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幸福剧团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私人生活(一)

(2006-11-27 12:55:57) 下一个

http://www.westlife.cn/onlinemusic/index.asp      The Rose   Westlife
私人生活

其实很多人,大都选择了用沉默来回忆去过。

()

我所说的过去,不过也是十几年前的光阴,那些奇妙的年少成长阶段中的浮光掠影,那些私人生活。

S 权威从部队里面出来,政治条件过硬。开放过后,最初几次去日本,理所当然是他出行。

开放后的中国,最早写在纸张上面的另类爱情故事,并且能够发表的,在我的记忆里,可能算是张洁的那篇“爱是不能忘记的”。现在的时代,是讲究轻松和肤浅的年代,很少有人再有那个耐性再去读它,或者愿意把它读完。娱乐八卦,不把私人生活搞恶,誓不罢休。主人翁在里面,也很难养人眼目。现在回忆起前人拥有过的私人生活,尽管没有现在的开放和宽松环境,毕竟他们用自己的理想和勇气,甚至生命,去实践了那些闪亮的日子。 大学L 系,里面有个日语权威,这个权威个头跟电影里面的日本鬼子差不多高,走起路来跟日本鬼子进村有点相似,眉目浓而黑,架着一副黑色眼镜,神情严肃,至少我没有见过他微笑,简而言之,很有权威的霸气。他不象其他搞日本文学研究的那些文人,走出来只看见惨白的一张脸,软弱和单薄的身驱,语气柔和,却充满了宿命悲观的论调,即使是“春风沉醉 的夜晚”,也离不开郁达夫的习性和脾气来。

权威最后带回来一个日本女教师,从年龄上看,跟权威差不多大,该算老字辈了。

不过,老点有什么关系呢,态度谦和,礼貌周到的日本老太太,教授口语,也受学生欢迎的。

 权威是本专业的头,自然外出常跟老太当翻译 ,帮着提东西,进进出出跟着老太太进进出出的住处,也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然而,有一天,事情突然闹大了,闹得差点影响到了中日关系。

原来,权威跟这位慈善温柔的日本女人,在“熊猫馆”

(专为外籍工作人员建造的公寓)公寓里面共浴的时候,双双死亡。一位好事者,眉飞色舞地对大家讲到: 我从窗口翻越进去,一看----他们俩裸体躺在地板上的哦。

事情汇报到教委,外交部那里去了,从下到上的每一级领导,惶惶不安终日。

最后,是党委书记召开全体大会,宣讲死亡的原因是天然气淋浴器泄漏出的问题。当然更大的问题是;我们在改革开放后,大家该如何自尊自重的问题,如何警惕西方资产阶级腐朽的生活方式,为了证明这点,书记严肃地说;

 我们从公安部门传过来的消息,有的女生,在实习后,仍然跟日本人通信来往,特别是跟那些有妇之夫的日本人通信来往。

后来,桌面下得到的爱情补充情节如下:

权威年轻时,曾经在日本国留学,跟老太太的哥哥同窗,常常受到邀请,这样一来二往,青春岁月,如歌德所说:哪个少年不善钟情,哪个少女不善怀春。于是产生了爱情。

 后来,由于权威毅然回国,报效祖国,自然也放弃了这段感情。老太太在日本结婚生有一子,丈夫去世多年,不料,后来又与权威相遇,旧情复发也在情理之中。不过,权威也因奉旨为婚,夫人是个家庭妇女,权威的儿女也算是事业有成。

事发后,老太太的儿子和媳妇亲自赶来处理母亲的后事。老太太的儿子,高高的个子,英俊潇洒,媳妇跟一般印象中的传统妇女很不相同,能干风度,这对年轻的夫妻装西化,很吸引人的眼球。老太太的儿子告诉中方;

 他们知道母亲的事情,她到中国之前,他们交谈过,考虑到母亲年龄大了,远行是否合适,不料母亲坚定地要跟随着这段爱情,现在母亲跟随着她爱的人而到天国,作为她的儿子也就该安心了。

这样的谈话,使中方的气氛松弛下来,事态也变得明朗起来。

可是权威的家庭和子女,就没有那么自如了,个中的困难和苦恼只有自知了。好在这件事情虽然发生在改革之初,校园环境毕竟轻松一些,好在社会上流传着这件事情,大家都好象能理解似的,人们最后说起来,都带着总结的口气;

不过,

 不就是“玉色蝴蝶”吗?当时社会上正流行着一部关于中日友好的爱情电影,取的名字就叫“玉色蝴蝶”。 故事那有现实生活中发生的真实事件,来得那么刺激呢?精彩之处就在于你与自己那个特有的年代,在不能确定未来的环境里面,大家一起分享和担当了故事未知的结局。

至于那个书记,可惜几年前患得癌症去世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幸福剧团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枫叶鼓励。
红了枫叶 回复 悄悄话 你的文章,读起来回味无穷. 非常欣赏其中的幽默.这世界就是一个大舞台! 我坚信你的幸福剧团将带来一幕幕精彩绝妙的演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