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回国散记—2011北马崩溃记

(2011-10-31 16:15:59) 下一个
   一个相当偶然的机会,去年第一次参加了马拉松比赛。

    此前周边几位热爱爬山的山友一再邀请俺晨起慢跑,却始终不为所动。一者不愿早起,二者惧怕膝盖受伤。终于一天,减肥路上诸如爬山,游泳和骑车这几板斧招式用尽之后,体重不再下降,方才临时起意,将目光投向了跑步。

    那一天距离2010旧金山马拉松只有不到2周的时间,俺在网上交了银子,报了大名。随后,以玩票的心态参加了马拉松的比赛,最终以4:23完成全程比赛。成绩是不咋的,但是整个过程还算轻松,只有不到1英里的路程感觉有些难受。从此,就迷上了这项运动。

    今年的夏天,再次参赛旧金山大赛,以1:51完成半程比赛,与去年半程时的2:10相比,进步不可谓不大。当时很有些激动,以为自己天赋不浅,绝非池中之物。于是,野心勃勃,准备参赛2011北京马拉松大赛。

    为此,非常细致地做了相应的准备。每个周末一次12英里的长距离训练,每周三一次田径跑道的速度训练,每周两次骑车上班。。。态度不可谓不认真。

    三个月的时间里,一切进行的都很顺利,没有受伤,万米跑稳定在48分钟以内,半程马拉松稳定在1:49以内。由此贪念渐生:如果努努力,是不是能够跑进3:30,那样不就有可能获得世界顶尖级别的波士顿马拉松大赛的入场券?。。。

    这种心结一直纠缠着俺,一直到比赛前一天,俺还执迷于自己的美梦—确保400,力争345,如果届时发挥出色,就直奔330而去!

 

下图:十月一天的清晨,客机自旧金山机场起飞,飞临海湾大桥,绕过旧金山市中心,径直向西北飞去。右上方是著名的金门大桥,位于桥西北角的山地,就是TNF100山地马拉松旧金山赛段的比赛场地。今年的比赛因为懒惰,错过了报名时间,虽然后来将自己的名字放进了waiting list,但是大概没有希望参加这一盛会了。

    说起报名,北马的故事颇多。古狗到了北马的官方网站,满篇幅都是花团锦簇的官式文章,就是没有多少有用的信息,诸如比赛时间,路线及报名时间及方式。最后好不容易古狗到了时下中国人气最旺的马拉松论坛—跑吧,方才获得若干半猜测半真实的信息,知道报名日期或许是在6月的某天。结果因为忙,有几天没去上网查看,又赶上今年北马出奇火热,报名开启5天,即告爆满,坎坎错过了报名时间。几经周折,最终以外籍身份通过国旅报上了名。俺的一位海归跑友,在外籍名额亦告罄后,居然以京华时报的名义报名成功。一直以来,对于因为中国特色衍生出来的种种怪象颇有微词,但是至少这一次,俺们都是这一特色的受惠者,再抱怨什么,那就是矫情。在此,谨向国旅的杨女士及京华时报致敬。

    北马官网目前基本上是单纯的静态网页,最好能够增加数据库支撑功能,便于赛手赛前咨询赛后查询。网站的最大功能应该立足于服务网友,而不单纯是某一组织的门面。

 

下图:2小时后,抵达温哥华。这次旅行为了节省数百元的旅费,选择了在温哥华中转的方式。

 

下图:温哥华机场内行色匆匆的华裔旅客。自2000年以来,温哥华因为加拿大的技术移民政策,华人移民数量暴增,其中的列治文市,华人几过半数,满大街都是中文招牌。

下图:4小时后,转乘加航,自温哥华起飞,经美国的阿拉斯加,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和中国的东北,飞往北京。

下图:温哥华时间15日凌晨1时,北京时间15日下午4时,经过漫长的近11个小时的飞行,最终飞临北京的上空。蔚蓝的天空,漂浮着些许白云。没有传说中的汽车尾气和电厂粉尘,北京城一如20年前那般美丽清新。

 

下图:左边是鬼子,右边是国人,泾渭分明的两重天。如果不是生活所迫,又有谁愿意背井离乡在海外漂泊流浪?“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是否再加上一句:最温馨的,是回家一刻?

