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性轴(四)

(2018-04-09 18:57:59) 下一个

(7)佟云与丽丽的完美婚姻

佟云走后,校花甲每天哭哭啼啼,不吃不喝,没几天就病倒了。校方就通知了她父母。父母到学校后把情况搞清楚了才知道女儿竟然如此天真,被骗子骗到这等地步简直令人难以置信。父母唉声叹气,觉得当父母的不称职,没教给孩子该如何辨别坏人,导致女儿对骗子的甜言蜜语毫无戒心。其实这不是缺乏父母教育那么简单。有的人一旦崇拜起有才有地位的人来,八匹马都拉不回,任凭你如何列出事实都无济于事。文革时崇拜毛主席的红卫兵们,你纵使把毛泽东饿死三千万人的历史事实告诉他们,他们照样认为他是中国几千年才出一个的伟人,你说什么他们都听不进去。校花甲总说佟云不可能一直在骗她,一定是狐狸精黄丽丽骗了佟云,她对黄丽丽恨得咬牙切齿。还说佟云很快就会认清狐狸精的本来面目而回到自己身边。骗子黄丽丽骗得了佟云一时,骗不了他一世。令她父母左右为难。不认同女儿的话吧,她就发疯跟父母吵;认同她的话吧,那可是把她往死亡线上推。

佟云最后一次去跟她灵与肉互动时送给了她一只小猫崽儿,并跟她说:”我做梦时梦到有一只小猫是我的化身,爱我的人没必要跟着我,只要守着这只小猫就等于得到了我的灵魂。到哪去找那猫呢?梦中说天亮后祂会出现在我门口附近。天一亮我立刻跑出去看,果真看到了这只小猫。我想了想,送给你养着吧。”也不知道是这只小猫让她失恋后没疯掉,还是令她以后久久都不能走出来开始新的恋情,也许兼而有之。

校方的政工干部与赵静一起找佟云的父母,调查佟云的事。当他们把佟云所干的一桩桩一件件事都讲给佟云的父母后,佟云的父母除了道歉就说不了解这些。他们能说什么呢?替儿子承认这些指控?那可不行。替儿子否决这些指控?那更加激怒对方。其实打从佟云被抓捕那时起,他父母就进行了彻底的反思。佟云的父亲认为是当母亲的从小对佟云娇生惯养,在下乡期间、读大学期间给他的零花钱太多,佟云就有足够的钱给女孩子买东西以讨好对方,一步步让对方在感情上越陷越深。更重要的是:当母亲的从佟云小的时候就对他耍小聪明而鼓励,误以为那是聪明过人,致使儿子在成功算计他人后洋洋自得。这是当母亲的把孩子领入歧途。到了发育成熟后,他就把算计别人从有成就感转变到以性为中心了。

佟云父母的反思结论虽然十分深刻,可也不能告诉他人,因为在严打运动期间,后果不堪设想。虽然佟云到了美国,会不会大使馆有能力把他弄回国然后送进监狱?他俩吃不准。剩下的就只能是安慰、照顾受伤害的校花甲了。

校花甲的父母一看到佟云的父母就气不打一处来,怒斥道:“都什么父母啊,还大学教授呢!教育出个人渣儿子。”好在校花甲的父母发现只要在女儿面前不提佟云,她就跟正常人无异。她最受不了的是别人认为佟云是骗子。在她眼里,佟云是美玉无瑕的神,虽然这个神暂时被狐狸精骗子蒙上了双眼。系领导根据校花甲父母的建议,告诉校花甲身边的同事老师们绝不在她面前提佟云的名字与类似的话题。这样,她就能把精力集中在工作上。她是一个要脸也对工作非常负责的人。时间才是让被害者走出伤害迷宫的药。

校方彻底搞清楚了佟云是个什么东西后,决定把他弄回来。这事还真的不好办。动用驻美大使馆?那可不行,别说没有证据人家不管,就是管也不行。上级一旦知道了,校领导就有领导责任。批准他办理护照出国,也有校方的领导责任。即使不追究责任,名声也不好听。不管也不行,处在严打期间,不能犯错误。所以,他们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诱捕。

