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性轴(五)

(2018-04-11 18:38:43) 下一个

(9)抓狗男女先抓到的是校长玩同性恋

系里有一女教授,纳迪丝,比佟云年龄小一岁,比佟云早两年当上发考题。佟云下乡和读了硕士再读博士耽误了时间,虽然他读博士比纳迪丝少用了两年。纳迪丝是被系主任招“博士后”招进来的,可一个月后就变成了研究助理教授(research assistant professor),与佟云一样属于非“预备终身职位。”大家不知不觉地她又改成了预备助理教授,等于把研究助理教授前边的“研究”一词去掉了,就是以后可以谈牛的职位了。这事有教授从系秘书那里打探过,人家系主任真的做过招人广告,是在一家报纸上,招人广告上列出的要求研究课题范围非常窄,刚好是纳迪丝都具备的。没人报名跟她竞争,就给纳迪丝转正了。这事从法律上、学校规则上都无懈可击。算是钻空子行为,在法律与规则边缘行走过来的。

按理说前有车后有辙,可轮到佟云找系主任转成谈牛轨道(Tenure Track)在职位上去掉前边的“研究”一词时,系主任就说他办不到,因为目前没有招tenure track预备终身职位的计划。更令人无法忍受的是:纳迪丝转正时还没拿到科研经费,全是系主任给她出工资。更更令人无法忍受的是:纳迪丝当了三年助教才拿到第一个研究经费,立刻就升为副教授了。这州立大学副教授就谈牛,等于终身教授。是可忍孰不可忍!佟云想据理力争,拿回自己应该得到的待遇,明目张胆地歧视是绝对不可接受的。

当佟云把自己受歧视的话题讲给他的导师施诺德时,施诺德立刻摇头:“这与歧视无关。如果你是美国出生的白人,你也一样不会得到纳迪丝的待遇。你明白吗?”佟云想过这事,立刻点头:“这种靠卖身的女人竟然在大学里明目张胆地获取报酬,简直就是笑话!我就不信在美国这法治国家竟然整不了他们!”施诺德连连摇头:“你要知道越是法治国家越要有证据,大家都猜测是那么回事,可没法找到证据,告状也赢不了。关键是我们没办法找到证据。”

佟云听了连哼了三声,非常不服输地说:“我现在有时间和精力了,我把搞研究的活儿交给她们仨,我就可以跟踪这对狗男女,把证据抓到手。”施诺德立刻阻止他,说这得需要找私人侦探才行。我们不是吃这碗饭的,别到时候整不倒人家反而把自己弄进去。业有专攻。可你要知道,找私人侦探,那是富豪们的事,不是我们拿学校工资的人雇得起的。“

佟云不服气地说:“我辛辛苦苦,加班加点的时候她就吊儿郎当。那时我七点上班她九点都到不了实验室。可她转成了tenure track,这不符合公平原则。中国的话说就是早起的鸟有虫吃。可我早起也没虫吃。”施诺德听后说:“对你来说这句话反过来说更对:早起的虫子被鸟吃。你越有成就,她就越生气。她生气就到系主任那里整你。”

不服气自视甚高的佟云不听施诺德的劝告。他开始设计跟踪系主任与纳迪丝的方案,找到这对狗男女偷情的证据再说。得先买一个小一点的录像机。他儿子出生前他就提前买了个录像机,太大,扛在肩上那种,后来就有小的问世了。他也买了个简易望远镜,二十美元那种。他琢磨着得买一辆新的美国车,才能跟踪这对狗男女而不会被对方发现。他把计划跟丽丽一说,丽丽当即反对。理由是:“我们刚移民过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世界上哪有绝对的公平?能忍则忍。”她制止了佟云买新车,家里有两部凯美瑞了,再买车?不可以。

佟云和丽丽在小山顶上的房子,从后面看是三层小楼,因为地下室是全地上。从后窗户往下看都是密密麻麻的树,山顶上的风景并不显眼,因为都被树叶子挡住了。到了冬天,阔叶都落下来后,一些松枝依然挡住了视线,山下面到底是什么景色他不清楚,只是白茫茫一层雪。

一天,他拿起了望远镜从后窗户往下面的山下望去,他看到了下面远处是一块大平地,似乎是一个大平原。他反复调整焦距,发现那草原上似乎有两个人在骑马,但望远镜对焦很难,他看不清那是不是真的有人在骑马。如果是骑马的马场,以后可以花钱买票带儿子去骑马。如果大人骑马不许带孩子上马的话,至少能让儿子看着爸爸骑马。儿子特别喜欢大动物,常常带他去动物园,他每次都看不够。

