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笋冻

真诚,是我做人的底色; 美好,是我想看到的画面
个人资料
土笋冻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七步’之殇

(2011-08-06 21:49:03) 下一个





‘七步’之殇

久未和表姐联系,母亲说表姐直问起我。那日深夜,我拨了表姐的电话,原来表姐已退休,有时间看我的博文了,想让我寄几篇新的给她看看。

我说近来我在忧国忧民,挪威屠杀,温州动车。。。这里那里,有意义没意义的纠纷争吵,让人觉得整个世界乱哄哄的,有末日来临的意趣索然,所以,我很久都没有心情写新东东了。

表姐说,是啊,认真想想确实也没有什么意义,再大的恩怨,再大的事情,很快就会跟着时间走得很远,然后,再迈一步就到了死亡那里,什么要紧的,重要的,必要的,通通烟消云散。

表姐说,你知道吗?‘七步’的老苏走了。。。

什么?老苏?我眼前即刻浮现着那个高高挺挺,温文尔雅,很健康厚实,带着腼腆笑容的中年男人。

对啊,那个住在‘七步’村的老苏,你不是说今年回来要和我一起去‘七步’看望他的吗?他中风瘫痪了,我正准备退休后,好好去看看他,可他却突然走了。。。表姐的声音很轻,平平的,象她一贯的沉稳。

老苏是表姐的初恋,初爱,准确地说,老苏是表姐一生中唯一的男人。

年轻的时候,很多人说表姐和我长得像。表姐是我父亲这边唯一一家在含江的亲戚,所以我们走得很近。

表姐很大家闺秀,为人处世谦和得体,是我们宋家各亲戚间的凝注力量。表姐个很高,身材苗条均匀,高中时留着二条油黑的长辫子,垂在身后,静静地站在那里,是一个非常养眼的美背。后来剪了,那二条粗粗的优质辫子随即被人高价购去,至今讲起表姐的辫子,大家仍赞不绝口,好象仍能看到那二条黑亮粗长的辫子在眼前晃荡。

表姐学习非常好,写得一手漂亮的钢笔字。那年替补了她父亲文化部门的工作后,积极上进,很快就被提拔为某部领导,成为县直机关为数不多女领导里最有样子,最显眼的一个。

亭亭玉立,有文化,有教养的表姐一直是同辈异性仰慕的对象。当年有人不敢直接找表姐,而曲线到我这里,让我帮介绍。表姐让我全权代表先帮她过目,如果能过了我这一关,那她就才有兴趣见面。

正和孩子他爹热火朝天谈恋爱的我,在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年龄,对爱情有一套自以为是的看法和标准。其中一条对异性相貌的要求,按现在的观念来看,颇有 “ 好色 ” 之嫌,那就是:首先一定要感官满意,不仅要五官英俊,而且最主要的是要高, 1 米78 以下就是矮子了,连看都不要看。

就是因为这条莫名其妙的标准,我‘扼杀’了表姐至少一个可能的良缘。表姐直到30 多,从没谈过恋爱,直到遇到老苏。

老苏虽然也是官场中人,但看上去没有官场人的俗样。他儒雅温谦,说话声平调轻,不好意思时,会腼腆一笑,那样子很打动人。他拉一手好二胡,写一手好书法,也象我一样,爱玩和收集石头。他和高高的表姐站在一起,琴瑟和谐,非常登对。

但老苏有妻有儿。表姐不求结果,也不求拥有,只要相爱就行,说如果能那么相爱10 年就非常满足了。

10 年后,老苏的妻子终于同意离婚。表姐和全县人民都一致以为这下表姐终修成正果,守得云开见月。

可在这紧要关头,老苏却失踪了。电话不接或关机,满世界找不到他的踪影。表姐象一条被人掐住鱼头的鱼,气急得只有死命甩尾的份。很快终于知道,原来老苏和另外一个年轻的女人在一起,老苏离婚不是为了表姐。缺心眼的表姐先前居然一点也不知道。

表姐懵了,全县人民哗然了。二人都是小县城里的公众人物。这么‘戏剧性’的结局太挑战人民的想象力了。情何以堪?一贯坚强的表姐,在接到不知情的我,寄回去的‘毒药’香水,读着我那句“尽情地去把所爱的人‘毒’得神魂颠倒”的附言时,表姐再也止不住心中的无尽悲伤和屈辱,放声痛哭。

死也得死个明白。表姐想知道‘为什么’。可老苏避而不见。趁一次政府开大会时机,表姐在礼堂大门堵住老苏。老苏慌张环顾四周,说此处不是说话地,散会后找个地方谈吧。

表姐退后一步,望着他消失在礼堂人群里。从此,表姐再也没有面对面见到老苏。因为老苏没有‘找地方’。表姐不再纠葛。我问她,难道不想知道为什么了吗?表姐说,罢了,他不想说,或不能说,自有他不想或不能的原因和理由。事情都这样了,硬追问出来的答案也没什么意义。