校方把赵静、张洁、校花甲的故事给佟云的导师夫妇一点点讲清楚,这老先生很固执,不信自己的得意门生是骗子流氓。好在他爱人没他那么固执,很快就认同了佟云的本来面目。领导告诉她别着急,越是在他面前不提佟云,他越会主动问你的看法。到时你再一五一十地讲清楚来龙去脉,他就逐步转变对他得意门生的看法了。几个月后,佟云的导师主动找到校方,他对自己过去的固执深表后悔,认可了大家对佟云的定性。到此时,校方才跟他商量诱捕佟云的打算。就是让他继续跟佟云保持联系,不提科学以外的事,对佟云搞过的女人们抱怨他的事只字不提。佟云从黄丽丽和导师两方面得知校方并没把他搞女人的事弄大,到底是校方相信了他,还是压下这事对校方有好处,他也在掂量着。校方的意思是等到佟云没有了防备,他导师再跟他谈让他联系两所大学专家互访的事。

导师在信中先跟佟云了解他的科研课题,第二封信提出邀请佟云的导师到中国做学术报告,同时探讨双方合作可能性,费用都由中方出。如果校方先访问美国,只需要佟云的导师写邀请信便可,然后中方出钱邀请佟云的导师到中国作学术报告。哪个方案佟云的导师认可,就来哪个。

佟云不是吃闲饭的。他接到导师的信后反复思考,好在最近从老婆黄丽丽的来信中没提到过她因佟云与校花甲的事而遭受刁难,也就对导师的来信至少半信半疑,而非确定是鸿门宴。佟云没跟美国的导师施诺德谈这个事,他先回复了国内导师的来信。他提出非常思念妻子丽丽,希望她先来美国陪读。对于中美两位导师互访,他说很快就跟施诺德谈,因为现在他到欧洲开会去了。

佟云的导师收到信后当即交给了校方。校方明白,如果不让黄丽丽出国,诱捕佟云就难办,毕竟佟云疑心很重。便决定只要佟云能办理黄丽丽出国陪读,校方一定给予支持。佟云收到信后,当即找到施诺德说老婆想来美国,他们是新婚夫妇。施诺德问及办理妻子来美需要什么手续需要他帮忙的话他会尽力而为。佟云说他打听一下。好在此时有不少在美读博的男同学成功办理了妻子来美团圆,打听这事就很容易。他需要在他银行账号里有几千美元的存款便可,表明妻子来美后不需要打黑工。他就找到了同系的两个中国朋友帮忙,每人给他写一张两千美元的支票,同时他写个借条给对方,他银行里就有了五千多美元的存款。这样,佟云没求老板帮忙,丽丽就很顺利地来到了美国。

佟云跟丽丽的新婚日子接着过了起来,他让丽丽休息好,倒时差,他做饭甚至喂她到嘴边。几天过后,改成丽丽在家做好饭,等忙于上课的佟云回来吃。双方恩恩爱爱补蜜月生活,令丽丽感觉到无限温暖,也就把在国内听到的感觉到的矛盾心理朝佟云是好人方向偏移。丽丽清楚,张洁、赵静、校花甲的故事绝对不会是空穴来风,在佟云办理出国手续时甚至他出国后她总有离他而去的一闪念,只是没能战胜自己的出国欲望才决定跟他结婚先到美国再说。很多人都判定佟云不会把她弄到美国了,结婚就是个骗局,河过去了就拆桥,让丽丽离婚离不了,出国相聚也不给办。这等评论她在北京时听到不少,来到美国后受到佟云无微不至的关怀和体贴,让她有了当妻子的幸福感受,她也就又恢复到“处在浑浊的世间”的感觉。以前的张洁赵静校花甲说不定也是受到了他如此的疼爱呢。