佟云当即去了店里买了个带照相机自带支架的望远镜,花了800多美元。给儿子买东西他从来都是舍得花钱的,丽丽也认可花钱给儿子,毕竟佟云带淘气的儿子不容易。支好后可惜只看到了草原和两边的木栏杆,没人也没马。草原的北边有两栋房子,非常奢华的豪宅。看了半天也没看到有人出入。显然,这是富豪自家的马场,周末主人就可以骑马跑几圈。那一圈的木栏杆就说明了一切。他很丧气,人家私人的马场,不能带儿子去玩。从此,每到周末他就用望远镜往下看,如果有人在骑马跑,他可以教给儿子怎么用这望远镜欣赏这不用花钱就可看到的一景。

下一个周末在望远镜里查看了多次,终于看到了有俩人在白茫茫的雪地上骑马走路聊天。这所理工大学在中西部,冬天下雪开始得早而且很频繁。他突然想起系主任自家有马场的事,说不定这就是系主任在骑马?他把镜头拉近,可俩人都戴着西部片里骑马人戴着的那种帽子。他从高处往下看,看不清楚脸。当二人刚好面对着他的镜头时可以看到俩人的下巴。这俩人都不是系主任,因为系主任留有胡子,而这俩人下巴都没胡子。

看到俩人里没有系主任,佟云有点失望。如果是系主任就好了,说不定他老婆不在家时纳迪丝就可能去骑马呢。那就不管他是谁了,能让儿子冬天坐在屋里就可看到马,这房子买对了!风水宝地啊,没辜负自己寻找房子花的时间与精力。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风水是何等重要啊?老天爷是偏向有心人的!

冬天的雪越积越多,气温越来越低,望远镜里看不到骑马人的身影了,两匹枣红马只在马厩里过冬了。尤其是天很短,下班到家天已经黑了,望远镜里也就没啥看头了。这大冬天的,也不方便开车去跟踪系主任与纳迪丝。

佟云丽丽的主卧在一楼的南边,北边是厨房和客厅。从客厅的北门出去就是从地下室的平地上用柱子支着的大阳台。在客厅里往北面的山下看看不到山景,因为阳台和栏杆挡着视线。楼上南边有一间卧室当办公室;北边是儿子的玩具室;另一间空着,等孩子大了,就是孩子的卧室。一天晚上下楼睡觉前,佟云到对门的房间看看望远镜里有没有什么景色,本想看看是否又在下雪。

镜头里发现这两栋豪宅外面的灯光非常亮,前边用帆布盖着的黑色的地方应该是个游泳池,也许不是帆布盖着而是里边放光了水,游泳池周围上面有一排灯光。游泳池是建在两栋房子前院中间的位置,显然两家共用这一个游泳池。这更让佟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仔细对比,发现这两栋房子不一样大,东边的那栋大很多。这难道是亲哥俩?或亲姐妹?可那不对啊,美国住房都住不长久,换工作是家常便饭。应该是两家先买下了这一大片空地,也许以前是玉米地,也许是树林子把野树砍掉后盖的两栋房子。可万一其中一家工作没了搬去另一城市,需要卖掉一栋房子,那游泳池怎么办?越想越好奇。从此,每天晚上他睡觉前都去望远镜里看一眼。

佟云习惯了晚上十点半上床。一天,请客人派对吃饭聊天到十点才散伙,然后丽丽要他帮忙打扫地板,她收拾锅碗瓢勺。折腾完后差不多十一点了。他还是到楼上望远镜里看看那两家人有没有什么动静。望远镜的焦距不用调。他一看,哇!今晚没白看!他发现两个人拉着手从西边的房子出来往东边的房子走去。一个走得快了点,另一个就往回拉,俩人酷似年轻人谈恋爱一样亲密。再细看,走在外边这位是个秃顶男人。走在里边的他就没注意,肯定是他老婆。佟云也就不再热心这俩家人了,反正也不是系主任。从此,晚上睡觉前他就不再观察望远镜下的那两家人了。没年轻美女、没人骑马的镜头不好看。

漫长的冬天终于要过去了,春天的脚步走来悄悄地把房前边的雪踩没了,虽然后山上的雪稀稀拉拉可见。此时也许山脚下那家骑马人会出来享受互相追逐的乐趣了,他便又开始了在周末观看望远镜了。因为一旦阔叶长出来,想看要等下一个冬天来临。

平时带儿子玩都是佟云的活,不是丽丽不想跟儿子玩,而是儿子不找她。她没耐心跟儿子打球、玩电动汽车、玩仿造电子机枪。这是佟云最喜欢的东西,小时候只能玩弹玻璃球、滚铁环、摔跤,哪有遥控直升机、仿制电子机枪?