下图:海归朋友驾车来机场接机,热烈祝贺俺赶上一个美丽天气—昨晚下了一场雨,今天北京城碧蓝如洗。明天也是一个好天气,最高气温在20度上下。在驶出停车场的时候,愕然发现一个停车卡的费用居然要价到了一年3600的程度,就算折算成每天来停上一次,那也是1天10元。京城居,大不易!

    因为是周六,传说中的堵车并不十分严重,约1个多小时的时间,抵达位于东华门大街的一家二星旅馆。本来俺已经在前门附近订好了旅馆,却在最后时分告知外籍人士不予接待,海归朋友紧急订房于此。房间不大,也不算整洁,好在距离天安门广场不远。

    当晚,大学同学找上门来,妻弟携女友亦找上门来,于是一行人出外腐败。没敢喝酒,也没敢大鱼大肉,但是10点左右,还是睡意朦胧,于是聚会早早散了。

    回到旅馆,纳头便睡。4点时分,为时差惊醒,再未成眠。辗转反侧到了5点,起床洗漱一番,吃了两个能量棒和半桶方便面,6点不到,与海归朋友出门打车奔了前门。

 

下图:6点半,抵达广场东南角。下车伊始,立马震撼当场。隔着前门大街与箭楼遥遥相对的是正阳门城楼,一抹金色的朝霞坎坎涂抹在城楼之上,红色的廊柱,黄色的贴花以及墨绿的琉璃瓦,都在这一片明媚的霞光中,灿烂起来。一轮半大的残月,静静地悬挂在深蓝色的苍穹之上,说不尽的冷清寂寥。想必是孤居广寒宫中的嫦娥仙子,正在懊悔当初的孟浪冲动,不能返回人间参与广场上的这一盛会。

下图:N多的警察叔叔已经在广场的四周就位。

下图:时间是早上的6:35,参赛的选手大都尚未入场,目前只有小猫两三只。

下图:进入广场前,要首先接受安检。俺仿佛记得,貌似是一双女人的手在俺的周身上下拍打?罪过,阿弥陀佛^_^

下图:正阳门下,流动厕所一字排开,设备是世界一流的,不过数目还是有些少。已经有组织在门前的广场集合了,但不是坊间传闻的跑吧队伍。

下图:跑手们还没有换装。后面的背景就是中国最早的火车站之一—前门车站。

下图:9公里起跑点。

下图:半马起跑点。计划没有赶上变化,临时用笔改过了。

下图:毛大帝还在酣睡,希望没有惊扰了他老人家的美梦。

下图:最终抵达全马的起跑点。北马分为4个方阵一字前后排开,分别是职业选手,全马,半马和9公里马拉松,后面似乎还有一个家庭娱乐跑。方阵之间,由志愿者们组成人链分割。如果是在北美,大概没有人愿意充当做为人链的志愿者,万一几万人拥挤践踏起来,夹在中间岂不就挤成了肉饼?

下图:这里就是北京马拉松的起跑点!右侧的马路上,停靠的是存包车。

下图:年轻的志愿者们守候在起跑点上。背景的大红灯笼下写着:勇于挑战,量力而行!可惜当时没有看到:(

下图:倒走达人颜井良!他最终是以7小时48分37秒完成了他的壮举,牛人哪!

下图:来自河南的张医生,感谢他为公益事业赛跑!

下图:全马起跑点。

下图:多盛跑友正在大鹏展翅。

下图:纪念堂前的饮水站。顺便给北马提一个建议:1)纸杯改为相当于目前大杯容量1/4的小杯,因为,一者大杯中的水很容易在奔跑中溢出,二者半杯水其实太多,往往喝上不到一半就扔了,很浪费;2)纯水与电解水的杯子,要在外观上区别开来,北马目前的解决办法是依靠志愿者喊的。

下图:巨清纯的志愿美眉!如果小姑娘服务的饮水站是在奥森公园的35公里处,俺想大部分跑手的成绩都会提高一大截!