佟云告诉她好好休息,如果愿意读博,就准备考托福、鸡阿姨;如果不想读博,或在家享福或找个实验室的工作挣点钱都无妨。丽丽当机立断决定读博,她对佟云在内心里是不放心的。心想万一哪天被他抛弃,自己得有混饭吃的本领。佟云点头赞同,只是劝她这事别着急。

佟云给妻子带来的温暖,想让她感觉到他是真爱她。丽丽慢慢从怀疑中走了出来,决定忘掉国内那些往事,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像佟云这样帅气有才的男人总会有女人欣赏,怎能说得清是谁骗了谁?不过她必须得跟佟云讲清楚。一天吃完晚饭,二人在沙发上依偎在一起,丽丽突然间坐直,严肃地问佟云:“你现在说,你跟我结婚满意吗?”佟云立刻把她搂入怀中,丽丽当即摆脱开,严肃地看着佟云。佟云连连喊满意满意当然满意。丽丽回复道:“那好。如果不满意明天离婚我一点意见都没有。如果你满意,那你得保证,以后不能招蜂惹蝶。咱把丑话说在前头。”佟云当即也严肃起来,点头后说:“你也一样,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以后永远不再想不再提什么张洁赵静校花甲,也别想你那个铁哥们刘越。以后我们就是我们,我们俩的爱情世界里没有任何过往的纠葛。你也要做到这一点。”丽丽伸手把巴掌张开,佟云迎了上去,啪的一声,二掌拍在了一起。

佟云一边选课一边做试验,丽丽把全部精力用在准备考托福、鸡阿姨。八个月过后,这两项她都考了。佟云告诉她这分数勉强超过了本校研究生录取最低要求。她很担心这分数录取不了,佟云劝她不用担心。她的大学考试成绩非常出色,推荐信是佟云帮她弄的,好话说尽。由于佟云的研究课题此时已经有了进展,他不想换学校,丽丽就只能申请该校。佟云的导师施诺德对佟云非常满意,佟云说妻子比他能力一点不差,施诺德看了丽丽的申请材料后就找了有经费想招研究生的一位副教授。这位副教授跟丽丽面谈虽然丽丽的听力有些困难,可看到如此美丽可爱加上大学成绩非常出色,也就当场告诉她他很满意。这样,丽丽比佟云晚一年也开始读起了博士学位。

佟云把国内导师提出的邀请施诺德到中国访问的事就放在脑后了,因为在严打期间他是不敢回国自投罗网的。老板去中国百分之百会让佟云去跟他当翻译,顺便浏览一下中国的古迹。他就没把国内邀请函的事告诉老板。长时间没有消息,国内校方对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佟云与丽丽二人的世界很单调,可日子过得非常紧张也有成功的喜悦。用了四年时间,佟云的博士到了收尾阶段。他的研究结果非常出色,已经发表了四篇论文,申请了一个专利。博士毕业所需要的学分、资格考试都完成了,什么时候毕业就看他自己的意愿了。可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丽丽的研究碰到了瓶颈,就是过不去。她导师为她的课题着急,三年了没有进展。博士所需要的学分和资格考试都过了,卡在了研究课题上。佟云建议怀孕生个孩子,博士晚几年毕业也没问题。有的学生读了6年甚至7年还没毕业呢。在大事上丽丽是听佟云的,也就答应不再避孕,什么时候怀孕就听天由命好了。

佟云答辩完后就继续在老板手下搞他的课题。为了早日获得绿卡,他跟老板讲不要博士后的头衔,直接给他一个“研究助教”(research assistant professor)头衔,这样,拿绿卡容易。虽然这个头衔不是系里发广告公开竞争招聘的“预备终身职位(tenure track)”,而且工资由老板出,系里不参与,但也是发考题(faculty),老板就跟系主任提议给佟云升职为研究助教。这不花系主任的钱,就系秘书填表后他签字完事,也就很快办妥了。接下来佟云和老板商量由他申请研究经费,他是课题主持人。老板是善良正直的人,点头同意了。这样,佟云就到处申请科研经费,联邦政府科学基金、能源部、军队包括空军海军。因为他们发表的论文是一种新材料的合成,这新材料可以用于很多方面包括军事方面。申请结果,有令佟云高兴的(给钱),有沮丧的(不给钱还被批得狗血淋头)。这样,他比系里花钱给启动资金招来的那位预备终身职位拿到外面的科研经费还快,令系主任对佟云刮目相看,表扬他干得出色。佟云便梦想待经费用完后如果还能继续拿到经费,系主任能给他变成预备终身职位(tenure track)。