一到周末,佟云就又开始了跟儿子一起观看山下骑马。一天,天气特别暖和,这俩骑马的都没戴帽子。佟云定睛一看,俩人竟然都是男的,也都是秃顶。他立刻把胶卷装入望远镜的相机,准备照一些照片给丽丽看着玩。因为丽丽从来都没兴趣看骑马。各种骑马的方位都照了相,很快一卷胶卷就照完了。然后就把望远镜转给儿子,他就把胶卷寄到洗相片公司,包括邮寄费在内也比当地店里便宜。这不是佟云的想法,是丽丽要求他在各方面都得省钱,丽丽告诉他过日子就必须能省则省,尽快把房贷还清,那可是年利息百分之八呢。

照片收到后,佟云便让丽丽看。丽丽一看说这人咱们见过吧?佟云一看,哇!清楚的照片里有一张的确脸很大,能看出这人的模样。可他到底是谁呢?丽丽半开玩笑半讽刺佟云:“这俩骑马的都是男人,你就只关心马;如果里边有一个年轻女的,我保证你专门照人脸!”佟云嘿嘿一笑。可下一个周末,他把望远镜的镜头调焦距时就专门照人脸,对马就彻底忽略了。这次他直接去了附近的商场,第二天就可把照片取回来。跟丽丽仔细查看,发现二人中有一人看着脸熟。真正把整个脸从正面照进去很难,但可把多张照片参考着看。啪的一声,佟云猛拍自己的大腿,吓了丽丽一跳。“他就是咱们的校长!”

从此,佟云就抓住树叶还没长大的机会抓拍。每天下班就让丽丽做饭,他就带着儿子上楼去玩望远镜,让儿子在旁边玩玩具。这样,校长的作息时间规律就被他发现了。经过每天晚上兢兢业业地查看,他发现,这两家有四个人,两男两女,没孩子。从照片对比看,这俩男人不可能是亲哥俩,一个脸特长一个比较圆,整个轮廓相差太大。这俩女人也绝不会是亲姐俩。那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呢?佟云开始从早上就查看,他发现,不论是早餐还是晚餐,四人都是在西边的房子里吃。早上四部车出发上班,晚饭吃完后四人在一起,到差不多十一点俩男的去东边的房子里入睡。很快,两栋房子里边的灯都熄灭了,只有外面的灯把院子照得可以用灯火通明来形容。

佟云跟丽丽讲这校长是同性恋。丽丽不信。可事实在那摆着,容不得她不信。在那同性结婚非法的年代,同性恋被发现,虽然不会被起诉判刑,但流氓的名声就坐实了。可这证据对佟云有何用处呢?他只是一个最底层的不是预备终身职位的发考题,离校长比离上帝近一点而已。然而,他还是把这些照片都放入一个铁盒子存了起来,说不定以后就会有用场呢!有了这个杀手锏,万一被系主任、纳迪丝那对狗男女歧视到走投无路,就可以找校长摊牌,这些照片证据就是可以利用的非常锋利的一把刀。

出于好奇心,他开车从山底下开到校长家的后面,那是一很窄很差的小路。这两栋豪宅左右很远都是树林,路的后面也是树林。这里的隐私非常到家。佟云就把这两栋房子后边路边上邮箱号码用照相机照了下来。回去后到yellow page 花名册上去找。在那电脑搜索不发达的年代,找住户资料简直难以登天。

近千页的花名册是以人名的姓氏第一个字母排列的。找到校长的“姓”,有几百人,再根据“名”与家庭住址,便可把校长找出来。结果发现“姓”和住址对上了,但“名”对不上。显然,这房子是校长把老婆的名字提供给黄页编辑部的,或者是他老婆是唯一房产主。另一套房子,他只能从住址查看,就得一个个查对。字特别小,看几个小时也没头绪,他就放弃了。

佟云悄悄告诉施诺德他知道校长是他邻居。施诺德笑了,说佟云不知情。“有一没儿没女的富豪,临死前把自己的豪宅捐了出来给学校,遗嘱就是谁当大学校长就免费住在这豪宅里。豪宅有十几个房间,房子外面还有个大餐厅可以容纳二十多个圆桌。有大花园、室内恒温游泳池。校长根本不可能住在你佟云那里跟你当邻居。”