下图:各路人马纷纷在正阳门前安营扎寨。

下图:有人背着一双大鞋来参赛。不过,似乎没有人背鞋参加全马的。

下图:无国界医生。

下图:北马起点示意图。

下图:来自山东的跑吧跑友。

下图:换岗中的警察叔叔。

下图:时间是8:10AM,来自西洋的帅哥美女在台上领导跑手们做热身运动。

下图:8:15AM,前往存包。存包车其实早早地就停靠在路边等候,但是天气有些凉,很多人并未马上存包。期间,存包车因故离开了近半个小时,8点过后又继续开始存包作业,不免引起若干拥挤。存包人士中不乏西洋鬼子,他们也是人贴人地涌向前去,丝毫未曾顾忌所谓的陌生人之间保持1英尺距离的西方社交礼仪。正应了那句话,入乡随俗。

下图:热身操间隙,N多的人爬到高台上充当业余摄影记者。说来也奇怪,俺的印象中,一个职业记者都未曾见到,大概都去讨好职业选手去了:)

下图:在俺的前方,一位蒙面女选手引起了俺的留意,她最后的解释实在了无新意:带面具仅仅是为了遮阳,并非任何神秘色彩。俺的同伴与前面这位高个女孩儿套磁了许久,还脸皮巨厚地将人家的防晒霜在脸上涂了又涂。我靠,明明是在5分钟之前,丫借了俺的防晒霜刚刚涂过。巧的是,这位女孩的冲刺镜头被俺后来拍到,成绩大约是4:56。

下图:9点似乎不到,比赛开始了!俺当时根本没有听到任何的枪声之类的东东,只是依据前方跑友传来的欢呼声判断出来,比赛已经开始。这张照片是比赛开始之后的31秒钟所摄,俺的相机中设定的时间是8:57:40。

  下图:在比赛开始之后的1分3秒,俺通过了起跑线!

2 下图:穿过起点拱门的时候,印象中脚下似乎没有踩到计时地毯,但是踩到了N多的简易雨衣和饮水瓶子。强烈建议:1)跑手不可将此类物品随意丢弃在赛道上;2)北马组委会要在起点赛道的两侧安置若干垃圾桶,以备赛手使用。这张图片中的跑手们不是在低头找金子,而是在满地的垃圾中跳格子呢:)

下图:跑过职业选手的起跑区,绕过了左侧的职业记者们的长枪短炮,赛道陡然开阔起来。所有的人都在不约而同地大声呼喊,尽情渲泄着自己的情绪。黄健翔都说了:那一刻,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你不是一个人!的确如此,2011年10月16日的上午9点整,俺与6万名跑手一同奔跑在母国的长安街上!不知道一个人的一生能够有几次机会参与这一盛会,至少对于俺们这些海外漂流者而言,大洋阻隔,万里迢迢,人到中年,事业繁忙,子女年幼。。。抛下这林林总总的一切一切而专程返国参赛,绝非易事。

下图:相熟的跑手彼此拍照留影。

下图:在跑过天安门城楼的一刹那间,俺的思绪忽然飘浮到了一个尘封许久的历史断层,不自禁地涌起了一个有些反动的念头:自从那年春夏之交以来,这还是第一次自由自在地在长安街头撒开花儿地跑!

下图:于是,赶紧与俺哥们儿对拍一个,立此存照!俺哥们儿穿的是京华时报的战袍,俺身上的也是。本来是想淘换一件跑吧战袍穿穿,上网尝试一番,却因为缺乏国内的支付手段而告吹。又报名参加了阿迪达斯的酷跑团,想借此混上一件跨栏背心式样的战袍,结果拿到手一看,还是一件老头衫。同伴说:给你整了一件京华时报的战袍,因为我跟人家吹牛你有330的实力!于是,今天的战袍就临时换上了京华时报版本。不过,为了不失信于人,出发前和结束后还是将酷跑团战袍罩在了外面,此是后话。

下图:跑过鸟蛋的时刻。

下图:跑过了天安门广场,N多的选手跑到中山公园外的红墙下面嘘嘘去了,据坊间传闻,这是北马的保留节目!同伴发一声喊,也要前去俗套一把。于是挥手道别,俺独自一人踏上漫漫40公里的未知征途。

下图:新华门。

下图:西单电报大楼。这幢大楼历经了如此漫长的时代风雨,能够一直矗立到今天,也算是一种造化。

下图:西单北大街街口的佳能啦啦队。

下图:复兴门到了!