有了经费,有了职位,可申请绿卡还是碰到了麻烦。佟云是研究生毕业来美,拿的是J1签证,上面有Subject To 两年 限制。就是说,在美国完成学业不能直接移民,需要回国工作两年后才能申请移民美国。解决Subject To两年限制,要么有美国国务院赦免,要么有中国政府机关的赦免证明信。佟云求老板帮忙到大学国际学生办公室找校方管理留学生签证的领导那里问问这中国政府机关的信是哪一级别的。考虑到老板施诺德是美国白人,应该比佟云自己去问效果好得多。施诺德打了电话预约了面谈时间。面谈后施诺德告诉佟云:“他说发考题办绿卡的事不难,你只要能拿到中国任何级别的信只要有公章学校就可以帮你办理。”佟云听后高兴了,他认为此时国内严打已成为历史,他那点事根本就不算事了,何况他跟丽丽结婚后一直在一起感情非常融洽表明他是有家庭观念的正派人。他想带导师施诺德一起回国讲学,此时佟云的头衔也是“博导”了。因为他可以用自己的科研经费招博士生了。他回国去讲学的同时可以招一位博士生回来。

就在还在跟国内的导师联系阶段,胡耀邦去世了,北京开始热闹了,乱哄哄的时刻他不敢轻易回国,万一回国后赶上国家戒严了他走不了了,那以后再打开国门说不定也回不来了。那就等等吧。反正他的签证可以让他继续在美国大学里工作,J1就是访问学者签证,他不离开本校,就不需要换签证,按时延长即可。

接着对佟云来说好事连连:丽丽给佟云生了个大胖儿子;八九六四给他两口子发了绿卡(被一些人称为血卡,二人的绿卡就这么轻易地到手了);他有了自己的科研经费,有了发考题职位,有了“博导”资格。八九六四风波很快尘埃落定,并没影响国门继续大开,而且开得比以前更大了。佟云就继续跟国内的恩师联系,他汇报丽丽生了儿子;两口子有美国绿卡了;他是博导了,有自己的经费,准备回国招一位博士生;顺便给一个学术交流报告。恩师不敢做主,便跟系领导校领导商量。领导们听后很生气。这小子真的改邪归正了?竟然还成绩斐然。这不符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啊。人家现在是美国绿卡美国大学教授博导,严打早已过时,回来后扣留人家是不可能的了。那就不理他好了。恩师说有这么个人才也是我们大学的骄傲不是?他又没有强奸妇女,现在严打运动过去了,他那点事就别追究算了。校领导还是摇头不肯答应。

佟云发现这么久都没回音,表明校方在刁难恩师,便让丽丽出面给校领导写一封信。信中介绍了佟云跟她结婚后的好丈夫的事实,并提醒校领导们别相信那些一面之词,文革走过来的领导们见过的毫无证据的诬陷还少吗?黄丽丽的信非常诚恳。不是她的说法多有说服力而打动了领导们的心,而是领导们有各自的小算盘,这佟云说不定未来是个大人物,现在已经在美国站住脚跟了,说不定能帮自己的孩子亲戚去美国留学呢。这样,佟云就顺利回国做学术报告去了。

佟云到北京是恩师去的机场接机。恩师告诉他:“系党委书记换人了,新来的书记刚上班,明天我先带你去见见他,因为昨天他跟我谈起你回国作报告的事他说这是好事,我们自己培养的学生都在美国当博导了。他提出要你去见他呢。”佟云恨死老领导了,系里换了新领导,又是一个好消息。