佟云听后哈哈大笑,说狡兔还有三窟呢,校长不可能只有一窟。施诺德不想跟他抬杠,就改谈试验设计话题了。

“校长并不常常住在捐赠的豪宅里而且还在老婆的房子里搞同性恋”的秘密被佟云偶然发现,给佟云壮了胆。寒冷的冬天过去了,坐在车里可以熄火盯着目标了,他开始设计抓拍狗男女,当起了业余私人侦探狗仔队员。“引火烧身”的成语他忘记得一干二净,自信“反击被系主任歧视”的大战一定能赢。

(版权所有,剽窃必究。)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5)
评论
ellen123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太好了!为什么这些有趣的事情从来不在我的生活范围里呢?这故事看着不像编的。
originall 回复 悄悄话 最喜欢看润涛阎的政论,一直发小说,等政论等的好着急:(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生活就是吊诡,何为正道,何为歪门邪道?老阎讲故事,悄没声地把我们引进了一个大坑:梁兄的思辨似乎就是千古以来的一个哲学命题--whether the result could justify the deed.
Ausgaroo 回复 悄悄话 赞赞,写的总是这么好。
梁慎勤 回复 悄悄话 “佟云想过这事,立刻点头:“这种靠卖身的女人竟然在大学里明目张胆地获取报酬,简直就是笑话!我就不信在美国这法治国家竟然整不了他们!”施诺德连连摇头:“你要知道越是法治国家越要有证据,大家都猜测是那么回事,可没法找到证据,告状也赢不了。关键是我们没办法找到证据。””

假如纳迪丝真的是因为卖身于系主任而得到各种好处,那么如果有人找到证据公之于众揭露他们,那么这个人就是正义的,走到是正道。而佟云的问题是他找证据很可能是为了威胁系主任好让自己晋升。而这就是歪门邪道了,属于以黑打黑。

不过佟云的勇气可嘉,竟然敢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而敢于去找并持有大人物的黑材料。他也算敢同恶鬼争高下了,和薄熙来神似。

我忽然感觉走正道是很难的,因为所谓的走正道往往要有利于大众而损坏自己的利益。而歪门邪道只求利己,所以一般而言更有吸引力。谁做事不是为了自己从中获得一些好处呢?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佟云咋就不走正道呢?聪明反被聪明误。
ccn 回复 悄悄话 老阎话锋一转,佟云变成了偷窥狂。
入怀 回复 悄悄话
taoren 回复 悄悄话 请教润涛阎, 为什么文学城总是删掉如下的帖子?怀疑文学城同阿里巴巴有关?
马云的文章内容不少地方是抄录自中国商务部和中国商品进出口交易会网站上的官方文章。
想当年2001年底中国刚加入世贸,那时的中国贸促会掌握每届中国商品进出口交易会参展商的信息,却如此官僚,不能为国内中小企业开设一个出口商品网站平台。他们以为办了这样的网站,广交会参展的单位就会少了。可是如此的官僚体制却给马云一个巨大的商机。他以黄页入手,成功转型为阿里巴巴网站。 马云号称有千万家中小企业用户在阿里巴巴设了网页。每家企业的年费最少是10多万元,加上许多杂费,更不解的是阿里巴巴鼓励国内中小企业把结汇存到香港。 算算阿里巴巴前10年有多少资金进账?中小企业愿意这样做的原因是广交会的参展费太高而且很难拿到摊位,小企业要从国营企业的二道贩子那里买摊位。你们到广交会常会看到一个奇怪的现象,好多参展的人不是摊位上面标出来的单位, 都是转手高价买来的。马云有了如此丰厚的第一桶金, 为他后来的支付宝,电商,实体店和智能制造打下了基础。希望马云不能太骄傲, “让世界没有难做的生意” 不是个人说了算。有句话叫easy come easy go.
J-A-N-X 回复 悄悄话 这难道是uiuc吗。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这是36计的暗渡陈仓吧!
guitarmanzw 回复 悄悄话 要厚道哇!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沙发第三名!
liuwenxue 回复 悄悄话 难道我是第一个读者?巧了,那就请问阎兄一下“惹火烧身”是什么典故啊?
股聋 回复 悄悄话 居然坐上大师的沙发!:)
登录后才可评论.