下图:为了此次盛会,北京市封闭了长安街,代价不菲。

下图:跑上西二环的辅路,见到第二个饮水站。再次建议,饮水站要设立足够多的敞口大容量的垃圾桶,以便跑手将用过的水杯随手投入。

下图:舍了二环,向西拐上月坛南街,见到了第一个里程标志—7公里。总耗时35:40,每公里配速5:06。考虑到前几公里应该慢跑热身,对于俺这种半菜鸟跑手而言,这个速度其实有些快了。在此之前,因为自己没有运动手表,如高明305之类的东东,再加上一直未见到里程标志,俺对于自己的速度一直不甚了了。跑到这里,才知道自己的速度几何。原来5分钟的配速不过如此,似乎跑起来比平时的训练还要轻松,于是放开脚步,尽情撒欢儿。

下图:向北拐上三里河东路,又遇上一个佳能啦啦队。一个高大的兵哥哥笔直地站立在一整排佳丽面前,当时拍照的时候,还非常恶趣味地想:这好几个钟头内,阿兵哥的目光到底投向哪位佳丽?

下图:向西拐上车公庄西路,这里是9公里比赛的终点站。总耗时45:52,配速还是5:06。

下图:10公里。总耗时50:07,配速居然是4:15!一直到今天,俺还是不大明白为啥这一段跑的如此之快?或许是此时身体完全活动开了,进入了高速巡航阶段。另外,车公庄路两侧的树木高大,遮蔽了部分阳光,凉爽宜人,可能也是原因之一。

下图:在跨过西三环之前,330的兔子从身后撵了上来,还是一只盛装的女性兔子!后面跟了一大群“赛狗”,嘿嘿^_^。俺紧随兔子,也做了一只赛狗。跟了大约半公里,觉得似乎也不是很快,就加快步伐跑在了兔子前面。开始还能听到来自后面一大群人的脚步声,到后来居然听不到声音了,回头一看,俺把兔子跑丢了!实际上,参赛号码为17650的兔子跑的非常稳健,10公里0:51:06,15公里1:15:32,半程1:45:51,30公里2:30:23,全程3:29:27,她在15公里处,已经比俺快了9秒!这就是实力的差距。

下图:把330兔子撵丢之后,北上蓝靛厂路。这条路毗邻京密引水渠,现在的名字叫昆玉河,两岸绿树成荫,风景不是一般的美妙。因为背着阳光,又是林荫道,跑起来很给力。

下图:路旁还有啦啦队助阵。跑马若此,夫复何求?

下图:15公里。总耗时01:15:41,实际耗时01:14:37,配速4:54!从9公里到15公里的6公里路程,总耗时28:45,配速4:47。俺估计是鸡血打多了:)

下图:还瞧见一位徐娘在路旁用ipad拍照,实在有够时髦的了^_^

下图:18公里。总耗时01:29:50,配速5:04。开始降速了,只是当初自己并未察觉罢了。

下图:20公里。总耗时01:40:16,配速5:13。速度再次下降。还与路边的老哥对拍了一张。

下图:不知不觉之间,跑到了海淀黄庄的海淀剧场。这里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关村电子一条街的南部入口,也是当年俺战斗过的地方!言语已经很难形容当时的心情。。。告别中关村近20年后,俺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是用马拉松的方式跑回到了中关村!。。。

下图:半马终点就要到了,志愿者不停地用扩音器提醒跑手们注意。人工操作难免有出现失误的可能,最可靠的办法还是要依赖设施的布置,可以使用若干红色塑料路障,在赛道中央排成稀疏的一条纵列,早早地将赛道分割成全马与半马两条赛道,赛道中央的分流提示牌,至少要摆5个以上。

下图:右侧就是半程终点。总耗时01:45:37,配速5:21。与前一公里相比,速度再次下降8秒。但是知春路上不仅观众众多,而且极为热情,不停地喊话加油。此前一路之上,观者众多而默者居多,与此形成鲜明对照。中关村一带不愧是高科技人才相对集中的地区。