新上任的党委书记让佟云的恩师在校园里多贴几个广告,宣传一下我们系自己培养的人才在美国当上博导了。这样,听报告的学生很多,尤其是准备考出国的研究生院在校研究生想见见这位校友师兄。据说此师兄才高八斗,还是猎艳高手,评价两极的人物。大家先睹为快的欲望可以理解。恩师先上台介绍佟云在国内时和在美国期间搞出的成果,对他的学术水平给予了很高的评价。然后是佟云上场,仪表堂堂的帅哥形象,不卑不亢的举止,令师妹花痴们睁大眼睛盯着发呆。

报告结束后他说他想招一位博士生,希望在场的硕士研究生应届毕业生有意愿出国留学读博士的可以跟他联系。他给出了他恩师实验室的楼号,在那里面试。

在校大学生就去了一位,其他都是即将毕业的研究生。全部用英语面试,答得最好的考试成绩也是最好的是一个叫程墨的美女。他最终决定录取程墨,一是她学习成绩好,英语可以容易考过托福鸡阿姨,她的硕士研究也做得很好。更重要一点是:她刚与也是研究生的同学结婚了。这样,佟云让她立刻报考托福鸡阿姨,他回美国后就着手帮她办理研究生申请手续与到美国留学所需的相关手续,待程墨来美后再由她自己把新郎折腾到美国。

这事令校领导们对佟云的看法转了180度,是按照学习成绩和科研能力英语能力录取,哪怕是一结了婚的女学生。没结婚的单身女孩漂亮的有几个呢,他没录取她们。这是领导们最关心的话题,因为在这方面佟云的经历与名声令大家对他的看法很负面。只是他当年的师母对他的看法反复琢磨后得出的结论是180度再转180度。恩师也说这佟云并非我们这些人能准确判断的。不管他了,他走了我们招待他的事就算完成了。每个人都是走自己路的决策人,由他去了。

佟云在北京逗留两周,要跟父母生活几天。根据新的系党委书记的约定,佟云在回美前要跟他见面谈谈。佟云估计得很准,就是求佟云帮他赴美旅游或帮他亲戚出国。谈话很简单明了,就是系党委书记跟他拉近乎,他小舅子有一个女儿大学毕业了想去美国留学,需要佟云帮个忙。佟云说这不是难事,只要把申请材料交给他,由他在美国帮他寄到合适的大学研究生院。系党委书记说申请费用你先垫着,到时一笔付清。佟云说那不是个事,以后互相帮忙呢。从此,佟云算是再次扎实了在母校的根基。

(8)佟云揽来三女杰

当老布什下令给中国留学生六四绿卡那一天,佟云和丽丽就把手头的活儿放下,专心致志地看房子买房子。丽丽对中小学学校的排名所在地感兴趣,就是学区房地段;佟云反而觉得无所谓,如果自己看重的房子不在好的学区房地段,孩子可以上私立学校。佟云对房子所处的风水环境更看重。跟着房地产经纪天天到处跑看房子,他终于找到了一套在小山顶上的四居室三卫生间有地下室车库前边有大院子后边一览众山小的房子。

程墨考过了托福鸡阿姨,完成了博士研究生入学步骤,办理了护照拿到了签证。佟云回来时就把录取程墨的前前后后告诉了丽丽。丽丽反问佟云:“既然她与丈夫是同学,那为何你不招她丈夫?”佟云哈哈大笑,说你这醋也吃,对我还是不放心啊。她丈夫是学化学的,我能招他吗?丽丽听后也笑了。在程墨即将来美之际,佟云找到了同系的一位大陆来的女博士生,问她听没听说过有人找室友,一个女博士生要来他实验室,需要帮她找住处。前提是她刚结婚,她来后半年左右会把她丈夫弄过来。女孩说:“佟老师,你这事交给我好了,我认识很多人,有人租了两居室没找到室友分租呢。待她丈夫来,提前说好也不是大事。”很快就有了回话,这样程墨就被佟云从机场接送到提前帮她租到的分租公寓里去了。