表姐和老苏从此形同陌路。表姐把十年的点点滴滴全部打包,一并放进冷冻柜。然后,迎着众人异样的眼光,把日子一天一天地过下去。

多年后,老苏中风住院。表姐得讯,想了很久后,前往医院探望。俩人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那个表姐非常熟悉的,腼腆的微笑再次浮现在老苏的脸上。表姐的心动了一下。

宽恕的感觉原来可以这么好,因为宽恕别人的那一刻,自己的心也解放了,不再纠结!

许多好友替表姐庆幸,说,幸好当初老苏负了你,你们没成眷属,要不,他现在这个样。。。

表姐淡淡地说,如果当初他跟我,他就不会中风,因为我会把他照顾得好好的,生活上的,精神上的。。。

众默然,这就是表姐与众不同的思维。

老苏康复出院后,和表姐吃了一次饭。在餐厅僻静的角落里,事隔近 10 年,表姐第二次问了那句“为什么”。

老苏低着头,对着眼前的筷子,蠕蠕地说:“因为鬼迷心窍。。。”。

说完,老苏抬眼望向表姐,表姐看到他眼里的光,还有他脸上的那抹红晕。

表姐无语。对面坐着的是自己曾经用心爱了整整 10 年的人,生命里唯一的男人,就是这个人,带给自己 10 年的美好时光和幸福,也留给自己一辈子冻结起来的伤痛。那个痛是那么的硬,没有强光和热度是无法融化它的。

我曾问表姐,既然他已离婚,那个年轻女人也已离开了他,如果他想回归你这里,你愿意吗?

表姐沉吟片刻,说,他没有提起,估计也不敢提起,如果他有提起,我想我可能会愿意的,毕竟,他是我唯一爱过的男人,而且我们志趣相投,有很多共同语言。

去年,老苏再次中风。这回落下半边瘫痪的后遗症。他只好回‘七步’老家休养。我说,我有好几年没见到老苏了,记得那年回国时和老苏一起打保龄球时,他身手的敏捷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那么健康的一个人,怎么说瘫就瘫了呢?我今年回国也想和你一起去看看他。

没想到,他却走了,年仅 60 多岁,没等到我回去,也没等到表姐的探望,就那么突然地走了。。。

表姐在电话那头幽幽地说,一定是没照顾好,如果照顾好,偏瘫可以维持很长时间的,再活个十来年是很有可能的,他身体本很好的,不抽烟,不喝酒。。。

身体可以雇人来照顾,可心呢?杂乱的,负的,没有爱滋润的心,能雇人来打理吗?如果有表姐的真情和体贴伴随左右,老苏是不是就不会那么匆忙地离开这个世界?

在最后的时刻,老苏心里想的是什么?是表姐的善良和真情?还是懊悔当年的‘鬼迷心窍’?

人原来是会死的,就像情一样,表姐说,当年为这个人痛不欲生,现在他没了,曾经所有的悲伤,一切的痛苦,全部的怨恨,都随着他的去而去,都在‘七步’终止。

唯那十年还留在心间,那爱的十年。。。

安息吧,老苏,其实你不是一个坏人。


Copyright © 2011 tusundong All right reserved
土笋冻 版权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 tusundong8@yahoo.com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huafengli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sweetbaobao的评论:
putian girl is the best girl in the world...
huafenglin 回复 悄悄话 we are sharing the same sky!
I am from Putian too, think very near to your homedown...
feel a little bit sad when reading your article....
my hometown.... although is dirty and ugly, but it will accompany me thoughtout my life!
really enjoy your articles!
cncjcc 回复 悄悄话 What a sad love story...
陈默 回复 悄悄话 淡淡的伤感,写得真好,

叹息。爱和生命,是我们不能掌控的。不是吗?
兰馨小屋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是真的? 还是小说? 表姐是个好女人.
sweetbaobao 回复 悄悄话 “表姐淡淡地说,如果当初他跟我,他就不会中风,因为我会把他照顾得好好的,生活上的,精神上的。。。
众默然,这就是表姐与众不同的思维。”
这就是让人敬仰的表姐。可惜了那笨老苏,有了那么好的缘却没那么好的命,真是‘鬼迷了心窍’。
有的时候你真没辄,霍然回首才发现是在对牛弹琴。
shanshan33 回复 悄悄话 感情的事真的是很难讲。痴情的女人太多,鬼迷心窍的男人无处不在。不公平又能怎样?一切都是命,缘分未到。
子夏浮云 回复 悄悄话 故事写的真好,唏嘘不已!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