下图:航天部5院501所。

下图:24公里。总耗时02:02:04,配速5:29。与21公里处相比,速度再次下降8秒。实际上,此时此刻,俺自己已经察觉体力有所不支,因为俺试图紧跟前面的一组选手,却有一种渐行渐远力不从心的感觉。这里,谨向跑吧的Bread致意,为您的偷拍喝一声彩!不过,一直到今天还是回忆不起来,Bread究竟是躲在哪根电线杆子后面偷拍成功的^_^

下图:25公里。总耗时02:09:12,时间耗时02:08:07,配速6:03,速度急剧下降了34秒。此前的24公里,大部分时间是俺超人,现在却是彼此超越。好在从24公里开始,赛道转入北上的学院路,背着阳光在跑,并未觉得很热。

下图:学院路街道办事处。即使身在北美,相信也有N多的网友非常熟悉这个办事处。

下图:26公里。总耗时02:13:48,配速5:41,速度回升了22秒,这也是半程之后的最后一次回光返照。

下图:电子部6所。当年曾经是中国电脑汉化的大本营。

下图:要命的28公里处的科荟立交桥。总耗时02:26:03,配速6:08,速度再次跌出了6分钟。这座立交桥是全程中坡度最大的一座,至少俺的感觉如此。第一次,在上坡的时候,俺停下脚步开始步行。如果老天给俺一次后悔的机会,就是跑的再慢,俺也坚决不停下奔跑的脚步!一旦开始步行,仿佛瘟疫一般,极富感染力,稍感疲惫,便停下来走路,走走跑跑,最终导致抽筋。也就是在这座桥上,俺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达成330的梦想了。。。

下图:29公里。总耗时02:32:03,配速6:00,状态稍有回升。此时已经初步出现精神恍惚现象,对于周遭的事物多少有些兴趣缺缺。北马的线路安排体现了主办者的良苦用心,从北京的心脏地区出发,沿长安街跑向西郊风光旖旎的昆玉河,折而向东,途径西北部的高科技中心与大学园区,最终在集中了北京最大量最新颖体育设施及建筑的奥运村结束比赛。这一线路安排的出彩之处,一是兼顾了古典与现代两种元素,二是道路宽敞,除了出发地天安门广场外,全程不存在任何的拥塞现象。不足之处,一是古典元素的成分还是偏少,二是越跑越冷清,往往跑上好长一段距离路旁也看不到几个观众,马拉松这种比赛,后半程的物质补给与精神鼓励,其重要程度远远高于前半程。另外,起点终点分为两地,大会就要考虑使用穿梭巴士将参赛者运送回起点,这也是国际比赛的惯例。当然,如果引入巴士系统,恐怕报名费就要涨了。

下图:依稀仿佛记得看过一个新闻,说是这些柱子是从天安门广场搬过来的,忘记是哪一年国庆的副产品。

下图:30公里。总耗时02:39:22,实际耗时02:38:17,配速6:14,再次跌出6分大关。与前15公里相比,多耗时近24分钟。

下图:31公里。总耗时02:45:34,配速7:17。这段路降速原因可能与顶风有关,印象中一路之上就是这段路程的风大,俺肯定自己未曾步行。

下图:34公里。总耗时03:08:56,配速7:47。一直到码下这篇文字的时候,俺还是清楚地记得,就是在跑过31公里里程牌不久,从5环辅路南下奥林西路,实际上就是奥森公园的西侧外墙,俺终于开始走了。一开始是为了吃一管能量胶,以为吃完了就可以接着跑,可是跑了一小段路再次感到乏力,于是又停下来走。大部分的选手在超越而过,其中有很多熟悉的背影,都是前半程被俺曾经超越的人。另外,口渴的厉害,在32公里饮水站要了整整一瓶水,边走边喝。就这样跑2/3走1/3地混到了34公里处。此时此刻,炽热的阳光当当正正地从头顶上直射下来,晒的人烦躁不安。这些年来断断续续地回国几次,似乎早就忘记了北京的艳阳天气是一个什么模样,今天就让俺体验个够。接下来的8公里赛程,如果俺能够跑到6分钟的配速,还有望在4小时之内完赛。于是,转过路口,向东拐上大屯路,俺又咬紧牙关开始了奔跑。。。