佟云的实验室是和前老板施诺德分享,系里还没有现成的实验室给他。几个人分享一个实验室,这倒使得程墨的到来没给丽丽压力。佟云打从程墨来后就有老板的派头了,朝九晚五,以前晚上加班做试验的活儿就交给程墨干。丽丽也就不担心佟云打程墨的主意。半年过后,程墨就把丈夫搞到美国了,又过了半年她丈夫也被本校化学系录取了博士研究生。小两口儿过上了紧紧张张的读博生活。

一年后,佟云对程墨的研究进展很满意,也就找系主任,说系里不能给我预备终身职位,也没有经费给我,都是我自己花我自己的经费,能不能把程墨转成系里出钱的RA(研究助学金)。系主任觉得有道理,便与管研究生的一位教授商量,二人便决定把系里资助研究生的RA名额给了佟云一个。程墨从此便不再花佟云的钱作为奖学金了。这样,佟云便有钱再招一个博士生。

佟云又踏上了回国招人的飞机。这次,他也做了一个学术报告,就是把在过去的一年多里程墨与他一起搞的刚发表出来的研究论文讲了一遍。同学们校友们领导们都对程墨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做了如此多的试验还是在选课期间而赞叹。最后的照片把程墨的丈夫也介绍了一下。他也是博士研究生了。这就令很多在校研究生、毕业留校的研究生们纷纷找佟云,想到他实验室读博。招待佟云最热情的是系党委书记。因为佟云的帮忙,他小舅子的女儿已经到了美国加州一所大学读博。佟云是她的推荐人之一。事实上,招她的那位教授只给佟云打了电话询问了申请人的情况,也就录取了她。这学校的名气比佟云的大学牛逼多了。系党委书记认为如果没有佟云的帮忙,这事没那么容易办到。

这次申请者中学习非常好英语最流利的学生也是个女的。当然,这是在佟云眼里的评价。只是她的试验结果并不出色。佟云认为是她导师的课题走不通因为仪器落后造成的。其实大家公认的最好的学生是另一男的。在对最合格的一男一女俩候选人反复比较后,佟云最终选了女的,她叫李彤。李彤是真正的校花,不是校花级的。漂亮程度超过黄丽丽、程墨,跟校花甲属于一个级别,顶级美女。

李彤的到来毫无疑问给丽丽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她不相信佟云招来这等美女因为她的学习成绩和科研能力无人能比,极可能她就是个花瓶。她在家里举办的欢迎新学生李彤到达的烧烤爬提上找机会单独对李彤测试其英语能力和专业知识。丽丽只用英语跟她交流,发现她的确对答如流。表明托福、鸡阿姨的高分的确是她自己考的,不是走邪道花钱找人代考的。问及她有没有男朋友,她说发现不合适就吹了,现在没有。丽丽就说明天她要给她介绍一下美国大学的规章制度等事,帮助她了解美国。李彤说感谢师母的栽培。李彤清楚,无外乎就是告诉她别越雷池半步。“师母”二字令丽丽悲喜不得。想到自己刚过完31岁生日就成师母了,有点悲哀。可想到对方称自己为师母,显然表明态度,不会跟她争佟云老师,也就有点高兴。反正自己有儿子跟自己叫妈咪,师母就师母吧。她没纠正李彤对她的称呼。

李彤的到来,给留学生们带来了不小的震动。这等校花是天仙级别的,光棍男博士生们哪个不做梦把她追到手?追逐李彤的大战就此拉开。几个月后李彤宣布了胜出者。有了男朋友,李彤就把他带到师母跟前,但从此她再也不称呼丽丽为师母了,而改称黄老师。这一改,丽丽对李彤的智慧非常佩服。小小年纪心思慎密。对她也就放心了,这等明白人不会轻易走邪路的。

