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幸福剧团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她盯不盯着我,我都为她难过。

(2015-02-20 11:35:45) 下一个





今年冬天,好像这个车站仅仅成了两个人的车站。


每天火车站人来人往,图中右边的影子,就是看见火车进站而狂奔而去的乘客,左边一个过客刚下车不久,宽敞的过道每天固定呆在那里的就是两个从罗马尼亚来到乞讨者,当然罗马尼亚那里的吉普赛人也多,他们在欧洲四处流浪。


可上个周末,有人看不惯他们老呆在那里,就放了一把火,点燃那里的垃圾桶,想把他们驱赶走。后来有人在烧黑的墙面贴些关于爱心的纸条,有人说这样做很愚蠢。

警察来过,救火车也来过,大冬天的,他们没有被驱赶走。


行人永远都匆忙而过,而这两个乞讨者每天白天都在那里乞讨生活,女的非常安静,有时候用黑围巾遮着脸,好像连空气都在那里静止了。


我不喜欢经过那里,更不喜欢如果我经过那里她会用眼睛怎样的盯着我,不过,她盯不盯着我,我都为她难过。


这些曾经社会主义国家的朋友们,越来越多的进入瑞典来乞讨,基本上已经遍布瑞典每一大超市门口,是不是也印证了贾平凹的话:家乡对我们的影响,就像乌鸡的乌,那是乌到了骨头里面。


他们如何是梦?

如果有,梦又该归何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幸福剧团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omiao' 的评论 : 这不是火,是人家活的难题,洪流摧毁了N代人的幸福生活。
todaytoday 回复 悄悄话 小苗为无毛,容不得人说党妈不好。无毛不懂别人有亲妈,是不需要党妈的。
xiaomiao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幸福剧团' 的评论 :
不必发火,去了解一下就知道真相了。
幸福剧团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omiao' 的评论 : 在其他地方更多的不是吉普赛人,你那来绝对?
东欧的贫穷和极弱,是与姓共姓社有关。看看阿尔巴尼亚,我们一起唯一的一盏明灯,那些在海上飘荡勇闯意大利的难民。
xiaomiao 回复 悄悄话 这是罗马尼亚的吉普赛人,祖祖辈辈以乞讨偷盗为生,和罗马尼亚是否曾是社会主义国家没关系。
欧洲其它国家也有吉普赛人,全一样。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