下图:就是在大屯路上,俺第一次见到收容车从身边驶过。

下图:左转北上景观大道,适逢以“光头绿叶”为形象标志的马拉松“低碳达人”--陈军正在向终点冲刺。

下图:35公里。总耗时03:17:07,配速8:11,速度跌出了8分钟。因为,从大屯路跑上景观大道,立马感到燥热难耐,呼吸急促,不得不再次停止奔跑开始步行,一直走到了35公里处,一步都不愿意跑。

下图:过了35公里,再次开跑。进入奥森公园,塑胶跑道+绿树成荫,这里是北京跑友的朝圣之地,时常在此举办共跑活动。俺卯足了劲,准备在此地把前面损失的时间多少抢回来一些。但是,遇到的第一个饮水站就发生了水荒,一滴水都不剩,有人在一堆空瓶中碰运气。。。2011北马的小瑕疵不少,但是均未影响大局。但是饮水站断水,不得不说是一个很大的失误,一是事前统筹不到位,是否各个饮水站均分了水资源?有待考证;二是事后的补救措施不得力,一旦饮水供应不足出现预警,立马就要组织调配。马拉松断水,绝非小事,搞得不好,是要出人命的。

下图:37公里。总耗时03:40:46,配速11:50,速度跌出了11分钟!

    定解?因为俺抽筋了!开始的时候,小腿不能用力,一用力就要抽。没办法,上坡走上去,下坡跑下去。紧接着,下坡也不能跑,一跑就抽。好在一有抽筋的预兆,俺就开走,所以始终没有完全抽到不能动弹的程度,就这么一瘸一拐地慢慢往前走。一般来说,俺在运动中很少发生抽筋现象,此次北马就让俺彻底体验了抽筋的滋味。平时俺行走山路的时速是5公里,也就是每公里12分钟的速度。此时此刻,俺的马拉松的速度仅仅比平时的远足健行快了那么一点点!

    收容车一辆接着一辆地从身边驶过,是那种公园内搭载游客的敞篷电动车,长长的一列,有跑友已经坐在了上面。有那么一两个瞬间,俺真真切切地涌起了一个念头,一屁股坐上去,爱谁谁去!因为,在接近36公里的地方,续小抽筋频发之后,俺的极点降临,两眼发黑,呼吸急促,浑身发热。。。人的确还是在往前走,但是周遭的一切有一种不真实的梦境般的虚幻感觉,有那么一阵子甚至眼睛都不愿意睁开。。。所谓梦游,大抵如此。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的这一时空,北京时间10月16日12:30PM,旧金山时间10月16日3:30AM,前天的此刻,俺还四仰八叉地躺在自家的大床上与周公论道。。。但是俺知道,这种梦游状态绝对不是时差造成的。

    参赛选手大多在走,所有的人都已经精疲力尽。魔鬼的奥森公园,果然名不虚传!少部分人在坚持跑,其中一些人的步伐还能够保持轻快的节奏。这就是实力,这就是区别,这就是之所以人不能同人比的道理。“马拉松从35公里开始”,至理名言! 俺走的很慢,甚至慢过了大多数走路的选手,不自觉地走到路边,做了一条溜边的黄花鱼,以便为追赶上来的快跑者腾空赛道。

    隔不多远,路旁就有一张长椅,很惬意地摆放在浓郁的树荫下面,诱惑着俺们疲惫的身躯前去一坐,已经有参赛选手摊开身躯坐在上面了。实在好想上去坐上片刻,就那么一小会儿,歇上一小歇。。。俺不断地与自己的冲动战斗着,冲动是魔鬼啊,要顶住!

    走过一张长椅,马上后悔,为啥不去坐?下一张长椅在哪里?走近下一张,忍住了,走过去之后再次后悔!呵呵,当时整个人都魔障了! 终于在接近38公里处没有忍住,一屁股坐在了路右侧一张没有靠背的长凳上,舒坦啊。。。凳子是人类最美妙的发明!。。。从快跑,到慢跑,到走路,到坐下休息。。。一条脉络清晰的堕落之路!