佟云的研究进展很快,又发表了高水平的论文。这次是跟前老板施诺德合作一起发表的论文。施诺德就跟佟云谈,他可以出一部分钱转给佟云,具体怎么花,是买仪器还是招人,佟云自己说了算。钱不多,招一个实验员绰绰有余。佟云高兴地接受了,这样,以后的论文也有施诺德的挂名,不论他是否参与试验。这就是互利双赢。

其实,施诺德清楚,佟云最需要的是职位改变,变成tenure track(预备终身职位),以后便可升为终身教授。可施诺德知道,这事办不成,因为系主任不答应。不是系主任不想提拔佟云,而是另有原因。他不想告诉佟云美国人的事。他能做到的就是用自己的经费给佟云点钱,佟云钱多了,招的人多了,成果多,前途不是问题。

多招人的确是佟云的欲望,他不仅可以回国到原单位再次牛逼牛逼,还可以为未来申请到更多的经费打基础。

这是佟云第三次回国招人,也再次给了一个学术报告。紧跟系党委书记,系主任也开始巴结佟云了,他想通过佟云帮忙联系他赴美考察。因为这系主任老头当年学的是俄语,没出过国。由佟云当翻译,他便可以在明年下台前公费旅游一次。这事佟云要不要帮忙,他跟校教育处领导谈及此事。此领导发现佟云很尊重自己,特别会来事,也对他从此刮目相看了,不再像以前总想着看他这个玩弄女性的流氓的笑话了。他告诉佟云别帮那老头的忙,我组织一个赴美考察小组,你帮我联系一下。佟云答应了。中国方面出钱,美国方面没什么手续可办,就发邀请函的事。

佟云第三个招来的女孩并非校花级美女,最多算貌相甜美,仅此而已。这个女孩内向,不是特别聪明伶俐的样子,招她是因为她的导师介绍时的评价是:“她做试验非常仔细认真。你给她布置好试验设计,她就能干得非常出色。这是招实验员最理想的人选。”

佟云的选人本领还是很大的,她招的这三个人都是有特长,能帮他出成果的人选。

如果不是佟云有搞女人的经历,他在美国的历史也许会改写,即使感到被歧视,也不会想到去捉奸招惹是非。

(版权所有,剽窃必究。)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8)
评论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没结束就好,我还纳闷呢,这结尾咋这么童话呢。多一句嘴,在现实生活中,耀眼夺目的美女的婚恋往往不如长相中上的女子幸福。上帝就是这样,给你一些,必会拿走一些。
20140101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好样的!不过要完成重任的话就要多一些文学作品的虚构手法。
紧跟着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长知识了,原来F1是后来的事情,读你文章时对佟云以J1身份读博士有疑惑,但我又觉得你笔误的可能性不大。
20140101y 回复 悄悄话 故事这样结束就很好了,再写下去就变成小说了,写小说的话,前面的那些人物都要安排结局是很麻烦的。这就是故事和小说的区别。
油人队球迷 回复 悄悄话 记得老阎写过一篇文章关于 ”有/无 — 才/德” 个人品性分类和生存环境的发展观系. 佟教授属于有才无德, 在国内应该可以顺风顺水, 而在美国法律社会, 估计下场很惨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童话故事讲完了吗?
liuwenxu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多谢阎兄费心查对,我的印象是根据北京知青上山下乡的情况作出的,大概不适用于上海吧。既然有历史数据作为佐证,如此设计应该就没有问题了。用作论文的精神写小说,是阎文的一大特色。而真实应该是文学艺术的生命。再次预祝成功!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我的文章您看得不仔细。
我不是工学院的,虽然我喜欢工程技术。
朝阳夕阳 回复 悄悄话 阎老师,你就是那个佟云吧?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我不是作家,没有列大纲的习惯啊,因为我没进过文学院。我跟文学专业的说我不知道文学院的大门往哪边开。他说下次他带我去。后来一直没机会去看看文学院是干嘛的,文章是该怎么写的。我想到哪就写到哪。不想写了就停下来写别的。这是没有大纲的副作用?
歪伯 回复 悄悄话 这篇是暴风雨前的平静。老阎,你讲故事有没有提前列出大纲?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我查出来了这个。根据此文,以前公认的1977年结束上山下乡是不确切的。只是77年以后规模小了。大部分知青在大城市附近落户是从78年开始。下面摘一段官方的数字:

