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笋冻

真诚,是我做人的底色; 美好,是我想看到的画面
个人资料
土笋冻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有皇帝的名,没皇帝的命---顺治姨妈 (13)

(2014-04-25 18:42:36) 下一个

13

 盖房风波过去后,大家相安无事地过了几年。期间,外婆那个阔别家乡40年的的弟弟从新加坡回国探亲,他给外婆带了一个14寸彩电。这在中国当时还只有黑白电视的年代,是一份很珍贵的礼物。外婆因此把她收藏的那四屏用古玉拼成的“春夏秋冬”框画送给了舅公。怕海关不让古物被带离国境,外婆还专门写了一个证明,说是家传的,属于她这个弟弟的东西。
 

那四个“春夏秋冬”古玉画屏,舅公在新加坡去世后,他的四个儿子各分走了一个“季节”。母亲讲,如果‘四个季节’都在一起的话,现在是价值连城啊,买几轮船的彩色电视都绰绰有余,而且是64寸的超薄型的那种。
 

外婆1949年从新加坡回国后不久,正逢解放初土改时期,她用300块大洋从含江一个被定为大地主身份的“黑四类”家买了一个非常精致的白玉鸦片床。那天然图案的3片大白石被巧妙地嵌在精雕的上等硬木里。整张床的床沿床脚全雕成一片栩栩如生,蜿蜒的竹子和竹叶。另外还配有一张放在床中央,同样是嵌着一块大白玉的矮长“鸦片桌”。
 

小时候,这张“鸦片床”一直都是放在我的房间里当我的睡床。我把那张“鸦片桌放在地上当脚叠。冬天在床上铺上棉被,夏天,那冰凉无比的白玉床是所有人羡慕的睡床。当时没有空调,但只要躺到那床上,你就能感到一股沁心的冰凉。那种惬意的冰凉伴随着我度过我少女时代无数个炎热的夜晚。
 

就是这样一张稀有珍贵的“鸦片床”,80年代末外婆晚年的时候,突然决定把它分给她从新加坡收养的儿子,我舅舅林文魁,乳名“狗仔”那一房,外婆说他是林家的男丁。“狗仔”舅舅一家当时已移居香港,因为舅舅年轻时弃家外遇养二奶的风流韵事,外婆明白指定该床属舅舅的二个儿子,自己的孙子林伟庆,乳名“黑弟”和林伟星,乳名“小弟”共有。
 

20出头的“黑弟”当时在香港正倒腾着做生意,他自作主张把那“鸦片床”以2万元人民币的“高价”转手卖了出去,自己和弟弟各分得1万元。
 

那“鸦片床”很快被运往海外,以难以想象的高价出售。如今也在香港繁华地段开多家古董店的大表弟“黑弟”为自己当时的“短视”,把肠子都悔青了不知多少个来回了!因为,他现在太知道那雕竹白玉床的价值了。
 

当时在英国的我得知那张我小时候一直睡的,稀有的“鸦片床”被分给了舅舅他们,问母亲为何?母亲说,外婆已经把那枚由4颗上等钻石做成的大钻戒给了她,“鸦片床”应该给舅舅他们。

我说,如果算长房长孙的话,顺治姨妈才是长房,大表哥建仁才是外婆的长孙啊,为何没有分给他们?

母亲还是那句话:顺治姨妈有大公大婆和新加坡小外婆给的东西。
 

这样明显的偏心和不把顺治姨妈那房算在内的做法,让顺治姨妈无比委屈和寒心。在那年腊月林家准备祭拜祖宗的时候,顺治姨妈和母亲因为一个器具的归属问题发生争执,顺治姨妈终于忍无可忍,把积压了多年的愤怒一次性爆发,从母亲那里开始,“战线”很自然地延伸至外婆,一场争吵后,顺治姨妈与外婆和母亲彻底决裂。
 

从此,就是在同一个大门里进进出出,那怕迎面碰到,她们也如陌路人那样,视而不见地擦身而过。
 

整整15年,住在同一屋檐下,顺治姨妈和我母亲,互相之间没有讲过一句话。

(待续)

文,版权土笋冻所有


有皇帝的名,没皇帝的命---顺治姨妈 (12)
log.wenxuecity.com/myblog/20623/201404/19951.html

有皇帝的名,没皇帝的命---顺治姨妈 (11)
blog.wenxuecity.com/myblog/20623/201404/18895.html

有皇帝的名,没皇帝的命---顺治姨妈 (10)
blog.wenxuecity.com/myblog/20623/201403/16841.html

有皇帝的名,没皇帝的命---顺治姨妈 (9)
blog.wenxuecity.com/myblog/20623/201403/14450.html


有皇帝的名,没皇帝的命---顺治姨妈(8)
blog.wenxuecity.com/myblog/20623/201403/9241.html


有皇帝的名,没皇帝的命--顺治姨妈(7)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20623/201403/7725.html

有皇帝的名,没皇帝的命--顺治姨妈(6)
blog.wenxuecity.com/myblog/20623/201403/5993.html

有皇帝的名,没皇帝的命--顺治姨妈 (5)
blog.wenxuecity.com/myblog/20623/201403/4712.html


有皇帝的名,没皇帝的命--顺治姨妈 (4)
blog.wenxuecity.com/myblog/20623/201312/12698.html


有皇帝的名,没皇帝的命--顺治姨妈 (3)图
blog.wenxuecity.com/myblog/20623/201312/8602.html


有皇帝的名,没皇帝的命--顺治姨妈 (2)
blog.wenxuecity.com/myblog/20623/201312/4901.html


有皇帝的名,没皇帝的命--顺治姨妈 (1)
blog.wenxuecity.com/myblog/20623/201311/24893.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葡萄树 回复 悄悄话 孩子留给上一辈带会造成父母或其中的一方对孩子不亲,以至厌恶。这种例子很多。但绝不是孩子的错。 我的一个亲戚自小由奶奶带大就曾说过:打死我也不会把我的孩子给别人带。
老煤OldMike 回复 悄悄话 我很小的时候,我记得,那时候一百,等于现在的一分,一千元等于现在的一毛,
我爱栀子花 回复 悄悄话 宁愿把东西给收养的孩子也不愿意给亲生的女儿,她们积怨太深!这个姨妈真是很可怜!
郝斯佳 回复 悄悄话 貌似平静的娓娓道来却让人有撕心裂肺的感觉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