    没有任何预兆,一切来得非常突然,就在身躯落座在长凳的一瞬间,俺的右小腿抽筋了!小腿肚子里面就像安置了一台开足了马力的马达,不断地扭动抽紧,将小腿的肌肉搅动成为一团,前脚掌被突如其来的力量推向前方,绷的笔直,如同芭蕾舞者的芭蕾脚!。。

  俺平生第一次遭遇到如此严重的抽筋现象,难免有些惊慌失措。不过,没吃过猪肉还是见过猪跑,从前两次的马拉松经验知道,抽筋的矫正方法就是将脚掌向脚背方向用力扳。正好旁边站着俩公园保安模样的年轻人,俺赶紧让他们过来帮忙,一个扳脚,一个压膝盖,一个指挥,三个二把刀加在一起,这一通忙活!其中一个二把刀摸到了俺小腿肚子上纠结在一起的肌肉团,好象发现了新大陆般的惊喜:还真抽了哎,这么大一疙瘩!

    抽筋来得快,去的也快。但是,俺坚决不敢再停下脚步了,万一抽在一个前后无人的地段咋整?跑吧,跑死拉倒!从地球的下半边坐了13个钟点的飞机巴巴地赶上来,难道就是为了坐在赛道旁边瞧着别人跑吗?今天俺TM就不信,还真的能把人给跑死?!接着跑!

 

下图:开始的200米跑的异常艰难,艰难到了每两步必须“嗨”上一声的程度,俺就这么一步一嗨地蹒跚而行,终于在03:53:56见到了38公里标志,从37到38公里,俺整整耗时13:10,甚至慢过了普通的步行速度。不怕慢,就怕站!上海的蒋老师点评的对呀,马拉松千万不能中途停下。

下图:一瘸一拐地慢慢跑着,痛而且不快乐,但是真的不曾再次抽筋!谁说人的精神力量不好使?鸡血就是这么打的,钢铁就是这么炼成的!远处地平线上露出了奥运火炬塔的一角,那里就是北马的终点!

下图:谢天谢地,终于跑到了40公里标志处!还有最后2公里195米,所有的炼狱就将结束。从38公里到40公里,俺居然跑出了8分钟的速度!一位阿姨站在40公里标志旁,不停地给跑过的选手们打气:加油啊,孩子们!拐过弯就到了!。。。时间是4:11,此前不久,430的兔子也从俺身边跑过,难道330的目标最后跑成了430超?。。。

下图:转入景观大道的笔直大道,两旁的观众陡然增多,与此前的市民观众相比,这些观众大概是游客居多,心态放松投入,因此加油打气的声浪此起彼伏,非常地振奋人心。跑在这最后一段的直道上,此前的疲惫与疼痛似乎一扫而光,虽然没有跑出前半程的速度,但是仍然达到了每公里6:05的速度,不能不说,精神原子弹还是挺管用的!

下图:令人遗憾的是,俺当时并不知道前方的拱门就是终点,还以为终点是在左前方的鸟巢,所以一直没有冲刺,准备留点力气去跑体育场的最后400米,而且也没有昂首挺胸做任何英勇就义状,以吸引终点东侧的跑跑小天和终点南侧的风11的镜头注意,就这么低着头稀里糊涂地跑过了终点!一直到看到脚下的计时地毯方才意识到终点已经过了,赶紧转身给终点拱门补拍了一张,时间是4:25:29。因此,北马的最后遗憾是,俺居然在终点照片中,找不到俺的半个影子。另外一件遗憾之事是,俺的妻弟携女友专程从上海赶上来做俺的亲友团,他们的计划是先在半程给俺加油,然后再赶到终点拍俺冲刺照片。结果,他们抵达半程位置的时候,俺已经跑过去了,两下根本没照面。等他们打车往奥运村赶时,又遇上马拉松封路大塞车,只好先赶到地铁口,几经折腾,仍然无法接近终点,最后还是雇了一辆私人的三轮电动车,方才在1点多钟赶到了终点,时间可能刚好是俺冲刺过后,两下子还是没有照上面!