“到1979年,全国仅有24.7万人上山下乡,进入1980年,已有10省市停止上山下乡,进入1981年,工作重心已转向安排历史遗留的96万插队知青了。1981年底,国务院知青办并入国家劳动总局,各省、市、自治区也仿照办理。至此,历时20余年的上山下乡运动宣告结束。”

《北京日报》1998年7月26日
北京骆驼 回复 悄悄话 赞老阎勤奋!请继续笔耕不辍……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我清楚记得恢复高考前才停止知青下乡,大概是1977年上半年。知青回城是从79年吧?恢复高考时知青下乡停止了,但回城应该是三中全会以后。十一届三中全会是78年年底或79年年初。然后就是大规模知青回城。恢复高考时考不上的知青还得继续在农村劳动。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我去查了,你看《重返北大荒知青部落》:

北大荒知青:

1968年6月18日,以“屯垦戍边”为主要任务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成立。从1968年至1976年,共有54万城市知识青年加入到北大荒人的行列。直到目前,仍有两万多知青工作在垦区各条战线的岗位上。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肯定是75年啊。要不你查查,到北大荒最后一批应该是75 年或76年。老三届去的最久人员也比较多。知青去北大荒应该从1968年到1975年或1976年。她的单位她是最后一批,其它单位有1976年才去的。
liuwenxue 回复 悄悄话 我认为阎兄此作的选题是非常适合表现不同时代风格特征的。但上文谈到的是黄丽丽的身世似乎于史实有些出入。你说她 “出生在上海,1975年高中毕业后分配到北大荒当知青”。我恍惚觉得1975年以后似乎没有去北大荒的知青了。而且去北大荒的人更多的是老三届的,号称“军垦战士” (见“今夜有暴风雪”。75年左右似乎都是就近插队的。这点请阎兄核实一下。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八九六四前,凡是研究生毕业出国不论是自费还是公费,统统J1签证,而且每个签证都是Subject To两年。中国驻美大使馆给美国国务院列出了所有学科的学生和访问学者全部Subject To 两年。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胡耀邦在北京市发表了一个讲话,除非三种人,出国留学或留学生家属出国与丈夫团聚手续一律放行。发表在北京日报上了。此时单位不可能卡丽丽出国了,除非拿出丽丽是三种人(刑满释放人员、公安抓捕在逃人员、监外服刑人员)的证据。
梁慎勤 回复 悄悄话 “佟云的导师收到信后当即交给了校方。校方明白,如果不让黄丽丽出国,诱捕佟云就难办,毕竟佟云疑心很重。便决定只要佟云能办理黄丽丽出国陪读,校方一定给予支持。”

有没有可能这是佟云和他的导师演戏的结果?其实导师存心要帮佟云的忙,就算佟云真的欺骗过几个女青年。也可能佟云告诉过导师以后一定改邪归正,因为他找到的真爱云云,所以导师愿意演戏,把黄丽丽送出国。而佟云也真的改邪归正了很长一段时间。只是本性难移,后来又出问题。

紧跟着学 回复 悄悄话 我们来读书都是F1身份,转工作签证的。你写的佟云是J1身份来美国读博士?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但愿如此。可天性难改。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阅尽美色后再痛改前非,可以接受。
lostman 回复 悄悄话 这一章全是正能量,起伏不大
HBW 回复 悄悄话 漂亮女性容易被人先性为主。男人只有跨过了性才去了解漂亮女人的其他内质。如果被睡而无承诺是吃亏,漂亮女人还真倒霉。
入怀 回复 悄悄话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我估计是因为校花甲社会能力与他不是搭档的水平,太单纯他看不上。
流云飞瀑 回复 悄悄话 校花甲比黄丽丽漂亮,但是却被抛弃了,难道是因为佟云觉得她太单纯?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