝,你的母亲
我给你新生"

==================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5/12/19/4802928.html

 

文:土笋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大丰收 回复 悄悄话 如果说语言是水的话,诗词就如酒,辞藻只不过代表了酒的色香味。中国白酒,西方红酒,无论怎样看、怎样嗅、怎样品,都有着太多的不同,就比如两种文化的差异。但它们的骨骼都是酒精,给人体带来的终极愉悦都是相同的。诗词的翻译也是如此。我希望在读着译文时候,思想能与泰戈尔共鸣。
再看这些让人心动了多少年的诗句,说说我的喜好:
第一首,喜欢冯唐的译文,诗句间带着印度人内心深处的童趣。
第二首,喜欢郑振铎的译文,大巧不工。让人想起青涩的年纪,吞吞吐吐的朴素表白。
第三首,喜欢郑振铎的译文,像京剧名家的唱腔,一板一眼,字字打在心上。
第四首,喜欢郑振铎。字里行间,有泰戈尔跣足布袍的简单。
第五首,没有特别喜欢的,期待后来居上者……
五梅 回复 悄悄话 很有意思。博主译的很好。诗就是朦胧的意境,让我们随心所欲地体会、畅想。
颐和园 回复 悄悄话 三种译法读来,各有各的意境与佳句。第一句,最喜欢妹妹的翻译。
cxyz 回复 悄悄话 喜欢土笋冻关于云和远山的翻译, 喜欢wenjuyuan关于笑, 不语和等待的翻译。
xubingqing65 回复 悄悄话 很有意境,我搞法语翻译一辈子,翻译这个东西特别是文学翻译,不是想翻就可以随心所欲,这和中文外文的文学修养,历史的了解联系在一起的。为什么外语系的学生要学这些,就是这个道理。
例如法国世界报在早年有一篇叙说中国解决知识分子学非所用的问题,学非所用这个词,他们用了一个moisir(霉变),意思就是说一个好的东西搁着不用就会由好变坏,霉变的。
gameon 回复 悄悄话 第二句 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 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this I had been waiting long.

是否可以这样译,你微笑不语的望着我,为此,我好像已经等了很久了。。。

个人认为,对着,几个世纪,一辈子等都太准确。
wenjuyuan 回复 悄悄话 The world puts off its mask of vastness to its lover.
It becomes small as one song, as one kiss of the eternal.
在情人眼里,人世原本就是,一首恋歌,加上绵绵的吻。
wenjuyuan 回复 悄悄话 The clouds fill the watercups of the river, hiding themselves in the distant hills.
潺湲的涟漪,历数着青峰云影。
wenjuyuan 回复 悄悄话 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 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this I had been waiting long.

你笑了笑,一切都在不语之中,而我为此刻已经久等。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