下图:出了终点,所有的选手要先通过一道闸口,领取赛后的物品,里面有两个橘子,一块巧克力,一块饼干,一瓶水,一块大浴巾(这个俺巨喜欢),还有若干小玩意儿。

下图:领取了物品的运动员和他们的亲友团。

    在灌下一瓶水,吃下两个橘子和最后一管能量胶后,1:45,俺又绕回到终点,想给俺哥们儿拍张冲刺照。如果您的成绩是在4:45~5:00,那么很大的可能您有机会进入俺的镜头,请点击俺的图库http://s221.photobucket.com/albums/dd243/atangwriting/2011/China/Marathon/Original/,那里有俺拍摄的全部北马的照片。另外,无意中拍到了很多跑跑小天的工作照!

 

下图:冲刺照片—小天工作照。

下图:冲刺照片—入定。

下图:冲刺照片—飘逸。

下图:冲刺照片—全景。

下图:冲刺照片—红脸小伙。

下图:冲刺照片—中西毗邻。

下图:冲刺照片—Hey, Joe, I’m right here!

下图:冲刺照片—背包上阵。

下图:冲刺照片—关切目光!

下图:冲刺照片—兔宝宝。

下图:冲刺照片—大旗飘扬。

下图:冲刺照片—拥抱北马!

下图:冲刺照片—我跑故我乐。

下图:冲刺照片—杭州跑吧。

下图:冲刺照片—酷跑团美眉(很像某位名人在发福之前)。

下图:冲刺照片—你追我赶。

下图:冲刺照片—武装到了牙齿的小姑娘。

下图:冲刺照片—赛前站在俺们前面的PLMM。

下图:冲刺照片—我要飞了!小天老弟,你拍到这位飞翔的仁兄了吗?

下图:冲刺照片—终点东侧的兔子。

下图:待命中的警用摩托及救护车。

下图:国家体育馆。

下图:排队打印成绩的队伍。大约只排了10分钟左右就排到了。

下图:退芯片,领取押金。这个更快,5分钟不到。

下图:鸟巢。近在咫尺,却未能入内一观。

下图:国家体育馆前的人体摄影三脚架。

    这就是俺的2011北马崩溃的全过程记录。

    遗憾之类的矫情话就不说了,天气啦,时差啦,人来疯啦之类的托词也不用说了,实力才是硬道理,其它都是浮云。马拉松这个东东来不得任何侥幸,不是努一下就成了的事情,42公里195米的漫长距离的长征中,是骡子是马终归是要现原形。所以说,要想出成绩,就得日积月累慢慢地跑,没有一定的公里数垫底,就不要轻言准备跑出多少多少小时。如果你我真的努力了,无论如何也跑不到330以下,那也没什么呀,至少俺们还是健康地在跑步,对吧?

    最后根据照片的拍摄时间,整理出此次北马的分段时间速度明细表,也算对自己北马之行的一个交代。

排序 公里 时间点 每公里速度(分) 总耗时

0 0 08:57:09

1 7 09:33:53 5:06 00:35:40

2 9 09:44:05 5:06 00:45:52

3 10 09:48:20 4:15 00:50:07

4 15 10:12:50 4:54 01:14:37

5 18 10:28:03 5:04 01:29:50

6 20 10:38:29 5:13 01:40:16

7 21 10:43:50 5:21 01:45:37

8 24 11:00:17 5:29 02:02:04

9 25 11:06:20 6:03 02:08:07

10 26 11:12:01 5:41 02:13:48

11 28 11:24:16 6:08 02:26:03

12 29 11:30:16 6:00 02:32:03

13 30 11:36:30 6:14 02:38:17

14 31 11:43:47 7:17 02:45:34

15 34 12:07:09 7:47 03:08:56

16 35 12:15:20 8:11 03:17:07

17 37 12:38:59 11:50 03:40:46

18 38 12:52:09 13:10 03:53:56

19 40 13:08:08 8:00 04:09:55

20 42 13:22:29 6:05 04:24:17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阿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天风海涛的评论:
Thanks a lot!
天风海涛 回复 悄悄话 分享快乐!伟大!羡慕妒忌不恨。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